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0-19 22:36:1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心记
  4. 第一百二一章 灰戒 尸身

第一百二一章 灰戒 尸身

更新于:2010-12-20 21:07:40 字数:3463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
  站在水坑前,思考着下边该如何做。

  忽然,付斯兰抬起头,脑袋中灵光一闪,右绳在腰间的储物袋上一拍,一个空的储物袋出现在右绳上。接着脑袋上,一股无形的波纹,抓着空储物袋,向水坑中快速的探去。

  付斯兰没有想到的是,在水中用精神力抓着储物袋前进,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

  艰难的将储物袋送到水坑底部,将储物袋放在地上,接着用精神力将骷髅包裹着,当精神力包裹着这个骷髅之时,骷髅上似乎传出,一股拒抗之力,这股力量很大。

  付斯兰使劲全力,才将这个骷髅包裹着扔进储物袋中。当然,连带着戒指一股脑的扔进储物袋里。

  缓缓地将储物袋拉上水面,右绳一卷,将储物袋抓着。

  精神力再次向水坑中探去,再次探到那那张布,付斯兰的心神有些激动。快速的卷着布,向水面拉。

  不一会,那布就被抓在右绳上。睁开眼睛,虽说眼睛并不能看见绳上的东西,但现在激动的心,不能平静。

  右绳上抓着的布,现在完全可以肯定就是和放在胸前的藏宝图一样。但他还是心存侥幸的,用精神力包裹着,想要扔进储物袋中试一试,就如预料中的那样,这张布始终被储物袋所排斥。

  深深的吸口气,用精神力将这张布,仔细的查探了一下,这张布被这水不知道浸泡了多久,但布上的字迹清晰异常。

  精神力在这张布上扫过,接着付斯兰的眉头就皱在一起。

  在这张布上的字,付斯兰没有一个是认识的,无奈的叹口气。

  将这张奇怪的布塞进怀里,将戒指放在眼前,像是在用眼睛仔细的观察。

  付斯兰探到,在这戒指上,有着一层厚厚的淤物,遮住这戒指的本来颜色。

  用右绳卷住戒指,来回一撮,戒指上的淤物消失不见,显出戒指本来的面目。

  这个戒指有别与自己嘴中含着的,嘴中的戒指白色的,而这个戒指是灰色中带有一些黑,颜色并不均匀,但要论喜欢的话,付斯兰还真是比较喜欢这种灰黑色的戒指。

  稳住心神,精神力缓缓地向戒指探去,首先出现的,和当初进那白色戒指一样,一道禁制薄膜。

  通过在承山上的认知,付斯兰还是知道,那戒指中的薄膜是原本戒指主人留下的印记。只有破开这个印记,才能打开戒指。

  由于有前边的经验,付斯兰用精神力向戒指中那薄膜刺去,原本以为会像以前那样简单,轻而易举的能打开戒指。

  可是,付斯兰使劲全力,用精神力向那薄膜刺去,都没能撼动那禁制薄膜丝毫。随着付斯兰的不停的攻击这个禁制薄膜,他的脸色的变得有些苍白。

  努力了许久,付斯兰最后不得不放弃想要打开这戒指。用精神力再看了一眼这戒指,无奈的摇摇头,付斯兰张开嘴,直接将这戒指扔进嘴中。

  收拾完东西,付斯兰用精神力再次打探了一下周围,周围现在是空无一物。

  想到不知所踪的汤洛三人,付斯兰决定,冒着危险回到消失不见的位置看看。

  下意识的转过头,用精神力探查了一下,站在自己肩膀上的黑齐。黑齐的气息平稳,身上被腐蚀的羽毛,在缓慢的恢复。

  吸口气,毅然的向来路上走去。

  现在这个时候,乌沓一群妖兽,还在通道中向前走着,这个通道像是没有尽头似的。

  己丢现在很是不耐烦的看着前边,终于忍受不住的己丢,大声的叫道:“这个通道到底有多长?”

  走在前边的阜沙蜴和阜沙蟹,像是没有听见似的,继续的向前走着。

  乌沓见状,眼珠一转,语气平静的问道:“你们来过这个地方吗?”阜沙蟹闻言,顺口说道:“没有。”

  话音一落,己丢大声的叫道:“你们没有来过,还带我们?”己丢的眼中瞬间充满血丝,似乎要将阜沙蜴他俩吞进肚子一般。

  阜沙蜴本是想说,这个通道自己来过,可没想到的是,阜沙蟹抢先说了。阜沙蜴无奈的接着话说道:“这个通道,我们两个的确没有走过。”

