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23 12:35:4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心记
  4. 第一百四一章 丹鼎 粗眉

第一百四一章 丹鼎 粗眉

更新于:2011-01-13 19:21:17 字数:3627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
  看着眼前的这个灰白色烂耳的铜鼎,还被冰坚称为他家唯一的宝贝,付斯兰感到很是无语。

  精神力在上边不停的来回扫动,就是一个铜鼎而已。

  付斯兰的眼珠一转,右绳按在这个铜鼎上,一股火属性念力,蓬勃的向这个铜鼎传去。铜鼎像是一个很好的念器一般,念力根本没有存住,就已经开始向四周扩散,铜鼎还伴随着升了一些温度。

  看到铜鼎竟然这般,付斯兰紧紧地皱着眉头,这铜鼎可以说是最差的一种,温度根本不能控制。

  虽然里边的有些棱角,还有七个弯形细管,将那方丹药的地方,围绕的均匀无比。这种七型找弯做的可谓是绝了,其他的丹鼎中,还真没有见过这种七型找弯的,但是,铜鼎的质量根本不能控制火候。

  收回绳子,深深的叹口气,付斯兰有些失落的看着眼前的破鼎。

  忽然,付斯兰黑色眼睛中闪过一丝亮光,松塌的身子,一下子直立起来。

  在他的脸上,瞬间变得严肃起来,不一会,整个隔间空气变得温暖起来,很快,屋里边的空气像是煮沸的开水一般。

  这时,站在门面中的冰坚,站起身,望着后院中木屋的方向,脸上多了一些死气,眼中有的是悲凉。

  一道森白色的火焰从付斯兰的左边肩膀飞出,直奔那破鼎而去。

  深白色的火焰,落在灰白色的铜鼎上。

  嗯嗯的声音,从那铜鼎上传出,像是在欢乐的呻吟。

  付斯兰的脸色一喜,精神力急忙探到这个铜鼎上去。

  这一探,付斯兰的脸色大喜。铜鼎竟然自己将森白的火焰,均匀的分布在铜鼎周围,铜鼎内部那七型找弯,快速的充斥着森白火焰。里边的温度升得很快,不过片刻,这升高的温度就停止。

  感受到这点,付斯兰加大了一些火力,片刻,这铜鼎内部的温度也跟着升高。

  付斯兰的脸色有些苍白,忽然他感受到胸前有些憋气,像是一口气喘不上来。

  急忙停止火力的加入,闭上眼入定起来。

  现在这个状态,是胸前的火种疲惫期。拥有火种,不能说是拥有了无尽的火,只能说拥有了无尽的火源。火种的价值,在于吸收的是天地间所有的火能量,一旦他变少后,也能快速的恢复。就不像火属性念力一般,消耗一空的念力,不入定几个周天,是不能补满的,这还要看修炼的是何种功法而定。

  隔间中,本已升高温度,很快的降低下来,就是整个木屋周围,也在快速的降温。

  只是,木屋向外的一丈内,这种降温的效果很明显,越远就越没了感觉。

  空中本来没有风,而就在这个院子的周围,竟然形成了一股风,在这个小区域刮起来。

  大约一个时辰后,付斯兰才睁开眼睛,虽然没有把火种所能储存的能量补满,但也就将就用着。

  弯着腰,双眼放着少有的光芒的看着眼前的铜鼎,不,应该是丹鼎。

  这个丹鼎,付斯兰可以肯定,就是书上介绍的那些好鼎,也不过如此。

  现在,付斯兰像是一个乞丐,忽然捡到钱的感觉。用精神力在丹鼎上一探,上边的温度早已经散去。右绳卷住丹鼎,将丹鼎抱在怀里,付斯兰的脸上有着幸福的笑容。

  此刻,付斯兰想明白了,为什么冰坚说这个东西是他家唯一的宝贝了,而且那些来过的人,都没有将这个放在眼中,因为这个丹鼎,专门是为有火种的人炼制的。

  终于有了自己的丹鼎,付斯兰的心情,可以说是相当的快乐。

  张开嘴,将丹鼎扔了进去,要是冰坚看到,一个丹鼎竟然无故的在他的嘴前消失,不知道会惊讶成什么样子。

  按捺住心中激动,就将目光投向身边的书柜。

  书柜中,放满着手札,付斯兰心情颇不平静的看着书柜。

  随意的卷起一本书,书面上没有作任何的说明。将书放在双腿间,右绳开始翻动着。

  隔间中的光线很好,凝神的看着怀中的书本,付斯兰的表情渐渐的严肃起来。

  金隆城一个高大的院子,中间有着一个大的厅堂。

  此时,在厅堂中,站在一个汉子。他就是装扮着黑衣人,抢劫图字镖局的兽车那高大的黑衣人,也是指使那胡须男跟踪付斯兰的人。

  高大汉子用他那双犀利的眼神,看着大厅下。他现在有点后悔,后悔当时见到那个残废的时候,没有和他交手。

  暗影竟然死了,斯忌津建传闻也死了,还有季才也死了。开始还不相信,但是魂牌都已经破碎,是不会说谎的。跟在一起的卢野和那残废,消失不见。

  高大汉子紧紧地皱着眉头,这一切都很是蹊跷,这群人去做什么,都同时死的死,消失的消失。

  "来人。"高大汉子低声的叫道。

  话音一落,在高大男人的前边,突然出现一个黑色的影子,这人恭敬的站在下边。

  “去,将和斯忌津建一起离开的人,都给我查清楚,还有把暗影的消息带回。最后一件事,就是给我找到,跟着斯忌津建离开的那个残废,死活不论。”高大的汉子坐着,闭着眼,安排着事情。

