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5 14:40:2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心记
  4. 第一百九章 简鼎 鸟聚

第一百九章 简鼎 鸟聚

更新于:2010-12-07 17:09:21 字数:3569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
  看着铜锅下的火并不是很大,付斯兰紧紧的皱着眉毛。精神力缓缓地探进铜锅中,感受到铜锅中逐渐升高的温度,付斯兰依旧皱着眉头,因为这温度太低。一想到温度太低,付斯兰急忙的坐在火坑边,盘坐下来。

  全心神的注意着铜锅中的动静,接着付斯兰左边肩膀上的干草迅速落下。

  汤洛有些不解的看了一眼付斯兰,睁大眼睛,一边向火坑中加柴,一边注意着付斯兰的举动。

  汀丁走到汤洛的身边,刚要气愤对汤洛吼道。这才注意到汤洛奇怪的神情,疑惑的转过头,看着付斯兰。

  此时,付斯兰坐在地上,一脸镇静,身子紧挨着火坑,左边的肩膀对着铜锅。在付斯兰身体周围,空气的温度迅速提升,他的身子此时像个火炉,向外边逸散着强大的火能。

  感受到这股强大的火能,汀丁惊骇的向后边退了一步。汤洛甚是震惊的盯着付斯兰,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就在二人疑惑之时,只见付斯兰左边的肩膀上突然间,向外边冒出火线来。

  那火线有小手指粗细,火线出现在外界,就看到,那火线将周围的空气都烤的炙热,火线没做停留,直奔铜锅而去。

  一瞬间,铜锅下的干柴全部燃烧殆尽,只听见铜锅上响着吱吱的声音。

  汤洛惊骇的坐在地上,看到那森白色的火线,心中相当的震撼,在那火线上有着强大的气息,让人心惊不已。

  那火线像是能焚烧一切,还能洞穿一切。汤洛吞了吞口水,身子向后边挪动了一下,死死的盯着那铜锅。

  汤洛两人心神巨震的盯着铜锅,时不时的看看盘坐在地上的付斯兰。

  时刻的注意着铜锅中的动静,付斯兰很是冷静,心神没有丝毫的波动。

  铜锅中的药盘里,温度也迅速升高。随着时间的推移,铜锅中的温度已经很高,付斯兰的精神力不停的调试着丹药中的成分,精神力分成若干股,在各丹药间穿梭,揉捏着丹药中的各种成分。

  同时调试着火候,尽全力的将丹药中无用的东西,全部炼化掉。

  汀丁和汤洛二人都站在远处,两人受不了付斯兰身边传出的高温,只好站在远处观看。

  汀丁的神色凝重,开始还以为付斯兰只是个二调子,现在看来,这人确实不同凡响。

  突然,汤洛的脸色一变,他想到这个温度如此之高,那铜锅是否能够承受住。

  这个想法刚闪过,汤洛就看到,那铜锅现在已经有了要融化的迹象,心中一顿,有些着急。

  汀丁也注意到这个情况,眼皮一跳,她明白要是那铜锅融化掉,这次炼丹也就完全性报废。

  当两人看到铜锅融化时,付斯兰早就知道,只是他一直在思考对策。眼看铜锅就要融化,此时又不能停火,同时炼丹也不能停止。

  没有了办法,付斯兰神色一狠,全力的释放脑袋中的精神力,精神力朝那已经开始融化的铜锅卷去。

  一股无形波纹,形成一个罩子,将整个已经变成铜水的锅,里外包裹,用精神力维持着铜锅的存在。

  站在远处的汀丁和汤洛二人,此时睁大着眼睛,张着嘴巴,不可思议的盯着付斯兰。

  现在一个相当怪异的场景,一个残废盘坐在地上,左边肩膀上向外边冒着森白色的火焰,这些火焰向他身边的一个红色圆球涌去,整个红色圆球被这些森白火焰包裹着。

  同时那红色圆球停在空中,就是站在远处看,都看的出那森白火焰的强大能量。

  最震撼的是,那红色圆球,似乎是由液体组成,这些液体还在空中流动。

  付斯兰没想到的是,他一个偷懒的想法,造成了一个惊世骇俗的场景。他想着,反正要用精神力包裹着,还不如将这铜锅拿近一点,于是就用精神力将其卷近一些,这样比较省力。

  幸运的是,付斯兰的精神力前不久,就被那火种不停的烤过,再加上火种已经属于他身体中的一部分,这才不会被这火焰灼烧。

  就在这三人都很认真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一个青色的小鸟从天上落,无声无息的落在付斯兰旁边的大树上,闭上眼养起神来。

  这青色的鸟长的很像黑齐,但却不是,因为这只鸟的翅膀上,左右各有一缕红色的羽毛。

  不一会,随着头一只青色的小鸟的到来,这个小山脚底下,周围的大树上,不一会就落下多只长相不同的鸟儿,这些鸟儿都有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无声无息的落在周围。

