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6:43:36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后穿越之西拾东花
  4. (一)2011年的穿越比以往来的更早一些

(一)2011年的穿越比以往来的更早一些

更新于:2018-03-16 21:30:11 字数:4227

  正值六月时节,江州府城外的南湖里,上百亩的荷花竞相开放,接天莲叶,无穷碧波。风景煞是好看。

  湖岸边游人缤纷,络绎不绝。大都是江州城里的达人显贵和士族官商们携带着亲属家眷,奴仆青衣前来南湖赏荷。

  就在众多的绫罗伞盖之中,有一个人却显得形单影只,孑然而独立。

  只见这个人的年纪甚轻,身形虽有些削瘦却也是挺拔俊朗,容貌虽然算不上英俊,却也是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勉强算得上是一个才子俊彦。

  只是这人的穿着打扮有些奇怪,头上无冠,露出了好似西域胡人一样的短发。上身穿着极不符合当世礼制的对襟紧身短衫,领子还大翻着露出里面的白色衬衣来。下身又穿着好似北地游牧蛮人的裹腿马裤,还是破着洞的。脚蹬一双白兰相间似履却没有厚底,似靴又没有靴帮的古怪鞋子。

  这样奇特的装扮引得堤岸上的游客们纷纷为之侧目,不少人对他指指点点。有些大户人家的小姐丫鬟们更是将他上上下下的仔细打量,评头论足一番。

  “我说小红啊,这人穿的是今夏最新流行的时装款式吗?待会儿你去给我问问,是哪国的品牌,有没有女款?”

  “哎呀我的小姐,什么最新流行款啊,你瞧他那衣服又脏又破的,一定是个穿不起衣服穷的要饭的乞丐啦。”

  “咦?我瞧这人相貌儒雅,仪态翩翩,怎么会是乞丐呢?小绿啊,你待会儿去打听打听,看看是哪家府上的公子?”

  “小姐,不是哪家的公子啦。也不是乞丐。一定是江州城里最新兴起的行为艺术者们。”

  “什么?行为艺术者,好时髦的名字啊。他们是做什么的呀?”

  “他们呀,总是在人多的时候,穿着稀奇古怪的衣服,做出奇奇怪怪的举动来。就像湖边上的这个人一样。还有的人哪,是不穿衣服的呢。”

  “啊,不穿衣服啊,一个男子光着·······那岂不是羞煞人了······”

  “小姐啦,不穿衣服的不是男人。是女人,而且都出了名,赚了大把大把的银子呢,早先有个叫**的,后来有个闫凤娇,最近新出名的那个叫什么苏······紫紫。”

  “啊······不穿衣服······给人家看······还出名赚银子······”

  “是啊,这些行为艺术者们说是为艺术献身,其实就想出名赚钱啦。不过靠脱衣服出名那也是女人。要是男人,脱了衣服也没人看啊,只好乱穿了。这几年出了点名的也就是一个犀利哥,湖边这个人好像就在模仿他呢。”

  ······

  这些纷纷的议论,湖边那人似乎并没有听到,此时的他正望着脚下的一池森森碧水,慨然嗟叹:

  “想我李迟,作为时空穿越大军中的幸运一员,来到了这个古代世界,空有满脑子的科学现代知识,肩负着改变历史的重要使命,现在竟然毫无用武之地。沦落成了被人指指点点的乞丐,真是可悲可叹啊。”

  李迟,另一时空的地球人士也。八O末,九O初生人,从出生,上学到工作无甚艰辛,也没啥成就,现在的生活也算是小康。本来应该按照既定人生路线,继续做着房奴,车奴,孩奴,就此终了一生。却没想到幸运地抽中的时空旅行大奖,因遭遇车祸而穿越了。

  那是三天前的早上,李迟兴冲冲的出门赶去机场看歼20试飞,没想到过马路时遇到一辆装满货物的大货车因为天冷路滑发生了侧翻,恰好就把走在斑马线上的李迟给拍在车厢底下,三十多吨的压力把李迟的身体一瞬间压扁了成一幅人体画像。

