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6-16 13:06:0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心记
  4. 第六十五章 丹成 异感

第六十五章 丹成 异感

更新于:2010-09-01 13:52:13 字数:3315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
  在平地中,墨字楼里,谷舒柔坐在床边上,看着手上的书本,眼睛中的泪水早已经干涸。

  手上的书,画着一些奇怪的符号,当时汤功东拿到着本书时,看到这些符号,还以为是什么记录着很重要的东西,但是汤功东研究很久,未果,所以只好又甩回储物袋里。

  这些符号付斯兰当时也见过,他一见这些符号,没一个认识,于是眼都不眨一下,就甩进储物袋里。

  其实他们都不认识是很正常的,因为在这个世界上,现在认识这个符号的,就只有谷舒柔,因为这些符号是董奎和谷舒雅二人的私密符号,说白了就是他俩的特约字形,认识的当然只有他们二人。

  在二楼里,疲惫的谷舒雅,早已经倒在床上睡着,睡觉时还紧皱着鼻子。

  其实董奎在她的心中就如同一位,一直爱护着她的大哥哥,也是她早已经认定的姐夫,却没有想到他这么快离去。

  毕竟谷舒雅的年纪不大,加上她的特殊家境,所以修士界的残酷,她并没有见过太多,这个打击对她来说,那是相当的大。

  谷舒柔看着手上的书,浑身都在颤抖,干涸的眼中又滴下泪水,这些泪水中竟然还有丝丝的红色。

  这本书其实是董奎的记事本,开始上边写着董奎自己,离开谷舒柔后的心情。

  后边却写着他被追杀一路的事情,和被追杀的原因。

  董奎知道,他死后储物袋是不会到谷舒柔手上的,但是他的心中还是有那么一点的期望,他还真没有想到,这本书到最后,阴差阳错的,还真是落在谷舒柔手中。

  伤心的人儿,手紧紧的拿着书籍,浑身没有丝毫的移动,除了脸上不停流下的泪水,无声的泪水滴落在书籍上,谷舒柔大惊,急忙将书籍拿开,用手抹去书籍上的泪水,但她红色的眼睛中,泪水停止不住的流动下来。

  记事本上写着许多,被人称为秘密的事情。

  谷舒柔的心在滴血,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她的心很是纠结,同样很是矛盾。

  书籍上写着,自从董奎离开杜林小筑后,去执行一项尊主交代的秘密任务,却在这个任务中受伤。

  受伤后,董奎找到一个地方修养,这时,谷童派人前来刺杀于他,后来,被人在金隆城贫民区中围堵。

  董奎和那群杀手大战后,更是伤上加伤,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逃到一个楼顶处,写下这些遗言。董奎没有想到,他刚写完就被付斯兰发现。

  谷舒柔纠结的是,杀死董奎的元凶,竟然会是她的亲哥哥。

  其实董奎是那杜林小筑尊主的义子,很小时就被尊主收养。尊主有三个儿子,大儿子从小就被别人带走出去修行,二儿子就是谷童,谷童和董奎的年纪相若,在董奎还没有进入谷童的生活时,谷童很受父亲的喜爱,同时家中的妹妹们,都很爱和他在一起玩耍。

  董奎来之后,谷童发觉父亲不再像以前那样关心自己,家中的妹妹们,也都不再和他玩耍,谷童认为,破坏这个家庭和睦和造成这一切后果的,都是董奎。

  所以谷童一直都看不惯董奎,还很见不得董奎。

  可董奎在任何事情上都压他一头,不论是修为,还是做任何事情。

  就连尊主最后都是更加喜欢董奎一点,将很多明里的事情都交给董奎处理。

  只给谷童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做,谷童这人却很是爱面子,还很爱表现,这样导致他就完全恨上董奎,恨不得将董奎千刀万剐。

  看着书上所记录的事情,上边大多都是董奎想念谷舒柔的话语,董奎这人有些木讷,话语并不好说,也就一直都没有在谷舒柔的面前表白过,但是离开她的身边后,思念之情,只能寄予书上,将一切都写下来。

  谷舒柔的精神再也支持不住,她的眼前一白,身体直直的倒在床上,晕了过去,而她手上的书籍,却是抓的更加紧。

  此时,在丹楼地下室里,付斯兰肩上的黑齐,快速的闭上眼,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青色的,它又站在付斯兰的肩上一动不动,极像一个雕塑。

  付斯兰额头上渗出汗珠,他在这个屋子中虽说没有感觉到很热,但是干燥的空气,依旧让人不爽,付斯兰转过头,看了一眼肩上的黑齐,见黑齐安然无事,心中稍安。

  他又转过头,看着盘坐着的伍笑雄,心中很是无奈,他想的是,早知道事情是这样,还不如在外边无聊的好。

  在圆形区域盘坐着的伍笑雄,额头上就不是汗珠了,而是汗线,汗水顺着脸颊,流进衣领中。

  突然,静止的伍笑雄双手慢慢的抬起来,双掌虚空对着大鼎,来回不停的拍打。

  大鼎每被拍打一下,大鼎就会叮的一声,随之大鼎就开始转动起来。付斯兰精神一震,心中暗叹道:“终于有动静了。”

