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2-13 21:47:0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心记
  4. 第二百六一章 失算 变化

第二百六一章 失算 变化

更新于:2011-08-12 19:49:47 字数:3421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
  白文文的声音,传入桑查荃的耳朵里,令其惊愕起来。

  桑查荃微张着嘴,盯着扭着身子的新娘。

  “文弟?”桑查荃轻声的叫道。

  白永昌奇怪的看着二人,这声文弟一落,他清晰的感受到,白文文浑身一震。

  桑查荃满脸期盼,缓缓走到白文文身前,轻轻的伸出抖动的右手。

  抓着纤细白嫩的手,桑查荃的脸上,瞬间洋溢笑容。

  这个笑容,显得是那么幸福。

  付斯兰错愕的看着变化如此之大的桑查荃,脑海中念头不停闪过。

  这一幕,同样让所有的人,都为之惊讶。

  董伦杰皱着眉头,眼光闪烁,片刻,他流露出恍然的神色。

  “八弟,这是怎么了?”

  “看样子,我失算了。”董伦杰失落的摇着头。

  这时,桑豹一脸慌张的跑到婚台上,快速走到桑休的面前,低声的说着什么。

  坐在下边的有心人,凝神听到,桑豹的话语。

  “老爷,我们的店铺正在被陌生人攻击,已经好几处都被破坏殆尽。”

  这话落进董友海的耳朵里,使其深深的吸口气,转过头看向站在不远处的络腮胡老三。

  桑休脸色变得愤怒,表情却过于夸张。

  说完,桑豹就怒目的瞪着台下,那嚣张坐在下边的董友海。

  董友海心中猛然一跳,一种不好的预感,突兀的从心中冒出来。

  站在旁边的董伦杰,低着头,不停的在思索着什么。

  身边莺莺燕燕的声音很是嘈杂,却一点都没有惊起这位沉思之人。

  董友海身边的董家几人,明显的在等待着。

  突然,董伦杰抬起头,奇怪的问道:“三哥,大哥他们哪儿的事情,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董伦杰的话语,使听到的人都皱着眉头,而那络腮大胡子皱着眉头,肯定的说道:“不会有事情的,大哥做事情一向都很严谨。”

  董伦杰似乎并没有仔细听三哥的话,而是抬起眼,一双冰冷的眼睛,盯着有些寂静的婚台。

  盖着红盖头的白文文,很是安静的站在桑查荃的面前,任由着他抓着自己的手。

  这一幕,像是一个害羞的媳妇,站在爱人的面前,等待爱人的轻抚一般。

  桑休和白永昌二人,对于眼前这一幕,似乎有些不解。

  而桑豹依旧怒目的瞪着董友海,像是要食其血啖其肉。

  坐在台下的城主,安若泰山,这一切不论如何变化,都与他无关。

  忽然,那身穿铠甲的男子,眉毛一动,急忙弯下在城主耳边轻声的说道。

  “城主,周围有变化。”

  霍尔般荣转过头,一双犀利的眼睛,看向右边。

  在这一眼之下,将一切万法都看透,没有剩下丝毫。

  正在这时候,站在铠甲男子旁边的一个黑色甲胄男子,手臂上一个银圈,发出一阵阵光亮。

  黑色甲胄男子看到这光亮,神色低沉着。

  光亮几闪,黑色甲胄男子左手食指,在其银圈上一点。

  一道银光射进铠甲男子的头上,银光瞬间没入脑袋之中。

  接受到银光后的铠甲男子,脸色微变,猛然转过头,瞪着眼,看着这位黑色甲胄男子。

  “城主,事情大变。”铠甲男子急忙低着头,语气起伏不定的说道。

  霍尔般荣闻言,却是心中略惊。

  铠甲男子站直身子,嘴皮不停的翻动,一阵无形的波纹传进霍尔般荣的耳朵。

  片刻之后,霍尔般荣脸色大变,身子微微颤抖。

  周围的人突然见到,坐在前边的城主,竟然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霍尔般荣盯着婚台上的桑休,他的眼睛中,散发着犹如实质的犀利光芒。

  桑休感受到这目光,转过头,嘴角微翘的看了一眼霍尔般荣。

  看到这个样子的桑休,霍尔般荣暗道不好。

  两人的目光,就这般相互对峙着,在二人目光的直线空气中,温度瞬间上升。

  “好了,般荣。”一个苍枯的声音,在霍尔般荣的耳边响起。

  转过头,霍尔般荣一脸惊骇的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人。

  这声音出来之际,精神力竟然探不到身边有丝毫异样。

  一个身穿黑色长袍,黑布帽子,将面容全部遮住的人。

  霍尔般荣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这黑袍人的腰间。

  在这黑袍人腰间的衣服缝见,透出一个红色腰牌。

  这红色腰牌,印在霍尔般荣的双眼里,其瞳孔疯狂的向里收缩。

  黑袍人喉咙中发出呵呵的笑声,随即大剌剌的坐在霍尔般荣的位置上,一双小眼睛满是笑意的盯着婚台。

  在这黑袍人出现的那一刻,桑休就已经将目光转移。

  “请问大人还好吗?”霍尔般荣右手一伸,在他周围出现一个无形罩子,将手下五人和自己与黑袍人笼罩着,言语恭敬的对黑袍人问道。

  “呵呵,传言还真是不假,你霍尔般荣心如狐。”黑袍人调侃的说道。

  霍尔般荣没有言语,警惕的盯着黑袍人的眼睛。

  “好了,王上很好,坐吧。”黑袍人看着霍尔般荣,上下打量着。

  听到王上二字,霍尔般荣眼睛一亮,心中大石瞬间落下。

  “听说,你修炼很刻苦啊。”

