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2-14 23:56:0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心记
  4. 第一百四十章 赠送 据说

第一百四十章 赠送 据说

更新于:2011-01-11 19:33:38 字数:3460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
  秃顶老头盯着付斯兰很久,才接着说道:“后来我听传闻才知道,我父亲拥有的仪元火种,到了承院的手中,那时我才明白,父亲的死因。”秃顶老头语气有些哽咽。

  付斯兰很是惊讶,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事情会是这样,还真的牵扯他自己的头上。

  “后来,承院上下来人,告诉我母亲,父亲是在回来的路上被害,承院为了不让火种落入歹人的手中,代为保管。后来承院留下许多的丹药,就此离去,还说以后我可以上承山,要是能力足够,他们会将火种归还。”秃顶老头的脸上有着讥讽的笑容。

  “我为了拿回火种,就拼命的修炼,最后就变成这个样子。”秃顶老头黯然的说道。

  “你真的只有二十几岁?”付斯兰还是不敢相信的问道。

  “呵呵,有必要吗?”

  “对了,我叫冰坚。”冰坚站起身子,仰头用白色玉瓶,向自己使劲的灌酒。

  冰坚看着手上的白色玉瓶,脸上有着微微的笑容,说道:“这个白色酒瓶,就是我父亲唯一留给我的东西,他可以装下七百多斤的酒,够我喝很多天。”说着,冰坚又喝了一口。

  转过身,看着身子直直的坐在石凳上的付斯兰,笑着说道:“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注定好的,我本就所剩日子不多,没想到竟然让我再次见到它。”

  “说实话,我并看不出你身上的修为,我也冒了很大的风险,叫你进来,但是当我感受火种的那一瞬间,我就已经按捺不住。我也管了这么多了,因为我的时日已经不多。”冰坚的眼中中,透着一股坚强。

  付斯兰闻言,浑身一震。在付斯兰的心中,不由的升起一股同情,还有一丝相怜的味道。

  “承山被毁的那天,我的心就已经死了,本以为这火种再也见不到,呵呵呵。”冰坚说着,还傻笑着,过了片刻,冰坚一脸严肃的看着付斯兰。

  “跟我来。”冰坚长长的吸口气,说着冰坚就向院子中唯一的木屋中走去。

  付斯兰犹豫了片刻,就站起身,跟在冰坚的身后。

  走进这个木屋,木屋不大,但是里边很整洁。右边是一个小隔间,隔间三周全是药柜,一面放着一个操作台。操作台上放着许多的东西,炼丹的一切工具都是齐备,只不过都是微型的。

  隔间的中间有一个铜鼎,铜鼎高一尺半,灰白颜色,无任何雕饰。铜鼎还有一些破损,一个鼎耳断了一截。铜鼎上散发着淡淡的火属性念力,鼎内漆黑如夜。

  在铜鼎的旁边,放着一个黄色的木垫。在木垫的旁边,放着一个高有两尺左右,宽三尺的木柜,木柜敞着,里边放着满满的书本。

  冰坚看了看周围,吸口气,对着付斯兰说道:“这些东西,都是你的了。”

  说着,冰坚的脸上有些不舍,很快又摇摇头,接着说道:“这些东西,都是我父亲留下来的,这些书本有着我父亲的炼丹心得,还有那鼎是家中唯一的宝贝了。”

  付斯兰皱着眉头,说了半天,这个人竟然说是要送自己东西。付斯兰有些不解,当听到这个小书柜中,竟然是冰蓝的炼丹心得。

  付斯兰心中不由得有些激动,看到那个普通的鼎,却被冰坚说成家中唯一的宝贝。付斯兰不解,同时也有些不信。

  冰坚看着付斯兰的表情,说道:“我就知道,你认为这个鼎很是普通吧,而且也不好看。没关系,要不是它长这么丑,也不能留到现在。”

  “为什么?”付斯兰终于是忍不住心中的疑惑,对冰坚问道。

  “我说自己没有目的,你也不信。我想你帮我做一件事。”冰坚死死的看着付斯兰。

  “我可没什么大本事,大的忙可帮过不来,再说你这些东西也不值多少嘛?”付斯兰歪着嘴巴,皱着眉头,完全一副奸商的样子说道。

  冰坚完全的没了语言,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我不知道你修为多高,我也不在乎,当拉你进来的那一刻,我就做好了一切的准备。这个忙不大也不小,就是你力所能及的帮忙治疗一下,那些生病的人们。”说着,冰坚看着付斯兰的脸色,想要看出什么。

  付斯兰闻言,心中轻松不少,他对于这些炼丹心得,有些心动。那冰蓝有着炼丹宗师的级别,想必心得对自己是很有用的吧。

  冰蓝颇为无奈,付斯兰的脸上除了一些轻松,还有欢喜之色,其他的都没有。

  “你真的送给我?”付斯兰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冰坚叹口气,脖子像是瞬间短了一截,点点头。

  又急忙抬起头对着付斯兰说道:“这些东西,除了那个鼎你能拿走,这书柜中的书是送你了,但是你不能拿走。”

