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20 20:40:5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心记
  4. 第五十章 穿梭 敲诈

第五十章 穿梭 敲诈

更新于:2010-08-11 07:31:16 字数:3612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
  伍笑雄一边快速的向外边走去,一边将手中盘子里的丹药小心的用丹药瓶装起,放进储物袋里,速度又快上几分的走着。

  又是一声“师傅”,从外边传来,伍笑雄无奈的摇着头,笑了笑。

  他这个徒弟太出乎自己的预料了,修为竟然到步虚段后期,虽说在外边很是平常,但是像他这种什么修炼知识都不知道,就达到这种修为的,还真没有。

  密室里走出来一个驼背,他似乎想起什么,他的脚步猛然停住,他眼中闪过一丝的异色,随后他回过头,右手食指泛着光芒,对着空中一点,只见空中竟然如水纹一般荡漾开来。

  这下伍笑雄的表情更加的奇怪,他张大嘴,啊的一声大叫出来,只见空中毫无反应。

  接着他站在这儿,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密室的门口。

  不一会,一个有些烦躁的声音再次响起。

  “师——傅”,声音速度不是很快,但是在这个密室门口的空中,像是一块大石头落在水中一般,那空气中不停的浪起纹路。

  伍笑雄现在的嘴张大着,大的可以放下一个拳头大的果子,好一会,伍笑雄才回过神,吞下口中的唾沫,脚步有些不稳的向外走去。

  付斯兰一边跳着,一边用精神力在到处的探查,依旧不见师傅的踪影,心中有些不耐烦。

  而在外边的赦平听见付斯兰的叫声,开始并不留意,但是当他准备对付斯兰说话时。

  他才想起,任何意师都是知道,在一般的禁制中,声音都是不能够传动的,何况是这个强大的禁制。

  赦平的心中在不停的抽搐,看向汤成,同样,汤成望向赦平,眼中表达的意思,竟然是如此的相同,二人同时的摇摇头。

  伍笑雄刚走出那最边上的那木楼时,付斯兰的精神力就发现,付斯兰欣喜的叫道:“师傅,师傅,快来呀,有人找。”

  伍笑雄走出这个空字木楼的禁制时,付斯兰的声音就响起,闻言,伍笑雄有些无语,快速的向付斯兰那边走去。

  探到师傅向自己走来,就转身向平地出口跳,还没有走到出口时,他脸上的笑容就已经绽放开来,笑着对外边三人说道:“师傅来了。”声音轻易的进入三人的耳朵,汤成和赦平长出口气,却是不知道为了什么。

  付斯兰脸上的笑容,似乎让人想起,他以前在付家镇中的生活,那时脸上的笑容,才会这般无忧无虑,只是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注意到这点吧。

  伍笑雄听到有人找时,心中不由的泛起嘀咕,自己在后山多年无人问津,怎么现在竟然有人来访。

  想着,他的嘴角翘起,心中有些怪异的感觉。

  不一会,他见到付斯兰站在外边,头望着平地的林子里,盼着自己的前去。

  付斯兰的身边站着三人,伍笑雄第一眼,就看到那个满脸长满着毛发的赦平。

  伍笑雄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可察觉的色彩,这个色彩中包涵着太多的含义,有狠色,有戾气,同样还有一些嫉妒的感觉,却是不知为何。

  平地上静如止水的禁制,现在正是不停地翻滚,好一会,伍笑雄才从来里边出来。

  付斯兰见伍笑雄出来,笑着脸说道:“师傅,两位师叔找你。”

  伍笑雄没有回答,而是盯着赦平,同时,赦平很是平静地看着伍笑雄。

  付斯兰似乎感觉到场面的不对劲,于紧闭着嘴,好奇的探着四人。

  而站在一旁戈特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叫这个驼背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只有保持安静。

  “找我什么事?”伍笑雄脸色不对的说道,语气也很是不好。

  汤成站起身子,笑着脸对伍笑雄说道:“伍师兄,是我有事找你。”伍笑雄闻言,眼睛这才离开赦平,看向汤成。

  伍笑雄点点头,面无表情的说道:“汤成师弟是何时到的?”

  汤成整整身上的衣服,笑着说道:“我是今日才到,来看望一下伍师兄的。”

  伍笑雄闻言,嘴角一翘,似乎有些讥讽。

  “伍师兄,你的徒弟,在藏书楼将我的孙子打成重伤,而且还深中剧毒,我前来是求解药的。”汤成没有理会伍笑雄的讥讽,而是恢复以往的威严,冷冷的说道。

  付斯兰听到这话,表情为之一楞,开始都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就有些硝烟的味道。

  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赦平却是说道:“伍师兄,今日我们不谈旧日的恩怨,那已经过去很久了,我们都忘记它吧。”

  伍笑雄抬头,透过茂密的树叶间,望向天空,轻轻的摇头。

  这时,这个场景很是安静,大家都没有说话,伍笑雄的眼角瞟到付斯兰,突然想起什么,问道:“斯兰,我给你结界牌了?”

  付斯兰一愣,说道:“你说进去后教我手印,也没有教,说给我结界牌,但是也没有给呀。”

  伍笑雄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我忘记了。”

  突然伍笑雄转过身子,惊讶的看着这个奇怪的徒弟,大声叫道:“那你是怎么出来的?”