  很快交警赶到,找了辆吊车把侧翻货车吊起,露出了被压扁的李迟。可这时,恰好一阵风吹了过来,李迟就觉得自己像一张纸一样轻飘飘地飞了起来,周围的人都给吓了一跳,纷纷上前来抓他。李迟也大惊失色,挣扎想要落下,却偏偏越挣扎升的越高。就像被放起来的风筝一样,慢慢飞上了高空。

  半空中忽地裂开了一条缝隙,一股吸引力从里面传了出来,漂浮着的李迟一下就被吸入了那条缝隙之中,消失不见了。

  李迟感觉自己是钻入了时空隧道之中。扁扁地身体弯弯曲曲地飞速前行着,而身边有着无数的画面流过,就像分格放映的电影胶片一样。每一格画面里都有着不同的影像,有的是魔龙飞舞,斗气纵横,显然是奇幻魔法世界;有的是星海无涯,宇舰穿梭,显然是未来科幻世界;还有飞剑法宝往来,金丹光芒大放,这是上古仙侠世界;也有无数看似地球现代社会的日常生活景象,这一定是平行世界。

  看来自己是要穿越了,李迟忽然明白了过来。心里一下就高兴了起来。平日里生活平淡无奇,最向往的就是那些穿越者们逍遥自在的异界传奇了。

  老天待自己不薄呀,竟然还给了自己挑选的机会。显然,现在的李迟可以随便进入哪一个世界。

  但是进入哪个世界好呢?这真是一个问题。

  奇幻魔法世界是欧洲大陆的舶来品,什么法师盗贼弓箭手的,职业选择太束缚太教条了,没有什么自由性;未来科幻世界呢,面对着辽阔的宇宙,巨大的星球,人类弱小的跟蚂蚁似的,一次星战就成千上万的伤亡,风险太大;仙侠么,整天追求的是法力无穷长生不死,没有一点做人的乐趣,自己才活了二十年,还要好好享受人生呢。至于平行世界,无非是经商发财,高官厚禄的前途,可还有民主法制来管着你呢,也没用绝对的权力和财富······

  正如此纠结着,忽然眼前一闪,一幅幅长衣高冠,亭台楼阁的景象闪现了出来。原来是古代世界,而且还是我中华地域。

  好!李迟禁不住在心底里叫了一声。现代人去古代本身就有熟知历史发展趋势的先天优势,在古代可以行商,做官,还可以种地打天下,可以说出路很多,都是前途无量。尤其还可以三妻四妾,勾勾搭搭,这对李迟有着绝对的吸引力。

  好,就是它了。

  李迟选好了去处,立即就把身子一扭,一头扎进了身边流过的无数古代景象中的其中一幅。扁扁的身体随即也被弯弯曲曲地吸了进去。

  随即就从另一个缝隙中钻了出来,同进入时空隧道一样,也是半空之中。随着向地面的坠落,李迟感到身体开始充气,就像无敌浩克一样膨胀了起来。扁扁的胳膊腿儿慢慢开始充实变圆。

  离地还有一米多高的时候,身体还原完成。扑通一声掉落在了地面。

  李迟爬了起来,活动活动筋骨,胳膊腿哪儿都完好无损,身体健康,精神振奋,也没变成绿色的大块头。

  穿越成功了!耶!

  李迟兴奋的向天空打出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然后打量了一下四周,这里是个小山坡的坡底,地上长满青草野花,看时节应该是春夏之交。正前方有一条宽阔笔直的大道,直通向视野尽头那遥远的城郭。

  李迟大踏步地向官道走去,开始了他的古代生活之旅。

  官道上人来车往,络绎不绝,也有走累了停在路边歇息了旅人。李迟十分热情地走上前去,想打听打听这是历史上的哪个朝代,此处是哪方地界。

  虽然李迟的口音与此地人不太相同,但语言上还算勉强能够沟通,但是他穿着的这身奇装异服,加上古怪的发型,令人人都唯恐避之不及,都远远地躲着他。甚至有一批相貌粗豪,披甲带刀,押着几辆沉重大车的壮汉,见他走过来纷纷嗔目相向,紧张地都拔出了刀来。