  而就是这些鸟儿的到来,在这个小山周围,其他的动物集体的消失不见,就是原本在空中飞着的鸟儿,也不见了。

  忽然,空中又飞来一只鸟儿,这只鸟儿没有张开翅膀,只见它身体周围有着一些青色气体在流动,随着青色气体的流动,身子在空中移动着,那青色气体像是一对青色的翅膀。

  它的身子落在褚得生的身边,正正的站着,这只青色的鸟儿,赫然是黑齐。黑齐看了一眼正认真炼丹的付斯兰,青色的眼睛一闪,就闭上了。

  汀丁见付斯兰炼丹的架势还是很像,心中稍安。

  一想到褚师姐还在昏迷,急忙的回过神,向褚得生走去。看到在褚得生的旁边站着一只鸟儿,汀丁并不奇怪,因为她知道,这只鸟儿是立在付斯兰肩膀上那只。

  汀丁走到褚得生的面前,看了一眼并不害怕的黑齐,对着黑齐微微的笑了一下,就用手按在褚得生的肩膀上。

  探完褚得生的情况,汀丁长长的叹口气,接着就坐在地上,看着付斯兰那边。

  汤洛一动不动的盯着付斯兰,不想放过任何一个细节。想到以前,自己想去学阵法,父亲当时就大骂了自己一顿。

  说什么,修为才是根本,其他的都是云烟。后来自己又想去学丹药,又被父亲大骂一顿,说什么,有他在还怕缺什么丹药。

  还举例说到承山那几个会炼丹的人,修为多年没有寸进。

  想着自己的童年,基本上都是在父亲的压迫下,天天入定,时时修炼的情况下度过。直到最后突破步虚段,成为念段后,父亲才对自己有所松懈,说什么以后的修炼全都要靠自己。

  就是由于小时候被他父亲,压迫太多,导致汤洛的性格有些乖张,一切都靠自己的喜好做事。

  想起父亲,汤洛心中有着坚定不移的信念,那就是爷爷都还在,父亲就更不会有事。

  死死的盯着付斯兰,眼睛连眨都不眨一下。汤洛对付斯兰的佩服,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当付斯兰左边肩膀冒出森白火焰之时,汤洛一眼就认出那火焰的来路,那可是天地间相当强大的存在,就是有人遇见它,也不能将它怎么样。而付斯兰却能将它收为己用,而且运用自如。

  在汤洛的眼中,比起以往,多出一分敬佩,还有羡慕。

  突然,在付斯兰的脸上有着一丝的笑容。只见,付斯兰肩膀上的火焰瞬间消失不见,而那火红色的铜球,依然飘在空中。

  感受到铜锅中丹药的成型,付斯兰脸上的笑容,很是灿烂。

  这可是他为数不多炼制颇为顺利的一次,一切都是顺风顺水的炼制下来,就是成丹的也占大多数。

  这如何不叫付斯兰兴奋,精神力缓缓地做着最后的工作。

  汀丁的精神力再次进入褚得生的体内,感受到毒素已经将她的心脏侵袭,还有些许毒素已经侵入脑中,汀丁见状,心神不宁的站起,急切的盯着前边的付斯兰。

  就在汀丁站起来时,付斯兰神色一松,终于将丹药炼制成功。

  付斯兰站起身子,这才发现,铜锅已经变成一个铜球,而且现在还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

  付斯兰语气中带有些许喜悦的说道:“成功了。”说着,付斯兰还用精神力将大树周围探了一番,没有发现那个地方可以放这个火红色的铜球。

  听到付斯兰炼制成功,汤洛一喜,急忙的说道:“那块拿出来呀。”正准备找地方放铜球的付斯兰闻言,这才惊醒起,丹药都在这个已经成为一体的铜球中,还没有拿出来。

  汤洛似乎也注意到漂浮在空中的铜球情况,急忙上前说道:“打开它,将丹药拿出来。”

  付斯兰楞了一下,右手在储物袋上一摸,右绳上出现那把黑柄长剑,二话没说,对着铜球上划去,白芒一闪,长剑就被收进储物袋中。

  付斯兰的精神力一动,铜球上就飘起一个圆盘,落在地上。圆盘打开的一瞬间,火红色的铜球里,飘出一股浓烈的药香。

  闻到这股药香,就是坐在褚得生面前的汀丁,精神也是一震。

  只顾卷着铜球里的药盘,任由铜球落下。还冒着白烟的药盘,被抓在付斯兰的右绳上,火红色的铜球落在地上,一下子就变成铜水,在地上流动片刻。

  要是被外人知道,付斯兰和汤洛二人用干柴,和煮饭的铜锅,将丹药炼制出来,不知道要羞煞多少炼丹大师。当然,也并不是每个人,都有火元种相助。

  汤洛兴奋的走到付斯兰的面前,盯着那盘还冒着白烟的丹药,脸上洋溢起,很久没有的笑容。

  端着药盘向褚得生走去,忽然,付斯兰感觉到肩膀上的异样,身子一顿。

  “知道回来了,下次到处跑,看我怎么收拾你。”付斯兰一感受到肩膀上的抓动,就知道,落在肩膀上的是黑齐。

  此刻,付斯兰的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向前走的步伐,似乎变得轻盈许多。

  黑齐听见付斯兰的话语,闭着的眼皮,跳了一下,就一动不动的站着。

  付斯兰的训话声音不是很大,就是汤洛也没有在意。可这话音刚落,在小山周围,停留着一直没有动静的小鸟们,都同时的睁开眼,它们眼中的神色,竟然如此的相似。

  但那神色,却不是我等能够看懂的。

  汤洛一瘸一拐的快速的跟在付斯兰的身后,心中还是有些焦虑,同时还有些担心,担心这丹药没有效果。

  却是不知道,这辛苦炼制的丹药,能不能救活褚得生。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