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8-22 05:15:3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心记
  4. 第五十八章 欲醒 回忆

第五十八章 欲醒 回忆

更新于:2010-08-25 16:51:47 字数:4182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
  楼梯上传来咚咚的声音,付斯兰快速的向楼下跳来,闭着眼。

  伍笑雄看了一眼付斯兰,见他没有任何的异样,就转过头看了看白色轻纱女子,对谷舒雅说道:“你,带着你姐姐出去吧。”说着,就向楼梯走去。

  谷舒雅急忙拉着伍笑雄的衣角,红着眼抽泣不断的说道:“伍师叔,有没有办法,叫醒姐姐?”

  伍笑雄摇摇头,抬起头看见付斯兰跳下楼梯,立马就站住脚步。

  付斯兰探见师傅站在前边,恭敬的站着,对伍笑雄一躬身道:“师傅。”

  叫完,付斯兰疑惑的脸朝着,拉着伍笑雄衣角的谷舒雅,好奇的问道:“师傅,这是怎么了?”

  谷舒雅听见有人叫师傅,表情一愣,站在楼梯旁边的人,竟然有些熟悉,当谷舒雅再看时,还真是发现,站在楼梯旁边的自己见过。

  付斯兰脸朝着谷舒雅笑着说道:“上次,多谢你的丹药。”

  谷舒雅急忙收拾哭声,勉强的笑着点点头,却没有说话。

  伍笑雄却有些不解的看了看二人,疑惑的问道:“你们二人见过?”

  谷舒雅一听,迅速的松开拉着伍笑雄衣角的手,但她的哽咽声还是不断。

  付斯兰虽然不知道这儿是怎么了,他向床这边跳动,对伍笑雄说道:“上次在藏书楼外,她送我了一颗养伤的丹药。”

  伍笑雄点点头,转过身子,看了一眼谷舒雅,叹口气。

  伍笑雄向床边走去,看了一眼床上的白色轻纱的女子,坐在床边上,用右手凭空的放在白色轻纱的上边,一阵精神力波动。

  谷舒雅见状,脸上一喜,右手在脸上一抹,走到伍笑雄身边,目不转睛的看着。

  咚咚的声音在安静的屋子中响起,付斯兰有些好奇的跳到床边,看着倒在床上的女子,又看见这个白色轻纱女子,右手上的银色手镯。

  付斯兰皱着眉毛,在他的印象中是有这个手镯,就在付斯兰还在苦思冥想的时候,突然倒在床上的女子轻轻的喊道:“父亲,求您放过董奎大哥吧,求您了。”白色轻纱女子的脸上流下长长的泪水。

  而付斯兰浑身一震,因为他听见这个有些熟悉的词语,结合着这个女子右手上的手镯,他这才记起这个手镯的印象来源。

  这个手镯付斯兰确实见过,是在那死的很是奇异的,高大董奎手上。

  付斯兰看着师傅用手在白色轻纱女子头上,用精神力不知道在干什么,于是,只好安静的看着。

  过去一盏茶的功夫,伍笑雄才拿开他的手,低着头摇了摇。

  谷舒雅只感觉天旋地转,小声的问道:“伍师叔,我姐姐会不会醒呀?”

  伍笑雄叹口气,慢慢的站起来,看了一眼谷舒雅说道:“一切都要看她的了。”

  谷舒雅呆呆的站在原地,失魂落魄的一动不动。

  付斯兰看了看情况,略歪着头,对伍笑雄说道:“师傅,床上那人怎么了?”

  伍笑雄抬起头,看了看付斯兰,又看了看床上的白色轻纱女子,说道:“她陷入虚幻之中,不愿意醒来。”付斯兰惊讶的说道:“那不醒来,就一直这么睡着?”

  伍笑雄嘴角一翘,说道:“不睡着,那还怎么样?”

  付斯兰急忙说道:“我的意思就是说,她不会死吗?”

  伍笑雄有些无奈的说道:“要是她不愿意醒来,就会变成一个活死人。”说完,伍笑雄向前走了几步,紧紧的皱着眉。

  付斯兰又问道:“有办法让她醒来吗?”

  在屋子,谷舒雅没有再哭泣,而是有些呆傻的坐在床边,看着倒在床上的姐姐,心中悔恨不已,而且她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脸上的泪水,不自觉的流下来。

  付斯兰探到谷舒雅这个样子,有些烦乱的问道:“师傅,有没有办法弄醒她?”

