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1-19 06:21:1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心记
  4. 第一百三七章 灭口 决定

第一百三七章 灭口 决定

更新于:2011-01-09 14:54:20 字数:3306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
  图字镖局中,众人开心的喝酒,大声的说话。

  图勒看着周围的兄弟们,心中很是安慰,他还真没想到,这么一个不怎么艰难的任务,竟然能赚下这么多钱。

  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妻子和儿子,图勒很是满足。这应该就是事业和家庭都有了,产生的满足。

  突然,和图勒同坐一张桌子的人,趴倒在桌子上,没了动静。那人身边的一人见状,笑着说道:“哎呀,这么快就醉了,也。”

  这个也字后边的话,还没有说完,这人也趴倒在桌子上,眼睛翻白着,嘴中吐着白色泡沫。

  图勒睁大眼睛,看着倒下的人,刚要说话,却看到其他桌子上也接连倒下许多的人。

  郑海正要大叫,却发现一口气上不来,接着身体中,像是有一个强大的气流正在到处乱钻。急忙的闭上眼,准备运功,可脑袋中又传来剧痛。

  图勒紧咬着牙,浑身都在颤抖,他知道,所有人都服下了毒药,而且是剧毒。

  感受到身体中的异样,急忙的闭上眼运功。似乎,这毒药比图勒想象的要强。坐在凳子上的图勒,猛然间睁开眼,对着桌子吐出一口白色泡沫。

  在图勒眼前的,所有人都倒下了,就是旁边的妻子和儿子都已经倒下。韵弟死死的抓着图勒的手,脸上有着淡淡的笑容。身子坐直的图勒,眼中的色彩慢慢的消失不见。

  没过多久,这个刚才都还热闹的图字镖局,现在基本上没了活人。

  秋风萧瑟,吹过院子中桌子上的酒,飘起淡淡的酒香。当付斯兰租了一辆兽车,来到东城的时候,都已经是晚上。

  走在热闹的街道上,付斯兰心神放松很多,脸上有着喜色。

  街道上修士都不是少数,付斯兰只能将精神力停留在身子周围三丈之内,快步的走着。街道上明亮的就像是白天一般,到处都是灯红彩绿。

  付斯兰饶有兴趣的探看着周围,现在这个地方,似乎才能成为,他心中的那个所谓的城市。

  他也打听了,那图字镖局离在冰蓝大街的偏僻处,因为冰蓝大街是金隆城中,比较繁华的街道。

  那图字镖局并不是那些大镖局,能在这冰蓝大街中占有一席之地,也还算他们有能力。

  径直向那打听来的地方走去,一路上穿过人流小巷,终于是找到那图字镖局。站在图字镖局镖局门口,付斯兰的脸上一喜。

  残余的右绳,对着虚掩的大门敲击了几声。咚咚的敲门声不大,但是在这个寂静的院子中传响。

  过了片刻,整个院子中没有任何的动静,付斯兰的眉毛微微的皱起,感觉到似乎是有些不对劲。

  释放出精神力,向院子里探去。

  突然间,付斯兰的脸上大变,推开门,一闪出现在院子中,看着院子里七倒八歪的人。

  这一瞬间,付斯兰的脑袋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过了片刻,付斯兰才回过神。急忙的走到图勒的身边,绳子按在图勒的背上,感受到图勒身上生机全无。

  松开绳子,接着绳子按在韵弟的背上,一样的是生机全无,他们已经死去了好几个时辰。

  探看了一下周围,忽然,付斯兰脸上一喜。他这随便一扫,竟然发现了还有一人,拥有少许的生机。

  急忙的向那人探去,才发现那人竟然是断了一只手臂的郑海。走到郑海的身边,右绳一卷,将郑海从凳子上,放倒在地上。郑海身上的气息,已经若有若无。

  张开嘴,一个白色的瓶子落在右绳上。打开瓶盖,将整个瓶嘴,对着郑海的嘴,直接向嘴里灌。完全不理会这个白色瓶子中东西的价值,只顾着将药喂进郑海的嘴里。

  将整个瓶子中的药灌完后,右绳按在郑海的胸口上,木属性的念力帮着郑海吸收着药力。

  感受到郑海内脏的衰弱,付斯兰加大着木属性念力的输送。

  付斯兰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本来受伤后就一直没有调理,这会又不留余力的给郑海治疗。

