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23:51:10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重生之梦中岁月
  4. 第二章 梦中回首已七年

第二章 梦中回首已七年

更新于:2018-03-16 07:42:32 字数:3251

字体: 字号:
  没有发生什么很狗血的抽背事件,叶名扬盯着课本发了一节课的呆,思想不停地开着小差。

  毕竟刚刚结束高考,经历过那个“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算得了小滑块,解得出圆锥曲线”的残酷的六月的洗礼,课上要预习的那几个生字让叶名扬提不起一点的兴趣。班主任刘月玲发现了他的心不在焉,但在抽问了叶名扬几个问题以后,也就简单地结束了这堂课。

  毕竟十岁左右的年纪,并不好真正地要求这些孩子每堂课都全身贯注地听讲,即便放在高三,一堂课上能够始终认真上课的也只是少部分人而已。

  “叶名扬,走啦,去外面玩了,怎么一直发呆啊,午觉没睡醒吧你。”身边同桌的声音传了过来。

  小学毕业后两人并没有什么联系,甚至在叶名扬qq号被盗之后两人就失去了联络,因此他也只是微笑着推辞掉,现在脑子里还是一副乱糟糟的景象,并没有什么心思和这些“同龄人”一起玩耍。

  “算了,你自己去玩吧,我休息会。”叶名扬趁着同桌跑出教室和一帮男生一起玩这个年纪学生喜欢玩的老鹰抓小鸡等游戏时,偷偷翻开了他的课本,看见上面歪歪扭扭的三个字,第一个徐字异常的庞大,超出了整个姓名栏,第二个天字却反常得小,只占到姓名栏的一半,但是第三个字他盯着书页看了半天,才凭借模糊的印象与字形认出来这是琪,整体这个名字就像是一个大写的凹,说不出的怪异。

  “叶名扬,你怎么翻起徐天琪的书来了,你的成绩不是一直比他好很多么?还有,为什么翻得是课本啊,你上课没听吗?”一阵甜美的声音传来,叶名扬恍惚间抬起了头,眼前出现了一张清新秀美的脸孔。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

  后世叶名扬回想起陆如霜的面孔,脑海中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浮现出这句话。小学时代的陆如霜是叶名扬需要仰视的存在,清丽的容颜依稀可见长大后的美丽模样,在小学时代就已经呈现出祸水级别的杀伤力,成绩常年稳居全班前三,小提琴多次登上市级以上的表演舞台……只是那个时候的学生多数都还是懵懂羞涩,哪怕暗恋她的人在全校男生中占去大多数,但真正敢上前搭讪的人还是凤毛麟角,往往只有同班的同学敢于借着问问题的机会多和她接触,只不过叶名扬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小学六年到时有三年和她同桌,其中一年坐得还是前后桌。

  但是叶名扬记忆里的当时的自己,却半点没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想法。当初的他也只是平凡大众里的一员而已,如同众多自惭形秽的男生一般,躲在某个角落,望着她天使般的容颜,就已经耗尽了叶名扬全部的幻想。

  偶尔陆如霜转过身和他开开玩笑,也往往是话还没说完,叶名扬就已经红了脸。

  多年之后又或多年之前的叶名扬沉浸在时光带来的巨大不真实感之中,脑海里浮现起后世听到过的那首歌,不由自主地哼起:“下课钟声回荡耳边,沉没夕阳倒映我脸,互传纸条的画面,消失斑斓光线,秋天气息感染树叶,泛黄照片还放桌前,操场上的那些麻雀,随枫叶纷飞……”,才发现,陆如霜在他的心中,早已成了传奇。

  “喂,大傻瓜,你在唱什么呢,好像很好听的样子。”陆如霜好奇的眨了眨眼睛,伸出手在叶名扬的眼前挥了挥。阳光照在此刻少年的脸上,显出脸上细细的绒毛,少年清冽的眼睛如一潭深深的湖水,倒映着少女脸上灿烂的笑容。

  叶名扬回过神来,看向陆如霜:“没什么,无聊随便唱唱而已。”

  陆如霜可爱的皱了皱鼻子:“那这首歌叫什么名字?”

