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1-20 20:16:2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心记
  4. 第一百十章 救醒 乌沓

第一百十章 救醒 乌沓

更新于:2010-12-08 17:19:22 字数:3332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
  右绳上端着丹药盘,对着盘子使劲的吹了一口气,盘子上的白烟被吹散开来,就是在盘子中的药渣,也被吹散开来。

  显出药盘中畸形的丹药,盘中的丹药长相完全不敢恭维,其实这并不是付斯兰的错。

  错就错在火力太大,再加上没有好的丹鼎,受火不均,还有就是药盘是个次品,没能减缓丹药的消耗。这一切都只能怪东西太差,不能怪付斯兰手艺。

  汤洛本是一脸的兴奋,可在那药盘云开雾散后,见到那药盘中畸形怪状的丹药,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跟着的脚步,也慢下来。

  汀丁希冀的望着付斯兰绳上的药盘,可等付斯兰将药盘放在地上时,见到药盘中惨不忍睹的丹药,汀丁就是连死的心都有了。

  在汤洛和汀丁二人的脑中,都同时嘀咕道,这东西能救人吗。

  付斯兰可没有理会两人的想法,完全沉浸在兴奋的心情中,这可是他炼制的最好的丹药。

  不论是开始的去杂,还是中间的炼制融合,还是最后的成丹,都可谓是他炼制丹药以来,做的最好的一次。

  蹲下身子,也没有再次检查褚得生的情况,而是对汀丁说道:“将丹药喂进去。”

  汀丁看了一眼付斯兰,见付斯兰的脸上有着自信的笑容,长长的吸口气,松开紧皱的眉毛。轻轻的拿起药盘中,一颗畸形的丹药,轻柔的喂进褚得生的嘴中。

  刚喂完一颗,却听见付斯兰说道:“全部喂进去。”

  汀丁感到很不可思议,这是喂猪,还是喂药。

  没办法,汀丁抬起头,看了一眼站在付斯兰身后的汤洛,想汤洛给个主意。却见汤洛想也没有想的,就点着头。

  汀丁感觉很无辜,在心中大吼道:“为什么这药是我喂呀。”

  将所有的丹药喂进褚得生的嘴中,汀丁的双手轻轻的按在肚子上。帮着褚得生消化药力,付斯兰见丹药全部喂进去,下边似乎没自己什么事情。

  于是站起身子,轻松的出口气,右绳在空中来回荡了两下。

  汤洛不放心的问道:“这丹药有没有效果?”

  付斯兰转过头,一张瞎子脸对着汤洛微微的摇头,轻声的说道:“不知道。”汤洛盯着付斯兰茫然的脸,汤洛感到有力没处使似的。

  不一会,丁汀的脸上洋溢起笑容,激动的说道:“醒了,醒了。”汤洛闻言,喜形于色,急忙转过身,走到褚得生的面前,一脸欢喜的盯着。

  褚得生娇嫩的脸上,被汀丁擦洗的干干净净。

  睁开眼,看见的不是恐怖的地狱,而是活生生的世界,褚得生艰难的笑了一下,眼角流下辛苦的泪水。她现在的感受,就是活着真好。

  见到褚得生流下泪水,汀丁急忙坐在地上,抱起褚得生,带着哭腔,笑着脸说道:“没事了,褚师姐没事了。”说完,汀丁一直坚持的洪水,终于是绝决堤,紧紧的抱着褚得生开始大哭起来。