  付斯兰刚要欢喜一下,想到自己白捡到一个便宜。可冰坚的话一完,付斯兰的眉头就深深的皱在一起。

  “我送给你的,只是这些书中的东西,并不是这些书。”冰坚的语气很是坚决,没有一丝的余地。

  “我的意思就是说,你只能在这儿将这些书记住,或者印在其他的东西上,就是不能带走这些书。”冰蓝一脸的询问之色,他的脸色像是在说,你能做到吗。

  看了一眼付斯兰,冰坚就转身,准备离开。刚走了一步,转过头来看了一眼黑齐,说道:“你就在这儿吧,要是你不愿意要这些东西,你现在就可以走。”

  话音一落,冰坚喝了一口酒,就向外边走去。

  付斯兰探到冰坚的离开,这才想着自己的事情。想到自己现在本来就没有去处,自己的生身父母,不知道该何处寻觅,还有那驼背师傅,还有李平和老头。自己还答应了李平,说要教他成为意师。

  想到这儿,付斯兰索性走到那圆木垫上坐着。反正自己现在没地方呆,不如就在这儿修炼,同时学习炼丹。

  渐渐的,付斯兰的脸上浮起一丝笑容。

  “父亲,你回来了?”这时,在豪华大酒店中,熊丽站在一个略微发胖的中年人身边,娇声的说道。

  那略微发胖的中年男人,一脸微笑的看着熊丽,一脸的慈爱。

  “丽丽,在家里还好吧?”

  “好着呢,对了,父亲他们都查的怎么样了?”熊丽好奇的问道。

  熊丽的父亲叹口气,坐在椅子上,右手拉着熊丽的小手,说道:“唉,承院被毁,金隆城也是暗潮汹涌。丽丽,这些事情,你都不要关心。”说着,熊丽的父亲松开熊丽的手,闭上眼,头靠在椅背上。

  熊丽见状,无奈的看了一眼父亲,故作笑脸的对父亲说道:“父亲,那孩儿下去了。”

  熊丽见父亲没有给任何的动作,低着头,向外走去。

  过了一会,略微发胖的中年人睁开眼,看着前边墙壁上,挂着的一张画像,画像上的人,和熊丽很相像。

  望着墙壁上的画像,发胖的中年人独自的嘀咕着,声音很小,没有人听见。

  熊丽出了屋子,就见到彩妈正要下楼,笑着脸急忙跑上去。语气中带着嗲声的叫道:“彩妈。”

  还没跑到彩妈的身边,熊丽的双手就已经张开,做出一副要抱彩妈姿势。

  彩妈刚转过头,整个人就被熊丽抱住,熊丽板着脸瞪着熊丽,故作生气的说道:“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像什么,真是的。”

  熊丽翘着嘴,一副委屈的样子,低声的说道:“知道了,彩妈。”说着,还抬起眼睛,看着彩妈。

  彩妈深深的出口气,颇为无则的摇摇头,将搭在左边肩膀上的纤手拿下来。用教训的口吻说道:“记住,以后不准这样,真是难看死了。”

  熊丽脸上的笑容即刻的绽放出来,拉着彩妈的手,不停的摇晃着,一边下楼梯一边问道:“彩妈,你知道最近城里边,发生什么大事了吗?”

  “嗯,还真有。”彩妈脸上泛着苦涩的说道。

  熊丽睁大眼睛,左手抱着彩妈的右手,盯着彩妈的脸看着,一脸的期盼。

  彩妈无奈的摇摇头,说道:“你真是的,好吧,我告诉你。”

  “金隆城各大受害的势力,都出动去找承山被毁的原因,还有逃出来的人。不仅是原因没有找到,就是逃出来的人,一个也没有找到。唉,还好小姐你那天是回来了。”彩妈用左手,怕了拍自己的胸膛,有些庆幸的说道。

  听到这个消息,熊丽的脸色很是悲伤。彩妈见到熊丽的样子,用左手拍了拍熊丽的手背,安慰的说道:“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也不是你能改变的。”

  “嗯。”熊丽将自己悲伤的心,紧紧的关住。勉强的对着彩妈笑了一下,又低下头,看着地板走着。

  见到熊丽不高兴,彩妈接着说道:“最近啦,金隆城还发生了一件怪事。”

  听到这话,熊丽的兴致一下就来了,笑着脸看着彩妈,眼中有着一些期盼。

  “听说,金隆城的几个圆融段修士,都消失不见了,就连家里的人,都不知道音讯。特别是斯忌拍卖行,他们的大长老,两天前跟着几个人出去后,就再也没有回来,有人说,斯忌家大长老的魂牌已经裂开。”彩妈故意低着声音,给熊丽说道。

  熊丽为了听这些东西,跟着彩妈进了房里。

  “据说,跟着一起的人,都是圆融段的高手,其中还有一个断了双臂的残废······”房里传来的声音越来越小,以至于后边没了声音。

  此时,彩妈那口中的残废,就在她们家的旁边的药店中。盘坐在木垫上,睁开眼睛,弯着腰看着眼前这个很丑的丹鼎。付斯兰是很想要一个丹鼎,但他幸中的丹鼎,也不是这个样子的。

  而冰坚却说这是他家唯一的宝贝,想到这儿,付斯兰就一直弯着腰看着。

  却是不知道,付斯兰能不能看出什么来。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