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0-16 22:36:3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心记
  4. 第一百一七章 白屏 相遇

第一百一七章 白屏 相遇

更新于:2010-12-16 19:06:15 字数:3547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
  付斯兰被两只庞然大物追赶着,片刻不能停下。付斯兰的精神力分成两股,一边在前边探路,一边探着后边两只蛮兽的距离。

  突然,付斯兰的表情变得有些纠结,就在前边不远处,又出现一个三岔口,现在该走哪儿,也是一个决断。

  付斯兰一狠,将精神力分成三股,全力的向前边探去。可是,领付斯兰心中混乱的是,这三个岔口中,探到的是什么东西也没有。

  现在已经没有时间,给付斯兰思考。付斯兰一咬牙,下意识的向右边通道跑去。

  让付斯兰郁闷不已的是,这个通道的路,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来路上的通道平整。

  而且这通道建的很是畸形,有些地方很狭小,有些又是凹凸不平,让付斯兰很是痛苦,好在付斯兰爬地的速度也不慢。

  阜沙蜴爬到这个三岔口处,却停了下来,盯着三岔口的石壁。爬在后边的阜沙蟹说道:“那怪人身边似乎少了几人。”

  阜沙蜴的瞪大着眼睛盯着眼前的岔口,眼中中尽是思考的神色。

  “蟹,你看出这石壁了吗?”阜沙蟹有些气愤,他认为阜沙蜴看低他的智商,有些气愤的说道:“石壁我还看不到?”阜沙蜴转了转眼珠,盯着右边的石壁,阜沙蜴站在原处一动不动。

  站在后边的阜沙蟹有些不耐烦的叫道:“快追呀,那怪人都消失不见了。”

  阜沙蜴浑身一震,精神力这才全力探出,那右边通道中竟然没了人影。

  在这个石壁上,阜沙蜴探到一股奇怪的感觉,特别就是那右边通道中。阜沙蜴眼皮一眨,就向中间通道走去。

  “那怪人跑的是右边。”阜沙蟹在后边吼道。走在前边的阜沙蜴理都不理会,直接埋着头向前边走着。

  阜沙蟹急忙跟上,生怕落下。两只庞然大物,快速的向中间的通道走去,现在两只智兽,像是在转后花园似的,悠闲的走着。

  此时,付斯兰依旧在这右边的通道中,他有些茫然的盯着身后的东西。

  在他的眼前,有一个白色的屏障,屏障上什么东西没有,就像是一张白色的云布,刚才只顾着向前跑,根本没注意到前边这东西。当他钻过来后,才发觉一些异样。

  这才停下来,探着眼前的东西。刚才自己的精神力也没有发现这东西,付斯兰伸出右绳向着白色屏障伸去,只见右绳略有阻挡的穿了过去。

  付斯兰皱着眉头,缓缓地睁开眼,黑色的眼睛盯着眼前的白色的透明屏障。

  黑齐眼中也很是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屏障,看了一下,又歪着脖子,仔细的看了看。

  看了好一会,没看出什么名堂,付斯兰摇摇头,无奈的转过身。

  看着前边漆黑一片,又看了看身边,付斯兰长长的叹口气,心中颇为的无奈。

  继续向前走着,现在他有时间悠闲的走了,后边的追兵,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没有追来,想必是这通道条件太差,导致两只智兽放弃的原因吧。

  现在付斯兰缓缓地向前走着,肩膀上的黑齐眼中闪烁着光芒,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当然这是不为人所知的。

  越是向前走,前边的路,也就越是难走。

  走了没多久,付斯兰完全是在爬行,对于本来就没有双手的付斯兰来说,这是很是困难,而现在他只有一只右绳。

  黑齐紧紧地抓着付斯兰的头发,付斯兰的精神力一直探着前边,将前边的一切尽收脑袋中。

  过了近半个时辰,付斯兰终于受不住了,靠在石壁上坐着,这前边的通道都的只能容一人蹲着走。

  而这时,向中间通道走去的阜沙蜴和阜沙蟹,遇见了拦路虎,能被两只智兽称为拦路虎的,在这通道中还真是难找。

  阜沙蜴警惕的盯着眼前的八只妖兽,能进入阜沙蜴和阜沙蟹眼中的,也就只有那只小鸟和那腐蜈。阜沙蟹整个身子站直起来,眼中透着凶光。

  在阜沙蜴和阜沙蟹周围,快速的形成了一个毒气场,阜沙蜴死死的盯着前边,全力的释放着威压。

  乌沓眯着眼,盯着前边这对共生妖兽,心中震惊不已。这两只妖兽他知道,只是不曾想,两只妖兽竟然都是智段。

  己丢从狄狼身上落下,飘在空中,眼中没有任何的神色,说道:“我们只是路过。”

  阜沙蜴盯着己丢,他能从己丢的身上,感受到一丝丝的威胁。场面很静,一丝声音也没有。

  站在阜沙蜴后边的阜沙蟹,一身的杀气。

  乌沓飘在己丢的身边,语气中带有些许歉意的说道:“我们是从上边下来寻找里切的。”

  乌沓话音一落,那阜沙蜴就陷入沉思中,里切这个名字似乎很熟悉,像是在哪儿听过似的。

  忽然,阜沙蜴脑袋中闪过一个身影,那身影竟然和眼前的乌沓重合起来,只是那身影还是有许多的不同。

  阜沙蜴哼了一声,说道:“我不管你们是来找谁的,离开这儿。”

