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4-07 07:38:5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心记
  4. 第一百五二章 花盘 死亡

第一百五二章 花盘 死亡

更新于:2011-02-24 16:09:15 字数:3573

字体: 字号:
  豸俎和雉骥两兽,在多年前,两人争斗的时候,无意落到小山谷外的禁制上。

  两兽被小山谷外,隐藏的禁制所伤,这停下了争斗。

  争斗没有结果的两兽,心中都逼着闷气。两兽见这个禁制竟然将自己震伤,二兽竟然不约而同的向禁制攻击而去。

  两兽对着禁制攻击了足足两个时辰,禁制都丝毫不动。

  最后,两兽都发起狠来,使出浑身解数,还用出了身上保命的宝贝。

  两兽最后疯狂的将自己的宝贝自爆开,以自爆的的威力,才将这个禁制破开。

  进入到禁制中后,才发现这个禁制里是一个小山谷。

  在小山谷中,两只林中之王的存在,他们找到了另一个让他们难堪的事情。

  小山谷的左边,有一个明显的山洞,二兽本想进去一探究竟。

  却不料,这个山洞外还有禁制,二兽用了一天的时间都没能破开。

  无奈之下,二兽决定,出去之后多找一些辅助物品。

  再进来一探,却不料多年之后,再来小山谷中,他们迎来了有史以来,有关他们的最大一次危机。

  在他俩的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植物,一个能动的植物。

  豸俎和雉骥不认识眼前,这个巨大的紫色花盘。

  紫色花盘足足有五丈大小,在花盘周围,围绕着数十根粗壮枝条。

  隐藏小山谷的禁制,由于前几年,两兽的轮番攻击后,此次打开没有费多大力气。

  豸俎和雉骥很是兴奋的走进小山谷,直奔那山洞。

  令它们意料不到的是,这个山谷几年后,变得不平静起来。

  同时还存在,他俩探查不到的东西。

  两兽走进山谷没多久,忽然脚下一痛,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被偷袭。

  两兽怒火中烧,刚要对这偷袭者实施疯狂的报复。

  一运力,这才发现,两兽身上,大部分的力量都是不上来。

  就在两兽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在他们前边,冒出了这个巨大的紫色花盘。

  此刻,两兽的实力剩下不到一成。

  雉骥表情一狠,从怀中拿出一把断刃,对着那紫色花盘扔去。

  那紫色花盘的智力似乎有限,只是本能的甩出一个粗大的枝条,想要将那断刃敲飞。

  豸俎见状,肥大的身子哼了一声。

  只见,那肥大的身子中,出现了一个粗大无比的手,那手上凭空出现了一张符纸。

  粗大的手将符纸对着那花盘掷去,肥大身子的另一边,又冒出同样粗大的手,那手上只有四根指头,在空中翻了几下。

  符纸后发,竟然比那断刃先一步到达花盘。

  花盘的本能,感受到外界的威胁,围绕在花盘周围的枝条,全部舞动起来。

  两兽见状,身子急速的向后退去。

  嘭嘭的两声,在这个封闭的小山谷中炸响。

  烟雾弥漫,尘土飞扬。

  “哼,竟然偷袭我们,也不看看自己的能耐。”雉骥满嘴獠牙下,向下流着悬液。

  而豸俎却是没有反应,他那双手上,又抓着两张符纸。

  他开始扔出去的那张符纸,可是货真价实的高阶的金属性符纸,就是圆融段的修士碰见,都得暂避锋芒。

  现在他的手上,还拿着两张高阶符纸。这些符纸可是消耗品,而且他是花了大价钱,在人类那儿交换而来。

  突然,那尘土中飞出那花盘的枝条,径直向两兽卷来。那尘土中,还有尖锐的嘶鸣声。

  还没来得及高兴的雉骥,神色大变。刚才那断刃自爆的威力,他可是清清楚楚,那就是圆融段中期的修士,也能让他受伤。

  没想到,眼前的花盘,竟然只将他激愤怒而已。

  两兽见状不妙,将开始的所有顾及全部丢掉。

  手上的东西,轮番的向那花盘扔去。

  他俩只能使用这种消耗式的办法,因为两兽的真实实力,竟然使用不上来。

  两兽也是存活多年的怪物,当然知道,自己在被那花盘攻击的时候,就已经中了花盘的毒。

  他俩已经来不及想那个山洞,更别去想那个山洞中的东西。

  此刻,想到是,如何从这花盘的毒口中脱险。

  两兽手上的东西,不顾一切的向花盘扔去。

  花盘被枝条上传来的痛疼所激怒,疯狂的向两兽砸去。

  小山谷中响起轰隆隆的声音,两周的小山都在随之晃动。

  看到向自己卷来的枝条,雉骥大吼一声,周围大量的能量向雉骥飞去。

  只见,雉骥的身子,疯狂的变大,接着他闪电般的消失在原地。

  雉骥见自己这么多攻击都无效,脑袋热血一冲,已经失去了理智,整个身子,向那花盘冲去。

  肥大的豸俎看到雉骥已经疯狂,身子一抖,他那肥大的身子,瞬间拔高。

