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17 19:31:3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心记
  4. 第一百六章 前敌 后友

第一百六章 前敌 后友

更新于:2010-12-04 17:17:17 字数:3568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
  汤洛和汀丁二人相互看了一眼,两人的眼中尽是失望之色。

  “我有的丹药,基本上都已经喂给她了。”付斯兰语气有些伤悲的说道。

  汤洛闻言,身子一震,他完全明白,没有丹药情况下,褚师妹的结果如何。

  汀丁一听,表情一呆,浑身的力量像是被抽完似的,身子显得很是无力。

  汀丁一眼泪水的,盯着晕倒在地上的褚得生,心中的伤痛,说不出道不尽的。

  在汀丁的记忆中,原本和褚得生是没有任何的交情,可在赫克安森中的这些天,让两个本是高傲的女子,成为了最好的朋友。

  见到朋友可能是再也不能醒来,汀丁的眼泪,哗啦的一下,从眼睛中决堤而出。

  付斯兰站起身子,长长呼吸了一口空气。站在大树上的黑齐,听到下边的动静,迅速的睁开眼,两只小翅膀紧紧地贴着身子,缓缓地落在付斯兰的肩膀上,又快速的闭上眼睛。

  用精神力将周围仔细的打探了一边,付斯兰平静的说道:“她暂时没有危险,毒性里心脏还有段距离,应该够时间找到草药,炼制一些解毒丹药。”

  付斯兰的话,在悲痛中的汤洛和汀丁二人耳中,犹如天籁,两人急忙将无助的视线,投到付斯兰的身上。

  两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怪人还是一个丹药师,两人就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般,死死的盯着付斯兰。

  要不是,付斯兰身上真的没有了解毒的丹药,付斯兰根本不会说,去找草药来炼制。就是要炼制一些解毒的丹药,付斯兰也不用到处去找草药,在他嘴巴中,就有一个巨大的药圃,还怕没有药。

  但是,这一切,都并不是那么如愿。

  他并不想这个人死去,而且还是因为自己没有给炼制丹药而死。同时他也不愿,让别人发现他有许多现成的药草。

  慢慢的走动了一下,略微松弛身上的肌肉,感受到脑海中的精神力,一夜间竟然有所增加,付斯兰心中对那森白火种很是喜爱。

  汤洛和汀丁听到可以医好褚得生,心中顿时喜悦起来。可就刚刚喜悦片刻,却听到有史以来最大的噩耗。

  “承院已经没有了。”付斯兰语气平淡的说道,脸朝着森林的深处。付斯兰给这两人,瞬间来了两个极端,让两人回不过神来。

  此时,在这个小山脚底,一股清风吹过,带着一丝清凉。而表现在汤洛和汀丁二人的身上,却是悲凉如冬,汀丁的脸上自然而然的滑落下泪水,整个人呆滞的坐在地上,眼中失去了任何色彩。

  汤洛闭上眼,深深的吸了口气,他其实在离开承山的那天,就被告知这个消息,心中多少有些准备。

  但准备终究是准备,真正听到这个事实时,才体会到,心中那股悲痛,而且父亲和爷爷还不知安好。

  汤洛睁开眼,脸上的疤痕是那么的醒目,眼中透露着坚强的光芒。艰难的站起身,他明白,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去悲伤,此时要做的是,坚强的活下去。

