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0-22 05:36:0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心记
  4. 第一百八章 备药 无鼎

第一百八章 备药 无鼎

更新于:2010-12-06 16:24:02 字数:3295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
  付斯兰的脸色大变,此时,在褚得生的体内许多的毒素,现在在她的体内暴动。心脏中,已经窜有少量毒性。

  看到现实和自己的估计相差如此之大,而且现实导致的后果很是严重。付斯兰从褚得生的体内退出来,长长的吸口气。

  “我们要快一点了。”付斯兰的语气中颇不平静的说道。

  汀丁闻言,急忙的蹲下身子,将手按在褚得生的肩膀上,不一会,她的脸色也变得很是难看。

  急忙的站起身子,着急的说道:“求你,一定要救她。”汤洛也知道,褚得生的情况有些糟糕,盯着付斯兰没有说话。

  汤洛二人,现在没有心情去理会付斯兰现在的变化,也没有注意到,付斯兰身边少了什么。

  看到二人着急的样子,付斯兰点了一下头,就向前边走了几步,站在昨夜靠着的大树边,慢慢的蹲下。汤洛快速的跟在付斯兰的身后,汀丁站着身子望着两人背影。

  蹲在大树边,精神力一动,腰间的储物袋中落出一堆灵药。

  汤洛虽没有学过丹药炼制,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看到地上的一堆灵药,这些灵药上现在都还散发着淡淡的气息,汤洛很是惊讶,惊讶付斯兰是如何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找到这么多的灵药。

  “你把这些弄碎。”付斯兰右绳上拿着几株灵草,对汤洛说道。汤洛闻言,急忙的蹲下身子,接过几株草药,一脸茫然的看着付斯兰。

  付斯兰从储物袋中拿出五个陶罐,这五个陶罐上,还散发着淡淡的木属性念力,看样子还是用特殊的东西做成的,每个陶罐里各放着一个黑色的长研子。

  顺手将五个陶罐递给汤洛,就转过头,看向身后,右绳对着后边急射而去,卷住身后一堆干草,迅速的撕扯过来。

  右绳在空中一转,卷着的干草变成一根长绳,右绳将干草绳甩到左边肩膀边,瞬间就接上,原本已经变黄的干草,瞬间变得青绿异常。汤洛一脸诧异的盯着这一幕,嘴巴微微张着,眼中尽是骇然之色。

  在汤洛的思维中,从昨天付斯兰和金色棘蟒的战斗时得出的,他认为付斯兰应该是一个火属性的术师。他还一直没有明白,一个术师,为什么会在承山上修炼。

  可是现在的一幕,不仅将汤洛震撼住,同时也解开了他的疑惑。这付斯兰竟然是少见的意术双修,而且以二十岁左右的年纪,有这种修为可以说是天才。

  要是汤洛知道,付斯兰那张看起来老成的脸,其实是一个迷惑,付斯兰此时充其量也才十五六岁。

  当然,这是看不出来的,否则,这个消息有些惊世骇俗。汤洛还是盯着付斯兰,现在在他的眼中多的是疑问,他根本不知道,应该怎样将灵草弄碎。

  付斯兰不停的做着准备工作,突然抬起头,看着汤洛竟然没有动静,有些着急的说道:“快点那。”

  汤洛诉苦道:“我不知道,怎么弄。”

  这下,付斯兰很是无奈的看了一眼汤洛,说道:“将叶子去掉,将这些灵草的根部放在这些陶罐里,之后用精神力将陶罐口封住,再用研子将它研碎就行。记住,不能松开这精神力,否则会散失一些药性的。”

  汤洛一脸惊讶的看着付斯兰,他没有想到,就是开始的处理,都这么难。看着付斯兰询问的神色,汤洛只好硬着头皮的点了一下头,就开始做起来。

  两人就蹲在地上,不停的忙着手上的事情。两人将大树边摆满着东西,汀丁站在褚得生的面前,着急的看着不远处。

  刚艰难的将一根灵草研碎,付斯兰就递上一个棕色的瓶子,说道:“将研碎的东西,装进去。”

