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4-01 03:28:1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心记
  4. 第二百四七章 白色 白家

第二百四七章 白色 白家

更新于:2011-07-22 20:44:16 字数:3321

字体: 字号:
  站在柜台里的两个妙龄女子,睁大眼睛,一脸笑容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没有丝毫的担心之状。

  付斯兰见这群人肆无忌惮的大笑着,用一种很是奇怪的眼神,看了一眼站在最前边的飘逸青年。

  这个眼神看完之后,就转过身,右手在空中一点。

  站在飘逸青年身边的白衣人,注意到付斯兰这个眼神,表情大怒,正要发飙。

  飘逸青年眼中,闪过一丝寒意,拉住这个白衣人的手,示意其停下。

  随即,下边发生的一幕,让所有在场的人,都是吃惊不小。

  只见,付斯兰右手食指上,冒出一滴红色鲜血,随即放下右手。

  这滴鲜血悬浮在空中,瞬间这滴鲜血变成一团淡红色雾气。

  转眼间,这淡红色雾气,变成三个字。

  “付斯兰。”

  三个字上的笔画,纤细异常,却又清晰可见。

  付斯兰对着这悬浮的三个字,轻轻一点。

  三个字落在柜台上,已经填写完毕的纸上,与纸上的字迹完全重合。

  站在柜台中的两个妙龄女子,惊讶的看着柜台前,这个矮子。

  在付斯兰身后的那群白衣,见到如此情况,开始有些惊讶,随即就大笑起来。

  那飘逸青年心中有些诧异,身后同伴们的大笑,打断他的思虑。

  跟着众人的心思走,付斯兰刚才的动作,在他们的眼中是,一个哗众取宠的手段而已。

  武青用异样眼光,死死地盯着付斯兰,这个不显山不漏水的人,竟然露出如此表情。

  付斯兰心中大汗不已,刚才见武原的动作很好看,随即自己的脑海中灵光一闪。

  想出的这个动作,做完后却感觉脑海一片空乏,有些要虚脱的现象。

  就在这群白衣人的笑声中,突兀的响起一个声音。

  “好精准的精神力控制,在下佩服。”

  这声音一落,那群白衣人,就连站在前边的飘逸青年,都显出一脸的愕然,随即带有丝丝的惊恐。

  武原急忙转过头,见到一头青色长发,脸上有着淡淡的笑容,双手拱着对武原一点头。

  “在下白思成。”青色头发男子,见付斯兰转过头,随即介绍道。

  “二哥。”

  “二少爷。”

  身穿白色衣服的飘逸青年,上前一步,恭敬的对白思成叫道。

  而这飘逸青年身后的同伴们,同时低下头,收敛起身上的嚣张及傲慢样子,整齐的叫出声音。

  这话一落,整个佣兵团白堂里的人们,脸色一变,敬畏的看着白思成。

  “滚回去,丢人现眼。”白思成一脸阴沉,对着飘逸青年严厉的说道。

  这话一落,白思成向前一步,脸上笑容随即浮起,双手依旧拱着,对付斯兰说道:“让道友见笑了,他乃在下的愚弟。”

  听闻此言,付斯兰奇怪的看着白思成,嘴角微微翘起。

  随后,目光看向白思成的身后,让人看不出心中作何思想。

  白思成见付斯兰此种目光,转过头,脸色变成愤怒,暴睁着眼睛,低沉的说道:“你们没有听见我说的话?”

  这话一落,所有身穿白衣的人,都浑身一震,冷汗瞬间冒出。

  所有的白衣人,语无伦次的恭敬低头说道:“二少爷,属下告辞。”

  飘逸青年对白思成一弯腰,随即转身离去。

  走时,还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付斯兰。

  白堂里的修士们,奇怪的看着付斯兰。

  白思成双手拱着,一副谦恭的样子,而这矮子却没有任何动作。

  “三位道友是来注册佣兵团?”白思成见付斯兰,一直不给反应,放下手随即问道。

  不是付斯兰不给反应,而是他脑海中不停的思索着。

  桑查荃不是说,他要被迫和那白家小姐结婚吗。

  从桑查荃的口中得知,桑家是昭城中一个较大的家族。

  要是这般,那白家也是不小。

  从刚才周围人们的表情中看出,这群白衣人和这白思成都又着不小的背景,想必就是那白家之人吧。

  想到这儿,付斯兰的问题,脱口而出。

  “你是白家之人?”

  见付斯兰开口就说这么没头脑的问题,白思成依旧保持着谦恭的微笑,脸上不喜不燥地说道:“是的。”

  “你们家最近要办喜事?”

