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9-19 17:07:3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心记
  4. 第二百六零章 奸情 子承

第二百六零章 奸情 子承

更新于:2011-08-11 19:40:43 字数:3206

字体: 字号:
  一个络腮胡子的壮汉,从内院大门走了进来。

  桑休略微皱着眉头,看着这络腮胡子壮汉身后的人,一个女子,身穿素装。

  还没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的上桑查荃,在看到络腮胡子身后的女子,再次震惊。

  因为,那个女子的样子,太过于惊人。

  许多的人,在这个时候,同时将目光集中到那女子的身上。

  同样,这许多的人当中,有大部分的人,都瞪大眼睛,感到不可思议的望着。

  素装女子甚是紧张的低着头,整个人都缩成一团。

  络腮胡子有些讥讽的看着老五,又看向台上的桑休。

  桑查荃在这素装女子的脸上,竟然看到了自己的父亲。

  对,那张脸竟然有七八分,和父亲相像。

  付斯兰奇怪的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向素装女子,随即付斯兰也跟着傻眼,呆滞的看着这素装女子。

  这女子,和桑查荃长的太像,简直是一个妈生的。

  对,就是一个妈生的。

  想到这儿,付斯兰来了兴趣,这一幕还真是有趣。

  虽然,他在昭城待得时间不长,但是他还是听说过。

  桑家,昭城传承了近千年的世家。

  也就是这么一个世家,控制着昭城四分之一的经济命脉。

  不过,繁荣的桑家,却在近几代中,面临着人才凋零。

  桑休是桑家独子,自己也只生了一个儿子。

  而桑彦好一点的是,生下两个,一男一女,也就是桑查荃和桑兰岚二人。

  桑彦却是早死,在一次历练中死去,虽然没有找到尸体,但是放在宗堂里的魂牌,早已破碎。

  桑彦生了一男一女,暂时解决了人口危机。

  可桑家这个唯一的男子传人,却对修炼没有任何兴趣,甚至喜爱上那温温柔柔的书本。

  面对这样的事情,桑休也很是气愤也很无奈。

  更为奇怪的是桑兰岚,也就是桑查荃的妹妹,这人却是难得的修炼天才。

  同时,桑兰岚的做事风格,和桑休如同一辙,这让桑休更为烦心。

  外界听到的消息,虽然不是很准,但是这一个昭城三大世家里的人口,还是数得清楚。

  付斯兰也没听说过,桑家家主还有一个儿子,也没听说过,桑查荃还有个姐姐或者妹妹之类。

  眼前的一切,颠覆了自己的认知,所以就连付斯兰也都傻眼。

  桑休虚着眼睛,放着森森寒光的盯着络腮胡子男人。

  “喂,三哥,你就找了一个这么一个女的来?”书生样的老五有些不服气的大声叫道。

  “呵呵,没事,我也学你,跟大家介绍一下我身边这女子。”

  络腮胡子男人伸出右手,使劲的将素装女子拉到自己前边。

  “我也就开门见山,这位是桑彦之私生女,也是现在的桑家大小姐,桑红。”

  络腮胡子的话音一落,整个婚礼场地都一片哗然。

  这桑家还真是不简单,刚才桑老爷子传出私生子。

  现在,又传出桑老爷子已死的儿子,桑彦也有这么一回事,还私生女。

  桑查荃瞪大眼睛,恨不得将桑红看个透。

  桑红低着头,没有任何的反应,依旧看着自己的鞋尖。

  整个婚礼现场,陷入片刻的安静。

  突然,一个尖锐的声音,传响天空。

  “哈哈,白家主,这桑家真是出人物啊。”