  伍笑雄思考了半天,眯着眼睛,说道:“有。”

  谷舒雅闻言,像是打了兴奋剂似的,迅速的从床上跳起,快速的走到伍笑雄的身边,兴奋的看着伍笑雄,却是没有说话。

  付斯兰也很是期待的看着师傅,脚步微微的向伍笑雄身边移动少许。

  伍笑雄看着床上的白色轻纱女子说道:“她现在陷入虚幻的场景中,不愿意醒来,是因为那虚幻的场景中,有她梦寐以求的事情,而现在生活中却是没有,要想她醒来只有在外界给她刺激,刺激到她愿意醒来为止。”

  伍笑雄说完,就看着谷舒雅。

  谷舒雅站在原地,眼睛中没有焦距,像是在思考着什么,没有一会,谷舒雅的眼睛一亮,急忙走到床前。

  伍笑雄和付斯兰都快速的跟在谷舒雅的后边,谷舒雅坐在床上,拉开那白色轻纱。

  付斯兰探到,床上躺着的竟然是这么美丽的女子,这个女子有着长长的青丝,苍白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梨花,拉开轻纱,浑身竟然散发着一股特别的气质,不禁让人着迷。

  付斯兰本就没有见过几位女子,初次见这女子,竟然心跳有些加速,竟然是抑制不住。

  伍笑雄的精神力一直没有收回,而是观察着周围,他注意到付斯兰的变化,嘴上露出一丝笑容。

  谷舒雅长出口气,将头凑到白色轻纱女子的耳旁,小声的说道:“姐姐,今天晚上董奎大哥会来的,快点起床,我想你不可能让他看见你这个样子吧。”

  谷舒雅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姐姐的变化,只见当自己说道董奎大哥时,姐姐的眼皮微微的动了一下,之后就再没有反应。

  付斯兰就站在床边,闭着眼睛,探着这个黑色斑点的女孩,不停的用各种语言,呼喊着自己的姐姐。

  付斯兰眉头紧皱,时间都过去一炷香的时间,床上的女子依旧没有反应,付斯兰心中有些焦急。而伍笑雄等的不耐烦,竟然盘坐在地上,闭着眼睛养起神来。

  谷舒雅呆呆的坐直身子,脸上毫无表情。

  伍笑雄睁开眼,戏谑的说道:“带着你的姐姐离开吧,还有,回到家中,这事情可不要把我扯上。”

  说完,伍笑雄站起身子,准备向楼上走去,谷舒雅见驼背伍师叔不准备管了,心中大急,正准备开口说话。

  两人的准备都被付斯兰打破,付斯兰有些犹豫的问道:“你的姐姐是不是认识,一个长的很高大,叫做董奎的人?”

  说着,付斯兰脸朝着谷舒雅,探到谷舒雅有些惊讶,付斯兰接着说道:“那董奎的左手上也戴着,和你姐姐右手上一样的手镯。”

  谷舒雅的很快的回过神,呼吸有些急促的问道:“你见过董奎大哥?”

  付斯兰有些迟疑的点点头,谷舒雅大喜,急忙问道:“你是好久见到他的?”她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似的,没有多想。

  虽说在这个世界上同名的人很多,长相一样的也不是没有,可她就是不愿意多想。

  付斯兰闻言,想了一下,下巴微抬的说道:“似乎是几天前。”谷舒雅的眼睛一亮,迅速的看了看床上的姐姐,又转过头,走到付斯兰的面前,恳切的说道:“你可以带我去找他吗?”

  付斯兰浑身的力气一泄,缓缓地摇摇头。

  谷舒雅的脸色一变,快速的说道:“你只要带我去找,我可以给你丹药,给你念器,什么都可以。”

  伍笑雄被他徒弟的话震住,很是疑惑的停下脚步,之后又听见谷舒雅说的这些条件,伍笑雄的眼睛一亮,之后又很快的暗淡下来,平静的看着他的徒弟。

  付斯兰摇摇头,又看了看床上的美丽女子,轻声的说道:“那人已经死了。”

