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20 19:59:3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心记
  4. 第四十九章 传音 震惊

第四十九章 传音 震惊

更新于:2010-08-09 22:37:25 字数:7121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
  汤成三人站在外边,他们三人都没有冒然的向前走,他们可是知道在这个地方,可有着强大的禁制,想要进去,唯有手印或者结界牌。

  当然还有一途,就是强行进入,可是能做到这点的,在他们的记忆似乎就没有。

  汤成和色老鬼对望一眼,汤成从储物袋里拿出一张红色的符纸,他用食指和中指夹住,手指上一阵白光聚集在这红色的符纸上,这红色的符纸,顷刻间变成通明,汤成对着平地上的禁制甩去。

  那符纸很轻易的钻进去,消失在三人的眼界中。

  只见那符纸却是在平地上空,不停的盘旋,像是在寻找什么。

  过了很久,这符纸行动变得有些不灵活,而且符纸慢慢的从透明变成淡红色,就在符纸摇摇欲坠之时,它似乎发现了目标,快速的向一个木楼前飞去。

  付斯兰单腿蹲着,双腿都有些酥麻,他才站起身子,晃晃发酸的脖子,这个罗楛树现在他却是牢牢的将其记住。

  他明白为什么师祖会到处去游历,结合着实物,这样记忆才会深刻。

  付斯兰满意的点点头,他现在想做的就是,将这个平地的植物,都观察上一遍,想着他就向外边走去。

  这次通过这明字木楼的禁制时,却是没有任何的感觉,心中有些欣喜。

  刚走出这个明字木楼的禁制时,一张符纸却是朝他飞来。

  付斯兰以前可是用符纸的“高手”,当他刚见到这张符纸时,心中大惊,浑身的念力大动,他的右绳同样急速的对着那飞来的符纸,只是这符纸却是出乎付斯兰的意料,符纸被他轻易的卷住,没有一丝的抵抗,也没有付斯兰意料中的爆炸之类。

  看着这张奇怪的符纸,付斯兰心中很是疑惑,通体黑色的眼睛却是让人看不出他在思考什么。

  付斯兰将其看了很久,他不明白这张符纸怎么自己会飞,而且没有任何的作用,看了很久他依旧不明白。

  自从睁开眼睛以后,他还是习惯性的用精神力探查事物,当精神力在这张符纸上一扫时。

  付斯兰睁大眼睛,嘴巴微微的张开,只差叫出声音,他感到很是不可思议。

  因为当他的精神力在这符纸上扫过时,他的脑袋里竟然响起一阵声音。“伍师兄,汤成师弟和赦平师弟携弟子,前来拜访。”

  这声音竟然在付斯兰的脑袋里回响了很久,直到这个声音慢慢的弱下去,付斯兰的精神力在从上边撤离,精神力刚一撤走,声音就消失不见.

  付斯兰像是发现宝物似的,急忙将精神力再次探入其中,只是这次声音却是变得极其微弱。

  付斯兰的点点头,他有些明白,只要将精神力探入其中就会有声音,一旦撤出声音也会随之消失。

  付斯兰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他一张嘴,就将这张符纸甩进嘴里,满意的点点头,就向前方跳去,这次的速度却是很快,他来跳到一个长有青色的花朵土地时,刚要踏脚进去,他才想起那符纸中的话语,眉头一皱,就转身向平地出口跳去。

  汤成三人等的眉头大皱,传音符纸进去已经有一段时间,依旧没有消息,也没有看到任何人出来。

  戈特向前一步,恭敬的对汤成说道:“师公,伍师叔,不会出去了吧?”