  汤洛站在两人的身边,长长的叹口气,终于是有惊无险。

  汤洛转过身,一脸正经的对付斯兰躬身道:“多谢。”付斯兰笑着脸,生生的接受了汤洛的感谢。

  森林中的黑夜,往往是来的最早的。

  今天的黑夜,黑的很浓,天上没有一点亮光,就连一丝月光,也没能从黑云中透出来。

  黑夜中,森林很是安静,也很暗,基本上是伸手不见五指。

  褚得生醒来后,身体依然虚弱,于是四人一商量,决定还是在这个小山底下休息段时间。

  付斯兰没有办法,无奈的答应下来,谁叫那汀丁不停的在耳边说了一个下午呢。

  本来付斯兰决定,救醒褚得生就快点离开。可不曾想,汀丁极力挽求,让自己留下。

  最后,付斯兰还得到一个不幸的消息,自己现在竟然身处赫克安森的内部。想到汤洛所说的,五里一蛮兽,十里一智兽的情况,付斯兰决定,还是人多好一点。

  于是只好勉强的留下来,盘坐着,随意的运转着脑袋中的念力,同时还在思考,自己应该修炼什么功法。

  汀丁和褚得生一直在小声的交谈着,将褚得生昏迷时所发生的事情,讲一遍。

  汤洛靠在一棵大树边,闭着眼,借付斯兰所给的丹药,修复着身上的伤势。

  没有多久,这个小山底下陷入一边安静,安静的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

  也就在这个漆黑的夜里,在这个黑暗的森林之中。一个巨大的湖泊周围,有一群巨大的擎天大树。

  这些擎天大树上长着,许多的根须,这些根须在树与树之间盘根错节。

  在这些大树上,还有几个巨大的房屋,只是这几个房屋显得很是简陋,全部由一些草木搭建而成。

  在大树上,一个巨大的房屋中,此时这儿竟然亮着光。

  在这个房屋的顶上,有着许多的放光的石头,这些石头要是被汤洛他们见到,一定会大吃一惊。

  就是这些石头,随便一个放在外边,都会被人们抢破头。在这屋子中,放满了干草,这些干草上竟然散发着药香。

  在房屋的最里边,有一大堆干草,这些干草上躺着一直乌鸦般大小的鸟儿,这只鸟儿比乌鸦还要黑,身上的羽毛黑的发亮。

  这只黑鸟是乌扈族,它的名字叫做乌沓,这片林子的名字叫乌沓森。

  因为它是这个森林的王,在乌沓的眼前,立着一个高大卢鹰,这卢鹰有着尖尖的喙,此时咕咕的对着乌沓说着话。

  要是付斯兰在这儿,他或许能够明白。

  卢鹰低着头恭敬的说道:“王,下午传来消息,里切回到森林了。”惬意的躺在干草上的乌沓闻言,一双小眼睛猛地睁开,释放着强烈的光芒,一个小身子站在干草边的一个枝桠上,盯着卢鹰。

  站在下边的卢鹰,头变得更低,浑身都有些微微的颤抖。

  乌沓滴滴的叫着:“它在哪儿?”

  卢鹰有些害怕的说道:“我们跟上的人,都在它的领地上,被杀死了。”乌沓闻言,那双小眼睛中似乎放着嗜血的光芒,滴滴的说道:“那就是说,它现在应该还在它的地盘上?”

  卢鹰声音有些发抖的说道:“应该是。”

  乌沓落在干草上,眨了一下眼,对卢鹰说道:“去,将这个消息传给己丢。同时,召集所有在外部下,天一亮必须在此集合。”卢鹰身子一震,点头就向外边走去。

  卢鹰跳下树,走到湖边,张开翅膀,向天空飞去。一边飞,还一边咕咕的叫着。

  咕咕的声音,在天空上传响,卢鹰所过的地方,都传来嘈杂的声音。

  乌沓站在屋子门口,滴滴的自个嘀咕着。

  半夜时分,天就开始下起了小雨。

  寒冷的雨点,打醒了睡着的付斯兰四人。四人没办法,只好黑夜中找寻一个躲雨的地方。

  本来四人是不怕雨水的,可四人中就有两人受伤,还有一虚弱的女子。付斯兰无所谓,淋雨这事,对于他来说,小菜一碟,以前在森林中淋雨的日子,可不少。

  众人艰难的找到一个小土包,这土包向外边伸出有半丈远,四人勉强的挤在里边。

  四人的睡意也被这雨水全部赶走,汤洛睁大眼睛,看着外边漆黑的一切。汤洛的伤势大多都在外伤,精神力受的伤,并不是很严重,勉强的可以释放出体外。

  而褚得生和汀丁二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两人的精神力受损都很严重,特别是中了金色棘蟒的毒,两人精神一直有些虚弱。

  两个女子紧紧地挤在一起,相拥而坐。

  听着外边淅淅沥沥的小雨声,闻着森林里特有的气息,四人心中一片空灵。

  寂静的场面持续了很久,场面才被汤洛的一个叹息打破。

  汤洛转过脸对着付斯兰叫道:“付斯兰。”付斯兰闻言,坐着的身子,向汤洛方向侧着。

  “你的师傅是谁?”汤洛谨慎的问道。

  “伍笑雄。”付斯兰想也没想的就回答到。

  汤洛一听,表情显得有些怪异,原本在心中的疑惑,现在有些明了。

  汤洛脸对着付斯兰,心中想到:“原来他是后伍师叔的弟子,也就只有他的弟子可以在藏书楼中,随意的拿书。”

  汀丁听到汤洛二人的讲话,耳朵一下子就竖了起来。听到付斯兰竟然是后山伍师叔的弟子,心中很是讶异。

  感受三人的怪异,付斯兰好奇的问道:“你们知道我师傅?”

  汀丁闻言,急忙抢言说道:“要是在承山上的学员,基本上是没有认识伍师叔的。”说了一句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要是在承山上长大的人,就一定知道伍师叔。”

  听到这儿,付斯兰的兴趣一下被提起来,想起师傅从来还没有讲过,有关他的事情。坐正身子,仔细的听着汀丁讲着。

  “我只记得,小时候,我们就喜欢往后山跑,因为那儿每到春年,那儿就是整个承山最美丽的地方。记得第一次去,见到后山美丽的园子,就向里边跑。可不论我们怎么向里边挤,就是进不了那个院子,只能站在远处看着园子里。后来回到家里,和父亲一说,却被父亲一阵教训,说不能再去后山。”汀丁的脸上全是回忆的神色。

  “我们很是不解,就赖着父亲讲伍师叔的事情······”汀丁的话语在这个寂静的小山包下,慢慢的传动着。

  周围很静,安静的让人心怡。

  却是不知道,天亮后,四人的决定如何。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