  付斯兰头转了转,似乎在看周围的环境,说道:“就是这么走出来的。”

  伍笑雄浑身一哆嗦,半天说不出话来。

  付斯兰笑了笑说道:“师傅,那一会记得给我哈。”

  现在就是戈特也感觉到不对,一回忆刚才的场景,同样是惊讶不已。

  伍笑雄摇摇头,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转过头,对着汤成没好气的说道:“你的孙子中毒管我什么事情,又不是我徒弟,下的毒。”

  汤成有些无奈的说道:“伍师兄,我承认,当时是我的孙子不对,现在他中毒,多少和你的徒弟有点关系吧,你也不会见死不救吧。”伍笑雄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付斯兰在听说,和自己在藏书楼,打架的那个年轻人中毒时,心中有些不安,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难道自己这么一脚,就让那人深中剧毒,未免有些可怕。

  付斯兰小声的对伍笑雄说道:“师傅,那我们就给他解药吧。”

  汤成闻言一喜,看向付斯兰的眼神中带有一些赞许,他却是不知道付斯兰的想法,要是知道,就不会有此神色。

  伍笑雄眼睛一瞪,说道:“我可是不管他中的什么剧毒,死活我也不管。”

  汤成一听,脸色一变,而旁边的赦平脸上却是一喜,对汤成说道:“你孙子中的什么剧毒?”

  汤成没有说话,表情有些凌厉。戈特见师公没有说话,急忙在旁边说道:“汤洛师弟中的是瘤蝎子的毒。”

  赦平闻言,眼中有些讶异,看向伍笑雄,伍笑雄又是一哼,转过身子看向付斯兰,说道:“我的徒弟,被你的孙子打成重伤,现在他的右腿,已经不能走路,你是否应该赔偿一下?”说着,伍笑雄转过头,看向汤成。

  汤成一愣,他可是打听清楚的,伍笑雄那徒弟右腿本是有问题,可不是汤洛说伤。

  戈特刚准备反驳,而那赦平急忙说道:“这是当然,就是不知道伍师兄需要什么赔偿。”

  付斯兰一听,这似乎有些像是在敲诈一般,他有点想笑,还是忍住,有些兴奋的看着这场景。

  汤成也是反应过来,笑容有些勉强的说道:“不知道伍师兄要什么样的赔偿?师弟我虽说没有什么好东西,但是一些物品还是拿得出来的。”

  伍笑雄转过身子,脸上有着一些笑容,点点头说道:“这我知道。”

  付斯兰对于师傅的变化之快,感到诧异。

  伍笑雄轻微的摇摇头说道:“我这个徒弟没什么爱好,就是喜欢一些花花草草,再加上他本是木属性,所以,我要求不高,就要一些种子,或者植被就行。”说完,伍笑雄的脸上有着一些狡黠。

  汤成本以为,伍笑雄会要一些奇珍物品,要是那样,还好说,但是他竟然要什么种子或者植被,这些东西对于木属性意师来说,是有用,但是他却是一位水属性的,根本就没有伍笑雄说的这些东西。

  赦平闭上眼,猛地睁开,从储物袋里拿出几个盒子,又拿出一个布袋,说道:“伍师兄,这些应该可以了吧。”说完,他将盒子递给伍笑雄,伍笑雄二话没说,接过东西。

  用精神力一一在这些东西上扫过,面无表情的将这些东西收进储物袋里,说道:“这些东西勉强够医药费,这下我们就算一下你孙子的药费吧。”

  就在赦平拿出东西,递给伍笑雄时,有些感激的看了一下赦平,心中一暖,觉得还是以前的兄弟靠谱。

  可是,伍笑雄收完东西还张嘴说还有药费,汤成的心中一怒,赦平像是早就知道似的,又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个木盒,这个木盒外贴着一张白色的符纸,符纸上散发着淡淡的念力波动,伍笑雄一见,眼睛就放着异样的的光芒。

  伍笑雄二话没说,从赦平手中抢过盒子,右手慢慢的抚摸着盒子的表面,脸上终于是掩饰不了的欣喜。

  付斯兰用精神力在这个木盒上来回的扫动,却是没有探查到任何的信息,心中不以为然,但是见到师傅脸上可爱的表情,他有些明白,这盒子里的东西,一定不差。

  伍笑雄没有打开盒子,而是直接放进储物袋里,接着他拿出两个黑色瓶子,丢到汤成的手中,说道:“红色盖子的内服,白的盖子外敷,一日两次,几天就好。”

  说完,伍笑雄就对着禁制不停的结着手印,不一会,他没有再说话,悄然走进去,进去时还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赦平。

  付斯兰不知所措的站着,见师傅已经走进去,急忙对汤成和赦平说道:“两位师叔,怠慢了,师侄先进去。”说完,付斯兰径直的走进禁制里,看着两师徒消失在眼界,汤成很是气愤,对赦平说道:“色老鬼,你干嘛答应他。”

  赦平摇摇都笑着说道:“那些东西本是拿来给他的,我们走吧。”说完,赦平就向山路走去,汤成和戈特都是不解的看了一眼赦平,见赦平没有解释,只好跟着离开。

  却是不知道那盒子里是什么。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