  汤成摇摇头,而旁边的色老鬼依旧是站直着身子,没有说话。

  突然,他的脖子微微的抬起,他看见有一个人在平地中,向这边跳来。

  这人的头在这些树木之间,不停的上下,色老鬼有些讶异,这人怎么会这样。

  汤成也注意到,这个奇怪的人,他抬起眼,看着平地中那来人。

  付斯兰的精神力透过,平地上那个白色透明的罩子,探到外边站着三个陌生人,想必就是那汤成几人。

  付斯兰急忙的闭上眼,快速的跳到这个平地的路口,笑着对三人问道:“你们找我师傅有什么事情吗?”说着,付斯兰还继续的向外跳去。

  一直跳到三人的面前,已经是出了这个防护的禁制罩。

  当汤成和戈特听见这怪人,竟然是伍笑雄的徒弟,眼中有些怪异的神色。

  而那个色老鬼赦平,也很是好奇的打量着眼前这个怪人。

  当这个怪人快速的跳到自己面前时,汤成和赦平的脸色大变,浑身都是一震。

  两个在江湖上行走多年的人,现在竟然被这个怪人惊得说不出话来,戈特只是感觉有些怪异,并没有想太多。

  赦平的心中翻起惊涛骇浪,这怪人竟然是直接跳出来,没有做任何的动作。

  付斯兰笑着脸,用精神力将这三人打量一番,对汤成说道:“你是汤成师叔还是赦平师叔?”

  汤成这才回过神,脸上很快就恢复以往的波澜不惊,点点头问道:“您是伍师兄的徒弟?”付斯兰轻轻的应了一声。

  而旁边的戈特紧皱着眉毛,心中想到:“怎么师公叫伍师叔为师兄,按师公这么叫,那我不是要叫伍师叔为伍师公,可是没有这样的呀。”戈特现在是百思不得其解。

  付斯兰说道:“师侄叫付斯兰,您叫我斯兰就行。”汤成很是满意的点头,对付斯兰指着赦平介绍道:“这是赦平,也是你师傅的师弟。”

  付斯兰对这个长着满脸毛发的赦平,一点头恭敬的说道:“师侄,见过赦平师叔。”赦平没有动,不是他不想动,而是他依旧没有回过神。

  付斯兰叫了一声,见这个赦平师叔没有回答,还以为自己哪儿做的不好,心中有一乱。

  汤成见赦平没有回话,转过头,看见色老鬼竟然愣住,汤成摇摇头,对付斯兰问道:“斯兰师侄,不知伍师兄是否在?”

  付斯兰想了一下,皱着眉,说实话,他也是不知道的。

  付斯兰不肯定的说道:“好像在。”说完他向里边跳去,还说道:“你们进来吧,我帮你们叫一声。”

  付斯兰似乎都已经忘记,在这个地方有着禁制。

  看着付斯兰又轻易的跳进去,汤成有些疑惑,同样跟在后边,他的精神力明显感到就在前边一步,有着强大的禁制。

  好奇的戈特和感觉更加茫然的赦平,都跟在后边。

  就在汤成的脚,刚迈向前边禁制中时候,他的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推着自己,汤成眼中一狠,念力一动,他的身体泛着白色的光芒,他感到脚的周围的压力变小,脚向这禁制中进去一少许,还没有来的急欣喜,他感到一个飘渺的力量袭来,接着他只感到内脏一阵翻腾,汤成的身子硬生生的被逼迫退了几步。

  戈特和赦平在汤成运转念力之时,就注意到了,两人同时在禁制外一步停下,有些疑惑的看着汤成。

  付斯兰同样转过头,奇怪的探着外边的事情。

  汤成骇然的抬起头,脸色有些苍白,嘴角流下一丝红色的鲜血。

  而戈特大惊失色,急忙走上前,扶着汤成惊恐的问道:“师公,没事吧。”

  汤成大口的吸着气,赦平站在旁边小声的嘀咕着:“这禁制本是全院中最强,就是藏书楼顶也比不上,他是怎么进去的?”

  赦平的声音虽小,但是汤成听的依旧清晰,汤成似乎记起什么,眼中的骇然之色更加的浓郁。戈特扶正汤成的身子,抬头看了看空中,脸上很是惊讶。

  付斯兰又快速的跳回来,轻松的出来问道:“汤成师叔,你怎么了?”

