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1-19 06:24:3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心记
  4. 第二百五九章 好戏 不断

第二百五九章 好戏 不断

更新于:2011-08-09 21:57:54 字数:3446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
  突然,所有的人,都转过头,看向东边大门处。

  桑休和白永昌二人,同时愤怒的站起身来。

  只见,空中飞起一个黑色巨棺,巨棺之上坐着一个白色巨钟,白色巨钟之上站着董老二。

  咚。

  一声巨响,这巨棺落在婚台的西边,激起一阵尘土。

  “董家,老二董苦竹携黒棺白钟,恭贺桑白两家喜酒之物。”

  桑休虚着眼睛,看着站在白钟之上的董苦竹。

  “哟哟,喝喜酒怎么能少了我们呢。”

  这时,一个娇艳的声音,从西门口走出来。

  只见一个身穿妖艳的女子,手上拿着一把红色扇子,扇子之上竟然写着一个丧字。

  “老爷······”

  突然,西门口里摇摇晃晃的走出,一个身穿喜服,狼狈不堪的家丁。

  听到这话的妖艳女子,脸上满是笑容,眼睛盯着婚台上的桑查荃,双眼放着闪烁的光芒。

  “桑老爷,我给你们带来了大礼哟。”

  这话说完,就听到整个西门口,传出莺莺燕燕的声音。

  让所有人傻眼的是,整个西门口走出一大群身穿露骨的妖艳女人们,这群女人从西门扭扭捏捏的走进,就开始向内院的人群中挤去。

  整个婚礼瞬间,变得混乱不已。

  不过,好在出现在这婚礼现场的人,基本上都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许多客人也都很镇定。

  桑休站起身,走到台前,一脸冰冷的盯着眼前的一幕。

  白永昌嘴角微翘,坐在自己的位置,端起桌子上的杯子,慢慢品尝起来。

  付斯兰见状,将桌子上的东西,来回打量一番,随即抓起桌子上的东西,开始大吃起来。

  “哈哈,桑兄,小儿这些礼物,还真是别出心裁,也难为他们了。”站在道路中间的董家主,脸上流露出满意的笑容,随即对站在身后的年轻人微微点头。

  年轻人见状,恭敬的上前一步,右手一挥。

  转眼间,年轻人手上出现一张红色卷轴。

  看了一眼董家主,得到肯定后。

  盯着台上的桑休,右手使劲的将红色卷轴,扔向天空。

  红色卷轴瞬间飞出,随即在空中缓缓打开。

  片刻,红色卷轴完全打开,悬浮在内院的天空之上。

  两道红色的大字,突然之间出现在空中。

  “木已剩,花堪折,桥影倒入流。”

  “情若磐,事风成,人心思闲空。”

  两道红色大字是那么的醒目,整个桑家大院的人,此刻都看到这两行字,陷入思考中。

  桑休的脸色终于变了,呼吸都有着些许的不稳,像是一座火山正在酝酿。

  “呵呵,桑老哥,这个礼物,我可是寻找到最好的卷轴大师镌刻而成的。”

  许多人注视着天空之上的红字,心中不停的计量着,这两句话的意思。

  付斯兰嘴中嚼着东西,奇怪的看着桑查荃。

  桑查荃转过头,脸色有些呆滞的看着两行字,之后就将目光锁定在桑休的身上。

  “董友海,你做的很好,将你所有的本事都划出来吧。”桑休嘴角微翘,语气甚是愤怒的说道。

  董苦竹从白钟上跳下,使劲的将黑色长袖一挥,黑色长袖荡在白钟上。

  只见,巨大的白钟,被长袖震的飞起来。

  左手抓住黑色巨棺,脸上带着笑容的向婚台走去,举着黑棺刚向前走一步,身后的白钟落在地上,响起嘭的一声。

  “呵呵,桑老爷子,听说当年你的儿子死的时候,甚至连棺材都没有,所以,我董苦竹以个人名义,送上此棺。”

  董苦竹刚说出话,左手举肩膀的黑棺,向婚台使劲掷去。

  听到这话,桑休脸色大变,而桑查荃和桑兰岚二人,却是变得惊怒不已。

  黑色巨棺向婚台而去,在台下所有的人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而妖娆的女人们,不停的用手段挑逗着客人们。

  突然,董苦竹的眉头微皱,黑色巨棺之上,冒出一个人来。

  桑兰岚一脸的愤怒,娇俏的身子,稳稳站在黑色巨棺之上。

  黑色巨棺被迫停下来,桑兰岚踩在黑棺之上,娇喝一声,脚下的巨棺和人同时向董苦竹飞去。

  没有人制止,大家都伸长脖子,等着看好戏。

  “好了。”

