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4-02 18:25:5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心记
  4. 第三百零三章 极逃 极拖

第三百零三章 极逃 极拖

更新于:2012-06-30 20:44:22 字数:3464

字体: 字号:
  长严抓着林甲梅努力狂奔,不作丝毫停留,几只妖兽跟在他的身后,急速狂追。

  命尤里看到长严逃跑,心中一紧,眼中的怒火顿烧,将手中的物事收起,一口长气吞入。

  只见命尤里的胸口膨胀,身形向红色度狐奔去。

  无数的气针,环绕在艳红色度狐身体周围,眼见命尤里飞来,气针急速扑向命尤里。

  突然,小胡子命尤里那本只属于靓女的嘴巴,霍然变大。

  膨胀的胸口,急速回型,一个冲击波从那变得奇大的嘴中喷出。

  平面直径只有一尺大的冲击波,眨眼间,变成一丈大小的波柱,撞向前方的度狐。

  扑来的无数气针,在冲击波柱前,甚是脆弱的一沾就溃。

  命尤里双袖使劲后甩,身形变成一根利箭,向长严奔逃的方向急射而去。

  巨大的冲击波柱撞向自己,度狐心中骇然无比,此时的他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压迫之力,四肢难动半分。

  同时,感受到自己的四肢似乎不听使唤。

  已然变成十几丈的巨大冲击波柱,距离度狐也只有十几丈远。

  艳红色尾巴在空中抽响,借着尾巴的抽动,堪堪移动身形。

  电光火石之间,那巨大的冲击波柱,擦着度狐艳红色的尾巴而过。

  心有余悸的度狐稳下身形,这才感受到尾巴上传来的疼痛。

  艳红色的尾巴上,快速的流淌着红色血液。

  尾巴上的疼痛,刺激着心悸的度狐。

  刚稳住身形的度狐,那份心悸转变成大怒。

  瞬间,他的身子就被浓浓的绿雾笼罩,翻腾汹涌的绿雾一卷,浓浓的绿雾变淡不见。

  再次显现时,竟然出现在已然遁出有些距离的命尤里身后,那绿雾的卷动并没有停下,再次变淡不见。

  “伤了我,竟然想这么简单的离开,想的倒美。”

  急速前追的命尤里顿下身形,他在前方放出声音的绿雾中,感受到了一丝恐怖。

  这恐怖来源于的心神,让命尤里不得不停下来,浑身紧绷的望着前方翻腾汹涌的绿雾。

  宽大的河流翻起狂澜,刺恶兽那巨大的身躯,从河流中翻腾而起。

  在那巨大的身躯上,激荡着狂暴的气息。

  停留在刺恶兽前方的付斯兰,浑身紧绷,体内的劲力快速的运转着。

  呼吸间,一个黑色的庞然大物,飘立在宽大的河面之上。

  一声巨吼传出,强大的威压向四周扩散。

  向河面上激烈的战场压去,不论是黑衣人,还是妖兽的动作都是停顿下来。

  小辫子童子瞪大眼睛,惊骇的转过头,望着这个散发着恐怖气息的刺恶兽,嘴中喃喃的说道:“智段中期巅峰。”

  宽大河流的泛起汹涌波涛,水浪奋起向上,无数的水花向刺恶兽身前凝聚。

  长满黄甲的付斯兰,身上的衣服已经撕裂,那是被身上的劲力撕碎。

  没有多余的犹豫,劲力极力吐出,大步脚步迈出,蹬起一声空响,冲向巨大的刺恶兽。

  瞬息,付斯兰就已然出现在刺恶兽面前,双拳灌注巨力砸向刺恶兽头颅。

  在刺恶兽那巨大的眼中,显现出讥讽之色。

  嘭的一声,在刺恶兽头顶响起。

  付斯兰脸色大变,灌注全力的拳头,确实落在刺恶兽头顶之上。

  可是,拳头却是停在刺恶兽头顶上一尺距离,再也落不下。

  一丝惊恐,在付斯兰的目光里显出。

  付斯兰这才注意到,在他的身体周围,竟然已经布满了蓝色线丝。

  密布的线丝,将付斯兰的身体拴住,不能移动半分。

  恐惧之意席卷脑海,探到一根水刺,缓缓地在背后凝聚,势要刺穿自己身躯。

  劲力疯狂的运转,却没能挣脱。

  念头在脑海中飞快转动,一道光亮闪过。

  只见,付斯兰身上的黄甲瞬间褪去,随之身躯变得灵巧起来,奇怪的弯动着。

  见付斯兰巧妙的从自己的蓝丝海中挣脱,刺恶兽略显惊讶,凝聚的水刺没有再做停顿,刺向付斯兰后背。

  双手力撑,右手五指抓入刺恶兽头顶,五指虽然嵌入不多。

  右臂急速弯下,身体斜撑,左手劲力吐出。

  刺恶兽头颅凹下,付斯兰身躯飞跃而出,右手上竟然抓着一坨血肉。

  “啊。”