  汤成刚想说话,胸口却又是一阵翻腾,只好急忙闭上嘴。

  赦平严肃的说道:“这外边是有禁制的。”

  付斯兰做出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说道:“是呀,师傅带我进来那天,还结了许多手印。他还说没有一定的方法或者结界牌,是进不去的。”这话刚说完,他自己就愣在原地,他发现自己出入这儿,却是没有任何的问题。

  付斯兰有些疑惑的转过身子,就在这个禁制里钻来钻去。外边三人全部都傻了眼,因为在付斯兰的身上,并没有丝毫的念力波动,也就是说在他的身上没有结界牌存在。

  付斯兰完全的不懂了,他有些无辜的站在汤成的面前,汤成盘坐在地上,他的身上冒着白烟。

  场面安静了一会,付斯兰说道:“我现在就去叫师傅。”说完,他就再次跳进禁制中,刚一进到禁制里,他就张大嘴,大声的叫道:“师——傅。”

  他的声音在这后山响起,赦平现在完全性无语,这师侄,可不是一点点的奇怪呀。

  在伍笑雄的面前的丹鼎,现在不停的摇晃,伍笑雄满脸的警惕,他的脸上全是汗珠,直线的流落下来。

  丹鼎的摇晃是越来越厉害,在丹鼎下的地板竟然开裂。

  “嘭”的一声,在这个密室中传响,伍笑雄急忙站起身子,用双手抓住两边的鼎耳,生生的将这个高大四尺的丹鼎转起,放在那团红色火焰的旁边,丹鼎盖已经飞出,落在地上,丹鼎口冒着青青的烟雾。

  伍笑雄跳急速的到丹鼎上,将右手伸进丹鼎,只见他抓出一个青色盘子,在这个盘子上有着四颗青白相间的丹药,丹药上还冒着热气,而在盘中最多的还是一些黑色的药渣。

  伍笑雄见到这四颗丹药,长出口气,脸上浮出一丝笑容,似乎对于这个结果很是满意。

  伍笑雄正准备收拾一下丹鼎,一个巨大的声音传来。

  “师——傅”伍笑雄一惊,没有再理会地上的东西,急急的向外走去。这种速度让人很难知道,他是一个驼背。

  伍笑雄不知道,外边发生了什么,同样不知道下边会怎么样,也不知道,他炼制的丹药是干什么的。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第五十章声音穿梭于禁制可耻敲诈医药费

  更新时间2010-8-117:31:16字数:3477

  伍笑雄一边快速的向外边走去,一边将手中盘子里的丹药,小心的用丹药瓶装起,放进储物袋里,速度又快上几分的走着。

  又是一声“师傅”,从外边传来,伍笑雄无奈的摇着头,笑了笑。

  他这个徒弟太出乎自己的预料了,修为竟然到步虚段后期,虽说在外边很是平常,但是像他这种什么都不知道,就达到这种修为的,还真没有。

  密室里走出来一个驼背,他似乎想起什么,他的脚步猛然停住,他眼中闪过一丝的异色,随后他回过头,右手食指泛着光芒,对着空中一点,只见空中竟然如水纹一般荡漾开来。

  这下伍笑雄的表情更加的奇怪,他张大嘴,啊的一声大叫出来,只见空中毫无反应。

  接着他站在这儿,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密室的门口。

  不一会,一个有些烦躁的声音再次响起。

  “师——傅”,声音速度不是很快,但是在这个密室门口的空中,像是一块大石头落在水中一般,那空气中不停的浪起纹路。

  伍笑雄现在的嘴张大着,大的可以放下一个拳头大的果子,好一会,伍笑雄才回过神,吞下口中的唾沫,脚步有些不稳的向外走去。

  付斯兰一边跳着,一边用精神力在到处的探查,依旧不见师傅的踪影,心中有些不耐烦。

  而在外边的赦平听见付斯兰的叫声,开始并不留意,但是当他准备对付斯兰说话时。

  他才想起,任何意师都是知道,在一般的禁制中,声音都是不能够传动的,何况是这个强大的禁制。

  赦平的心中在不停的抽搐,看向汤成,同样,汤成望向赦平,眼中的表达的感情,竟然是如此的相同,二人同时的摇摇头。

  伍笑雄刚走出那最边上的那木楼时,付斯兰的精神力就发现,付斯兰欣喜的叫道:“师傅,师傅,快来呀,有人找。”