  妖兽的地域意识很强,别人闯进自己的家门,虽说还有段距离,但这个通道,自阜沙蜴和阜沙蟹出生到现在,一直在这个通道中长大,岂能随便让别人进驻。

  想当时老血进来时,还是和他俩大打了一场,后来他俩输了,输的心服口服,这才让老血入驻的。

  阜沙蟹可没有想太多,直接大吼一声。

  “滚。”这个声音在这个狭小的空间中传响。

  己丢闻言,身上的气势一下子暴涨起来,想自己也是高高在上的网,岂有这样吼叫的。

  随着己丢的气势释放,在他身体周围疯狂的绕起许多的土属性念力,准备给以这两个无知教训。

  已经剑拔弩张的场面,却被乌沓畅快的笑声打乱。乌沓的笑声很是难听,笑声在这通道中传响。

  己丢一脸气愤的盯着飘在旁边的乌沓,气愤的是竟然打断自己。乌沓没有理会己丢冒火的眼神,而是翅膀一挥,语气中带着笑意的说道:“你们可知道这个通道有多长?”

  这个问题是乌沓钻进洞口后,一直想要弄明白的事情。现在遇见一个土地主,那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阜沙蜴哼了一声,语气不善的说道:“我不管这个通道多长,我只知道,这是我俩的地方,离开这儿。”

  乌沓闻言,眼珠一转,完全没有理会阜沙蜴的说话。接着问道:“你们在这个通道中生活这么久,难道就没有发现,在这个通道中上古遗留下来的宝藏?”

  己丢一听见上古宝藏几字,已经完全忘记刚才的气愤,一脸的兴奋盯着乌沓,等待着乌沓下边的话。

  甚至己丢心中也在想:“宝藏,我怎么不知道,对,乌沓一定是,一会才告诉我,哈哈,真不愧是我的兄弟。”想到这儿,己丢的眼中已经释放出热烈的火光,表情很是人性化。

  阜沙蟹闻言,大声的叫道:“我不管这儿有什么宝藏,就是有也不管你们的事,给我滚出去。”

  阜沙蟹的声音巨大无比,将石壁上的石块,都震落下来。

  听到乌沓的话,阜沙蜴没有动作,只是脑袋里不停的回想着。他是知道,在他们一直待着的地方,本就奇怪。

  他们一直住在那个地方,通道不是通的,而是有一堵石壁横在通道中。但阜沙蜴一直不认为那儿就是尽头,那堵石壁的后边,应该还有东西。

  因为就是那堵石壁上,隔三差五的会吐出一些花草,这些花草上充满着各种属性的念力。

  他俩就是依靠着那些花草一直存活到现在,每次见到花草从那石壁上飞出,阜沙蜴就会拼尽全力的去撞击石壁,随着自己的修为增加,撞击石壁的力量也在增加,可从来没有将那石壁撞动。

  当初老血知道有这个地方后,又与他俩大打了一架。只是这关系到自己以后的生存,他俩才会爆发出智兽真正的气势,终于是将老血击退,只是答应以后再有花草飞出,会分给老血一部分。

  可也就奇怪,老血来了之后,那石壁中飞出花草的间歇时间,越来越长,之后变成很多年才会飞出少许。

  开始老血还以为他俩独吞,又打了一架。那一架后,老血就赖在那儿不走,等了很久,也没见花草飞出。于是老血才相信了他俩的话,这才撤回老窝中等着。

  想到这个信息,当然是不会说的。阜沙蜴眼珠一转,想要从那只鸟的嘴中套出一些有用的东西。

  乌沓见到阜沙蜴愣住的表情,心想这儿不会真的有什么宝藏吧。那宝藏一事,其实就是乌沓的随口一说,想的就是让这两土地主,将通道中的环境介绍一番。

  阜沙蟹的脾气很不好,等了半天,却没见前边这几个闯入者有什么动静,刚想再次吼到,却被阜沙蜴打断。

  “我们两个在这个通道中生活了很多年,已经记不住住了多久,但是我俩,依旧没有将这个通道转完。”阜沙蜴语气正经的说道。

  乌沓和己丢,还包括他身后的六只妖兽,心中同时一震。这个通道竟然让这两个智兽,没找到尽头。

  乌沓语气很轻的说道:“你们在这儿这么久,难道不想出去?”乌沓的话问道阜沙蜴和阜沙蟹的心口去了。

  阜沙蟹浑身一震的问道:“你们知道怎么出去?”乌沓眼中闪过一丝得意,接着说道:“我们能进来,当然能出去,不过······”乌沓的话没有说完,就盯着阜沙蜴。

  阜沙蟹语气急切的大声在后边叫道:“不过什么?”乌沓用翅膀在空中拍打了两下,说道:“你俩带着我们这个通道转一转,转完了,我就带你们出去,怎么样?”

  阜沙蟹这次安静了,他知道自己脑袋瓜不行,思考问题的事情,还是丢给阜沙蜴吧。

  阜沙蜴陷入沉思中,思考着利弊。己丢飘在空中,一会看一下乌沓,一会又看看阜沙蜴,心中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站在后边的六只妖兽,当然是没有任何的发言权的,只能站在后边等着。

  却是不知道,阜沙蜴会不会和乌沓两个达成什么协议。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