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7-22 17:44:0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心记
  4. 第六十七章 剧毒 回家

第六十七章 剧毒 回家

更新于:2010-09-03 13:04:30 字数:3533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
  付斯兰艰难的睁开眼,他那通体黑色的眼睛中,现在竟然还能看到其他的颜色,这个颜色就是紫色,紫色的网状在他眼中铺撒。

  付斯兰脑袋就如同一个被水泡满豌豆的瓶子,随时会被这些豌豆撑破,他的眼睛还很迷糊。

  这时,伍笑雄正坐在付斯兰的屋子的地上,地上有着许多的书,他正在不停的翻动着手上的书本,紧缩眉头,很是着急,可依旧没有找到他想要的。

  突然,伍笑雄听见一声大吼,他浑身一震,快速的站起身,向床边走去,看见付斯兰的身子在床上不停的翻动。

  付斯兰醒来后,歪着头,模糊的看见师傅正坐在地上,似乎在翻动着什么。

  于是,他习惯性的释放精神力,可当他刚要调动脑海中的那股奇异的精神力,脑袋却是传出一阵剧痛。

  伍笑雄大声说道:“不要释放精神力。”

  说着,伍笑雄将右手放在付斯兰的头上,慢慢的抚摸着付斯兰不长不短的头发。

  付斯兰慢慢的安静下来,眼中本就没有焦急的,看着床上的天花板,大口的呼吸着,像是怕少呼吸一口,就会死人似的。

  过了很久,付斯兰才平静下心情,傻傻的看着上方,有气无力的问道:“师傅,我不会死吧?”

  伍笑雄很是勉强的笑了一下,摇摇头。

  付斯兰模糊的看见师傅的回答,心中稍安。

  突然,伍笑雄回答道:“我不知道。”

  付斯兰一听,虽没有动作,但是他心中却是一噔。

  伍笑雄没有在乎付斯兰的表情,而是长出口气,像是在下什么决心似的。

  付斯兰嘴角微微一翘,无力而又小声的说道:“师傅,您就说吧,那老鼠将我伤的到底多严重?”

  伍笑雄眼珠一翻,说道:“那老鼠并没有将你弄伤。”

  付斯兰很是无语,连话都不说了。

  伍笑雄接着说道:“那老鼠,只是将你自己的病引发了而已。”

  倒在床上的付斯兰,现在很是奇怪,自己的病,自己除了受了一点灾难,并没有什么病啊。

  付斯兰百思不得其解,他的脸略微向伍笑雄侧了一些。

  伍笑雄又出口气,看着付斯兰说道:“你可是知道,你的脑袋里,有一个黑色的团?”

  付斯兰闻言,先是为之一愣,微微的点了一下头。

  伍笑雄接着说道:“就是因为那个黑色的东西,才将你变成这样,那个老鼠只是加快那黑色的团的爆发而已。”

  付斯兰惊讶的问道:“那黑色的团是什么?”

  伍笑雄讥讽的笑了,似乎在笑自己。

  伍笑雄摇着头,说道:“我只是猜测,那可能是一种剧毒,一直在你身体中生长的毒。”

  付斯兰闻言,心中有所悟。

  伍笑雄没有等付斯兰的思考,而是继续的说道:“对于这个黑色团,现在我只是猜想是毒,但是我并没有找到,它是如何形成的。”

  说着,伍笑雄眯着眼,眼睛中闪烁着精光。

  付斯兰像是在听一件奇异的事情,事情里边的人并不是他自己似的。

  “任何的毒物质都是有两个作用,一是刺激,而是杀死。我想你的精神力这么的强大,就应该和这个有关。以前它一直处于潜伏状态,也就是处于一种刺激的过程。现在它被那老鼠刺激,这才开始杀死你的脑部。说不得,你随时会被那毒性爆发而死。同时治疗办法,我没有找到。”