  “定不负王上所望。”霍尔般荣闻言,很诚恳的回答道。

  霍尔般荣的回答,让黑袍人有些傻眼,瞪大眼睛,怪异的盯着霍尔般荣。

  “不知,前辈来此所为何事?”

  “我带来王上之意,此地不宜你留,同时整改此城格局。”

  听到黑袍人的话,霍尔般荣表情没丝毫变化。

  不过,站在他身边的五人,脸色却是大变。

  “桑家?”霍尔般荣疑惑的问道。

  “桑休是一个能成大事的人,很好,王上很是欣赏。”黑袍人盯着婚台上的桑休,眼中充满赞赏之色。

  “那城中所发生的事情,是前辈带人做的。”

  黑袍人奇怪的盯着霍尔般荣,随即眼神中再次充满笑意的说道:“呵呵,我们只来了两人。其他的一切都由桑休自行解决,这也是王上的一次考验。”

  站在城主旁边的铠甲男人,听闻此言脸色不由一变,看向婚台上镇定自若的桑休。

  霍尔般荣的脑海里,画面快速的放过,整个人也慢慢的放松下来。

  “你们到底要不要继续啊。”付斯兰嘴中不停的嚼动着,盯着两个有些呆傻的人。

  白永昌和桑休二人,同时转过头看着付斯兰。

  “他们不用继续了。”

  坐在下边的一直都很稳重的董友海,终于忍不住,大声的叫道。

  见到婚台上桑休的变化,心中的不安是越来越强烈,因为那桑休的变化,太假。

  再看到城主那边的些许变化,更是按捺不住。

  董友海的声音很大,将所有人全部震住。

  “将这场闹剧停下来吧。”

  话音落下,整个内院,以至于两个外院都瞬间安静下来,停下手中的动作。

  桑查荃将白文文拉到自己面前,死死的盯着台下。

  桑休长长的出口气,转过头对桑豹微微点头。

  桑豹见状,嘴角微翘,急速的向台下走去。

  “不好,快响鸣。”

  董伦杰从沉思中醒来,神色大惊,急忙大声叫道。

  身后的三哥见状,急忙从储物袋中,拿出一白色晶盘。

  右手紧紧抓着晶盘,手腕有些抖动,左手食指快速的按在晶盘之上。

  嗡的一声,从晶盘上传响,向四周扩散而去。

  安静的桑家众人,被这个晶盘所发出的声音震撼到。

  这嗡嗡的声音,伴随着董伦杰的尖叫向四周传出,缓缓地消散在空中。

  片刻,董家之人却是奇怪的看着周围,因为,桑家再次迅速安静下来。

  董友海再也坐不住,站起身,甚是愤怒的看着婚台上的桑休。

  “没事,他们到了。”书生模样的老五欣喜转过头,看向内院的墙壁。

  内院四个大门口,突然冒出一群修士。

  这让内外院的客人,都同时惊骇不已。

  董友海见东门口走出的人,这才长长的出口气。

  付斯兰奇怪的看着冒出来的人,特别是在东门口走出的三人。

  这三人付斯兰见过,那是在自己在董家的大门口,见到那群跪在董家大门的人。

  这群人的出现,使得整个婚礼的气氛,变得更加诡异。

  董伦杰看到走在前边的三人,又将转过头打量着周围。

  “不好。”董伦杰心中暗叫一声。

  似乎董友海也发现到什么,脸色不由一变。

  “其他人呢?”董老五奇怪的寻找着,却没有找到自己要找的人。

  走进东边大门的一群人,看着路中间的董友海。

  “三乘他们人呢?”董苦竹脸色带着些许愤怒的盯着三人问道。

  这时,付斯兰看着台下。

  莫冉盯着付斯兰,两人没有任何表情,却像是在不停的在交流着。

  片刻之后,付斯兰看了一下台下,见许多的人的注意力,都在突然冒出的这群人身上。

  缓缓地站起身,走到桑查荃的身边。

  “桑查荃?”

  听到这话,桑查荃转过头,白文文却是浑身一震,这个声音,她还是听的出来是谁。

  “嗯。”桑查荃看到付斯兰,微低着头。

  “谢了,我已经找到我要留下来的留有了。”桑查荃有很快抬起头来,看着身边的白文文温柔的说道。

  听到这话,付斯兰抬起头,看向天空的颜色,随即点头说道:“好,看样子,我也要去做事情了。”

  说着,对桑查荃一抱拳,嘴角一笑,对着桑查荃一抱拳,就向台下走去。

  他知道,这场婚礼,自己已经没必要搀和,也不顾其他就准备离去。

  却是不知道,这付斯兰可否能真的离开。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