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4-05 12:00:4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心记
  4. 第二百三四章 具灵 土匪

第二百三四章 具灵 土匪

更新于:2011-07-08 17:17:18 字数:3276

字体: 字号:
  当来到让付斯兰甚是好奇的,光秃秃的山峰下时,付斯兰有些傻眼。

  这个山峰竟然陡峭的让人心寒,而且这座山峰并不是完全光秃秃。

  而是长满了灰黑色的藤蔓,还有灰褐色的苔。

  看着这个奇怪的山峰,付斯兰的眉头紧紧皱着。

  站在付斯兰身旁的莫冉,也是紧紧的皱着眉头,低沉不语。

  黑齐歪着脖子,青色的双眼,上下看着这个奇怪的山峰。

  在这个山峰上,付斯兰感到了一丝生气。

  这份生气,是生命的气息,这座山峰犹如一个活物。

  只是,他不敢肯定而已。

  试想,一座山峰怎么会是活的。

  “唧唧。”

  黑齐的声音,在这个时候,突然响起。

  听到黑齐的话语,付斯兰先是一愣,随即变得愕然起来。

  突然,黑齐神色一呆,随即翅膀不停的拍打着,嘴中发出快速的唧唧叫声。

  看到付斯兰和黑齐这般,莫冉有些不解。

  黑齐刚才叫付斯兰将这座山收起来,可突然想起,这只是付斯兰的分身,根本没收取这座山的能力。

  想到这儿,黑齐就气愤加上焦急的大叫起来。

  “这座山,有什么奇特之处?”

  付斯兰心中不由疑惑起来,这座山峰,地处交通之路上,过往人也很多。

  发现这座山峰的人,也很多,难道就没人注意到这山峰的奇特,却让黑齐发现。

  “这座山峰怎么了?”

  忍不住心中的疑惑,看着黑齐问道。

  “它已经成灵了。”

  黑齐的眼睛深邃的看着山峰,身子安静的飘在空中。

  听到这话,付斯兰的脸色大变。

  这下,付斯兰看这山峰的眼神,一下子就变了。

  见到付斯兰的异样,莫冉心中一紧。

  突然,一个悉悉索索的声音,在二人的背后响起。

  两人同时的转过头去,两人的表情,也是瞬间大变。

  在二人的身后,出现那只跟着二人而来的正型兽。

  飘在空中的黑齐,青色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正型兽。

  而正型兽也是好奇的盯着黑齐,两兽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

  一个唧唧的声音,在正型兽的身体中发出。

  在莫冉的眼中,一个灰黑色的正方形石头,摇摇晃晃的走到自己的前方不远处。

  见到一个正方形的岩石,竟然如同活物一般,而且还能发出唧唧的声音。

  黑齐那小小的身子,静静的停在空中。

  听到这正型兽的唧唧的声音,付斯兰先是眉头微皱,过了片刻,却做出恍然的神色。

  正型兽上来说的话,先是让付斯兰有些不解,因为听的不是很懂。

  在脑海中思索了片刻,大概的一联系,也就猜出这奇怪妖兽说的是什么。

  只见黑齐落在了付斯兰的肩膀上,跟着唧唧的叫了几声。

  莫冉瞪大眼睛,竖着耳朵,仔细的听着这两个妖兽,不停的唧唧叫着。

  大约过了一点钟,付斯兰的声音,惊醒了莫冉的沉思。

  “我们走吧。”

  付斯兰的脸上,有着一丝失落和可惜。

  而黑齐却是闭上了眼睛,不再动作。

  见到付斯兰已经走出了好一段距离,莫冉这才急忙跟上。

  那正型兽瞪着大眼睛,看着付斯兰二人的离开。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这只正型兽身子融入山峰的土里。

  又过了片刻,这儿随即发生一件极其惊骇的事情。

  那孤立的山峰,像是活过来一般,在山脉间缓缓地滑走。

  “不用问我,我也是有些茫然。”

  见莫冉一脸的疑惑,付斯兰急忙说道。

  说完之后,转过头,疑惑的看着黑齐。

  “那山峰已是有主之物。”

  听到这话,付斯兰的眉毛微动。

  “你说,那山峰是那奇怪的妖兽的?”