  李迟什么也没问到,心中好不郁闷,心想到底是不开化的古代封闭社会,怎地见到了外星人士竟然如此的不友好呢。

  李迟只好随着人流来到在远处望见的那座城池。寻思到了城里应该能遇到开明有见识的古代知识分子吧。没想到,刚到城门口就吃了闭门羹:没有官印凭条不准入城。

  李迟明白官印凭条相当于古代的身份证,这个李迟当然没有。

  不过,作为一个熟读网络小说的穿越众,李迟岂能被这些条条框框束缚了?他找了个机会混在了一群胡人驱赶的驼马中进了城。

  进城之后看西洋景一样的东游西逛了半天,路人也都如看西洋景一般地看他。虽然回应他的搭讪还是要躲躲闪闪,但没有像城外那样对他拒之千里了。李迟也果然问到一些情况。却是让他更加的郁闷。

  这个世界竟不是自己所了解的历史,虽然地理,人物,国体,社会,经济发展等都与中国古代某个时期十分的相似,却又是似是而非。

  这时的中原已经分裂成了五六个国家,势力都十分均衡,相互还能互通有无,并且已经和平共处了三百年了。这就极不符合李迟所深谙的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历史铁律。

  这样的话,了解历史趋势的李迟一下就失去了大半的穿越优势了。更糟糕的是,这个社会似乎还政治稳定,经济发达,商业发展成熟,人民安居乐业,连城市综合管理都很规范,街上时常见到穿统一制服,携带武器的古代城管——巡城差役们在抓小商小贩。

  转了大半天,李迟也没有找到一丝看起来能大展身手,飞黄腾达的机会。

  已经饿的不行的他便开始寻思先找个吃饭睡觉的地方,可身上带着的纸币这里也不流通啊。那么想要谋生,还得先找个工作,然后再找相关部门办个暂住证什么的,这是他看到古代城管想到的。

  可在这古代找工作也没有经验啊,也不知道哪里有人才市场。闲逛中无意走到一个集市,见不少人手拿着各种家什,头上插个草标,站在那里等活,李迟灵机一动,也有模学样地也找了根草棍插在领子上,站在了那里。

  一直站到了天黑,李迟都头昏眼花了。也没人过来雇他,连个搭理的人都没有。

  李迟只好另找饭辙。来到集市里一家饭馆,寻思跟老板商量一下,给人家干活刷碗洗碟子,能换顿饭吃就行啊。可还没走进门口,就被跑堂的当乞丐给哄了出来,好在随后又给他扔出了一个馒头。

  晚上,李迟啃着冷馒头在街角旮旯里窝了一宿。李迟思来想去,痛定思痛,知道了换身衣服的重要性。自己这身体现外星人士优越身份的衣服虽然很舍不得,但是如果不入乡随俗后的话,生存都成问题了。

  第二天天蒙蒙亮,李迟踅摸到了一个偏僻胡同的小院,看到了院子里晾衣杆上有几件衣裤。寻思这衣裤的主人昨天劳碌了一天,晚上兴许还加了班,也不知今天是不是古代的礼拜天,早上睡个懒觉不容易,就自觉地不打搅他了,自己悄悄地取走就是。

  可本来从没有没做过这样的事,再加上几乎饿了一天一夜,心虚脚软,不小心惊动了院子主人养的大黄狗,衣服没拿到,却给狗追了出来,只穿着背心短裤的狗主人也紧随其后,和大黄狗不锲不舍地追着他连跑了两条街道,追逐的队伍又加入了早起遛弯的老汉和倒马桶的大妈,后来竟还加入了两个身穿黑色制服,腰跨佩刀的古代城管。

  好在李迟常年坚持跑步锻炼,在体力不支的情况下,仍然保持高速连跑了五条街道,乘着城门刚开,十分狼狈地逃窜出了城。才算摆脱了被抓捕的命运。扑倒在城外草地上李迟一边喘气,一边想,没想到这古代城市的治安管理竟然用的也是群防群治,打防结合啊。

  接下来的两天,李迟就在城外的乡间四处流窜,实在饿极就到田野里的农家讨水讨饭,好心的农人也会施舍给他几个馒头。却没人敢收留他。

  李迟也怕被官府的差役抓到,在一个地方也不敢多待。这不,今天就窜到了城南,见南湖风景秀丽,游人如织,回想起自己这三天来的遭遇,心生无限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