  付斯兰抓下的血肉虽然不多,却是将刺恶兽激怒。

  巨大的吼声,响彻河道。

  伴随着震天吼声,无数的水汽蒸腾,朝着付斯兰奔腾狂涌。

  奔腾的水汽,将付斯兰环绕。

  水汽形成压制之力,将付斯兰固定在空中。

  也就是被固定的眨眼功夫,许多能量余波,从付斯兰的身体周围飞过,在其身上留下痕迹。

  感受到身上的越来越多的疼痛,付斯兰紧咬着牙,闷哼一声。

  皮肤之上响起咔咔之声,那层黄甲再次浮现。

  不过,这些浮现的黄甲,却跟开始浮现的黄甲略显不同。

  黄甲之上有着淡淡的闪亮之光,光点在黄甲的龟裂缝隙中折射出来。

  一根木蒺藜无故的溅落在黄甲之上,响起叮的一声,木蒺藜被弹飞而出。

  极力的动弹着,围绕在付斯兰身边的水汽,变得更加浓郁。

  付斯兰的双眼向外突出,眼中充着血丝。

  一声低吼,从付斯兰的口中传出。

  挣脱水汽的束缚,不退反进,怒狂的冲向刺恶兽。

  狂躁的气息,从刺恶兽身上汹涌而出,卷向四周。

  在河面上空,许多激战的黑衣人和妖兽,被这股气息震荡,停下攻势,快速逃离,躲避着狂暴气息的肆虐。

  刺恶兽张开大嘴,身躯蹿动,河水激荡,利嘴宛若脱弓之箭。

  付斯兰紧握拳头,脚下内力喷出,带动着脚步,急速迎上刺恶兽。

  两者剧烈相撞,明显相间的黄蓝能量冲击,向四周扩散。

  河面被能量,挤压出一个逐渐变大的圆坑。

  须臾,两者分开,空中这时才响起巨大的声音。

  付斯兰的左肩,大片黄甲脱落,鲜血从脱落的黄甲下沁出。

  这时,几乎所有的目光,都落在刺恶兽的头颅之上,目光中都透着不可思议。

  一个拳头大的血坑,在刺恶兽头颅眉间,鲜血如柱向外喷涌。

  不远处天空上,命尤里浑身被黄蔓藤缠绕。

  雄厚的念力,从度狐脑海里扩散,加大着黄蔓藤之力。

  命尤里暴睁着双眼,不停的挣扎着,欲要脱困而出。

  度狐眼中闪过一丝光亮,左手在空中一招,三根蔓藤瞬间变成黑铁色,蔓藤前突出尖锐,扎向命尤里的面庞。

  “破。”

  伴随着命尤里的低吼,一道明亮光束从蔓藤中射出。

  从蔓藤里脱困,命尤里没有丝毫停留。

  左手不知何时出现一张符咒,拍打在身上。

  符咒破碎,青光迸出,将命尤里身躯包裹。

  眼见命尤里被那青光包裹,直射出去。

  怒火从度狐那双眼中喷出,身形在空中顿幻。

  一股犀利劲风,向自己逼来。

  命尤里眼皮不由抖动,前进的身形并没有停顿。

  只见,一条弧形青光,穿过度狐的上方。

  弧形青光划过一道亮尾,紧跟其后,一根红线飞出。

  两个颜色在空中纠缠,片刻,一人一兽在空中显现。

  “走,想的美。”度狐那奇怪的声音,震荡在命尤里的脑海。

  奇怪声音,冲击在命尤里的脑海,使得他前追的身形不得不停顿下来。

  绿色的牢笼,出现在命尤里周围,向其包裹。

  脑海的震荡还未消失,强烈的挣扎在其眼中浮现。

  度狐那强大的念力,控制着绿色牢笼。

  当命尤里瞪开眼睛时,眼前已经黑暗一片。

  小辫子童子见命尤里被困,心中顿急,左右一探,随即向命尤里急射出去。

  停在奔腾河流周围的妖兽们,只是静静的盯着河上空的刺恶兽和付斯兰。

  对急射出去的小辫子童子,没有做出任何干扰动作。

  也就是在小辫子童子飞出时,付斯兰和刺恶兽动了。

  披着黄甲,宛若一根黄色闪电,直奔刺恶兽。

  空气中早已充斥着水气,瞬间汹涌翻腾。

  水气不仅将下方的视线遮住,还搅乱了他们的精神力探测。

  所有视线所见,都是模糊一片。

  一声巨响,从这朦胧的水气中传出。

  只见,那刚刚急射出去的小辫子童子,从水气笼罩中弹了出来。

  弹出的小辫子童子身子,不由控制砸向下方。

  长眉黄发男人堪堪将下坠童子接住,担忧的盯着上空,被绿色牢笼困住的命尤里。

  巨响传出,空中的浓烈水气,翻腾的更加汹涌。

  眨眼的功夫,空中的水气向周围散去。

  水气中隐隐的显现出,一人一兽。

  刺恶兽和付斯兰再次瞪着对方,没有移动半分。

  付斯兰左半的黄甲脸,都已经脱落,整个脸骨凹陷。

  左手臂骨头断裂,已经使不上丝毫力气。

  刚才,付斯兰和刺恶**手的刹那,接踵而至的冲击之力,冲撞而来。

  千钧一发之下,付斯兰的左脸和左臂,变成这般模样。

  原本巨大的刺恶兽,此时,却变成三丈长。

  身上竟也浸出红色,滴滴向下滴落入河流中。

  付斯兰的灵魂力,一直都注意着越来越远去的长严。

  当长严从灵魂力中消失,而后边追击的命尤里和那群妖兽,却还有很长距离,付斯兰心中大石这才落下。

  这一刻,河流上安静下来,度狐和命尤里正在进行无声的拼斗。

  而其他妖兽,还有黑衣人,都注视着半空的这两对人兽战场。

  静寂,在瞬间蔓延。

  却是不知道,这河流奔向何处。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因为前段时间在几省来回奔波,加上刚到新地安定下来,升职不久,所以,更新很难持续。

  放心的是,我在持续码字,已经有一些存底。

  谢谢!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