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18 13:39:3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心记
  4. 第一百四六章 寻找 独斗

第一百四六章 寻找 独斗

更新于:2011-01-25 21:40:05 字数:3442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
  冰坚见到这些人竟然都一一的离开,已经变得冷清下来的院子。刚才还准备以死相搏,现在又不知道做些什么。

  这种反差,让冰坚有些不适应,呆傻的站在门口,甚至忘记了身上的伤势。

  付斯兰不停的在回想着刚才的举动,他还真不没想到,刚才那脑袋灵光一闪的念头,真没想到,还成功了。

  站在门口,不停的体会着。

  冰坚只感受到,自己身体周围,像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空中不停的试验着什么。

  看了一眼付斯兰,身子向后边退了几步。

  夜里,冰蓝大街里很是热闹,豪华酒店的大门打开了。

  舒雅站在门口,望旁边的药店,心中有些忐忑,他想前去看看,事情发展成什么样子了。

  现在,那些人已经离开多时,也不知道,那个残废情况如何。

  彩妈在酒店里边大厅里边,望着站在门口的舒雅,微微的摇摇头。

  慢慢的向门口走去,彩妈站在舒雅的身边。

  舒雅完全没注意到,彩妈已经站在自己的身边。

  “要不,我们过去看看。”彩妈伸着头,小声的对舒雅说道。

  “嗯。”舒雅下意思的点点头,脸上闪过一丝的兴奋。

  忽然,舒雅才发现,彩妈竟然站在自己的身边。

  舒雅的脸上泛起丝丝的红晕,略微的低着头,嘀咕着:“彩妈,要不,您帮忙去看看吧。”

  彩妈皱着眉头,他很不明白,舒雅到底是怎么了。为了那残废,情绪波动这么大。

  看了一眼舒雅,微微的点点头,用右手拍了拍舒雅的小手,就径直向小药店走去。

  舒雅眼中透着兴奋,手脚都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

  小药店关着门,彩妈滞足片刻,走上前,对着药店的木门敲着。

  过了片刻,一脸愁容的冰坚打开门,疑惑的看着彩妈。

  “有什么事?”冰坚眼睛也不抬一下的问道。

  彩妈深吸口气,问道:“那残废还在吗?”

  冰坚闻言,这才抬起头,看着彩妈,说道:“已经走了。”说完这话,冰坚也不理会彩妈,就将门关上。

  彩妈愕然的站在门口,他还真没想到,这人竟然这么无理。

  转过身子,看着一脸期盼的舒雅一眼,微微的摇头,向舒雅走去。

  “说是已经走了。”彩妈的话一落,舒雅原本期盼的表情为之一楞,随之舒雅的眼中,就是一阵的黯然。

  冰坚没有说谎,付斯兰确实已经离开。

  此时,付斯兰已经走在另外一条大街上。

  最后他走的时候,冰坚不仅让他拿走了丹鼎,还将那一柜子的手札,全部拿走。

  虽然当然冰坚很是痛苦的做出这个决定,不忍心看着付斯兰拿走,付斯兰走的时候,冰坚也没有出来送一下。

  付斯兰现在要开始做,他来金隆城的真正目的。

  这一开始,付斯兰就在这座城市中,不停的晃荡。

  走在热闹的街道上,付斯兰心中反而有些寂寞,因为他感受到,这儿并不属于自己。

  付斯兰不知道,他在这金隆城一寻找,就是足足的大半个月。

  就在街上睡,就在街上走,一直不停。时不时的用精神力小心的探查着周围,时不时的问问路人。

  直到现在,天下起了小雨,街上已经没什么行人。

  站在一个破房子的屋檐下,长长的叹口气。

  在贫民区找了这么长的时间,依然没有李平的消息。

  开始很多人传言着,很像老头子的消息,可是却没有找到人。为此,还回到,那个贫民区找了好几天。

  付斯兰知道,在这个一个偌大的城市中,想要找两个名不见经传的流浪之人,简直难如登天。

  贫民区本就没多少人,现在雨一开始下,变得更加凄清。

  就是这么安静的环境下,付斯兰都没有注意到,有几个角落中,有人时刻的在盯着他,看其情况,似乎跟踪的时间,已经不短。

  长长的叹口气,付斯兰决定,今天就离开这儿,他已经想好,自己要去的地方。

  那个地方,还有第一个当自己的老师,小胡子桓顿稣。想到这儿,付斯兰心中竟然生起一些暖意。

  明知道,那个地方离这儿还有很远的路,付斯兰毅然决定,前往。

  因为,他发现,出了付家镇后,能认识的人太少。

  忽然,付斯兰脑袋中闪过一个念头,金隆城中有那个什么五行联合会。记得那个工会,每月还会发放一定量的晶石。

  想到这儿,付斯兰的嘴角微微的翘起,还真是有免费的东西领,遇见便宜的事情,付斯兰就不会放过。

  眉毛一抬,一股精神力向身体周围笼罩而去。

  片刻,付斯兰向下着小雨的街道上走去。

  只见,雨水落在那无形的防护罩上,向四周溅落。

  躲在周围角落的几个暗哨,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准备动手。这些人都还没来得及现身,他们却看见了最后一个雨天。

