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3:04:21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群雄录
  4. 第二章 主持

第二章 主持

更新于:2018-03-16 19:36:33 字数:2538

字体: 字号:
  佛堂里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尴尬,不过天生对此并不陌生,这些事情每年都发生很多次,而每次主持都不在意,主持不在乎他是否吃肉,天生只不过在庙里长大,把自己也当成了和尚。一个爱吃肉的和尚。

  主持说过话便继续雕刻着他的石像,手一刀刀慢慢的刻着,石像也勾勒出大概的样子,是一个手持折扇的文人,类似的石雕主持已做了不少,每一个都十分细腻,一块顽石在主持手中变得有了灵性,天生不懂得好不好,只觉得很好看。

  “师傅你这次又在刻什么,是你认识的的朋友吗?”天生故意打破沉默,很不理解主持常年不下山。脑海中怎么有这么多人物。

  “他?我不记得了。”主持的手不易觉察的顿了一下,有若无其事的继续开始。

  “那您干嘛天天都要做,不无聊吗?”天生好奇的问,要让他一年到头呆在这里,只怕自己要疯了。

  “常做做,只是害怕忘记。”主持轻叹一声说道。

  “不记得,又怕忘记了,什么意思?”小沙弥很不解。

  “你以后会明白的,好了,天色晚了,快去休息吧。”主持似乎不想提这个话题,摇摇头示意天生快去。天生只好怀着一肚子疑问回到里屋,脱了衣服就睡下了。

  “朋友……是吗/“天生走后,老主持对着佛像自言自语的问道,眼神说不出的悲伤寂寞,良久,才闭上双眼,蒲团前一座石像已完成,文人手中折扇轻摇,说不出的潇洒自信,意气奋发。

  满月当空,山中的苍狼对月长啸,银月透过窗户照到天生的脸上,随着时间的流逝,月光走遍了全身,他的身体也慢慢发着紫色的星光,光芒越来越亮,近乎实质,睡梦中的天生却并不知道,依然安睡,星光已照耀整个房间,天生的身上开始出现一道道黑色的符文,如蝌蚪般密布全身,星光像长鲸吸水般被符文吸收,符文越来越大,并开始在身体上流动,星光顿时一暗,可不久便光华大放,符文渐渐不敌,流动速度越来越快,却隐隐像要奔溃。

  佛堂里主持还在那里打坐,突然面色一沉,身型一闪,便出现在天生床前,常拿刻刀的右手成虎爪往星光抓去,如布匹般便被撕破,但转瞬便又要汇集起来,主持见此脸色又是一变,乘着星光还为成实质,便一手提起天生闪到佛像前,另一手抓起佛像底座,重达千斤由巨石构成的大佛,在这个看似年迈的老人面前轻若鸿毛般被举起,佛像下是一深不见底的洞,主持毫不迟疑跳了下去,大佛也重重落下,将深洞封死。

  主持瞬息便已到底,落下时悄无声息,没有月光,天生身上的光芒没有那么快凝聚了,主持见此面色缓了一缓,但脚步却一点也不停,急如闪电的向下奔去,密道十分长,直通地心,直到一片岩浆化成的湖泊,主持才停下脚步,岩浆湖不时泛起巨大的气泡,扩散开炙热的气浪,但湖岸上矗立里着九座黑色的石碑,之间由无数符文连接,将这一片湖围起来,气浪一丝也不外漏,石碑高达九丈每座石碑都刻着一头奇兽,有的只有一足三眼,有的五官具无只剩一口,但每头巨兽都散发着压抑的气息,好似随时都会冲出来。