  乌沓没有说话,而是坐在鸣鹰的肩膀上,认真的听着,就像是长官,在听下属汇报工作似的。

  阜沙蜴继续说道:“我们没有走过这个通道,这样不是更好吗?”阜沙蜴的话音中,没带任何的色彩。

  坐在鸣鹰身上的乌沓,半眯着眼,眼中有着愉悦的神色。

  十只妖兽速度不减的,在这个没有尽头的通道中前进着。

  左边的通道中,十个妖兽,竟然都感受到通道中比开始,多了一股清新的气息,这气息让乌沓他们八只妖兽,很是熟悉。那是森林的气息,而且还是雨后,微风中的气息。

  乌沓和己丢对望一眼,眼神中包涵的意义,还真不是那么好懂。

  不一会,十只妖兽相继看到前边的亮光,那光对乌沓和己丢二兽来说,并不算什么。

  但对于一辈子都在通道中待着的阜沙蜴二兽来说,却是那么的新鲜,那么的让心激动。

  见到那亮光的阜沙蜴二兽,前进的速度,不由得加快几分。

  那亮点随着不停的前进,通道的大小也在变大,而那亮点也变得越来越大,最后,成为一个洞口。

  阜沙蜴和阜沙蟹的脚步变得更快,他俩同时有了一种感觉,前边有一股让他俩熟悉的感觉,而且好像还有什么东西在呼唤他们似的,那种感觉很亲切。

  乌沓和己丢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阜沙蜴两个,阜沙蜴和阜沙蟹前进的速度越来越快,到最后,就在奔跑。

  而在奔跑的过程中,他俩的身子也不由自主的开始变大,身上的威压,也随之放出。那股威压中,没有威胁,没有戾气,有的是一股亲切。

  阜沙蜴和阜沙蟹的身子,来到洞口前,完全的呆滞,站在洞口一动不动。

  它俩的身子将整个洞口全部遮住,乌沓和己丢二兽见状,身子急剧的变小,飘起来,飘出洞口。

  接着,乌沓和己丢也呆滞的飘在空中,完全失去了以往王的威严和智慧。

  还站在通道里边的六只妖兽,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大多心里都想到,森林有什么好看,天天都在林子里生活,难道还没看够。

  当然,这种想法是不能表达出来的,只能站在原处不动。

  过了片刻,乌沓和己丢同时回过神,眼中充满了惊骇之色,乌沓和己丢下意识的紧挨在一起。

  阜沙蜴也回过神,眼中有些迷离,似乎眼角还有一丝的泪花,他的身子有些颤抖。

  阜沙蟹的自制力就没这么强,他浑身都在颤抖不已,巨大的头颅上,滴下大滴大滴的泪水。

  通道外,是一个峡谷底部,峡谷不大,但是很高,高的只能看到一线天,峡谷宽有十几丈,长的没有尽头。

  峡谷里,长着许多的草,茂密的看不到地有多深。

  这一切,都不是阜沙蜴和阜沙蟹所在乎的,同样对于这些很是熟悉的森林景象,同样是没有任何的震撼力。

  能让四只智兽都同时震撼住的,是在通道口外,躺着四个巨大的尸身。

  这四具尸体紧挨在一起,犹如一座山峰。四具尸体高达三十丈,连绵的四具尸身,长有一百来丈,看着就胆战心惊。

  最令乌沓和己丢惊骇的是,这四具尸身,两具是阜沙蜴,另外两具是阜沙蟹。

  看着眼前巨大的犹如山体的尸身,还有那黑的发亮的甲壳,看着都知道,生前那坚硬的程度。感受到四具尸身上传出的强大气息,乌沓和己丢心中的震撼,说不出道不尽。

  乌沓最为震撼的是,他能从这四具尸身上,隐隐的感觉出,这四具尸身生前的修为。

  但是,修为竟然达到如此之高,怎么还出现在外界,没有去圣地。

  阜沙蜴和阜沙蟹缓缓地向四具尸身走去,迈步的速度很慢,随着步伐的前进,乌沓和己丢明显的看到,在阜沙蜴和阜沙蟹身上,在发生着明显的变化,最为明显的,就是他俩的体积,在疯狂的变大。

  从只有几尺来高,两丈身长,快速的变大。当阜沙蜴和阜沙蟹,走到峡谷的草地上时,他俩的身体,已经变到有五丈来高,十几丈长。他俩的身上的威压,也在迅速的变得凶悍。

  忽然,乌沓见到,那四具尸身头颅上,慢慢的积聚着一些白色的能量。阜沙蜴和阜沙蟹呆滞的盯着那些能量,他俩身上厚皮的颜色,也在慢慢的变化。厚实的皮正在向甲壳转化,他俩身上的能量也越来越多。

  他俩身上的八只长脚上的绒毛,迅速的变长,接着直立起来,不一会,那些直立起来的绒毛,变成了尖刺。

  乌沓和己丢见到那积聚的纯粹能量,眼中快速的弥漫着贪婪。站在洞口前的六只妖兽,自见到这四具尸身后,就一直呆滞着。

  那四具尸身,在凝聚那白色的能量团时,尸身在慢慢的缩小,这速度是越来愉快。

  忽然,四具尸身头颅上聚集的四个白色能量团,分别向阜沙蜴和阜沙蟹的脑袋上伸去。

  四根白色能量,在空中架起了四个桥梁,连接着阜沙蜴阜沙蟹和那四具尸身。

  乌沓和己丢的呼吸有些急促,心跳加速,眼光在不停的闪烁着。他俩个飘在空中,不停的思量着。

  这时,站在通道口的六只妖兽,眼中尽是贪婪,六只浑身都在激动的颤抖。

  阜沙蜴和阜沙蟹现在是没了任何的动静,相对与那四具尸身,显得渺小的身子,趴在地上,沐浴在那四根白色能量桥下。

  己丢身上的气息,随之释放出来。贪婪在他的心中升起,不只是己丢,在场的妖兽此刻,都在被那贪婪所侵袭。

  却是不知道,这场面会变成什么样子。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