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4-10 13:28:1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心记
  4. 第三百一零章 恶聚 出门

第三百一零章 恶聚 出门

更新于:2013-07-06 11:59:35 字数:3058

字体: 字号:
  就地盘坐的奥士五人,赫然的盯着前方密林。

  沙沙的脚步声,伴随着刚才的言语,回荡在此片寂静之地。

  一袭白色飞袍,无风自动。

  一头黑色长发,轻柔摇摆。

  一个灿烂笑容,闪耀众人之眼。

  当此人显现在奥士五人眼前时,五人的脸色都同时大变,在他们的表情上,明明的写着忌惮。

  五人的目光,完全被这来人侵占,这来人身后的两人,不是被忽略了,而是没有空间留给这二人。

  假若不认识这来人,都会被他的一张年轻的灿烂笑脸迷惑。

  这来人,名叫不若真,据说现年五十多岁。

  他就是不一冒险团的团长,内段巅峰,战力堪比合段的存在。

  更别说,传言前些年不若真就为了突破合段,闭死关。

  不管这传言真与假,此时出现在此处,就让奥士五人心中大生戒备。

  跟在不若真身后的二人,分别是军师牛全,阵法师勿买。

  这两人在昭城名声不显,可知道的人,深知这二人的可怕。

  当这三人站在一起向自己走来时,戒备中不生恐惧,那是不可能的。

  “团长,你说我们是先上去呢?还是先在下边休息一会?”

  牛全高深莫测的望着前方云雾缭绕的山路,似乎在思索说出的问题。

  勿买却饶有兴趣的盯着奥士五人,双手不停的来回搓动着。

  “雨道友,以往求见,却未能如常所愿,不曾想在此处能见上一面,真是在下的荣幸。”

  不若真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雨辰的身上,说这话,缓步的向雨辰走去。

  随着不若真的步伐,雨辰环绕在纤手上的蓝色丝带随之紧绷。

  孔壁不停的打量着眼前的形式,五对三,人数的优势被刚才导致的伤势,损耗殆尽。

  更别说,就是自己这方没有受伤,遇见这三人,也甚是危险。

  “不兄别来无恙啊。”

  鹤山继续运转内力,快速压制着体内伤势,平静地盯着不若真。

  不若真并没有理会鹤山,脸上的微笑变化,嘴角微翘,显出一副讥讽的味道。

  就在不若真的笑容变化的瞬间,旁边的牛全伸出右手,指向盘坐的奥士。

  在奥士的身边,土层骤然变化,巨大的吸力从地上传来。

  坚土凝聚而成铺天的刀刃,砍向奥士。

  奥士的脸色来不及变化,念力急忙传入手中阵盘。

  坚土刀刃砍落在还未成型的防护罩上,防护罩未能支撑片刻,就已破碎。

  争取片刻的迟缓,奥士把握的很好。

  坚土刀刃将奥士盘坐的地方,撞击出一个巨型大坑。

  奥士嘴角再次沁出一丝鲜血,狼狈的跪在这个巨型大坑的不远处,透过尘土望着有些意外的牛全。

  一击没有得手,牛全没有紧追,像是开着玩笑的说道:“几年不见,奥兄的身手,并未落下半分啊。”

  这时,奥士的脸色才变化,怒火毫无顾忌的呈现而出。

  原本还在戒备观望的孔壁四人,都站在紧抓着阵盘的奥士身后。

  “呵呵,玩笑而已,不必当真。”