  伍笑雄走出这个空字木楼的禁制时,付斯兰的声音就响起,闻言,伍笑雄有些无语,快速的向付斯兰那边走去。

  探到师傅向自己走来,就转身向平地出口跳,还没有走到出口时,他脸上的笑容就已经绽放开来,笑着对外边三人说道:“师傅来了。”声音轻易的进入三人的耳朵,汤成和赦平长出口气,却是不知道为了什么。

  付斯兰的脸上的笑容,似乎让人想起,他以前在付家镇中的生活,那时脸上的笑容,才会这般无忧无虑,只是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注意到这点吧。

  伍笑雄听到有人找时,心中不由的泛起嘀咕,自己在后山多年无人问津,怎么现在竟然有人来访。

  想着,他的嘴角翘起,心中有些怪异的感觉。

  不一会,他见到付斯兰站在外边,头望着平地的林子里,盼着自己的前去。

  付斯兰的身边站着三人,伍笑雄第一眼,就看到那个满脸长满着毛发的赦平。

  伍笑雄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可察觉的色彩,这个色彩中包涵着太多的含义,有狠色,有戾气,同样还有一些嫉妒的感觉,却是不知是否正确。

  平地上静如止水的禁制,现在正是不停的在翻滚,好一会,伍笑雄才从来里边出来。

  付斯兰见伍笑雄出来,笑着脸说道:“师傅,两位师叔找你。”

  伍笑雄没有回答,而是盯着赦平,同时,赦平很是平静的看着伍笑雄。

  付斯兰似乎感觉到场面的不对劲,于紧闭着嘴,好奇的探着四人。

  而站在一旁戈特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叫这个驼背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只有保持安静。

  “找我什么事?”伍笑雄脸色不对的说道,语气也很是不好。

  汤成站起身子,笑着脸对伍笑雄说道:“伍师兄,是我有事找你。”伍笑雄闻言,眼睛这才离开赦平,看向汤成。

  伍笑雄点点头,面无表情的说道:“汤成师弟是何时到的?”

  汤成整整身上的衣服,笑着说道:“我是今日才到,来看望一下伍师兄的。”

  伍笑雄闻言,嘴角一翘,似乎有些讥讽。

  “伍师兄,你的徒弟,在藏书楼将我的孙子打成重伤,而且还深中剧毒,我前来是求解药的。”汤成没有理会伍笑雄的讥讽,而是恢复以往的威严,冷冷的说道。

  付斯兰听到这话,表情为之一楞,开始都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就有些硝烟的味道。

  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赦平却是说道:“伍师兄,今日我们不谈旧日的恩怨,那已经过去很久了,我们都忘记它吧。”

  伍笑雄抬头,透过茂密的树叶间,望向天空,轻轻的摇头。

  这时,这个场景很是安静,大家都没有说话,伍笑雄的眼角瞟到付斯兰,突然想起什么,问道:“斯兰,我给你结界牌了?”

  付斯兰一愣,说道:“你说进去后教我手印,也没有教,说给我结界牌,但是也没有给呀。”

  伍笑雄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我忘记了。”

  突然伍笑雄转过身子,惊讶的看着这个奇怪的徒弟,大声叫道:“那你是怎么出来的?”

  付斯兰头转了转,似乎在看周围的环境,说道:“就是这么走出来的。”

  伍笑雄浑身一哆嗦,半天说不出话来。

  付斯兰笑了笑说道:“师傅,那一会记得给我哈。”

  现在就是戈特也感觉到不对,一回忆刚才的场景,同样是惊讶不已。

  伍笑雄摇摇头,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转过头,对着汤成没好气的说道:“你的孙子中毒管我什么事情,又不是我徒弟,下的毒。”

  汤成有些无奈的说道:“伍师兄,我承认,当时是我的孙子不对,现在他中毒,多少和你的徒弟有点关系吧,你也不会见死不救吧。”伍笑雄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付斯兰在听说,和自己在藏书楼,打架的那个年轻人中毒时,心中有些不安,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难道自己这么一脚,就让那人深中剧毒,未免有些可怕。

  付斯兰小声的对伍笑雄说道:“师傅,那我们就给他解药吧。”

  汤成闻言一喜,看向付斯兰的眼神中带有一些赞许,他却是不知道付斯兰的想法,要是知道,就不会有此神色。

  伍笑雄眼睛一瞪,说道:“我可是不管他中的什么剧毒,死活我也不管。”

  汤成一听,脸色一变,而旁边的赦平脸上却是一喜,对汤成说道:“你孙子中的什么剧毒?”

