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23 12:34:5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心记
  4. 第一百四七章 失望 抢劫

第一百四七章 失望 抢劫

更新于:2011-02-19 21:28:59 字数:4632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
  付斯兰身上已经变得破烂不堪,就是脑袋上的头发,也被窄刀上的余波划落。

  突然,付斯兰大吼一声,现在他已经要崩溃了,这个谷大完全是个疯子。

  声音穿透空气,接着,内力透过鞋底,对着谷大踢去。

  谷大看到付斯兰的攻击,眼中闪过一丝兴奋。左手对着踢来的大腿砸去,看着两强撞击在一起两强的力量就要碰在一起。

  只见付斯兰的身子被谷大的力量撞向远处,本是兴奋的谷大,脸色一变,整个人呆立在空中,望着向下落去的付斯兰。

  刚才两股力量相撞,谷大竟然感受到超过自己想象的力量。那力量并没有预料中的强大,而是弱上很多。

  力量弱小的让谷大吃惊,看着右绳承在地上,嘴角流下鲜血的付斯兰。

  谷大闪过一丝思考的神色,他脑袋中回放着和这个残废见面的一幕幕。

  在那片野林子中,第一次见到残废后就下定决心要和此人痛快的战斗一次。

  当再次得到这个残废的消息后,谷大就兴奋的赶来。本以为可以舒服的打一场,却被那个魁梧的城主拦住。

  这次,还是以为可以好好的舒展一次,没想到他的修为竟然下滑如此之多。联想到斯基津江还有那几人,一起出去,都没有回来,唯独残废返回,也不难想出,他们去的地方,他逃脱出来,不免是受了伤,修为有损也是在所难免。

  忽然,谷大的脸上闪过一丝挣扎,狠狠的看了一眼付斯兰,胸中的怒火中烧,俯视着付斯兰,大声的吼道:“你修为受损,我也不是一个乘人之危的人,不知道道友可否和在下一起,待道友身上的伤势恢复,我们再来打过。”

  付斯兰用右绳按着翻腾的胸口,心中忐忑的望着飘在空中的谷大。

  突然听见谷大说这话,付斯兰心中一紧,没有说话的抬着头,只见,谷大向付斯兰落下来。

  “看样子道友并不愿意和在下一起,也好。”说着,谷大已经落在付斯兰的身边,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付斯兰,脸上有着的淡淡的歉意。

  接着从腰间的储物袋中,拿出一个白色的瓶子,从瓶子中倒出一颗灰白色的丹药,递到已经站起身子的付斯兰面前。

  “我想这个丹药可能对你有点作用。”谷大一脸诚恳的将丹药给付斯兰。

  付斯兰想也没有多想的就将丹药抓过来,就无言的对着谷大。

  “不知道,道友最近会不会离开金隆城?”谷大有着些许紧张的看着付斯兰问道。

  “最近应该不会。”付斯兰想了一下,莫名的回答到。

  闻言,谷大脸上一喜,笑着说道:“好。”

  只见,谷大急忙的从腰间的储物袋中,拿出一个绿色的牌子,接着递给付斯兰说道:“这个是我的纹踪牌。”