  足足半个时辰后,付斯兰才停下来,盘坐在地上,虽说现在心神很疲惫。好的是,还真把郑海给救活了。

  盘坐在地上大约两个时辰,付斯兰醒来,这时已经是深夜时分。

  探看了一下,正在缓缓恢复的郑海。站起身子,卷起郑海的身子,就往外边走去。

  刚走到门口,付斯兰的却是停下来。释放出精神力仔细的探看着周围,四周已无活人。

  慢慢的将郑海的身子放在地上,付斯兰走到院子里,一边用精神力仔细的搜寻着周围,不论是什么地方都不放过。还一边收拾着众人留下的储物袋,还有各武器。

  收拾完院子里的所有东西,随后,付斯兰向屋子里走去。

  大约一刻钟后,付斯兰才出来,站在院子中,长长的吸口气。

  忽然,走到郑海坐的位置上,将郑海坐的凳子,所用的餐具,全部收进储物袋中。这才走到郑海的面前,卷起郑海就向外走去。

  付斯兰竟然将整个图字镖局的所有财产,全部洗劫一空,什么东西都没有留下。

  就是有些人藏着的东西,也被翻出来,出了大门,付斯兰小心的探看了一下外边,现在已经是深夜,少有人出现,加上这儿有点偏僻。付斯兰的速度很快,几个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黑夜之中。

  郑海的头很痛,像是被人灌醉酒之后,还被强制性的又喝了同样的多的酒一样。

  迷迷糊糊觉得,自己是做了一个梦,梦中镖头向大家敬酒。接着,大家都中剧毒,随后就一觉不醒。

  感受到自己还活着,郑海心想,一定是做梦。

  “醒了?”一个有点熟悉,但并不是很熟悉的声音,在郑海的耳边响起。

  郑海努力的睁开眼,模糊的看见一个残废坐在自己的面前。

  过了片刻,郑海才将眼前的人看清楚。竟然是回来路上救了自己的付斯兰,郑海脸上一喜,正要说话,才发现自己所处的环境不对,惊骇的看了困周围,这儿有点黑暗。

  这儿应该是一个堆放杂物的地方,但这儿也不是他熟悉的图字镖局。

  “那是梦真的?”郑海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问这话的时候,郑海的身子有些颤抖。

  付斯兰长长的吸口气,没有说话。没有带郑海去客栈,也没有去带他走出这个冰蓝大街。随便翻进一家屋子,躲进这家的杂物房中。

  郑海为人不傻,短暂的一想,加上自己所处的环境和身体,就猜到这事情的是否发生。

  闭上眼,脸上很平静,没有痛苦,也没有悲哀,就是静静的躺着。付斯兰坐在地上,一边简单的运转着内力,一边用精神力注意着周围。

  “他们都死了?”郑海很是平静的问道。

  “嗯。”付斯兰闻言,微微的点点头。

  “为什么?”郑海语气中有些怨气的压着声音说道。

  付斯兰长长的吸口气,说道:“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这话一落,郑海的身子一震。一个场景在郑海的脑海中闪过,那个场景中有着一些疑点,这个疑点一直都在他的脑海中深埋。

  直到现在,他那个被深埋的疑点,再次浮上来。这批返程的货物,来的就很蹊跷。在众人返回金隆城的路上,货主像是在等待他们到来一般,就将货物托付给他们。镖头本不愿意,可货主却出天价让有些执拗的镖头答应下来。

  接货的方式,也很奇怪。当车队进入金隆城没多久,就有一伙人上前接走货物,这伙人二话没说给完钱就离去。

  郑海现在终于是明白,这伙人一定是要杀人灭口,为了让一切的痕迹都消失。

  “你想起什么了?”付斯兰探到郑海颤抖的身子,好奇的问道。郑海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躺着。

  “快点休息一下,天一亮我们就离开。”付斯兰小声的说道。说完,就自顾的养起神来。

  郑海长长的吸口气,他心中的悲恨和杀意,已经弥漫整个心神。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找出真凶报仇。

  一夜过的很安静,整个冰蓝大街中,寂静如常,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似的。

  天已经大亮,街道上的人已经多起来。人群中,出现了两个残废,两个都是断臂的人,步伐不慢的走着。

  付斯兰想的是,深夜人少,那时在街上走,会很容易被人注意。而白天人多的时候,被注意的情况加大,但是也很杂。

  摇摇晃晃跟在付斯兰身后的郑海,突然停下脚步,面无表情的说道:“我要去报仇。”

  付斯兰闻言,停下脚步,皱着眉头的朝着郑海。

  两人安静了片刻,付斯兰才说道:“就你现在这样子?”

  郑海吸口气,很是冷静的说道:“我知道,我现在没那能力,我要去寻找出真凶,然后再提升修为报仇。”

  郑海的语气很是肯定,几乎没有没有任何的商量余地。

  周围的人,各自的忙着自己的事情,并没有留意到这两个奇怪的路人。付斯兰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自己能说些什么。

  “我也不说什么谢字,你救我两次,要是以后我还能活着遇见你,我为你效犬马之劳。”郑海一脸的郑重,说完,就向另外一个方向走去,很快就看不见人影。

  付斯兰站在人流当中,一动不动。却是不知道,付斯兰下边的决定如何。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