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0-17 00:52:3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心记
  4. 第六十六章 告别 抢鼠

第六十六章 告别 抢鼠

更新于:2010-09-02 14:26:11 字数:3196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
  墨字木楼中,付斯兰跳回自己的房间中,坐在床上。用精神力探看了一下周围,才张开嘴。

  几本书从他的嘴中飞出来,他肩膀上的黑齐,很是惊奇的转过头,看着付斯兰。

  付斯兰用草手仔细的翻动书页,他想在书上找到关于那惊绝丹话语,看看那惊绝丹到底是什么。

  付斯兰仔细的翻动着,一页一页的寻找。他可不想让别人知道,他贪墨了那六颗惊绝丹。

  屋子中只有哗哗的翻书声,可付斯兰将所有的书都翻完后,他真没找到任何关于惊绝丹的介绍,付斯兰很是无奈的摇摇头,精神力慢慢的释放出去。

  他发现旁边的屋子中,谷舒柔二姐妹都已经醒来,好像是在商量着什么,由于付斯兰看书太过认真,所以并没有发现二人的醒来。

  付斯兰一喜,急忙将书籍全部丢进储物袋中,站起身闭上眼,向门口跳去。

  在旁边屋子中的两人,都没有高到任何人的窥测,要是她们知道,有人可以在她们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窥视她们,就不知道二位还睡的着不。

  “我可以进来吗?”付斯兰站在门口大声的问道。

  谷舒柔二姐妹刚讨论完事情,就听见付斯兰的声音。

  谷舒雅勉强的微笑着说道:“进来吧。”

  付斯兰闻言,用草手推开门,谷舒柔很是感激的看着付斯兰。

  走到屋中凳子处,用草手卷起已经被放在桌子上的两根绳子。付斯兰将草手断去,接上两根绳子,将绳子摆动了几下,满意的笑了笑。谷舒雅惊奇的看着付斯兰,眼中有些笑意。

  付斯兰将草手放在桌子上,之后又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个瓶子,对谷舒柔说道:“这是师傅炼制的丹药,说是可以帮助你恢复。”说完,付斯兰看情况,只好将瓶子向谷舒雅甩去,谷舒雅笑着接住瓶子,对着付斯兰感激的点了一下头。

  谷舒柔微笑着说道:“多谢斯兰了。”

  付斯兰嗯了一声,出口气就站在原地不动。

  谷舒雅将瓶子打开闻了一下,倒出一颗丹药喂到谷舒柔的嘴边,谷舒柔吃下丹药后,眼中放出奇异的光芒。

  谷舒柔笑着说道:“斯兰,请你给伍师叔道声谢,还有就是我姐妹二人决定,准备离开这儿。”

  付斯兰还没有听懂前边的话,就只知道他俩要离开,付斯兰有些失望的点点头,没有回答。

  谷舒柔慢慢的站起来,走了几步,停在付斯兰的前边,就从她那荷包似的储物袋中,拿出一个不透明的棕黄色瓶子,递到付斯兰的面前说道:“这是给伍师叔的,我们就多打扰了。”

  说完,谷舒柔对着付斯兰一点头,就向前走去。谷舒雅急忙站起身,跟上谷舒柔。

  “你们现在就走?”付斯兰吃惊的大声说道。

  谷舒雅有点不舍的看了一下付斯兰,表情有些痛苦的说道:“斯兰,我走了。”说完,谷舒雅的脚步就加快几分,跟在谷舒柔的身后,头也没有回。

  付斯兰有些郁闷的站着,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谷舒雅走在楼梯上,焦急的小声问道:“姐姐,我们真的回去?”

  谷舒柔微微的点点头,谷舒雅却是紧皱着眉。

  两姐妹刚走出大门,就消失在原地。

  付斯兰释放出精神力,却没有找到人,他心中大惊,急忙跳下楼,精神力将所有出去的路上一扫,还真没有找到。

  而这时,两姐妹已经出现在平地外的一片林子中,两姐妹快速的向前山跑去。

  就在他俩不远处,一个黑衣人很是疑惑的问他旁边的人,说道:“刚才是不是有什么波动?”

  旁边那人盘坐着,闭着眼,不耐烦的说道:“那有什么波动,不要瞎说,仔细的探着吧,要真是找到小姐们,那我两个可就大发了。”说着,这个黑衣人还笑出声来。

  付斯兰没有探到两姐妹的身影,心中很是疑惑,突然,在他的左手边,一股巨大的震动传来。

  付斯兰大惊,快速的向那边探去,只见明字木楼前,伍笑雄警惕的看着禁制中,在伍笑雄的身前,长起一排大木,而大木前有着五根荆刺,五根荆刺就像是五只毒蛇样,在空中摆动着,同样警惕的看着前方禁制中。