  原本只有八尺的身高,此时竟然接近两丈。

  豸俎的身子也随之变得灵活,在枝条间向后边穿梭。

  他要接住雉骥拖住花盘的时间,逃出这里。再说,他现在离出谷禁制,只有很短的距离,要是平时,连眨眼的时间都不用,就可以出去。

  花盘发觉到豸俎要跑,粗大的枝条一下子变得纤细,向豸俎卷来。

  也就是在豸俎逃跑的一瞬间,那雉骥已经被花盘的枝条抓住。

  原本一个森林之王,此刻却是沦落到,成为植物的肥料。

  那抓着雉骥的两根枝条,向花盘中间送去。

  很快,雉骥在怒吼中,消失在花盘的中间。

  没有理会雉骥,豸俎惊恐的闪躲着,向禁制方向跑去。

  七根枝条成包围之势,向豸俎卷来。

  在豸俎前边,有两根枝条成叉字砸来。

  豸俎那两只耳朵,直立了起来。两只细长的手,并立着。两只手上,冒出浓烈的光芒。

  豸俎大吼一声,双手形成刀,向前边的两根枝条砸去。

  这光芒是豸俎使劲全身力量发出,只留了一点力量蹬出最后一步。

  只见那光芒划过那两根枝条,两根枝条在这个光芒下,变得无比脆弱,一下子就断裂开来。

  豸俎的眼神中,有些喜色,身体的速度不减。

  眼见那禁制就在前边,只要越过这两条断开的枝条,就可以出去。

  突然,那已经断掉的枝条,飘在空中,眨眼间就变回原样。

  还没等豸俎震惊,他已经被前边两个变回原样的枝条挡住,继而又被后边的枝条缠绕。

  等缠绕住完后,豸俎这才露出震惊的表情,随即是满脸的狰狞。

  枝条将豸俎困的紧紧的,就举着豸俎向回缩。

  空中的能量疯狂的向豸俎涌去,只见那豸俎的身子,快速的膨胀。

  紫色花盘似乎察觉到什么,捆住豸俎的枝条正要将豸俎甩开。

  而那紫色花盘急速的向地底钻去,可是,这一切都还没来得及。

  小山谷中,一个巨大的光球,照亮了整个山谷,随即发出巨大的爆炸声。

  不仅是周围的小山,就是连大地,都在晃动。

  过了很久,这个小山谷中,终于落下帷幕。

  一切都归于平静,除了空中还很暴乱的能量,还有地上爆炸导致的大坑,这儿什么痕迹都没有剩下。

  天空冒出一丝曙光,让入定中的付斯兰,醒了过来。

  两具身子站在大树枝上,望着天边。

  付斯兰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急忙坐下身。

  右手在腰间一摸,在腰间解下一个储物袋。

  这个储物袋是杜克的,现在顺理成章的就成了自己的,就是杜克的身子,也成了自己的分身。

  一脸欢喜的看着眼前这个储物袋,这种飞来横福,付斯兰还是心中欢喜的。

  精神力探进储物袋中,将里边的东西,仔仔细细的翻了一边。

  过了一会,付斯兰脸上有些失望,在里边竟然没有一本书。

  同时,这里边的晶石,也只有那么寥寥十几颗,还基本上都是差族的,只有五颗中族晶石。

  里边还有一些宽大的衣服,还有少许的干粮。

  能让付斯兰提起兴趣的,就只有储物袋中放着的一个黄木盒子。

  长长的叹口气,这才将黄木盒子拿出来。

  将储物袋再次系回腰间,双手打开黄木盒子。

  皱着眉头,看着黄木盒子里,放着一个泛白的果子。

  付斯兰看了一眼这个果子,就将盒子关上,接着又将整个储物袋检查了一遍,确实没有发现什么东西。

  皱着眉头看着盒子,心中嘀咕着:“不会这就是,他冒着生命危险去偷的东西吧。”

  摇摇头,看了一眼自己,就将盒子扔给本体。

  随即,扔进嘴中,现在还不知道,这个果子是做什么的,就先放着吧。

  长长的叹口气,就跳下树。

  经过昨天晚上的修养,本体身上的伤,基本稳定,接着吃些修养的丹药,就会没事。

  只不过,胸口一直在隐隐做痛。

  而杜克这具付斯兰的分身,伤势本就很轻,只是那毒药很难解。

  可是,那毒药却在付斯兰精神力的糖衣炮弹下,灰飞烟灭。

  付斯兰心情愉悦的迈着步子,顺着小溪向前走着。

  一边走,还一边哼唱着木厂的歌谣。

  分身此时却不停的在翻读着,脑袋里的残碎记忆。

  让付斯兰有些惊喜,又很无奈的是,那些残碎记忆中,有灵魂修炼的方法。

  不过这方法却只能让自己,修炼到离段顶峰,后边的就消失不见,要么被搅碎了,要么就是根本没有。

  还有一个有用的,那就是精神力的修炼方法,不过,却只有离段中期到顶峰期的,却没有前边的。

  这让付斯兰很是懊恼,最后一个有用的,也就是被杜克记的最清楚的。

  是一个名叫《魂無》秘法,这也是让杜克能在识段时,将灵魂离体的原因。

  只不过,一旦施展这个秘法,后遗症很大。

  施展后,灵魂会有一段的虚弱期,要是虚弱期没有挺过,整个人就会变成傻子。

  付斯兰急忙摇摇头,完全否定了这本书。

  不知不觉间,付斯兰竟然在林子中走了很久。

  这才想起要休息一下的时候,付斯兰的本体却是一震。

  本体和分身,都很惊讶的望着前边。

  却是不知道,付斯兰看到什么。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