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2-12 16:09:2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心记
  4. 第八十九章 黑点 图案

第八十九章 黑点 图案

更新于:2010-10-16 21:10:02 字数:3335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
  倒在地上,还没有死的残废,理所当然的就是付斯兰,付斯兰现在很痛苦,当然他是没有知觉的了,感受不到这个剧烈疼痛,他已经疼得昏迷。

  在付斯兰的身体中,一股异常强大,而且绵绵不绝的精神力,紧紧的将那仪元火种包裹着。

  当赦平,将仪元火种,传到付斯兰身体中后,这颇具灵性的仪元火种,突然就感受到了一丝不同,不同于前主人的气息,这个气息并不是很强大,它本能的全力释放着自身的能量,它想摆脱一切束缚,获得自由,虽说它是那种绝顶的天材地宝,一旦现于人世,就会被各大强者惦记上,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当然,对于没有智力的火种,怎么会知道这些,它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要摆脱束缚。

  可是,不论怎么样,火种依旧是在猛烈的燃烧,可不论它怎么燃烧,这个陌生人的精神力却一直不见减少,到最后,这颇具灵性的火种,终于也明白,它没有机会出来了,于是它安静的待在这个精神力包裹中。

  付斯兰身体中,奇异的变化没有停止,那火种只是一个触发点而已。

  上次落进火山中,付斯兰身体上的游动黑色,全部都凝聚成一个黑色的小点,这个黑色小点从那次以后,就一直藏在他心脏右下方血管旁边。

  这次,火种停下后,这个黑色的小点,像是被刺激活了。这个小点破裂开来,它没有到处跑,而是直接钻进旁边的血管中。

  那黑色小点,就在心脏旁边的血管处,占成一个据点,以此处开始,向他身体血管中,逸散开许多的黑色物质来。

  奇怪的是,这个黑点向四处逸散,这个黑点却一直没有停止,而且这些黑色的物质,像是很有灵性似的,没有见血管就跑,而是按着一种奇怪的路线前进。

  这些黑色物质,在血管中前行,付斯兰的神经,就如同被弹的琵琶弦一般,不停的在颤栗着。

  幸运的是,付斯兰的意识已经模糊,否者,还不知道能不能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李平此时用付斯兰的绳子拖着他的身体,缓慢的移动在青石街道上,同样幸运的是,这街道还很平整。

  黑齐站在树间,青色的瞳孔望着下方的少年,不为所动,见两人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眼界,这才有所动静。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都没有,黑齐的身子又出现两个身影的上方。

  “哎呀,还好你不是太重,否者,我还真是拖不动你。”李平靠在墙边,伸出黑色的手,从怀里抓出一把剩饭,一边深深的呼吸着,一边大口的吃着。

  看了看渐渐暗下来的天,李平站起来,继续的拖着付斯兰的身子,缓慢前行。

  时间过的很快,李平拖着付斯兰的身子,已经过去三个多时辰。偏僻的黑暗的街道上,李平弯曲的身影,慢慢的出现在街道尽头,这条街道上,两排都是稀稀落落的破烂房屋,街道上,凹凸不平的满是石头。

  李平将付斯兰的身体,放在地上,手撑在一堵破败的墙壁上,大口的喘息着。

  缓了一会气,李平就对着这个破烂的院子里边,叫道:“老头子,我回来了。”声音不是很大,但是在宁静的街道上,却传的很远。

  在这个院子中,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出来。“好了,来了。”接着,就听见哒哒的声音,一个木板的鞋子,在地上打出来的声音传出来。

  没一会,沉重的木板,就发出吱吱的声音。

  木板打开后,一个头上有着脏脏长头发的老头,站在破烂的木框架前,看了一眼李平,脸上浮起短暂的笑容,接着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付斯兰,面无表情的说道:“他是谁?”

  说着,这个老头就走到门外,弯下腰,抬起付斯兰的肩膀,李平见状,走到付斯兰的脚边,跟着弯下腰抬起这具残废的身子。

  两人艰难的抬着付斯兰,走进院子中,李平这才说道:“我啊,今天去承山广场盯了盯,就看见这个残废了,顺便就将他弄了回来。”

  老头子闻言,没有说什么,而是将这个残废仔细打量了一番。

  院子中有一个破烂的房子,房子中点着一堆柴火,柴火上,架着一个破烂的铁锅,火堆将整个房子点的通亮。

  两人将付斯兰放在火堆的旁边,李平直接坐在地上,脸上带着欢喜的笑容。

  李平从怀里拿出一天的收获,一些剩饭剩菜,还有一些散碎的钱币,放在地上,又将绑在腰间的两根绳子,放在地上,接着就开始清点着地上的钱币。

  李平将地上的钱币,仔细的清点了四边,脸带笑容的问道:“老头子,你可知道,今天,我收获了多少?”