  突兀的,在禁制中,走出一个高有一尺来高的兽,这兽竟然是一只老鼠。

  这只老鼠的身上有着红色的毛发,还有这妖异的红色眼睛,在它的小手上,拿着一个土黄色的圆球。

  当付斯兰探到那个圆球时,他大惊的向那边跳去,速度可谓是一个快字。

  付斯兰气呼呼的站在伍笑雄的身后,急切的叫道:“师傅。”

  伍笑雄摇摇头,他现在像是一个随时要爆的炸弹,他眼前的老鼠竟然是一只智段的鬓鼠,还是一只进入智段很久的兽,因为在它的身上气息是那么的雄厚,还那么的凝练。

  拿着圆球的智段鬓鼠,看了看眼前的两个人类,最后将目光落在付斯兰的身上,它还抬眼看了看付斯兰肩上的黑齐,眼中还闪过一丝疑惑。

  伍笑雄感受到眼前的鬓鼠并没有恶意,同时在它的身上也没有杀意。伍笑雄将前边的荆刺收起,而一排的大木依旧放在前边。

  伍笑雄大声的叫道:“不知前辈有何事请教?”

  智段鬓鼠看了一眼伍笑雄,口吐流利的人言,对付斯兰说道:“你是我后辈的主人?”

  伍笑雄疑惑的看了一眼付斯兰,付斯兰有些紧张的点点头,因为一股巨大的威压从那鬓鼠身上传来,付斯兰感觉就像是一个大石压在自己的胸口,脑中的念力不由自主的运转起来,想要抵抗这种压力,他呼吸也变得不畅。

  站在禁制前的智段鬓鼠,拿起手中的圆球,放在自己红色眼睛前,点点头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对我的后辈做过什么,但看在它对我求情的份上,我饶你一命。我只想知道的是,我的后辈是怎么受的伤?”说完,智段鬓鼠死死的盯着付斯兰,等待着付斯兰的回答。

  付斯兰小心的说道:“我们已经报仇了,打伤了那人。”

  智段鬓鼠眼中闪过一丝异样,它又看了一眼圆球,点点头,说道:“你很不错。”说着,智段鬓鼠打量了一下付斯兰。

  伍笑雄脑中的念力一直没有停止,他随时准备动手。

  智段鬓鼠闭上眼,好像是在思考什么,过了一会他睁开红色的眼睛,说道:“从现在开始,它就跟着我了,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再来找它。”说着,智段鬓鼠将圆球抬了一下。

  做完这一切,智段鬓鼠向那禁制中走去,付斯兰心中一急,大声的叫道:“前辈,黑球······”

  付斯兰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的脑袋里就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冲击,付斯兰脑袋一晕,就直直的倒在地上。

  付斯兰肩上的黑齐,快速的离开付斯兰的肩膀,落在旁边的树枝上,一动不动,看也没有看付斯兰一眼。

  伍笑雄刚想反击,却发现那只鬓鼠已经消失不见。

  伍笑雄见付斯兰到在地上,大惊失色,急忙蹲下身子,快速的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个瓶子,从里边倒出一个丹药,喂进付斯兰的嘴中。

  伍笑雄将付斯兰放倒在地上,迅速的跑进禁制中。

  不一会,伍笑雄失望的从里边出来。

  这时,一个声音在平地中响起,惊起平地中所有的生物。“哼,将我的后辈弄的已经不成样子,还想不受惩罚,哼。”声音很快的消失,伍笑雄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个长剑,剑上泛着丝丝黄光。

  啊的一声大叫,从付斯兰的口中传出,付斯兰在地上来回的打滚,他暴睁着通体黑色的眼睛,表情狰狞,肩膀上的绳子,自由的落在地上。

  伍笑雄摇摇头,叹口气,收回长剑。走到付斯兰的身前,蹲下。

  伍笑雄伸出左手,使劲的对着付斯兰的后颈一敲,付斯兰就彻底的晕死过去。

  伍笑雄收拾起落在地上的绳子,抱起付斯兰,向墨字木楼走去,黑齐抬了一下眼,飞向墨字木楼,它迅速的落在墨字木楼前的大树上,又不动着,像个雕塑。

  伍笑雄抱着付斯兰到二楼中,将付斯兰放在床上,皱着眉毛微微摇头,看着付斯兰的却是没有动。

  屋子中陷入一片死寂,伍笑雄像是在思考着什么,时而皱眉,时而挤眼,还时而的吐口气。

  而这时,在一个黑色的山洞中,一个红色的光点,在洞中不停的闪烁,洞中还有一个土黄色的光球。

  洞中响起一阵叽叽的叫声,要是付斯兰在这儿,他就会听的懂。

  其实这些声音的大概意思就是:真不知道那小子是这么弄的,竟然将这么多毒放我后辈的体内,还没有事情,身体结构都被改变,真是怪事。唉,算了,还是将它治好后,看能不能达到我的要求吧。

  声音停下后,洞中没有的任何的颜色,漆黑的一片,只有滴滴嗒嗒的滴水声,还在洞中响起。

  却是不知道,两姐妹回去做什么,也不知道付斯兰会怎么样。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