  眼见桑兰岚,离董苦竹不远,桑休这才大声叫道。

  桑兰岚动作一顿,身子瞬间离开巨棺,矫健的落在地上。

  这个声音,同样传入到婚台下所有人的耳朵。

  妖娆异常的女人们,手上的动作,也是一顿,惊讶的看着继续落下的巨棺。

  而黑色巨棺速度不减,急速的朝着董苦竹头顶直落。

  董苦竹有些轻蔑的看着头顶黑色巨棺,身子犹如标杆一般,站着不动。

  董友海看着董苦竹却是微微摇头,随即看向婚台上的桑休。

  本以为这黑色巨棺的来势,对于自己来说很弱。

  可等伸出右手去抵挡的时候,这才注意到这东西的力道,竟然是如此强劲。

  右手刚接触巨棺,董苦竹脸色大变,身子一蹲,急忙运转内力,全力抵御着巨力砸来的黑棺。

  咚的一声,董苦竹的左脚在地上使劲一蹬,巨石地板瞬间出现一个大坑。

  同时,董苦竹的腰间,传出咔咔的声音,其腰部的力量似乎已经受不了这巨大力量。

  在婚台的下边,站着一排愤怒的桑家家丁,许多的人都将耳朵扑捉着上边,等待着上边的命令。

  “怎么,桑老哥,也不请我们坐坐?”董友海讥讽的看着桑休,大声的说道。

  说着,董友海就迈出步子,向婚台径直走去。

  董友海的步子迈的很轻,步子刚落在地上,一股力量向不远处的董苦竹传递。

  董苦竹的身子,基本上已经成为弓形,巨棺上传来的力量,让他感觉像是源源不断一般。

  不是自己抵挡不住,而是碍于面子,不能后退。

  一定不能后退。

  突然,一股力量传递到自己脚下,这股力量犹如甘霖一般降临。

  凭借着这股外来力量,董苦竹终于堪堪将巨棺稳住,沉重的放在地上。

  董苦竹一脸红透,大口的喘息着,死死的盯着前边的桑兰岚。

  “董友海,不要装模做样了,让你的那几个玩阴谋的人都出来吧,今天我都接下了。”桑休脸色恢复平静,站在婚台边缘大声的说道。

  听到这话的董友海,前进的脚步不由停下来,嘴角微微翘起。

  “哈哈,桑老爷子怎么这么想见到我们?”

  这时,一个声音从外院传进来。

  一个书生打扮的人,摇着扇子缓步走到内院门口停住。

  “今天真是热闹,看样子看戏的人还是占大多数的。”书生样子男人扫视着全场,微笑着说。

  一直无动于衷的白永昌,听到这人的声音后,抬起眼望去。

  整个婚礼现场中,最为尴尬的就是披着红盖头的白文文。

  她本就不想结婚,更不用说和一个并不认识的人结婚。

  不过,当走上这条路后,她也知道这是自己的命运。

  听到周围的不和谐的声音,心中却是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愤怒。

  “出来吧。”书生模样的男子,转过头看向门外,低沉的叫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瞬间集中到内院大门处。

  只见,一群身穿粗布衣服的人,惊恐的闪躲着走进大门。

  桑查荃和桑兰岚二人,紧紧的皱着眉头,看着走进来的这群人。

  他俩在看到这群人的时候,同时心中升起一点奇异的感觉。

  桑休看着这些走出来的人,眼神中露出微微的痛苦之色。

  走在这群人前边的,是一个中年黑脸男子,在这黑脸中年男子的脸上,写满着岁月痕迹。

  站在他旁边的是一个怯弱的小女孩,一双蜡黄的面颊上,有着一双淳朴的眼睛中,充满着担心。

  一双纤瘦的小手,紧紧的抓着黑脸中年人的手。

  在他二人的身后,紧紧的站着两个青年男子,还有五个少年和两个少女。

  黑脸中年人盯着前边婚台上的桑休,表情有些呆滞,同时浑身都在颤抖着,像是遇见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

  “想必,桑老爷子还不认识这些人吧,我勉为其难的介绍一下吧。”书生模样的男子,一脸人畜无害的笑着说道。

  “这是桑老爷子你的大儿子,夏铜铸。”

  “哦,抱歉,应该叫桑铜铸。”书生模样的男子,得意的大声的叫道。

  这话音一落,桑查荃和桑兰岚二人,脸色却是大变。

  这二人都是大吃一惊,可想而知,在场的其他人,也理所当然的吃惊不小。

  这里边最为平静的,反而是红脸的桑休。

  “桑老哥,你看我们叫老三,真是费心了,你多年未找到的儿子,竟然给你找出来,哈哈。”董友海站在内院道路中间,大笑道,一脸的得意。

  夏铜铸一脸惊愕,闪烁的双眼,盯着台上的桑休。

  而夏铜铸旁边的几人,都死死的看着夏铜铸。

  桑查荃走到桑休的面前,呼吸急促的问道:“爷爷,这是怎么?”

  桑兰岚看着夏铜铸,她在夏铜铸的面容上,隐隐的看到爷爷的影子。

  “嗯,他是你们的大伯。”桑休面色平静,淡淡的说道,像是在说一个跟自己没有关系的事情。

  在婚礼现场,许多人都有着修为,桑休的话,几乎所有人听到,同时面露怪异的表情。

  正在大家都陷入奇怪的想法中时,内院外又响起一个声音。

  “呵呵,老五,找了这么久,就收到这种效果,看来这次还是我厉害呀。”

  这声音一落,所有人的注意力同时转移,看向内院外。

  而一直很是平静的桑休,脸色却是有些变化。

  却是不知道,这下边是什么样好戏上场。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