  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一身青色的衣服,飘在空中,满是笑意的从外院飞进内院中。

  看到这一幕,许多人都露出奇怪的表情,因为这桑家大院可是有禁空禁制的。

  在婚礼现场的董家人,面露笑容的看着天空。

  飞在空中的是他们最小的弟弟,也就是董家老八,董家人中人见人爱的小弟,聚万千宠爱一身的董伦杰。

  很快,许多人注意到,在董伦杰的身后,竟然有着强烈的气流运动。

  付斯兰伸长脖子,这才注意到,在这小青年的背后,像是背着一个什么样的东西。

  这东西,不停的在向下喷着,强大的气流。

  也就是这些气流,使得他能在这禁空的地方飞起来。

  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好奇心,精神力向那董伦杰探去。

  瞬间,飘在空中的董伦杰,脸色大变。

  跟着他变化的,还有周围一些人,其中包括坐在首席的城主,还有他身后穿着甲胄的男子。

  两人脸色大变的转过头,看向坐在台上,一脸兴奋的付斯兰。

  “呵呵,他背后的东西,很是有趣呢。”付斯兰自顾的嘀咕着,这嘀咕声传入所有注意付斯兰人的耳朵。

  董伦杰很快恢复平静,脸上扬起牵强的笑容,看了一眼白永昌,随即将目光锁定在桑休的身上。

  “白家主,今天小子和兄长们一起送上你们的嫁女礼物。”董伦杰迅速落在地上,刚落地,其右手上出现一个黑色纸张。

  坐在首席的甲胄男子,低头在城主附耳说着什么,说话的时候,目光一直不离婚台之上的付斯兰。

  董伦杰手上的黑色纸张,在激发后飘在空中,出现一排排的文字。

  由于开始董家送来的礼物,就是那两行红字,那两行字里大家都明白,里边一定有着故事。

  虽然那故事,并不为太多人知道。

  所以很多人想知道,现在这董伦杰又送上什么样的故事。

  也就是此时,在桑家第一外院旁。

  有着一个小院落,在这个院落中,只有一个枯树,还有一个半丈见方的房子。

  莫冉和林甲梅二人,在院子的围墙边上一棵大树树枝,奇怪的打量着这个院子。

  两人本是出来,一边寻找雨桥,顺便对一会的抢亲计划盘算一番。

  商议了许久,就决定,先出去一人,准备好逃跑路线,一会在外接引。

  于是,两人从内院出来,躲过许多人的眼线,就走到此处。

  从周围的情况看来,今天这场婚礼,更像是一场阴谋,或者说一个圈套。

  这桑家大院周围的眼线,还有安插在各处的暗哨,就是最好的证明。

  两人蹲在树枝上,可以遮挡住视线,同时又很清楚的看着下边。

  “这儿终于没有眼睛了,就从这儿出去,外边的情况你更加熟悉,准备好一切,到时候以呼啸声为号。”

  莫冉悄声的对林甲梅说道,林甲梅郑重点头,看了一下周围,就跳出围墙。

  就在他跳下的瞬间,一个黑影从旁边跟着离去。

  看着林甲梅悄然离去,莫冉眼角飘过那黑影,脸色没丝毫变化,这才小心跳下树枝,整理衣衫,按原路返回。

  刚走了没几步,猛然间在一棵树前停下脚步,急忙用树木遮挡住自己的身影。

  竖着耳朵,听着前边的话语。

  突然,莫冉的瞳孔猛然收缩,迅速收敛气息,将脸面对着树干藏着。

  他竟然在旁边,看见了大叔,也就是雨桥的父亲。

  大叔站在自己身边不远处,相隔只有半丈的距离。

  他的目光完全锁定在前边,并没有注意到莫冉。

  片刻之后,前边的人快速离去,而大叔也急忙跟上,莫冉这才松口气,眼珠不停的转动着。

  “在这个场景,真的能成功么?”

  “大叔,你又要做什么?”

  莫冉转过身,看着大叔离去的方向,思绪不停的挣扎着。

  念头几闪,长长松口气,转身离去。

  一路上喜人并没有拦截莫冉,毕竟刚才很多人见到,大少爷拉着这人走进内院的。

  等莫冉走进内院后,就见到内院甚是诡异的场景。

  许多人都用着怪异的表情,看着台上一幕。

  而白永昌愤怒的瞪着桑查荃,而桑查荃却委屈带着些许愤怒,慌张的看着桑休。

  台下的人,都等待着看台上人的好戏。

  “董友海,你做的很好啊,竟然能将我们家的家底翻的如此清楚。”

  桑休脸上没有丝毫波澜,看着台下的董友海说道。

  看到桑休这般表情,董友海早已找来一个凳子,毫不客气的坐在路中间,不言不语饶有兴趣的看着婚台。

  所有人都奇怪的看着婚台上的桑家两个男人,刚才大家从那董伦杰展开的黑色纸张中,看到了一个很美妙的爱情故事。

  而这个爱情故事中的男主角,也就是今天婚台上的新郎。

  可是,这爱情故事里边却没有女主角,因为这故事里的男主角,爱上的也是一个男人。

  卷轴中不仅仅是一行行的文字,董伦杰还从桑查荃原来的学院中,找到许多人为此作证。

  依旧坐在椅子上的白永昌,愤怒的丢下手上的杯子,僵硬的站起身,急速向白文文走去。

  董伦杰见状,脸上流露出奸计得逞的笑容。

  白永昌拉住白文文的手,低沉着声音说道:“我们走。”

  说着,白永昌转身离去。

  可令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白永昌刚走了一步,就惊愕的停下来。

  “父亲,我知道那故事是真的,但,我不走。”

  这话声音细弱蚊丝,许多人又听见了。

  同时,在所有人心中,埋下疑惑。

  却是不知道,白文文为何会改变自己心中的想法,不再排斥这场婚礼。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更多精彩男频小说微信关注公众号“阅者悦心”(或者微信搜索公众号“阅者悦心”关注)继续阅读

微信扫一扫

添加方法:

1、将二维码截图保存至相册

2、打开微信--扫一扫--相册,选中相册中的二维码图片后关注公众号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