  突然,付斯兰停下脚步,转过身子。

  街道的对头,站在那个高大伟岸的身子。

  谷大被魁梧城主拉走后,回来就急忙动用人手,找到这个残废。

  于是,谷大就一直跟在付斯兰的身后,最后他还发现,跟在付斯兰身后的,还不只是有自己。

  谷大为了更好战斗,他亲自动手,将所有的暗哨,全部干掉。

  双眼放着兴奋的光芒,浑身都在激动的颤抖着,要找一个合适对胃口的对手。谷大知道,那可谓是一个难。

  付斯兰浑身一激灵,他现在的感受,就如同被一只饥饿的野兽盯着。

  街道上寂静如斯,小雨滴滴嗒嗒落在两人的身上。

  谷大的右手上,平白的冒出那把窄刀,泛着冰冷的光。

  “真的很高兴能再见到你,和我一战吧。”谷大豪气干云的大声的说道,这话一说完,谷大的身子,闪电一般的向付斯兰冲来。

  付斯兰浑身一紧,身上的毛发直立,右绳在腰间一拍,黑柄长剑一抓住,就对着眼前的谷大,把剑当刀的砍去。

  这一撞击,付斯兰的就只感受到,一股大力从右肩上传来。

  只见,付斯兰的身子,直接被撞的向后飞去。

  谷大暴睁着眼睛,大跨一步,手上的窄刀一轮,只见那窄刀上白光犹如飞花一般,向付斯兰飞去。

  站在付斯兰肩膀上的黑齐,被外边的情况惊醒,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接着黑齐从付斯兰肩膀上飞起,黑齐停留在高空,身子一动不动的看着下边两人。

  一股浩瀚的精神力,分成许多的股,向那些飞来的白光卷去。

  那些白光犹如脱翅的鸟,向四周散落。

  谷大见到如此,眼中的兴奋之色,更加浓郁,速度竟然快上几分。

  探到谷大的来势汹汹,付斯兰一咬牙,那右绳上的黑柄长剑,冒出森然的白色火焰。

  森白色的火焰,包围着剑身,那黑柄长剑变得足足有一丈来长。

  空气中的雨水,像是溅落在炙热的炭火上一样,瞬间冒起蒸汽。

  感受到那黑柄长剑上的威能,谷大心中一惊,手上的动作不慢。

  左手一个印结,打在右手的窄刀上,那窄刀瞬间变得虚幻起来。窄刀有股利气,向外蓬勃而出。

  那森白的剑刃,对着谷大砍去,脚下内力一吐,整个的身子,直线一般,向上空飞去。

  付斯兰的身子,像是一只灵巧的鱼,在激流中遨游。

  森白剑刃与窄刀撞在一起,那森白剑刃瞬间破裂。窄刀突破森白剑刃,却被付斯兰躲了开来。

  两人就在空中游斗,付斯兰的身体灵巧的躲着。

  谷大的简直就是那种力大,而灵巧不够。

  付斯兰被那一刀,胸口被砸的生疼,感觉胸中犹如决堤的水坝,不停的在翻腾。

  谷大的速度是越来越快,而付斯兰躲着也是越来越吃力。

  黑齐停在空中,看着艰难躲避中的付斯兰,绿色的眼睛中,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突然,黑齐转过头,看着远处的角落,眼皮一眨,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一双黑色的眼睛,望着远处。

  黑齐两个小翅膀一张,眨眼间,黑齐就消失的在空中。等再次出现的时候,黑齐已经在云端。

  黑色那双黑色的眼睛,竟然穿过云层,看着付斯兰和谷大二人。

  谷大愤怒的大声叫道:“别躲,我们两个痛痛快快的打一场。”谷大的声音很大,透过雨点,透过水雾,向四周传走。

  他俩谁都没有注意,就是因为他们两个,周围的街道已经完全变了样子。

  不说谷大这个圆融段的修士,就是付斯兰那森白火焰,散落在四周。

  落下的地方,全都成了灰烬,幸运的是这儿是贫民区,同时这儿已经少有人在。

  两人斗了足足一点钟,付斯兰也就是躲了一点钟。

  这一点钟,付斯兰感受到与人间地狱一般,这谷大全是不要命的出手,什么都不顾。

  付斯兰不知道,下一刻钟,自己还能不能躲开,这谷大的疯狂攻击。

  在停在天空上的黑齐,黑色的眼睛中,有着一个人影,这个人影,是一个魁梧的男人。

  这个魁梧的男人,当然就是那城主。

  魁梧的城主,藏在暗处,一脸的阴沉,他双眼放着光芒的看着付斯兰,完全是在看一个宝藏。

  他从发现付斯兰后,就什么事情都放下了,跟在付斯兰的身后。

  要不是,付斯兰身后的暗哨太多,加上还有谷大跟着,他也没有动手。他要等,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取回这一个活动宝藏。

  慢慢的想着,魁梧的城主的脸上,有着淡淡的笑容,那笑容很是阴险。

  付斯兰越来越惊险,他已经坚持不住了,随时都要崩溃。

  却是不知道,付斯兰还能不能坚持下来。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