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2:54:16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灵卷鬼书
  4. 第四章 行动(2)

第四章 行动(2)

更新于:2018-03-15 20:21:38 字数:4547

字体: 字号:
  受惊的苏复夏再次向学校请假在家休息,睡了整整一天后,第二天便恢复了精神。

  “阿槐,是你么?”在厨房里忙着的苏复夏听到客厅的声响,扬高声音问。

  “是。”

  苏复夏端着饭菜出来:“你先去洗洗手,准备吃饭了。”

  两个人刚在餐桌前坐下,钟槐便开口:“那女人的事经过打听,已经了解到了,你要听么?”

  “当然,你说吧。”

  “讲之前,先说一点,这里的人都不知道那女人已经死了的事,男人对外面宣称他们离婚,她回娘家了,所以大家都没起疑。”

  苏复夏点了点头:“我就说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听过,就算商家封锁得再严也不可能一点风声都不透。”

  没有搭理苏复夏,钟槐自顾自的说下去:“十年前他们夫妇搬进了这里,据在这里的老住户说,刚开始他们是小区的模范夫妻。两年后,男人做了违法买卖,然后就传出了他们离婚的消息,估计那女人就是在这个时候被杀了,离婚只是掩饰事实的借口。女人被杀的一年后,男人被逮捕了。”

  至于男人为什么杀那女人的原因和过程,他们都亲眼看了一次。

  “那我们是要冲进监狱把那男人砍死消除了她的怨恨,然后我们在监狱里过下半辈子?”苏复夏想了想说。

  钟槐幽幽看了他一眼:“你到底在说胡说些什么……我们只要帮她找回全尸安葬好就行了,她不是那种恶灵,只是因为身首异处没有办法投胎而已。”

  听后苏复夏暗暗松了一口气。

  瞥了一眼墙上的钟,苏复夏放下碗筷:“今天下午我要去学校上课,等晚上回来再讨论。”

  “不是请了两天的假么?”钟槐刚开始动筷,细嚼慢咽,堪称优雅。

  “我是高三的学生,今年六月就要高考了,现在分秒必争,何况我的成绩平平,不指望考一流大学也要考个二流大学。”

  钟槐没有搭话,直到苏复夏关门离开后才一副若有所思的疑惑表情。

  回到学校后,也就只有欧阳午对请假多天的苏复夏表示关心。但也不能怪别人,毕竟高三是同学感情最淡薄的一年,十多年的苦读,成败就在这一年,谁也没有办法分出精力关心别人,何况是朋友圈极小的苏复夏。

  现在时间的宝贵性苏复夏算是彻底体会到了,请了几天的假回来,就发现今天发下的练习卷——不会做!!

  “啊啊啊!!完蛋了!完全不会做!怎么办啊!!”苏复夏站在校门口扯着自己的头发仰天哀嚎,一副神经病的样子。

  “怎么了?需要帮忙么?”一个好听的女声紧接在苏复夏的话发出询问。

  原本以为学校现在应该没什么人的苏复夏疑惑的转过身,才看到来者的第一眼,浑身像遭到雷击一般,猛地一震。

  是孙柔,苏复夏班上的班花。

  见苏复夏愣在原地,孙柔主动的走上前:“苏复夏,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苏复夏往后退了几步,舌头哦开始打结。

  孙柔婷婷的走到苏复夏面前停住:“你最近一直在请假,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了?没事吧?”

  “啊、嗯、没……没事……只、只是……感冒而已……”短短的一句话苏复夏愣是好几次差点把自己的舌头咬断。

  看着苏复夏涨红的脸和瀑布一样的汗,孙柔不禁担心的问:“你真的没事么?要不要再请假回家休息?功课的话……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去你家辅导你……”说到最后脸微微的红了。

  苏复夏更是从牙缝里艰难的挤出一句断断续续的话:“我、我我、我没、没事……很、很晚了……明明、明天见!”

  话音还没落地,苏复夏便转身开始往家里狂奔,速度快得就像是踩了两个风火轮。

  被扔在原地的孙柔失落的看着苏复夏狂奔的背影喃喃自语:“我有那么差么……”

  速度不减的一路狂奔到家,苏复夏气喘吁吁的瘫在地上,脸依旧通红通红的。

  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钟槐看了地上的苏复夏一眼:“你怎么了?”木然的神情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把电视里播放的节目看进去。

  “我……我跟我们班上的孙柔说话了……”苏复夏缓了口气说。

  “只是个女生而已。”

  听到钟槐这句话,苏复夏蹭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冲到钟槐面前拽住他的衣领猛晃:“你知不知道有女性恐惧症的少年有多么的痛苦啊!你知不知道长相一般而且还有女性恐惧症的少年有多么的痛苦啊!你知不知道啊!老子十八岁了!跟女生说过的话不超过一百句啊!你知不知道没有恋爱的青春期是一种缺陷啊!这些痛苦你这个万人迷型的家伙根本不能体会啊!”