  汤成没有说话,表情有些凌厉。戈特见师公没有说话,急忙在旁边说道:“汤洛师弟中的是瘤蝎子的毒。”

  赦平闻言,眼中有些讶异,看向伍笑雄,伍笑雄又是一哼,转过身子看向付斯兰,说道:“我的徒弟,被你的孙子打成重伤,现在他的右腿,已经不能走路,你是否应该赔偿一下?”说着,伍笑雄转过头,看向汤成。

  汤成一愣,他可是打听清楚的,伍笑雄那徒弟右腿本是有问题,可不是汤洛说伤。

  戈特刚准备反驳,而那赦平急忙说道:“这是当然,就是不知道伍师兄需要什么赔偿。”

  付斯兰一听,这似乎有些像是在敲诈一般,他有点想笑,还是忍住,有些兴奋的看着这场景。

  汤成也是反应过来,笑容有些勉强的说道:“不知道伍师兄要什么样的赔偿?师弟我虽说没有什么好东西,但是一些物品还是拿得出来的。”

  伍笑雄转过身子,脸上有着一些笑容,点点头说道:“这我知道。”

  付斯兰对于师傅的变化之快,感到诧异。

  伍笑雄轻微的摇摇头说道:“我这个徒弟没什么爱好,就是喜欢一些花花草草,再加上他本是木属性,所以,我要求不高,就要一些种子,或者植被就行。”说完,伍笑雄的脸上有着一些狡黠。

  汤成本以为,伍笑雄会要一些奇珍物品,要是那样,还好说,但是他竟然要什么种子或者植被,这些东西对于木属性意师来说,是有用,但是他却是一位水属性的,根本就没有伍笑雄说的这些东西。

  赦平闭上眼,猛地睁开,从储物袋里拿出几个盒子,又拿出一个布袋,说道:“伍师兄,这些应该可以了吧。”说完,他将盒子递给伍笑雄,伍笑雄二话没说,接过东西。

  用精神力一一在这些东西上扫过,面无表情的将这些东西收进储物袋里,说道:“这些东西勉强够医药费,这下我们就算一下你孙子的药费吧。”

  就在赦平拿出东西,递给伍笑雄时,有些感激的看了一下赦平,心中一暖,觉得还是以前的兄弟靠谱。

  可是,伍笑雄收完东西还张嘴说还有药费,汤成的心中一怒,赦平像是早就知道似的,又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个木盒,这个木盒外贴着一张白色的符纸,符纸上散发着淡淡的念力波动,伍笑雄一见,眼睛就放着异样的的光芒。

  伍笑雄二话没说,从赦平手中抢过盒子,右手慢慢的抚摸着盒子的表面,脸上终于是掩饰不了的欣喜。

  付斯兰用精神力在这个木盒上来回的扫动,却是没有探查到任何的信息,心中不以为然,但是见到师傅脸上可爱的表情,他有些明白,这盒子里的东西,一定不差。

  伍笑雄没有打开盒子,而是直接放进储物袋里,接着他拿出两个黑色瓶子,丢到汤成的手中,说道:“红色盖子的内服,白的盖子外敷,一日两次,几天就好。”

  说完,伍笑雄就对着禁制不停的结着手印,不一会,他没有再说话,悄然走进去,进去时还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赦平。

  付斯兰不知所措的站着,见师傅已经走进去,急忙对汤成和赦平说道:“两位师叔,怠慢了,师侄先进去。”说完,付斯兰径直的走进禁制里,看着两师徒消失在眼界,汤成很是气愤,对赦平说道:“色老鬼,你干嘛答应他。”

  赦平摇摇都笑着说道:“那些东西本是拿来给他的,我们走吧。”说完,赦平就向山路走去,汤成和戈特都是不解的看了一眼赦平,见赦平没有解释,只好跟着离开。

  却是不知道那盒子里是什么。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