  汤洛正在思考,如何处理这陶罐里的东西,见到付斯兰递上的瓶子,心中一喜,心中想到,终于是做完了一个。

  看着身边放着的几根灵草,汤洛额头上的汗水,就直冒。

  看了看准备的东西,付斯兰长吐口气,右绳在腰间一摸,抓出一个圆盘,圆盘中间全是药眼。

  两人不停的在大树边忙着,大约近一个时辰,大树边大变样。周围放着许多的东西,还在旁边挖出一个大的坑。

  汤洛始终不明白,付斯兰挖一个坑干嘛。汤洛不好意思问,所以就站在那儿看着。

  看着地上堆着的瓶瓶罐罐,汤洛不由的对付斯兰有些佩服。汤洛将那几根灵草研碎完后,脑袋就有些发晕,他才明白,原来想要成为一个合格的丹师,精神力还真是很重要。

  看着付斯兰做这些事情游刃有余,心中佩服之情,又多出几分。

  看了看周围准备好的东西,又转过头看了看昏迷中的褚得生,他明白,那褚得生的时间已经不多,也就是自己的时间不多。急忙的安定下心神,突然,付斯兰一愣。

  当一切都准备好时,付斯兰才发现,自己炼制丹药的丹鼎都还在嘴里的戒指中,没有拿出来。

  也不能当着汤洛两人拿出来,就是拿出来,又用什么火呢。付斯兰傻眼了,傻傻的愣在原地。

  汤洛此时有些紧张,他对这炼制丹药很感兴趣,所以有些激动。

  他等待着付斯兰的下步动作,可等了好一会,才发现,付斯兰不知道怎么了,呆傻的站着,一动不动。

  汀丁站在不远处也注意到这个情况,脸上焦急更显浓郁,她认为,付斯兰一定是遇到什么困难,很难解决,才会有这种表情。

  过了好一会,付斯兰才回过神,他现在已经有了决定。抬起头,看了看汤洛和汀丁,问道:“你们有丹鼎吗?”这话刚落,就让听着的两人傻眼了。

  弄了半天,一个丹师连丹鼎也没有。最重要的是,从上午开始,到现在,做准备工作这么久,准备完了,才说自己没有丹鼎。

  山脚下,此时的场景有些怪异,也很安静,安静的让人不寒而栗。

  付斯兰紧紧的皱着眉头,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自己的嘴中有个秘密。

  当时在承山上,将整个后山装进去,那属于无奈之举。幸运的是,还好没有麻烦找上身。经过这些事情之后,他明白以前就知道的一个道理,那就是怀璧其罪。

  汀丁双手紧紧的拽着,心中有说不出的感觉,是气愤,还是其他,都说不上来。

  汤洛愣住了一下,心神迅速的反应过来。现在最主要的是,找到可以炼制的器物,眼珠一转,汤洛双手互相一击,脸上有些喜色。大声的说道:“我有办法了。”

  说完,汤洛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东西。这东西将汀丁看的傻眼,就是付斯兰也是表情一愣。因为,汤洛竟然拿一个铜锅出来,铜锅上还盖着盖子。

  付斯兰想了一下,无奈的点点头。

  用右绳接过这个不大的铜锅,看了看地上挖着的大坑,一盘算,就将坑填回去一些。

  汤洛看了看坑中,眼睛一亮,急忙的向前走去。

  等付斯兰将铜锅放在土坑上时,汤洛也回来了,汤洛双手抱着一大堆干柴。脸上还有兴奋的笑容,将手中的柴火放在地上。

  站在不远处的汀丁,睁大了眼睛看着前边的两人,一脸的惊讶,她长这么大,都还没有听说过,有人用干柴,加上一个铜锅来炼制丹药的。

  眼前的两人竟然还做的很是攒劲,汀丁低了一下头,看了一眼褚得生,汀丁的眼中竟然有着一丝戏谑,意思像是在说,你惨了。

  汀丁坐在地上,脑袋有些晕沉,似乎昨天中的毒,还没有解完。

  再看一眼付斯兰和汤洛,汀丁就急忙的闭上眼睛,像是不忍心再看下去。

  看到汤洛竟然这么快,找到这么多干柴,脸上有着赞许的笑容。这个笑容看的汤洛心中一喜,急忙从储物袋中拿出火石,点燃干柴,放进土坑中。

  秋年的植物都很干燥,一点就燃,看着火红的能量向外边扑出来,汤洛一脸的兴奋。

  付斯兰长长的吸口气,快速的蹲下身子,将右绳上的药盒放进铜锅中。

  汤洛似乎想起什么,转过头盯着付斯兰问道:“是不是该加一点水?”这话一问完,付斯兰眉毛一皱,脖子向后一移动,脸朝着汤洛。

  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汤洛急忙的低下头,盯着火坑。

  付斯兰想了一会,问道:“炼制丹药要加水?”

  坐在地上的汀丁,被前边的二人弄的心神不定,心神根本安静不下来。

  突然,听到汤洛的问话,汀丁暴睁着眼睛,盯着前边。

  她现在很是生气,心中嘀咕着:“这是人话吗,炼丹还加水,到底是在煮饭,还是在炼丹。算了,他到底懂不懂啊。”刚将心神安定下来,汀丁暴睁着的眼睛,睁得更大。

  付斯兰竟然还问了一句,不是人说的话。

  汀丁再也受不了这两人,就是自己再差,也在承山上学过一些炼丹的常识。这两个人就是连常识也不知道,自己还期盼着丹药,来救治褚师姐。

  汀丁迅速的站起身子,气愤的朝着两人走去。

  汤洛不停的向火坑里加柴,生怕火小了,将丹药炼坏。付斯兰将药盘放进铜锅中,盖上锅盖。接着就看了看火坑,见火还是很大,又不放心的打开锅盖,看看锅里。

  两人完全没有注意到,汀丁那要杀人的神色。

  却是不知道,汀丁会怎样大闹一番。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