  苏逸苦笑着摸了摸鼻子,什么名字,总不好说这是后世自己听来的歌吧。“这首歌是我闲着没事自己随便编的。”

  “你骗鬼的,就你还会写歌?”陆如霜满脸的不相信,就差在额头上写上“你骗人”三个字了。

  少年的心高气傲仿佛一瞬间从叶名扬的身上褪去,笑容如同平湖一般安静而内敛:“就是我自己唱的,你不相信也没办法啦。”

  “哼,反正我刚刚已经听到了,回家我自己去查,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翻他课本呢。”

  “我只是奇怪为什么他的字这么烂而已。”叶名扬找了个不是借口的借口。

  “徐天琪的字烂?”苏逸奇怪地看着几乎忍不住要笑出声的陆如霜,终于在她促狭的目光中意识到了几分不对劲,伸手去翻开了自己的课本,瞬间脸黑得如同锅底。

  这下子出丑出大了。叶名扬在心里捂着额头**着,忘记了这个时候的自己还没有学过硬笔书法。扉页上三个比蚯蚓爬好不了几分的字仿佛正无声地嘲笑着他。

  陆如霜悄悄看了一眼满头黑线的叶名扬,唇角浮现几分狡猾的笑容,转过了头去。

  又是一节英语课之后,叶名扬有些奇怪地看着再次转过头来的陆如霜,这么频繁的回头,可是有些少见啊。

  “喂,你方法丛书做到哪了?”

  “方法丛书?”这是一个久远的名词,本来应该永久地窖藏在记忆里的不知名角落,等老了以后围炉夜话才会想起来的东西如今却鲜活生动地回荡在自己的耳边。

  记忆中小学时代这本书和作业本一起并称为作业杀手,叶名扬自然也不能幸免,不过在上了小学五年级以后随着叶名扬的成绩渐渐好了起来,他反而和前座的陆如霜攀比起了刷方法丛书的速度,往往是一个人一天做个两页,那么另外一个人那天晚上熬夜也要做三页甚至四页。这也是叶名扬带着青涩的小心思,与陆如霜为数不多的交集之一。

  多年后叶名扬回想起往事,也只能感叹一句少年心事有谁知,当初自己的天真烂漫。以为只要成绩能够追赶上高高在上如同九天神女般的陆如霜,便能永远陪伴在她身边,不曾想这世上无数的阴差阳错,世事无常。

  眼看着少年再次走了神,陆如霜忽闪忽闪地眨了两下大眼睛,伸出了白白嫩嫩的小手。

  “唉,痛痛痛。”叶名扬连忙求饶,不过心里却是回味着刚刚那一下柔嫩的小手触到耳廓时的一丝悸动“我错了我错了,陆大小姐我错了。”

  “哼,看你下次还敢不听我讲话。”叶名扬不敢直视她的目光,眼神转向窗外,如梦似幻,却没有注意到陆如霜的眼中一闪而过的狡黠。

  “要上课了,你可别再发呆了哦,这节可是数学课,要是被田老师抓住到教室后面罚站,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哦。”陆如霜骄傲地扬了扬下巴,就转过了身。

  叶名扬一脸的苦笑。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罚站这件事应该发生在四年级上学期,当时他新学了一种纸船的折法,按捺不住少年人对于新奇事物的向往,抓耳挠腮,终于在上数学课的时候还是没有忍住诱惑,当堂折了起来,被恰好走下来巡查的数学老师当场发现,被叫到教室后面罚站。

  这也成了他这个好学生为数不多的“污点”之一,之后每每被陆如霜抓住机会,都会拿出来嘲笑他一番。

  以现在叶名扬从高考后穿越回来的状态,上课自然不会做什么小动作,但还是忍不住有些无聊,现在做高考试卷的压轴题,可能会有点力不从心,毕竟已经一个多月过去了,题目也会有点手生,但是小学时代的这种鸡兔同笼牛吃草以及一元一次方程,也实在是让他提不起一丝兴趣,用高中时老师的话来说,这种题目就是闭着眼睛也能做出来。

  心有余而力不足,他现在到是想看看后世高中时的试题,就算是本青年文摘之类的课外读物也好,但问题是,他现在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学生,手边没有什么高深的参考书,至于课外书更是这个时候老师家长所深恶痛绝的,因此手边也只有那“方法丛书”“作业本”两件套而已。

  实在没什么办法的叶名扬也只好蛋疼地看着讲台上的田老师在那里讲得唾沫横飞激情四射,时不时还用眼睛扫视一下台下这位“爱将”,叶名扬也只好装作很认真地盯着台上的黑板,在眼神偶尔交错的时候点点头,表示自己没有辜负老师的期望,在“认真地听讲”。

  一节课的时光如同春末从柳梢间拂过温暖的风,悄无声息地在指缝间溜走了。

  下课后陆如霜到是又转过头来问叶名扬课上田老师讲的问题,然而叶名扬也是觉得一阵无语,这些题目在他的眼中一眼就能看出答案,完全不需要什么解题程序计算步骤,但是从一个小学生的角度,确实需要重重的计算才能得出最后那几个数字。

  毕业后他才觉得,很佩服小学的老师,明明掌握着高深不知道多少的知识,却还要静下心来一步步地教学生最简单的步骤。

  在叶名扬看来,他是绝对没有那个耐心整天对着一帮小学生讲解的。当然,陆如霜例外,漂亮的女孩子总是有一点特权的,何况陆如霜在他心中的地位,又如此的与众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