  空气中似乎有着淡淡的伤心味,付斯兰空洞的眼睛就如同一颗黑色的珍珠,他的表情就如同一个死人。

  伍笑雄慢慢的站起身子,摇摇头,向那堆书走去,走到书堆前,手一挥,一大堆书本就被他收进储物袋里,向门外走去。

  屋子中剩下的就只有呆傻的付斯兰,他现在处于一种无意识状,没有思考,同样没有思维。

  窗子外边,天在慢慢的暗下来,夜幕即将来临。

  平地中,许多的动物都在回巢的路上,这个有些喧闹的平地中,慢慢的安静下来。

  平地外,血红色的夕阳,在天际上演,承山下的山谷中,白雾开始弥漫。

  好了,还是让我们的视线回到墨字木楼中。

  此时,付斯兰长吸口气,腾的一下坐起来,右腿稍微困难的抬出床,他坐在床边。

  抬眼看了一下窗外,一口闷气吐出。他张开嘴,一个木盒子就出现在脸前,刚要用绳子接住,才发着自己的肩膀上什么也没有。

  木盒子落在床下,他摇摇头,抬眼看了一下对面的墙壁,站起身子单着腿向门口跳去。

  不一会,他又进来,他的肩膀上接着草,这草竟然没有萎黄消散,付斯兰不解,但此时他也没有心情考虑这些。

  付斯兰快速的跳到床边,用草手卷起地上的木盒,坐在床上,打开木盒,开始吃起里边的果子。

  在院子中的黑齐,此时飞进窗户,一直不停的飞进来,落在付斯兰的肩膀上,一动不动。

  付斯兰的嘴角微微的翘起,没有任何的表示。

  秋年的天,黑的很快,承院中现在已经是灯火辉煌,就是在林子中都有着淡淡的光亮。

  学员们都回到宿舍中,还有部分的学员还在各种娱乐场所,他们都准备放松一下,一天的劳累。

  在承院的男生宿舍中,汤功东盘坐在自己的床上,睁着眼,想着白天的事情,他可能想了很久,在桌子上点燃的抚心粉,都已经燃尽。

  汤功东无力的倒在床上,心中有些落寞。

  片刻,他像是做出什么决定,眼中体现着坚毅的色彩。

  之后,他坐起身子,从储物袋里拿出一张黄色的卷轴,打开,卷轴上写着一些东西,他伸出右手食指,左手上一个光芒的小刀划破食指。

  一滴鲜血滴落在卷轴上,只见卷轴上泛起红光,卷轴写着的东西全部消失不见,只有一片空白。

  而坐在床上的汤功东,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手上的卷轴滑落在床上,他的身体直直的倒下去。

  现在,在承院长老院中,白色眉毛的正长老站在大厅下,而大厅的首位上坐着一个同样是白眉的老人,这个老人不仅是眉毛白,而且头发也是全白的。

  正长老恭敬的说道:“我们已经挡住六只准备潜入院中的队伍,这些队伍都是些没有组织的修士。”

  坐在大厅首位的老人微微点头,微张着嘴说道:“那些组织明白孰轻孰重的,你们就多辛苦一下。还有伍笑雄的事情,我们就不要管太了。对了,听说他收了一个徒弟,呵呵,可真是奇事。”说着,老人坐在椅子上笑起来。

  长老大厅中,笑声慢慢的逝去,只有细微的谈话声,模糊传出几个词语传出来,“内测”还有“选拔”。

  在金隆城中,那个高大的建筑群中,一个高大的楼房门前,两个戴着轻纱的女子向那门中走去。

  站在门口的两个护卫,老远就看见这两个人,其中一人快速的向楼房中跑进,其中一个向两个女子跑去,恭敬的在两个女子前停下,弓着身大声的叫道:“小姐。”

  两个女子没有理会这个护卫,径直的向楼房门口走去。两个女子还没有走到门口,一个高大的汉子走出,笑着走出来。

  这个高大的汉子大声的叫:“三妹,五妹,你们回来了。”在门口的两个女子就是谷氏二姐妹。

  谷舒雅开心的叫道:“大哥,你回来了。”说着,谷舒雅快速的向那高大的汉子跑去,跑到高大汉子的身旁,拉着高大汉子的手,不停的摆动。

  谷舒雅抬起头,笑着看着高大汉子问道:“大哥,你好久回来的?”

  谷舒柔站在前边恭敬的低了一下头,小声的叫道:“大哥。”

  高大汉子快速的点点头,大声的嗯到。

  高大汉子低下头,用他那只粗大的左手抚摸着谷舒雅的头发,笑着说道:“五妹长高了呀。哈哈。”说着,高大汉子抚摸谷舒雅的头的速度加快几分,谷舒雅气呼呼的向后退了一下,理了一下头发,咀着嘴抱怨的叫道:“大哥。”

  高大汉子看了一眼谷舒柔说道:“三妹,父亲可是找你们很久了,走吧,随我见父亲去。”

  “大哥,你好久走呀?”谷舒雅又走到高大汉子身前,拉着高大汉子的手问到。

  高大汉子做出一副吃惊的表情,看着谷舒雅,伸出左手扯着谷舒雅的柔嫩的脸皮说道:“你这么讨厌大哥?”

  谷舒雅憋着嘴,小声的嘀咕着:“哪有呀。”

  高大汉子松开粗大的手,大笑到。

  高大汉子拉着谷舒雅的手,向前边走去,谷舒柔低着头,跟在高大汉子后边。

  高大汉子走在前边,和谷舒雅一路上说着笑。

  谷舒柔像是有心事一般,走路的速度越来越慢。

  三人走进一片树林中,林子中很暗,伸手看不见五指。

  林子里没有一只走兽,就是一只爬虫也没有,林子竟然给人一种干净的感受。

  “知道回来了。”一个威严的声音在林子中响起、走在后边的谷舒柔浑身一震,而走在前边的谷舒雅却是心虚的低下头。

  高大汉子停下脚步,大声的说道:“父亲,孩儿回来了。”

  空中传出,嗯的一声。

  高大汉子拉着谷舒雅的手,继续向前走。

  三人很快就来到那个池塘边,只见一个秃顶的中年人坐在池塘边上,拿着一个鱼竿。

  高大汉子恭敬的躬身道:“父亲。”

  谷舒雅见那人,快速的松开高大汉子手,向那秃顶的中年人跑去,跑到那秃顶中年人的身边,用右手挽着秃顶中年人的胳膊,不停的晃动着,嗲声的叫道:“父亲,我肚子饿了。”

  那秃顶的中年人一听,仰头大笑起来。他站起身,点点头说道:“好了,回来就好。”

  说完,秃顶将鱼竿插在地上,向身后的微黄的光亮的草棚走去。

  四人走进那草棚后,就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这父子女进入草棚后,发生什么。

  付斯兰那边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