  老头子没有说话,而是低着头,看着地上的火堆。

  李平也没有多理会老头,接着兴奋的说道:“一共七十六个可那币。”说完后,李平就仰头大笑起来,为今天他的成功,感到骄傲。

  数完后,李平卷起右边的烂裤腿,在他的右腿上,绑着一个小袋子,小袋子中,似乎装的都是钱币,哗啦啦的响着,李平小心翼翼的将钱币放进袋子里,又绑回右腿上,将裤腿放下,拍了拍腿。

  这才开始,悠闲的吃起东西来。

  可那币,是允有国通用的基本钱币,也就是面额最小的钱币,这钱币都是在普通人中流通。

  两个可那币就可以买到一个罗丹豆做的馅饼,一个馅饼可是能够支持李平一天的食物分量。

  老头子看了看,放在地上的两根绳子,将目光再次看向倒在地上的付斯兰,还有付斯兰的腰间的储物袋,老头的眉头就一直没有松开过。

  两人没有注意到,在这个破烂的院子外,有一只齐雾鸟站在破烂的房屋顶上。

  李平站起身来,走到付斯兰的身前蹲下。急忙的站起身来,在火堆的旁边拿起一个土罐,走到付斯兰的身前,再次蹲下,嘀咕道:“这下,我一定要将你的嘴扳开。”

  将土罐放在地上,双手放在付斯兰的脸上,使劲的上下扳着。过了好一会,李平才将付斯兰的嘴扳开。

  李平瘫软的坐在地上,脸上洋溢起满意的笑容。接着,李平将付斯兰的头托起,对着付斯兰的嘴,开始喂起水来。

  看到土罐的水在减少,李平很是开心。

  突然,付斯兰的身子剧烈的颤抖起来,嘴巴大张着,脸上的表情巨变,脑袋高高抬起,不停的摇晃,双腿不停的弹动着。

  李平大惊的松开付斯兰,手上的土罐落在地上,惊讶的站起来,不知所措的看着付斯兰。付斯兰的嘴中发出额额的声音。

  李平大声的叫道:“这是怎么了?”老头子没有说话,慢慢的站起身来,做到付斯兰的身边,抬起右脚,对着付斯兰的胸膛使劲的踢去。

  嘭的一声,在付斯兰的胸膛上响起,接着,付斯兰使劲的咳嗽起来,只是他的牙齿紧闭着,他的眼睛却是一下子睁了开来,一双通体黑色的眼睛显露出来。

  老头子看到付斯兰的眼睛,很是震惊的,向后边退了几步。

  李平好奇的向前,走几步,想要看看,是什么将老头子,吓了一跳,刚走了几步。

  老头子就将李平拉住,说道:“不要看。”说完,老头子蹲下身子,用手拍了拍付斯兰的脸,叫道:“醒醒。”

  李平听到老头子的话,却还是走上前,看了看,看到付斯兰的通体黑色的眼睛,同样是大惊,只不过反应不是老头那般剧烈。

  当付斯兰睁开眼时,一只鸟儿,飞进这个破烂的屋子,落在火堆的旁边。

  当付斯兰醒来时,只感受到身上的剧烈疼痛,还有晕沉沉的脑袋。

  付斯兰模糊的看到,有一个老头,蹲在自己的身边。

  李平惊喜的看到这人醒来,急忙蹲下身子。

  付斯兰刚想说话,他的脑袋中传来一阵剧痛,紧紧的咬着牙,没有叫出声来。

  付斯兰身子倒在地上,使劲的上下动弹着。

  老头子见状,也没有了主意,只好看着。

  李平和老头,就这样看着付斯兰,没有任何的办法。

  唧唧的声音,这时,传了过来。

  李平转过头,看到站在火堆前的齐雾鸟,李平紧紧的皱着眉毛,心中有些疑惑,只是这丝疑惑,被此时付斯兰痛苦的表情,所干扰。

  付斯兰有些知觉,他迷迷糊糊的感受到,脑袋中传来的剧痛,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脑袋里跳动。

  接着,他同样感受到身上传来的剧痛,全身上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满身的爬动。

  每处血管,就如同放进铁冀虫一般,每时每刻在被撕咬。要是将付斯兰身上的衣服撕下,就会看到,付斯兰皮肤上,一些毛细血管中,有黑色的物质流过,慢慢的这些黑色物质中,形成了一个奇异的图案。

  这些黑色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却是不知道,停下来后,这些黑色,会组成一个什么样的图形。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抱歉,后天,鄙人要去武汉,接着要去山东德州。可能会很忙,鄙人争取去外地后,能够将更新持续,如果,没能,请原谅。

  但是,请放心,鄙人一定会让这本书全本的。

  说实话,鄙人今年真的很忙,先是从四川过重庆来,没几天又回四川,接着又到重庆来,后天又要去武汉,真是劳苦命呀。

  对于,这一切的耽搁,请各位谅解。鄙人,一定尽快改变这个现状。谢谢。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