  “遵命。”高大汉子的话一落,下边的那个黑影,一应声,就消失不见。

  也就是这么一个命令,让金隆城暗潮汹涌。

  在金隆城一个偏僻的角落处,这个角落中,有一个小赌场,小赌场中很热闹。

  “你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输了不给钱呢?”一个光着膀子的青年,凶神恶煞的对着一个粗眉男人叫道。这个粗眉的男人,一脸平和的坐在凳子,看着眼前的青年。

  来这个地方的,大多都是些无业人员,还有一些地痞混混。

  这个青年一见其样子,就是一个老油条。

  坐在凳子上的粗眉男人,看似高大强壮,却是一个软柿子。这就是粗眉高大的男人,在青年心中的形象。于是,青年敢为了一个赌局,跟这个看似强壮的男人雄起。

  “输不起,就不要来。”光膀子见这个高大的粗眉男人没有反应,更加肆无忌惮的叫道。

  这个赌桌周围的人,都停下手中的事情,看着两人。赌桌周围的人,基本是上是认识这个青年,他就是周围的不入流的混混。

  平常没事,就来这儿玩几把,以往他都是输层占多,今天的运气却是很好。可是赢完了要钱的时候,才发现输的那人竟然没钱。

  坐在上首的庄家,微微的皱着眉头,凭着他多年的摸爬滚打,他似乎感觉到这个粗眉的高大男人,不一般,但是又看不出哪儿不一般了。

  看着青年准备不依不饶,这个高大的粗眉男人要是不给钱,这个青年也就死缠着,岂不是要耽误开面的时间。

  青年见到粗眉男人,还是微笑着脸看着自己,没有其他的动作。

  “喂,你是不是傻子,没钱就不要来玩,输了就要给钱,难道没人教你这些吗?”青年怒火中烧的大声叫道,光着的膀子,还在不停的在粗眉男人面前挥舞,脸上做着很是狰狞的表情。

  再看了一眼高大的粗眉男人,青年再次确定,他不能动手,因为这个男人即使脑袋有些问题,这个强壮的身材也不是摆设。

  青年见到又不能动手,于是他叫嚷的声音也就更大了。

  坐在首席的庄家,长长的叹口气,转过头,准备叫人,将这两个人赶出去。

  庄家刚转过脸,却见,他的脸瞬间大变,他的身子,像是弹簧一般,一下子从凳子弹起来,一脸恭敬,快速弯下腰。

  大多人都注意着这青年和高大的粗眉男人,只有很少部分的人,才注意到庄家的异样。

  这些发现庄家异样的人,也瞬间的变得跟庄家一样异样。

  这些人的神色中,有着一些畏惧,还有一些恭敬。注意到的人,都弯下腰,只是他们弯下的程度,比庄家更加严重,身子都成了垂直形状。

  “老板。”庄家大声的叫道,身子又向下边降了一些。

  走过来的,当然是这家赌场的老板。

  声音还没有那青年叫嚷的声音大,但是这声音一落下,周围所有的声音,都停止下来,就像是一条流水的河,生生的被人切断一般。

  一直叫嚷着的青年,闻言,整个身子像是被定格一般,一动不动,眨眼的功夫,这个青年双手垂直的放在两腿边,身子也呈垂直度的弯着。

  整个赌场开始坐着的人,都站了起来,不是弯腰就是点头。

  一直微笑着的高大粗眉男人,将视线从青年的身上移开,依旧微笑着看着来人。

  从大门进来的,是一个穿着华贵衣服的男人。这个人,要是被看一眼,就会被深深的记住。因为,这人张的实在太猥亵。

  五短身材,瘦瘦的身上穿着宽蓬大衣,头上还带着秀冠。

  一双小眼睛,还眯着,透出一道黑色的光线。

  白白净净的脸上,有着不合风格的严肃。在他白净的脸上,有一个大鼻子,大鼻子上,还有一个大红色的痣。

  进来时,本是一脸的严肃,感受到一道温暖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这个猥亵的老板,严肃的脸色,瞬间变得谄媚,缓缓的脚步,加速的走着。

  在那高大的粗眉男人身边站着的人,都惊讶的看着高大的粗眉男人,有些人眼中是幸灾乐祸,有的是同情。

  这些人,心中同时想到,老板来了,竟然还这么大呐呐的坐在。

  忽然,众人惊愕的目光,从高大的粗眉男人身上,转移到猥亵的老板身上。

  众人都感到不可思议,此时,这猥亵的老板,一脸的谄媚,弯着腰,快速的从众人身边绕过,走到这个高大的粗眉男人身边,恭敬的弯下腰。

  “让您多等了。”猥亵老板,笑着脸,弯着腰,恭敬的说道。

  在猥亵老板的额头,此时竟然流下汗珠。

  众人睁大眼睛的看着眼前一幕,有些人甚至是直起身子,都忘记自己所处的环境。

  站在高大的粗眉男人身边的青年,歪着眼看了一下,接着心神巨震,整个身子像是失去了支撑的力量,直接向地上倒去。就见到,这个青年,竟然口吐白沫,四肢不停的打抖,已经吓晕过去。

  却是不知道,这个粗眉男人是谁,干什么的。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