  “不是,那妖兽是在那山峰上诞生的。”

  听到这话,付斯兰不由的转过头。

  猛然间,脸色不由的一变,那山峰竟然已经不见。

  黑齐也转过头,随即唧唧的叫着。

  “好了,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这儿吧。”见到如此情况,付斯兰的脚步加快了几分。

  两人不停的前行足足十一天,这才找个地方停下来。

  不过,他们并不是主动停下来的,因为,在二人的面前,出现了一群人。

  一群手拿大刀,或者长枪的山贼,亦或者是土匪。

  而且,这群土匪,竟然能将,急速前进的付斯兰二人包围住,可以得知,这群土匪还很是不简单的。

  让这群土匪想不到的是,他们用来抓鸟兽的陷阱,这次竟然用来抓人。

  一张巨网,让付斯兰和莫冉不得不从急速中停下来,可当他俩刚一落地。

  就被这群人,完完全全的包围住。

  在付斯兰和莫冉眼中,一群和自己毫不相干的猎人,竟然把自己给猎住。

  “将你们身上的钱财,全部留下,否则,你们就要死。”

  一个大约三十五岁的黝黑男子,神色有些紧张的向前一步,大声的对付斯兰叫道。

  莫冉的脸上,有着一丝笑意,将周围的人,都仔细的看了一下。

  而付斯兰却有些茫然,不明所以的看着这个黝黑男人。

  在场的足足有二十多号人,这些人此刻都有些慌张,这两人可是从天上落下的。

  别人走路都是在地上走,而这二人却是在天上,这就让所有的人,感到一丝莫名的慌张。

  “你们是打劫的吧?”

  过了片刻,付斯兰对着这个呼吸急促的黝黑男子,疑惑的问道。

  这黝黑男子闻言,愕然的表情,比之付斯兰还要浓烈。

  “放他们走吧。”

  突然感到身后莫冉身上的杀气,付斯兰急忙说道。

  这股杀气,让周围的这群土匪,感到心悸。

  “他们可以走了,你却要留下。”

  付斯兰指着黝黑男人,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群土匪所有的人,在这股杀气释放出来的时候,就想转过头,有多远跑多远。

  大约过了一刻钟后,付斯兰和莫冉二人,再次赶路。

  不过,跟他们随行,还有那个黝黑男人。

  这群人听到付斯兰不准这黝黑汉子离开,他们虽然惊恐害怕,却不肯丢下黝黑汉子离开。

  见到如此情况,莫冉右手一挥,在其面前倒下一大排的树木。

  树木倒下的声势,终于将这群人吓得疯狂跑开。

  这个黝黑男人,叫做保河。

  是前方五十多里的村落的农民,不安于务农,这才拉上村落中游手好闲的狐朋狗友,出来打家劫舍。

  此刻保河一脸恐慌的站在这个,看似和自己年纪相仿的男人面前。

  大气都不敢出一个的低着头,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人的鞋子。

  “放心,我只是问你两个问题,你就可以离开了。”

  保河的耳朵里,基本上只听见了离开这二字,心神一震,急忙抬起头。

  “第一个问题,这儿离昭城,还有多远?”

  保河长长了吸了口气,毫不思索的说道:“按脚程来算,还有半个月的路程。”

  付斯兰抬起头,望着前方,随即盯着保河问道:“将你知道桑家所有的事情,全部告诉我。”

  听到这个问题,保河的眉头一下子就皱在一起,想了许久。

  保河上嘴皮微微向上,眉头和鼻子皱成一团。

  “我,我不知道。”

  保河语气有些颤抖的说道,眼神中有些求乞。

  死死的盯着保河说话的样子,付斯兰无奈的叹口气,说道:“你走吧。”

  这话说完,保河就有些傻眼了。

  过了片刻,保河伸长了头,望着那两人消失的方向,许久许久呆立着。

  不知道是几刻钟,还是几个时辰。

  在这保河那略带沧桑的眼神里,闪烁着渴望的神采。

  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破烂的衣服,还有邋遢的样子。

  保河使劲的摇摇头,转过身,看了看右边。

  那个方向,是他成长的村落。

  长长的吸口气,保河弯下腰,在地上捡起一把刀,向前走去。

  而这个方向,是付斯兰离去的方向,也是昭城的方向。

  要是有谁在此的话,就会发现,在保河身上的些许变化。

  保河口中的半个月脚程,在付斯兰和莫冉前进中,只用了四天。

  这天傍晚时分,天空上血红的夕阳,渐渐下落。

  付斯兰和莫冉在一个小河沟处,抬起头,震撼的看着前方。

  在前方,是一座山脉,一座连绵不断的山脉。

  就是在这连绵不断的山脉上,座落着昭城。

  一个庞大的昭城,顺着山脉,宛若一条黑龙。

  黑龙在云雾中,不停穿梭着,活灵活现。

  要是说,那念怀村是一个卧着的雄狮,那昭城则是一个庞大的雄狮群。

  夕阳映照在这座巍峨的城市上,连绵的城墙,给人以震撼。

  城墙上空若隐若现的禁制,显得威力无比。

  付斯兰蹲下身子,将脸略微一洗,平静下心情。

  过了片刻,这才站起身来。

  望着这座,他亲眼见过的最雄伟的城市,心中的平静,再起了波澜。

  “我们走。”

  迈着略显的沉重的脚步,向前方那巨型山脉走去。

  莫冉收拾好心情,脸上浮起一丝笑容,急忙跟上。

  却是不知道,在这个巍峨的昭城中,有什么事情,在等待着二人的发生。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