  看了一眼付斯兰的背影,汤洛心中的那猜疑之人,已经和眼前这个怪人重合在一起。

  想到这儿,汤洛回想起爷爷对自己说过的,在承山的藏书楼中,却确实是自己的过错。

  汤洛歪歪倒倒的站着,声音虚弱的说道:“多谢道友的救命之恩,同时在下在这儿向道友道歉。”说完,汤洛艰难的向付斯兰弯下腰,恭敬的鞠了一躬。

  付斯兰叹口气,脸上有淡淡的笑容,笑着说道:“以前的事情,我已经忘记了。”说完,付斯兰转过身,用精神力在褚得生的身上仔细检查。

  突然感受到一股精神力的窥测,汀丁悲痛的心神,迅速的归位。感受到付斯兰在检查褚师姐的身体,汀丁脸色有些怪异的看了一眼付斯兰。

  就是别人生病之时,检查病人的情况,也没有这样肆无忌惮的用精神力在身上横扫。

  更别说,生病的人是个女子,检查病的还是个男人,直接用精神力这么横扫,岂不是将女子的身子,也看完了。所以,这让悲痛中的汀丁,还能感到怪异。

  刚才的话,汀丁虽说大多没有听进去,但基本上没有落下。

  此时,他也明白,眼前这个人,自己确实是见过,虽说那段记忆不是很清晰,毕竟过去时间不久,所以还是有些印象。

  汀丁看付斯兰的眼神中,有一丝怪异,还有一丝惊讶,同时还有一些敬佩。

  想前不久,自己还在承山上戏弄过此人,却没想到,此人的修为会如此深厚。

  以前在承院之时,她心中有的全是骄傲,可这些天让她明白,她其实很是弱小。就是遇见如此之多的不幸和苦难,但也没有打击她的自信心。

  可昨天,见到,那个金色棘蟒之后,她知道就是自己全盛时期,配合家里人给自己保命法宝,也不能把脏成金色棘蟒怎么样,最多保得自己性命。

  但眼前这个怪人,还是以前自己戏弄过的怪人,却轻易的将那金色棘蟒斩杀。

  前不久,自己还在承山上欺负过这个怪人。想到这儿,汀丁的脸上有些沮丧。

  汤洛没有注意到付斯兰在干什么,突然抬起头,急促的问道:“你知道,你知道我爷爷和父亲怎么样吗?”汤洛满脸的急切。

  汀丁闻言,也很是迫切的盯着付斯兰,接着对汤洛摇了摇头,汤洛看到付斯兰没有回答,这才发现付斯兰在用精神力检查褚师妹,急忙的安静下来,看着还处于昏迷状态的褚得生。

  此时,付斯兰的心神全部都在褚得生的身体中,褚得生的血管中,有很多黄色的毒性,现在暂时的被压制着,没有到处流窜。

  但是情况很不乐观,在里心脏不远处,就用许多的黄色的毒,这些毒正在慢慢的向心脏移动,看情况,今天的夜里,这些毒就会入侵心脏,到时候,以现在的条件就只有死路一条。

  付斯兰回过神,微微的摇头,叹口气,心中在思量着,下边该如何做。

  看到付斯兰一脸的沮丧,汤洛汀丁二人,心中不免有些紧张。过了好一会,付斯兰才想到如何做。

  “你们刚才问什么?”付斯兰疑惑的看着汤洛,刚才检查褚得生的身体时,隐约间听见有人在问话。

  汤洛表情一愣,脑袋一转,急忙问道:“我想问一下,我爷爷和父亲你知道他怎么样吗?”

  付斯兰一听,眉毛比开始皱的还紧,想了一会。

  汤洛现在的心情,可谓是乱成一团,一边担心着家人,又担心着面前还在昏迷的褚得生,感觉两头都很重要。死死地盯着付斯兰,等待着他的回答。

  “我不认识你爷爷。”付斯兰想了半天,才冒出这么一句话。

  汤洛的脸色变得很怪,鼻子眼睛的皱在一起,过了好一会,汤洛才回过神,又想到,爷爷的修为这么高,一定会没事的。汤洛安慰了一下自己,保持着镇定。

  看着倒在地上的褚得生,这才着急的问道:“她有救吗?”

  付斯兰将刚才的想法理了一遍,微微的点了点头。

  汀丁见状,急忙的站起身子,向前走了几步,走到付斯兰的身前,用手拉着付斯兰破烂的衣角,急切的说道:“请你一定要救救她。”

  这一连串的动作,汀丁做的很快,几乎让付斯兰有些反应不过来。

  突然,付斯兰那本已经很是破烂的衣服,被汀丁这么激烈的一扯,衣角哧的一声,撕裂开来。

  汀丁手上抓着已经扯下来的衣角,这才注意到,眼前这个怪人的身上,衣服基本都是烂的,都达到衣不遮体的效果。

  汀丁眼睛一瞟,看到付斯兰胸前密布的抓痕,急忙的低下头,原本苍白的脸,竟然泛起红晕,汀丁手依旧抓着衣角,身子急忙的转过去。

  这才注意到身上的穿着的破烂衣服,有些不好意思的咳了几声嗽,转过身,就向前边走去。

  汤洛看着付斯兰这个动作,脸上显出久违的笑容。

  过了好一会,付斯兰才从林子里走出来。这时,付斯兰穿着一身灰色的紧衣,紫黑色的头发,被一根白色的绳子绑在脑后。

  黑齐换了个位置,此时站在付斯兰的左边肩膀上。

  见到付斯兰穿好衣服过来,汤洛和汀丁二人的急切的盯着付斯兰。

  看了看周围,周围显得很是安静,付斯兰想起什么。脸朝着汤洛说道:“我的名字叫做付斯兰,以前的事情,都让他过去吧。”

  汤洛闻言,表情为之一愣。汀丁脸色一凝,这才发现,到现在自己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汤洛见状,脸上有些喜色,急忙的说道:“我叫汤洛。”没有再提以前不好的事,直接转过头,用右手指了指汀丁,介绍道:“这是汀师妹,哦,原名叫汀丁。”

  付斯兰对着汀丁一点头,脸上有着淡淡的笑容,说道:“我们以前也见过。”

  汀丁闻言,脸上的红晕变得鲜艳起来,微微的点头,小声的说道:“对不起。”

  付斯兰的笑容更加的灿烂,右绳在空中左右摆动着,说道:“那没什么。”说完,付斯兰长着嘴笑起来,只是没有发出声音。

  接着指到地上晕倒褚得生介绍道:“这是褚得生,褚师妹。”当汤洛介绍褚得生时,汀丁一眼询问的神色,盯着付斯兰。

  付斯兰想了一下,点点头,对二人说道:“你们两个就在这儿修养,我出去找一些草药回来。”

  话音刚落,汤洛急忙瘸着向前一步,说道:“我也一起去吧。”付斯兰停下脚步脸朝着汤洛摇摇头,说道:“你还是在此修养吧。”

  汤洛闻言,只有无奈的点点头,他很想出去帮忙,只是现在的他,出去也只能成为累赘。

  付斯兰对着汤洛一笑,身子一下拔地而起,消失在大树之巅。

  汤洛刚想说,不要在空中飞行,这儿是森林的内部,但一想到别人能在森林中走到这儿,还能不知道,于是只好忍住没说。

  望着付斯兰消失的身影,汀丁的目光有些奇异,道不出的感觉。

  却是不知道,付斯兰是否出去找草药。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