  主持到此放下天生,深吸了一口气,盘膝坐下,口中默念,片刻之后,湖面开始沸腾,好像有一头洪荒巨兽将要出世,九座石碑上的巨兽隐隐发出咆哮声,整座地下密室好像要塌陷般,主持好似没有发觉,继续念咒,但脸色有些发白,终于一声巨响,湖中缓缓跃出了一头大鸟,翅如流焰,头似人脸,鹰嘴虎目,随着大鸟飞出,岩浆也平息下来,大鸟瞪视着主持,厉啸一声扑下来。岩浆随着这声从中飞出数百只火鸟,伴随着大鸟飞来,整个空间充满鸟嘶声,主持见此大喝一声,有些佝偻的身体,发出一声声爆响,身体光华流转,一下变成一个修长的青年人,一手指向大鸟,一手快速打出九道光环打向石碑,石碑中奇兽悲鸣一声,射出了一条条黑色锁链锁向大鸟,大鸟对锁链颇为忌惮,快速躲闪又喷出一道真火,真火烧到锁链上,锁链黑色光芒一闪,石碑巨兽又凄厉一声,锁链反而更快的卷动起来,大鸟见此不免急躁起来,硕大的身躯因为躲闪不断砸在山壁上,落下一块块巨石,巨石还没落下便被黑色色锁链一卷顿时被化为寒冰,锁链再一卷巨石碎开被气浪蒸发,主持眉心开裂,现出一个琉璃法眼,全身呈现出七彩琉璃色,状若佛陀,但眉宇间却是一片英气,火鸟还没飞到身前便火光一闪,纷纷掉落在地,对着主持鸣叫,如百鸟朝风,又如童子敬佛。

  大鸟越加狂怒,对锁链不再闪避,张大双翅荡开九条锁链,怒鸣一声,岩浆湖面腾出三条大龙,俱是真火所化,咆哮着向石碑冲去,所带委实竟让岩浆湖面为此干涸,主持见此眼中精光一闪,琉璃法眼中射出七彩琉璃光柱扫射大龙,大龙不得转向光柱,两方都为刚强霸气之力,竟一时僵持不下,只看谁能坚持最后,主持面色不变,手中法决一变,被大鸟荡开的锁链转向真火大龙,大龙不查被一一擒拿,大龙身上出现一层薄冰,七色琉璃柱一变,化为万把利剑插入龙身,随后破裂开来,大龙哀鸣一声,真火散开,重回大鸟身上,大鸟眼中闪过忌惮,飞向湖面欲逃离此地,主持这时口中喷出一道青气,当中竟伴有大儒道喝,化成一副圣人训示图压向大鸟,气势使大鸟身形一顿,被锁链飞快的缠住,道图也顺势砸中大鸟,大鸟赤色羽毛纷纷掉路,大鸟哀鸣拼命挣扎,可除了石碑微微摇晃,也无济于事。

  主持见此原地化作一道金光,再现身时已出现在大鸟头上,右手如利刀插入大鸟头颅中,猛地一捏,只见大鸟光芒大放,一时空间一静,光华猛然爆碎,九座石碑竟都碎裂,待光华散尽了,湖面只剩下一座三足方鼎凭空屹立。

  主持回到原地一手抓起天生,扔进鼎中,一面凭空拿出一根根药草,有九叶灵芝,人形何首乌,七色凤尾草等等不可多得的珍宝,如让他人看见必供为传家之宝,这时却如草芥般丝毫也不心疼的扔进去,待药物扔完好,主持手掐法决,三足方鼎缓缓旋转起来,主持双手快速掐指,一时如千手观音,一个个符文凭空闪出,山腹内空气为之一沉,又被打入鼎中,符文伴随着药物的药性将天生全身密布,终将星光压制下去,符文渐渐牢固下来,不再流动,星光也渐渐地消失,主持终于舒乐口气,法决却不停下来,直到日出东方,主持才把天生从鼎中捞出,也不理方鼎,便向外走出,三足方鼎不一会有光华大放,化作原先的大鸟,只是羽毛暗淡许多,定定的看了主持一眼,也不发一言的潜入湖中。

  主持出了密道将天生放回床上,愣愣的看了一会,随后苦笑一声走了出去,待回到佛堂,又坐到蒲团上,拿出一块新的石头从新开始雕刻起来。

  床上的天生一脸的安详,依然在睡觉。一切好像什么也没发生。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