  这个问题,让白堂里的其他修士们,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付斯兰。

  武原却是来了兴致,脑袋不由的向前一些,想要听的更仔细一些。

  “是的,不知道友可有时间,前去观礼一番。”白思成脑袋微点,有些期待的看着付斯兰。

  这一下,傻了周围听到这话的所有修士。

  众所周知,白家和桑家的婚礼,那可是惊动全城的大事。

  同时,被邀请的人,都是昭城或是周围,有势力、有实力、有权利、有身份的人。

  此刻,白家的二少爷,竟然亲自请这矮子,前去参加这场婚礼,这让听者有些反应不过来。

  付斯兰闻言,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微微点头道:“好啊。”

  白思成心神一震,脸上的笑容,完全抑制不住,显得甚是激动。

  “那在下斗胆,请三位道友,暂时在寒舍住下,不知可否?”白思成眼中的光亮更盛,上前一步,诚恳的邀请着。

  武青闻言,却是微微的皱着眉头。

  “好,婚礼我还没参加过呢。”

  首先回答的不是付斯兰,却是武原。

  武原一脸兴奋的握着右拳,在空中一敲激动的说道。

  见武原如此,武青的眉头瞬间松开,表情再次保持不变。

  付斯兰抱起双拳,有些歉意的说道:“那就叨扰了。”

  见付斯兰答应,白思成提起的肩膀一下子松下,点头说道:“是在下的荣幸。”

  “竟然说好了,那我们现在就走吧。”武原脸上的笑容,很是灿烂。

  随即转过身,急忙走到高柜台之前,着急的叫道:“快点,将东西给我。”

  柜台里边的两个妙龄女子,早已经被眼前这急速变化的一幕,弄得有些呆傻。

  直到,武原大声的叫喊,这才回过神来。

  两个妙龄女子,一脸慌张的点头道:“好的,前辈。”

  两个女子的动作,变得有些杂乱,过了片刻,这才镇定下来。

  “前辈,这是你们佣兵团的衍识牌。”其中一个妙龄女子,红着脸,双手将两个巴掌大的黑色木牌,交到武原手上。

  武原看了看手上的两个衍识牌,皱着眉头的大声叫道:“怎么只有两个,你没看见,我们是三个人吗?”

  武原的声音很大,但是语气中却没有火气。

  这个妙龄女子红色的脸,瞬间变得苍白,双手紧紧地按在柜台上,右脚向后退了一步,微低着头,看着柜台。

  显然,这妙龄女子被武原的声音,吓得不轻。

  “前辈,你还没缴纳费用。”一个怯弱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武原将目光放在旁边的妙龄女子身上,一脸的茫然。

  转瞬间,在武原那张厚脸上,竟然冒出淡淡的红色。

  武原急忙从储物袋中,抓住一颗中族晶石,放在柜台上。

  低着头的妙龄女子,缓慢的将晶石手下,随即从柜台下边,又拿出一个牌子,放在柜台面上。

  武原同样低着头,他甚至感觉到脸上的热量,头放的更低。

  粗大的手急忙衍识牌,手上抓着衍识牌,转过头大步走。

  白思成走出佣兵团大门,就将手上的衍识牌,交给外边的一人,自己带着付斯兰三人离去。

  付斯兰问起所以,原来他是来交任务的。

  “你也是佣兵团的?”付斯兰得知这消息后,有些诧异的问道。

  “在下不才,就是为了出去历练一番,这才和一群朋友成立这个佣兵团。”

  “这次,为了参加家妹的婚礼,这才急着回来。”

  白思成很是随意的,和付斯兰闲谈着。

  说着,白思成带着三人,走向一辆轴轮辇。

  让付斯兰惊喜的是,这白思成的轴轮辇,简直是堪称艺术。

  这辆轴轮辇长一丈,高七尺,灰色的外表,外壳竟然是用炼器的手法炼制,整个轴轮辇堪称奢华。

  外边看似不大,辇内容积却是不小。

  四人坐进后,里边还宽松许多。

  “哇,这才叫强悍啦。”

  付斯兰坐下后,感受到椅子的温软,双手在椅子上来回的摩挲着。

  “这是什么兽皮做的?”付斯兰的精神力不停的在这椅子上,来回扫动,没探出个所以然,这才好奇的问道。

  “哈哈,这只是用鼠刁皮做的。”白思成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浮起一丝自豪。

  听到这话的付斯兰,却是不停的搜寻着脑海中的记忆。

  而武原和武青二人的神色,不由得一变。

  “好,开动了。”白思成在他所坐位置的前边,按下一个按钮。

  随即,又在这按钮的旁边,有着一黑盘。

  黑盘上有着各种线条,随即白思成在黑盘中的一线条上点下。

  付斯兰惊奇的看着白思成的动作,心中甚是激动。

  “那个按钮是做什么的?”

  “它是启动键,将辇中的阵法启动,这个黑盘是地图,表示我要去的地方。”

  白思成听到付斯兰的问题,有些诧异。

  很快面不改色的对付斯兰解释到,说着,这轴轮辇已经启动。

  付斯兰稳住心神,看着外边,眼中的神色不变,不知道又想什么了。

  却是不知道,付斯兰在白家会遇见什么。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