  谷舒雅闻言,眼睛睁得很大,眼睛中全是惊骇之色,她的心中还翻起惊涛骇浪,久久没有言语。

  付斯兰只见眼前这个女孩的惊讶之色,自己有些负罪的感觉,要是当时自己没有用那种方法救他,或许那人还不会死,想到这儿,付斯兰低下了头。

  而倒在床上没有醒来的白色轻纱女子,在付斯兰说道那人已经死去时,浑身都是一颤,而后她的眼角流下汹涌的泪水。

  “不会的,父亲不会杀死他的,这不是真的。”

  谷舒雅有些疯癫的自言自语道,还使劲的摇着头,接着她对着付斯兰大叫道:“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你骗人。”叫完,谷舒雅就快速的跑到床上,将头放在白色轻纱女子的胸膛上,大哭起来。

  伍笑雄见到那白色轻纱女子竟然有着强烈的反应,急忙对付斯兰说道:“斯兰,快,接着说。”

  付斯兰很是茫然的问道:“说什么?”

  伍笑雄着急的睁大眼睛,对付斯兰说道:“快说那个人是怎么死的。”

  付斯兰表示理解的点点头,转过脖子,对着床上的两女子,就开始讲述这一场经过。付斯兰讲着事情的经过,而床上的那个女子,慢慢的有些反应。

  时间慢慢的过去,虽说付斯兰的口才并不怎么好,但是要将这个事情讲的清楚的。

  谷舒雅慢慢的收回哭声,坐在床边上,看着倒在床上的姐姐,看到姐姐的眼中,随着付斯兰的话语,流下泪水,将灰色的枕巾打湿透。

  当付斯兰说道,董奎血暴而亡时,床上的女子浑身随着抽泣,而颤抖。

  谷舒雅见姐姐有反应,心中喜忧参半。看见姐姐在抽泣时,谷舒雅双手抱着姐姐的肩膀,将脸放在白色轻纱女子的右肩上,小声的哭泣着。

  伍笑雄站在后边,轻轻的摇摇头,叹口气,眼中有着落寞的神色。

  屋子里,剩下的全是女子的小声抽泣,付斯兰探到二女稍微平静下来后,低着头小声的说道:“对不起,我······。”

  付斯兰的话还没有说道,就被一个很是温柔的声音打断,这声音不大,但是听在耳朵中却是那么的响亮。“不,谢谢你。”

  那白色轻纱的女子艰难的坐起身子,脸上有着勉强的哭脸,但是看着付斯兰的眼神却很是感激。

  谷舒雅轻轻的扶起姐姐,同样感激的看着付斯兰。

  付斯兰微微的点头,说道:“董奎的东西在我的朋友手上,我可以给你拿来。”白色轻纱的女子哭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对付斯兰说道:“我可以用惊绝丹和那人换,我有六颗。”

  付斯兰略微的皱着眉毛,连忙摇着头,说道:“没事,我一会出去,就可以要回来的。”

  站在后边的伍笑雄一听到惊绝丹,眼睛中放着一样的光芒,看着这个白色轻纱的女子。

  那白色轻纱的女子看了一下谷舒雅,这才想起什么,又对付斯兰说道:“我叫谷舒柔,请问?”

  付斯兰急忙说道:“我叫付斯兰。”他又转过脸,说道:“他是我的师傅。”谷舒柔明显是知道的,微微的点点头,对着伍笑雄说道:“伍师叔,抱歉,给你惹麻烦了。”

  伍笑雄板着脸,说道:“没事,到时候,给我一两颗丹药就行。”说着,伍笑雄将谷舒柔打量了一下,说道:“你的精神受损严重,你没有药的话,我可以帮你制一些。”

  谷舒柔一听,苍白的脸上带着笑容,对伍笑雄说道:“那就麻烦伍师叔了。”

  伍笑雄一点头,就向门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斯兰,你就在这儿照顾他们吧。”说完,伍笑雄的身影,就被门板挡住。

  谷舒雅坐直身子,拉着姐姐的右手,而谷舒柔用左手抚摸着右手上的手镯,对付斯兰说道:“我可以叫你斯兰吗?”

  付斯兰有些受宠若惊的点点头,脸上有着笑容,只是这笑容却不敢让人恭维。

  谷舒柔轻声的说道:“你可以再给我讲讲吗?”

  付斯兰楞了一下,接着点点头,又开始讲起来。

  却是不知道,这三人的一台戏,会怎么样。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