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3 03:10:16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狼烽
  4. 第一章 失忆者

第一章 失忆者

更新于:2017-06-06 14:17:49 字数:3246

字体: 字号:
  傍晚时分,在一栋极为简陋的单元房中。

  “呜呜”的呜咽音犹如铁炉的破风箱工作时一般难听,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捂住耳朵。而发出这种声音的,却是一个约莫十八九岁的瘦弱少年。此刻,少年犹如受尽折磨的小狗一般在床上蜷缩成一团。同时,他的双手紧紧的捂住他的左胸。显然痛疼的来源,正是他的心脏。

  面目有些扭曲的他为了不让自己失去理智,那紧咬下唇的牙齿竟然深深的陷入了皮肉之中,以至于床上的床单因为他下唇滴落的鲜血变得红艳异常,透出一股妖异。

  这种痛苦的折磨,兰风在记事以来便是一直承受着。好在这种情况一个月也就来上那么一次,并且每次只有大约一个小时左右。因此,凭借着自己的毅力和努力倒是一直坚持到了现在。

  每每想到这种刻骨铭心的痛,便是一阵后怕。在这种痛苦的折磨过后,兰风连眨眼的力气仿佛都失去了。在这种精疲力尽的状态下,昏昏沉沉的闭上了双眼。

  而在他闭上眼睛不久,周身的骨骼竟然发出一阵奇怪的声响,格勒格勒的声音犹如某个怪物即将透体而出,让人听而生畏。若是兰风此刻苏醒的话,定然能够发生他的全身竟然发生了大变样。浑身上下充满了爆炸性的肌肉,身高也是足足增加了五公分有余。最重要的是,他的手掌等部位比之成年人都要来的大。

  可惜的是,他因为太疲累的原因丝毫没有醒过来的迹象。而这种情况,在大约持续了十分钟左右便是停止下来。随后,那些比之健美先生还要壮硕的肌肉却是慢慢的萎缩。最后,跟之兰风平常的瘦弱模样一般无二。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而兰风也是缓慢的从那番疲累的状态中苏醒过来。随后,看着天空中挂起的一弯圆月。嘴角苦笑一声,却是径直说道:“每次这种痛苦过后,又要迎来月圆之夜的失忆。我这身体,还真是多磨多难。”

  想到这里,兰风的嘴角不禁露出一丝嘲讽。同时,却是将拳头紧紧的握住。这种失忆,是伴随着之前的痛疼一起到来的。每次在痛疼过后,便是会迎来月圆之夜。

  同时,在这个夜晚,兰风也是会彻底失去记忆。哪怕他再怎么回忆,得到的却是脑袋散发出的痛之警告。因此,两年来,对于自己身体的神秘,兰风已经习以为常。不是有这么一句话么,既然不能强X生活,那就只能让生活强X了。

  天空中,那原本还在半空中的圆月此刻却是稳稳的停留在所有人的头顶之上。随后,兰风在平静的表情当中彻底失去了意识。那天空中犹如玉盘一般的圆月散发出淡淡光芒,将整个世界都笼罩其中。

  而这一幕,在一道黑影身上,却是显得极不正常。在黑影的黑色瞳孔中,如玉盘般的圆月已经是化为血红空洞。同时,整个世界如同被空洞的光芒所渲染,成为了一片血的空间。而黑影的双眼,也是彻底的变为血红色。

  随着这番变化,黑影却是快速的窜出。每一次跳跃,都是犹如青蛙一般跳出正常人类远远不能达到的距离。同时,黑影的动作极快,犹如老鹰一般迅捷的身体在城市中不停的穿梭。在这番动作中,黑影最后所停留的位置,却是离着城市至少有上百里的郊外。

  黑影更是来到最高的山坡顶,不住的对着天空惨嚎。其中的凄厉,如同恶鬼捕食一般。同时,那黑影周身的血腥味道更是让人止不住的胃口翻腾。

  第二天,兰风睁开双眼。同时,眉头一皱,有些苦恼的看着身上血液未干的衣服。每一次,当他醒来的时候都会如此。因此,虽说对这种情形极为的感到不喜,但是却也无可奈何。

  洗了一个澡,换上一套新衣服。随后便是将那些带有浓重血腥味的衣服用垃圾袋足足裹了三层,若是这衣服让人发现,定然免不了一些麻烦。略微收拾一番,兰风便是拿着手上的血腥衣服出门了。走出房门之后,却是随意找了一个垃圾桶将黑色包裹投入其中。