  接过纹踪牌,就见到,谷大脸上的笑容更盛,对着付斯兰一拱手说道:“那好,道友,我会再来找你的。”说完,谷大的身子就向空中激射而去,眨眼间就消失在灰蒙蒙的空中。

  周围的已经变得断壁残垣,许多的流浪者,惊恐的看着四周,刚才的一切像是一个巨大的灾难,突兀的降临这儿。

  一些聪明的人,见状早已经跑得没了影子。还有一些人,在观望着。

  右绳上,拿着两样完全不知道作用的东西,很是茫然的付斯兰,站在雨中,皱着眉毛,探到消失不见的谷大,付斯兰心中很是矛盾。

  这时,飘在空中的黑齐,睁着通体黑色的眼睛,望着下边。

  忽然,黑齐的眼皮一跳,只见在它的眼中,一个影子,突兀的消失。

  黑齐见状,身子周围环绕着青色的物质,瞬间消失不见,整个身子,向下边落去。

  站在雨中的付斯兰,身子一紧,只见,他的身子,向左边一转。

  就感受到一股微弱气息,从不远处的一个角落中冒出,而且那气息中带着一丝杀意,急速的向自己这边飞来。

  本能的躲避开来,右绳上的东西瞬间被扔进储物袋中,吱的一声,付斯兰的左肩上,吱的一声,冒出森白的火焰,卷向右边的空气。

  叮的一声响起,跟随着,一个身影,在右边显现出来。身影刚一出来,一把明晃晃的刀向付斯兰砍来,完全是一副拼命的阵势。

  付斯兰的牙关一咬,左肩上的森白火焰,挡在自己身前,身子急速的向后边退去。

  毫无声音,那刀已经从付斯兰的面前划过,那本已经破烂的衣服,被刀划下偌大的一片,那衣角随着雨滴,向地下落去。

  地上的雨水,倒映者着两道刀光。

  这把刀上有着无比的森光,还有无比的犀利。

  可令这出刀之人没有想到的是,付斯兰的身子,向后边飞去的速度,比那刀芒都快上许多。

  魁梧的城主的眼睛一睁,右脚在地上一蹬,整个身子,向倒飞出去的付斯兰追击而去。右手上的刀,突然冒出美丽的淡蓝色的火焰,同时有着的吱吱声音。

  付斯兰的脸色的变得更加苍白,看清楚袭击自己的人时,来不及惊讶,身子在空中生生的顿住,长长的吸口气,正要防御。却又一股迫人的利气,向他的肩部刺来。

  这股利气竟然透过森白火焰,带着嘶嘶的声音。

  脑袋猛的向后仰去,右绳上的黑柄长剑,向利气抵挡而来。

  “嗯。”刀还没及身,刀上的锋芒已经刺进付斯兰的左边肩膀。

  魁梧城主似乎没有要杀掉付斯兰的意思,手劲一带,两把刀撞在一起。

  只见,付斯兰右绳上那把黑柄长剑,被巨力砍飞。在空中转了几圈,向远处落去。

  魁梧城主手上的刀,顺势向付斯兰的脖颈划去。

  就在魁梧城主眼中闪过一丝喜色时,一阵异样,在头顶传来。

  头顶上没有任何的声音,也没有任何的气息,只是凭着魁梧城主多年的经验,感受出了头顶的异样。

  魁梧城主的身子没有移动,已要架在付斯兰脖子上的刀,也被迫挪开。

  感受到脖子上的刀已经挪开,付斯兰向后退了两步,大口的呼吸着。

  一个黑色的影子,向魁梧城主的头顶袭来。

  魁梧城主脸色一凝,左手对着头顶推去。

  空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蓝色的巨手,向头顶抓去。

  黑色的影子,撞进那蓝色的巨手中。魁梧城主的左手向下一沉,脸上显出厉色。

  一声的大喝,魁梧城主将全部修为暴露无疑。抓住这个黑色的影子,竟然让魁梧城主使出了全部的力量。

  抬起头,看到的是一只黑色的鸟,一只黑色的齐雾鸟。

  魁梧城主看了一眼付斯兰,接着脸上有着淡淡的笑容。

  付斯兰站稳身子,这才定睛一看,魁梧城主的左手上,竟然抓着黑齐。付斯兰的脸色一变,身子一颤,呼吸有些急促。

  魁梧城主脸色的浮出笑容,站正身子,浑身的力量聚在左手上。

  “我记得,这只黑色的鸟是你的灵兽吧,它似乎好像跟你一样,也受伤了。”魁梧城主将大刀收起来,笑着脸说道。

  说着,魁梧城主左手上的力量加大了几分。

  “唧。”的一声,黑齐的身子被蓝色的火焰包裹着,随着魁梧城主加大力量,黑齐痛苦的叫了一声。

  这一声让付斯兰心头一紧,右脚向前抬了一步,急忙的大声叫道:“你想怎么样?”

  这话一落,魁梧城主嘴角一翘,将左手放在自己的面前,看着的蓝色的火焰中的黑齐。随即抬起眼,看着付斯兰,微微的点头。

  “放心,我只是要你一样东西,给我我就放了你们两个。”魁梧城主将眼中的杀意掩饰住,一脸诚恳的说着。

  “什么东西?”没有去思考魁梧城主要什么,而是看着被魁梧城主抓着的黑齐,一眼的担心。

  “将这个吃下去,我再说要什么。”魁梧城主在腰间的储物袋上一拍,右手上抓着一个乳白色的丹药,乳白色的丹药长的甚是不规则。

  被魁梧城主抓住的黑齐见到,它的青色眼中甚是愤怒,看着付斯兰的眼睛有些担心。

  魁梧城主很是平淡的看着付斯兰,火种被别人吸收,要拿出来,就只有那人自愿交出,这样才不会失去火种的灵性。要是杀掉人拿出火种,火种就会变得暴虐,想要吸收就会难上许多。

  在魁梧城主的算盘中,一定要稳当的拿出火种,同时这残废必须得死。

  看了看被抓住的黑齐,又看了看魁梧城主。

  右手一伸,将手上的白色的丹药丢向付斯兰。看到付斯兰将白色丹药卷住,嘴角翘起的更高。

  付斯兰没有多想的就将白色丹药丢进嘴中,吞了下去。

  “我要火种,我想下边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了吧。”魁梧城主看着左手上的黑齐,眼中闪过一丝的思量,接着就被坚毅的神色代替。