  大鼎和地上摩擦出吱吱的声音,没有多久,伍笑雄就停止对大鼎的拍打,他睁开眼,调整着呼吸。

  大鼎转动的速度慢慢的减下来,伍笑雄站起身子,走到大鼎旁。付斯兰下意识的伸长脖子,精神力慢慢的向那大鼎探去,精神力在大鼎外停下来。

  大鼎的速度是越来越慢,伍笑雄还在调整着呼吸,似乎准备要上战场一般。

  大鼎刚一停下,伍笑雄就伸出双手,抓住大鼎的双耳,他紧咬牙关,眼睛暴睁,眼珠还有一些红丝。伍笑雄使劲的将大鼎从阵法中间端出来,轻而又快速的,将大鼎放在地上,随后他又快速的将鼎盖拿开,甩在地上。

  急忙的踮起脚,从大鼎中拿出一个正在冒着白烟的盘子。伍笑雄的动作娴熟流利,而且不缺乏速度。

  付斯兰的精神力在盘子中一扫,他看见盘子中有着些许的,冒着热气的丹药。

  盘子中还有许多的黑色药渣,付斯兰紧皱着眉毛,不满意的问道:“师傅,那么多东西,炼制下来,就只有这么几颗呀!”

  伍笑雄笑了一下,自豪的说道:“我这有十中存三,已经是很好的了,要是别人来,还不知道能不能炼制成功呢。”

  说着,伍笑雄拿着手上的盘子,脸上洋溢着自豪的笑容,向楼梯走去,颇不平静的说道:“我们上去。”

  付斯兰点点头,转过身子,向楼梯跳去。

  伍笑雄边走,边将右手上布满绿色的光芒,慢慢将盘子中的药渣和丹药分开,放在盘子的各一边,还说道:“这次先了解一下,炼制丹药的大概过程,下次我再教你炼制的各种步骤。”

  付斯兰一听脸上一喜,笑着说道:“知道了,师傅。”

  付斯兰答应的很是爽快,心中却不免嘀咕着:“这么难,还不知道学得会不,早知道还不如学那个什么阵法。”

  这些话,要是被伍笑雄知道,不知道他是该高兴,还是该怎么样了。

  两人走出密室大门,大门就自动的关上,密室中的光亮也在大门关上的那一刻,熄灭下去。

  伍笑雄走在前边,一走出丹楼,就将盘子中的药渣,全部都倒进丹楼旁边栽有树木的土地上。

  倒完药渣,伍笑雄从储物袋里,拿出两个瓶子,从盘子中拿出五颗丹药,放进其中一个瓶子中,就将其他的丹药全部倒进另一个瓶子,做完一切。

  伍笑雄将盘子和装有五颗丹药的瓶子,放进储物袋里,又将另外一个瓶子递到付斯兰面前,说道:“这些你就拿去用吧。”

  付斯兰接过丹药,伍笑雄就快速的向墨字木楼走去,付斯兰接过瓶子,笑着脸大声的说道:“谢谢师傅。”

  付斯兰迅速的将瓶子甩进储物袋,急忙的跟在伍笑雄的身后。

  两人走到墨字楼门前,伍笑雄在门口停留了一下,皱着眉,他似乎感觉到什么,这中感觉有些奇怪,像是被小偷惦记的感觉。

  付斯兰探见师傅停下,他也停下来看了看周围。

  伍笑雄摇摇头,向木楼中走去,二人很快的就来到二楼,付斯兰的精神力探到,谷舒雅而姐妹竟然在屋子中睡着了。

  伍笑雄也注意到这一点,储物袋拿出那个五颗丹药的瓶子递给付斯兰,说道:“一会,她们醒来了,你就将丹药给那谷舒柔,记住还要找她要东西换啊。”

  说完,伍笑雄也不等付斯兰回过神,就向楼下走去,付斯兰很是无奈的摇摇头,脸上浮起一个奇怪的笑容。

  付斯兰向自己的房间走去,而伍笑雄走下楼后,站在门口对着四周望了一望,又将精神力释放出去,向前慢慢的走着,刚才的那种感觉是越来越强烈,像是小偷已经走到家里一样,而且还正在偷。

  伍笑雄的眼中放出犀利的精光,他的身子像是一下变直许多,他快速的向那明字楼走去。

  伍笑雄在明字木楼前停下,在地上只有两个脚印,他点点头,这两个脚印他当然知道是谁的。

  突然,伍笑雄在明字木楼禁制前停下,他弯下腰,双手上泛起浓烈的绿色光芒,他的两只手掌中,还各抓着一个种子,他将双手迅速的按在地上,他手上的种子快速的长大,成为一巨大树根,向地上的某个地方快速的前进,树根上带有强烈的木属性力。

  巨大树根向是一个大钻子,在土中旋转前行。

  却是不知道,付斯兰会不会找谷舒柔要交换的东西,也不知道伍笑雄发现什么,下边又会发什么。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