  牛全满脸堆笑,似乎刚才的夺命一击,并不是他出手一般。

  这话刚落下,不若真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眼中的一闪而过一丝杀意。

  “怎么?今天把熟人都遇见了。”一个颇具威严的声音,穿梭而来。

  听闻此言,奥士几人并没有一丝乐观,显得更为沉重。

  当高力依旧是一身黑色长袍,一顶黑布帽子,缓步的出现在众人眼前。

  刚才说话的人,霍尔般荣浑身都透着威严,迈着规整的步子走来。

  在他的身后,跟着昭城守卫二队队长中年人,旁边是小胡子男人。

  看不清的山路下,出现了三方队伍,相互对峙着。

  “不兄,别来无恙啊。”霍尔般荣一脸的笑容,他的笑容竟跟不若真开始的表情有几分相似。

  不若真没有理会霍尔般荣挑衅,目光在高力身上扫过,随即望向前方山路。

  “老大,我们似乎慢了一步啊。”勿买盯着霍尔般荣说道。

  不若真闻言,微微点头,恢复脸上以往的笑容,毫不理会其他的人,径直向山路走去。

  被黑布帽子笼罩的高力,一双寒目流露而出。

  牛全似乎感受到了高力的目光,同样投去寒光,与之对视,挑衅意味甚是浓郁。

  不再理会高力的态度,转身快速的跟在不若真的身后。

  “孔兄,我们一起上去如何?”霍尔般荣对牛全的挑衅心生暗火,按捺住后对孔壁几人询问道。

  “哼。”高力不满的发出,听闻霍尔般荣的言语,随之将目光落在孔壁几人身上,心中升起不屑之意。

  本想制止霍尔般荣对这五人的拉拢,心中念头一转,又停了下来,心中不由升起计量。

  很快,这个地方恢复了安静,只剩下了一只鹭蝠蛾的尸身,孤零零的存在此处。

  “哼,胆子不小,你认为遗地破出,就有希望了,不要说没有,就是有,我也要将其破坏。”

  手抓银钉的中年妇女,望着前方的残垣断壁自言自语着。

  说着,还不停的打量着前方,嘴中依旧念念有词,像是在计算着什么。

  中年妇女站在原处大约一刻钟,这才动身向前方走去。

  从此处破败景象之中,依旧可以看出,当年这个地方的巍峨壮丽。

  付斯兰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不知度过了几日。

  不过,从自己身上的伤势好了三四分,大概推断出,七日已经出头。

  手上的右臂和胸膛,已然长出一层新肉,不过,里边的肌理完全的恢复,还要一些时日。

  脑海之中的晶界夜,一如既往的安静呆着。

  让他还有些苦恼的是,此处竟然未能吸得半分内力。

  不过,从大量丹药进肚消化后,药性却时刻在吸收着。

  倒在自己怀中的黑齐,此时呼吸也匀均了,而且还深厚了些许。

  对于那丹药的药效,付斯兰也有了自己的推断。

  许久未见天日,心绪不平,有些躁动不安。

  于是,付斯兰决定,出去走走。

  将地上的空丹药瓶收起,将黑球放进新换的衣服里,随之走向石门。

  外边依旧阳光普照,依旧的绿意盎然,依旧的寂静如常。

  看着茂密的森林,付斯兰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传送的太过遥远。

  小心翼翼的在林中行走,千律一篇的景色,让付斯兰心中发毛。

  也就两刻钟的时间,付斯兰终于忍受不住,停下了脚步。

  这个半山腰,甚是诡异,两刻钟自己就像是没有丝毫的移动一般,又走回了原位。

  回望来路,来路已经被茂密的树木遮挡,没了丝毫的线索。

  迷阵,付斯兰的脑海,浮现出这个词眼。

  站在原地,没有再轻举妄动,打量着周围。

  片刻之后,付斯兰不管不顾的就地盘坐下来,静心吸纳。

  当付斯兰再次睁眼时,体内的内力恢复了足足六成,这让付斯兰心中大为惊讶,在这个地方修炼,竟然快上许多。

  没有在贪念此地的好处,凝神将周围仔细探查了一番,眉头微皱。

  无果。

  深吸一口气,缓缓地释放出有所好转的灵魂力,小心翼翼的探索着。

  侧过身,盯着旁边两棵大树之间,脸上泛起一丝笑意。

  左拳平平推出,凭空的响起轰然一声。

  声响停下,周围的景色不变,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

  再次迈着步伐,看着周围的树木,正常的向后倒退,心中微安。

  沿着满是青草的山路行走,很快,付斯兰再次停下脚步,望着前方的一栋老旧的木屋。

  许多的疑惑,不停的在脑海之中闪过。

  此处的环境处于一成不变之中,也可以说成,这个地方的一切都是死寂一般。

  树木看似生机勃勃,却毫无动静可言,充斥在空气中的能量,也是在原处一动不动。

  就是刚才恢复内气期间,所吸收的能量空白区域,也没有能量补充。

  怪异的地方,加上诡异的坏境,让付斯兰前进的脚步,变得谨慎不已。

  看了半响的付斯兰,眉头紧锁,长吸口气转身离去。

  当付斯兰看到这老旧木屋时,一股强烈的不安冉冉升起。

  走在下坡的石砖路上,心中的不安才微微平静,脚下的速度不由的加快几分。

  不多久,老旧的木屋里响起呼呼的声音,像是鼾声。

  这鼾声响了六下,戛然而止。

  老旧木屋之中,昏暗的屋中,显得有些阴冷。

  与外边的明亮截然不同,外边的光亮未能照进,像是被什么阻挡。

  却是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鬼地方。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每位热爱阅读的朋友都值得珍惜 ……

所以我们为您准备了更多精彩小说,多种阅读模式,无广告,送书券

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阅者悦心”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