  付斯兰长长的吸口气,盘坐在满是雨水中的地上,随即入定,精神力沉入胸口中。

  此时,付斯兰并没有看见,魁梧城主又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白色丹药,左手一使劲,黑齐感受到有些窒息,嘴一张,没有叫出声音,那白色丹药就落进黑齐的嘴中。

  一个异物落在嘴中,黑齐只感受到喉咙中有异物,艰难的吞了下去。

  看到黑齐吞下丹药,魁梧城主将黑齐抓的略微的松了。盯着也变得的瘫软的黑齐,讥讽的说道:“就是你不受伤,也不过是一只齐雾鸟而已。”

  忽然,在这个有些阴凉的雨中,出现犹如火山一般的炙热。

  魁梧城主看到一个森白的火团,从付斯兰的胸口冒出来,那火团直接将付斯兰胸前的衣服,烧出一个黑洞。

  过了片刻,付斯兰有些虚弱的站起身,探着飘在空中的仪元火种,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感受。

  “交出来,我就放你们两个离开。”说着,魁梧城主的脸上变得严肃,双眼放着光芒的盯着火种。

  “先放了黑齐,我就给你火种。”付斯兰探了一下被魁梧城主,抓在左手上的黑齐说道。

  听到付斯兰这般说,魁梧城主看了一眼黑齐,嘴角微微的翘起,左手上暗劲一使。

  原本还睁着眼睛的黑齐,像是被什么东西砸晕了一般,眼睛中毫无神采,接着缓缓的闭上。

  左手一掷,将黑齐丢给付斯兰,笑着说道:“这下可以了吧。”

  右绳轻轻的接过黑齐,探到黑齐竟然比自己还要虚弱,心中一痛,将黑齐放进怀中。右绳一挥,森白的火种急速的向魁梧城主飞去。

  魁梧城主脸色大喜,身子不由得向前几步。

  突然,魁梧城主脸色却是大变,那火种飞来的速度过快,而且火种竟然在付斯兰那一挥中,被激活了一般,犹如一个巨大的炸弹。

  怒火中烧的魁梧城主,却见到,付斯兰挥出火种后,整个人像是闪电,向远处飞走,眨眼间消失不见。

  付斯兰知道,这城主是不会让自己和黑齐活着离开。当他要火种的时候,就已经激发了火种的暴动,要是魁梧城主想要平稳的收复火种,就没有时间顾及其他。

  飞了一段距离,付斯兰落在一个僻静的小道上,使出全身的力气,快速的奔跑。

  专选没有人的地方奔跑了大约一刻钟,付斯兰终于停下脚步。

  精神力将四周探看了一番,周围没有人,只有一排排破烂不堪的房屋。

  跳进一个破烂的屋子中,付斯兰找了一个干燥的角落盘坐下来。

  这才心沉腹中,他明白那个白色的丹药一定有问题,必须找出这个丹药的作用,到底是做什么的。

  知道这个丹药的人,魁梧城主此时有些手忙脚乱,仪元火种的能量完全超过他的想象。

  魁梧城主艰难的用精神力包裹着火种,不停的加大双手上的力量,努力的压制着火种的暴烈。

  此时,魁梧城主眼中冒出血丝,还有些厉色。他没有一顾的去想那残废,那白色丹药并不是他的物品,而是一次战斗中的缴获物,他自己也只是实验过一次。

  那丹药足以毒死圆融段的修士,而且没有解药。药性会在服下毒药后的一个时辰内爆发,爆发后,不过一点钟,服下之人身上不论是念力或则内力,都会迅速的被腐蚀不见。

  接着被腐蚀的就是身体中的血液,很快身上的一切,就被腐蚀一空,一盏茶的功夫,服下毒药的人,就会在这个世界消失的无影无踪。

  魁梧城主以前实验过一次,这些效果都是在实验中得出来的。让魁梧城主失望的是,这丹药的数量却是有限,完全是一种消耗品。这次竟然逼迫他用了两颗,心中甚是疼痛。

  现在,魁梧城主可没时间理会心中的疼痛,他全力的应付着眼前的困难的场景。

  魁梧城主也没有能力理会,就在他窘迫的时刻,在这个已经被摧毁的不成样子的街道角落,有一个高大的影子藏在黑暗的深处,很快这个影子消失不见。

  天空中的雨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向下不停的滑落,似乎想要洗褪尘埃。

  却是不知道,付斯兰黑齐会如何。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今天开始恢复更新,从今天开始,我也稳定下来了。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