  钟槐依旧木然着:“我从小就没见过女人……都是从书上了解到的……”

  苏复夏一愣,停了下来:“怎么可能?!没见过?!那你妈妈也是女人吧!”

  “我从小是在家族所有的人的严格照顾下长大的,读书之类的也是家里请男老师回来,家仆都是男人。我,在来这里之前,没有出过家里的大门,我见过的人,除了家里人,就是鬼了。”

  “为什么?!这明显就是残害祖国的花朵嘛!”实在没有办法想象那种生活。

  问到原因时钟槐又是沉默,而苏复夏也只好放弃追问。他沉默就代表着他不想说,无论怎么逼问也是无用功。

  即使钟槐这么说也不能安慰苏复夏那残缺的青春期,他还是很希望能和孙柔交往的,毕竟从初中开始人认识孙柔并暗恋她,但是因为自己有女性恐惧症,错失了很多相处的机会,比如二十分钟前孙柔说过可以来他家辅导他功课。

  “啊——!我这个笨蛋啊!为什么当时不答应她啊!”苏复夏顿时悔得直拿自己的脑袋去撞墙。

  其实,就算她来了,自己还是有女性恐惧症,只会在她面前丢脸而已……至少也要治好自己的女性恐惧症再向她表白……

  苏复夏失落的想着。

  就在苏复夏悔得肠子发青的时候,钟槐走到他身边,抓住他的手,往他手里里塞了一副手套:“没事,走吧,我带你去看美女。”

  “啊?”苏复夏先是一愣,然后马上美滋滋的乖乖的听从钟槐的话戴上了手套。

  阿槐长得那么帅,就算以前没有出过门,现在出来了肯定认识了不少漂亮女生。

  苏复夏屁颠屁颠的跟在钟槐身后暗爽,虽然不明白钟槐为什么要他戴手套。

  下了电梯苏复夏才发现自己被骗了。

  “阿槐!你不是说要带我去看美女么?来这里干什么?”苏复夏环视着堆满杂物的-1楼。

  阴暗潮湿的-1楼四处堆满了杂物,杂乱无章。各种气味夹杂在潮湿的空气中异常难闻。

  钟槐皱着眉拿出一个小小的喷雾瓶在自己的鼻子前喷了喷:“是来看美女没错。”

  “你少骗人了!这里怎么可能有美女,你当我是弱智啊!”苏复夏愤愤的说。

  “好吧,既然骗不了你,我就告诉你好了:我们来这里要找出那女人被藏起来的尸骨。”

  开什么玩笑,你这个能骗到人才叫有鬼。

  “你怎么知道就藏在这里?”

  “那女人一直把我们困在-1楼很明显就是想告诉我们她的尸体被藏在这里。而且这里根本不会有人来,自然是藏尸的好地方。”

  “然后?我们要在这里……找出她的尸体?!”苏复夏尖叫。

  “嗯。”

  “我不要!她死了那么久,一定成白骨了!很可怕的!我又不是你!”

  钟槐顿了顿,幽幽的转过头对着苏复夏说:“最可怕的不是一堆白骨,是腐烂到一半的尸体。”

  听着钟槐的话光是大概的想想苏复夏都想吐了。

  “快干活吧,不然她会一直缠着你的……”

  最后,本着横竖都是死的心情苏复夏同学开始勤恳的干活。

  “这么大的地方……要找到什么时候啊……”苏复夏一边清理着乱糟糟的杂物一边抱怨。

  “今天晚上找不到就明天继续找,反正一定是在这里。”钟槐走了一圈后最终确定了一个下手点。

  “唉……”

  一声叹气过后,两个人便沉默着干活。

  不知道清理了多久,苏复夏终于累了,找到比较干净的一块地方一屁股坐了下来:“累死人了啊……”