  兰风今年十八岁,是一名高三学生。虽说是高三学生,但是完全是因为他跳过了高二。要说原因,却是要从他只有最近两年来的记忆说起。

  记得两年前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的脑袋处于朦胧状态。同时,所处的地方更是连街头乞丐都不来的垃圾堆。随后,因为他盲目的四处走动,最后被警察误以为是小偷而带走。经由警察们的各种询问和查询,终于查明了他的名字叫兰风。是这个城市里面的居民,父母幼年早丧。大约六年前,似乎消失过一个月。被找回来之后性情大变,在三年前的时候再次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就是现在了。查明了兰风的身份,便是被警察带到了他所居住的简陋单元房。随后因为兰风的表情呆滞和举止动作,更是从医院中检测到他脑部受过重创,失去了记忆,所以最近一年里面曾经指派了他的奶奶来照看他。直到一年前,因为兰风的优异表现,才让年迈的奶奶回到乡下去了。

  虽说兰风失去了记忆,但是对于记性却是绝对的过目不忘。以至于,他在一年时间里面直接将高中所有的知识全部学会。因此,才会从高一跳级到高三。同时,更是因为成绩的优秀和怪异的性格而结交了不少朋友。

  学校距离兰风所在的地方并不远,大约十几分钟的路程就可以到达。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兰风也是渐渐的看到了学校的轮廓。

  “看到没有,他就是从高一跳级到高三还能够拿全年级第一的兰风。这样的人物,说是天才都是一种侮辱。”

  “这还用你说,我早就知道了。你看他走路的姿势,实在是太帅了。”

  “是呀是呀,每次看到他,我的心就会扑通扑通的跳。你们说,我是不是爱上他了。”

  “你这个大花痴!”

  ……

  这种评论,兰风早就习以为常。同时,也是深感不屑。因为,他不觉得学习好有什么好处。甚至于,在某些时候只会给他带来麻烦。而眼前挡在他身前的几个人,正是如此。

  “兰风,自从你对着我女朋友抛了一个媚眼之后,她就再也没有理过我。你小子,要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

  对于眼前这位瘦如竹竿少年所说的女朋友,兰风压根就没见过。同时,兰风也没对任何女生抛过媚眼。估摸着,那女生或许是因为男生的行为而发小脾气或者是因为其他什么事情不理会那男生的。而眼下,却是直接将那件事情归在了兰风头上。只怕兰风做出再多的解释,都是在做无用功。

  而周围的三个人,自然都是那带头竹竿男生带来撑场面的。只不过,在几人还没有开始打斗的时候,一道声音却是让对面四位男生有些头皮发麻。

  “你们几个,在干什么?难道不知道,马上就要上课了吗?”

  迎面走来一个壮硕的大汉,正是这件学院的训导主任,名为张铁。在学院当中,有着铁人称号。据说,无论是**还是白道都有涉及。因此,还没听说有人敢在他面前放肆。

  至于那竹竿男生见到张铁到来,自然知道眼下是不可能动手了。当下,一副尖嘴猴腮的嘴脸对着兰风威胁着:“放学后,我倒要看看你怎么逃?”

  兰风丝毫没有理会那几个人,径直的向着教室走去。而这番动作,却是让得那个竹竿男生的眼神越发的狠毒。

  却说另一个地方,在某间极为阴暗的小屋子中,一名中年男子跪坐在地。在其前方,是一个身披白色教授袍的矮小瘦弱老者。

  “两年了,还没找到么?”老人的声音沙哑的如同乌鸦的惨叫一般,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禀告长官,这个城市已经找了一个遍,但是……”

  “我只听结果。”那乌鸦声音主人直接将男子的声音打断,同时更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挥出一根黑色鞭影,对准眼前的中年男子袭去。中年男子不敢闪避,直接承受了这道鞭影,最后被鞭子抽飞,倒在地上不住的咳着血。老人的随意攻击,便是让这中年男子受了不小的内伤。

  “没有找到。”即使受到了内伤,男子依旧没有忘记自己的本质,将最终的情况汇报给老者。

  “废物,一群废物,养你们这群废物有什么用。既然没找到,那就扩大搜索范围。我还不相信,难道他连尸体都消失了不成。”老者对于这个答案显然有些气极,连声音都是带着大量的嘶吼。中年男子见到老者的形象,有些惊恐的点着头,同时更是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手中的拳头。

  “是,下属这就去办。”对于老者的命令,中年男子回复了一声便是退出了这间小屋。当房间中只留下老者一人的时候,遮住老者的白色教授袍中猛然释放出两抹精光。同时,那犹如地狱使者一般的双手紧紧的握住,仿佛抓住了整个世界一般。

  “当实验品回归之时,就是我们征服这个世界之日。”

  (新书上传,果然丢掉节操的向着各位要点推荐和收藏。顺便说一下,羽毛挖坑不是太好,先挖五个。)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