  钟槐没有搭理苏复夏的抱怨,也不休息,依旧勤快的清理着。

  阿槐也真是有够努力的啊……

  看着钟槐干活,苏复夏的右手无意间似乎摸到一个东西,隔着手套依旧感觉到那奇怪的手感,像是摸到了潮湿的厚厚的青苔一般,上面还有三四个孔的感觉。

  “搞什么……怎么还有人把保龄球放在这里……”苏复夏嘟哝着拿起那东西想看个清楚。

  不看还好,一看就把苏复夏吓了个魂飞魄散。

  那是个女人的人头。整个人头骨都是黑褐色的,还有多多少少的粘稠物附在上面,估计是阴暗潮湿的环境没有办法让它腐烂干净,加上灰尘的覆盖,日积月累,让这些残留物都渗进了骨头,因此骨头才会是黑褐色的。而不容易腐烂头发在这种阴暗潮湿的情况下更不容易腐烂,现在正乱七八糟的覆在整颗头颅上,湿湿的,黏答答的,像是一团团发臭的发菜。

  而现在苏复夏的食指和中指正准确无误的插在它的两个眼洞里。

  “啊啊啊——!!”苏复夏尖叫着连忙把手上的头颅甩了出去,屁股拼命往后挪。

  钟槐听到声音后,看见苏复夏手里的东西,眼疾手快的抢在头骨落地前飞奔过去接住了头颅。

  “你要小心点……摔碎了可不好……”钟槐接住头颅后,捧着那头颅站在苏复夏面前说教。

  被吓得不轻的苏复夏彻底愤怒了:“拜托!这种情况下是人都会这么做吧!我是普通人!不像你经常跟鬼打交道!也不是医生和法医!”

  说着就要甩手离开,却被钟槐拉住了。

  “不是指责你……是为了你好……她是来拜托你的帮忙的,如果你不帮或者不认真、小心的话,很容易触动她怨恨的。到时你会受罪……”钟槐一手小心翼翼的把头颅放到一边,一手把赌气的苏复夏拉了回来。

  苏复夏当然知道钟槐不是那种人,几天的相处发现他单纯得可以,自己说什么他信什么。

  两个人傻站在那里,半晌后苏复夏才小小声的说:“抱歉……”

  “没事……过来,我也找到她的身体了……”钟槐说着拉着苏复夏来到他的清理点。

  到了后,一片空出来的地方赫然躺着一副没有头颅的骨架。和头颅一样,骨头表面附着一些粘稠物,整个骨架都是黑褐色的。

  虽然比钟槐所说的腐烂到一半的尸体好多了,但是第一次看这些东西的苏复夏还是一阵反胃的感觉,最后还是没有吐。

  钟槐从口袋里抽出一个大麻袋,打开后对苏复夏说:“帮忙把它放进来先。”

  虽然心里还是不情愿,但苏复夏还是帮忙了。

  “现在就委屈你暂时呆在着袋子里,明天我会好好的安葬你。”钟槐一边抬着骨架一边说着,但明显不是跟苏复夏说话。

  终于把骨架和头颅都装进了麻袋里,今天晚上的工作算是告一段落了。

  “好了,走吧。”钟槐提着麻袋就往门口走。

  “你该不会是想把它带回家吧?”苏复夏站在原地问。

  “……”

  “不准。”

  “……”

  最后钟槐还是向苏复夏妥协了,把麻袋留在地下室,并用一条旧毛毯好好的裹住了麻袋才算完。

  趁着搭电梯的时间,苏复夏终于问道:“阿槐,你怎么就那么相信我?说不定我是个坏人呢?”

  “因为第一天的时候你让我回家了,你担心我会淋雨生病……这样的人,不会是坏心肠的人。这几天,我更相信你,你不会骗我,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的。”

  “这样啊……”停了钟槐的回答苏复夏非常高兴。原来自己是那么深的别人信赖的人啊。

  苏复夏高兴着,钟槐又幽幽开口了:“就算你是坏人……”

  见钟槐顿住了,苏复夏疑惑的抬起头望着他,瞬间高兴的心情一扫而光。

  钟槐那眼神……是赤裸裸的鄙视!那眼神绝对是在说:就算你是坏人,凭你这身材要放倒你还是很容易的。

  苏复夏愤怒了!他男性的自尊心被打击了!

  “钟槐!我告诉你!你别以为你长得比我高一点,比我结实一点就能鄙视我!我肯定打得过你!”

  “这里一点,那里一点……加起来就已经赢了你了……”

  “钟槐!明天!不对!回到家老子就跟你单挑!”

  小小的电梯间是吵闹的打闹声,还有拳打脚踢的声音。

  “……”

  “啊!痛!放手啊!痛痛痛——!对不起——!”

  “……”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