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23 04:55:0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心记
  4. 第二十八章 学药 被拒

第二十八章 学药 被拒

更新于:2010-07-15 14:33:27 字数:4312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
  付斯兰给曾昌俊的功法,是一本中级的水属性的功法。付斯兰用念力测试了一下,曾昌俊的念经,有一半是畅通的,要成为一名意师,足以。

  付斯兰想起,当时陈强测试自己时的场景,现在都已经物是人非,他的心中有些凄凉。

  又想起崆离的身影,付斯兰的心有些期盼。

  黑球似乎感觉到什么,对付斯兰,唧唧的说道:“主人,你真的会去那个院门?”付斯兰点点头,就继续沉入脑中。

  太阳下山,曾叔和那阿姨才从山上回来,两人的表情都很开心。

  曾叔一进院子,就看到付斯兰坐在院子里,将背篼放在院子中,大声的问道:“斯兰,你们中午吃了吗?”

  付斯兰微笑着说道:“吃了,是昌俊煮的。”那阿姨背着一个小背篼,走进来。

  付斯兰站起来,跳到曾叔放下的背篼前,单腿蹲着,跟着曾叔,将这些药草摊开。那阿姨将背篼放下后,就进屋去。

  曾叔一边摊着药,一边对付斯兰解说到,各种药草的性质,形状和气味,还有药性。

  付斯兰认真的听着,将各种药草仔细的,用精神力探看,又结合解说记忆着,只是付斯兰好像并不怎么聪明,许多东西都是开始记住了,又很快就忘记。

  所以,他又不停地问着曾叔,别看曾叔这人长的很是大条,心却是很仔细的,给付斯兰一边边的解释道。

  曾昌俊心情澎湃的看着这本书,这书给他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他感觉自己就是属于那个世界的,他已经在慢慢的融入其中,忘记所有。

  付斯兰在曾叔家住着,天天不是盘坐着,运转这脑袋里的念力。就是练左腿力,将左腿的内力,不停的调动着。要么就是学习药理,复习着曾叔教的各种知识。

  曾昌俊出去玩耍的时间,也是越来越少。曾叔见儿子努力的看着书,虽说他不知道,付斯兰给儿子的是什么,他也没去问,但是见平常不怎么认真学药的儿子,现在正认真做着事,心中很是欣慰,他也看到自己的儿子似乎有什么变化,就是说不上来。

  这天,天下着小雨,付斯兰坐在床前,拿着自己找曾叔要的药书。付斯兰慢慢的睁开眼,努力的调试着眼睛,很久没有睁眼,有些不适应。

  过了许久,付斯兰终于是可以看清,他那双通体黑色的眼睛,很是诡异,他认真的看着这一堆书。

  这时,曾叔有些郁闷了,那付斯兰眼睛看不到,借书去干嘛,曾叔站在药房中摇着头,继续他的整理工作。

  付斯兰看着这些书上介绍的药草,很多都是些普通的药,根本没有说什么灵药,更别说,有什么可以帮自己,短时间恢复身体的药。

  但是付斯兰还是恨认真的看着,将这些药草,都熟悉了一遍,他想的是,以后见到,不会认不到,也就不错了。

  令付斯兰有些兴奋的是,在曾叔给他的书中,有一本是介绍各种,带有毒性的草药的书。

  付斯兰激动的看着,他不看不知道,一看真是吓一跳。原来,他在这本书中找到,很多他以前在森林里吃过的果子,而且很多都是带有剧毒。

  他感到很是不可思议,心中想到:“为什么自己会没有死呢?不会那天来个毒性大爆发吧。”付斯兰摇摇头,没有再去想它,而是沉入其中,继续的认真看着。

  付斯兰这些天,一直在看着这本毒药记录,将许多的毒性的植物,死死的记下,以后碰见,就不会再去吃,这是付斯兰心中的想法。

  “斯兰,吃饭了。”那阿姨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付斯兰应了一声,就站起来,跳着出去。那黑球现在却是躺在床底下,床底下边有一个淡淡的土黄色光团,若隐若现。

  付斯兰跳出门,他惊讶的发现,那曾昌俊的身上,竟然有了淡淡水属性力的波动。

  曾昌俊见付斯兰出来,急忙从凳子上站起来,将旁边的凳子移动了一下,说道:“斯兰哥,坐。”付斯兰点点头,跳到桌子前,曾昌俊连忙将凳子移拢。

  付斯兰感到,桌子边少了一人,问道:“阿姨在什么地方去了?”

  曾叔笑着说道:“村口的木匠家生孩子,去帮忙了。”付斯兰点点头,开始吃起来,曾昌俊看着付斯兰,将嘴凑到付斯兰耳旁,小声的说道:“斯兰哥,我成功了,我将能将那些光点吸入脑袋里,真的。”

  付斯兰有些惊讶,接着笑着点点头,也是小声的说道:“慢慢的来,你会变得更厉害的。”

  曾昌俊兴奋的嗯了一声,使劲的点了一下头,开始迅速的刨起饭来。曾叔看着这两人,嘴角一笑,没有说什么。

  三个月过的很快,付斯兰的右腿有些知觉,开始是有些酥麻,后来,就变得越来越厉害,现在都已经麻木了。

  黑球在床底,不吃不喝,一直在土黄色的光团中修养。付斯兰将那那本毒物记录,记的已经差不多。而那些普通草药书籍,付斯兰也是浏览了一遍,大概有个印象。

  这天,天气很好,一大清早,曾叔就叫醒了曾昌俊,准备好干粮。带着曾昌俊和付斯兰去测试,测试的地方在村上的祠堂。

  一路上,曾昌俊很是兴奋,欢快的在路上跳动着,付斯兰将黑球放在怀里,左脚平静的跳动着。他的左腿,并没有怎么的弯曲,但是他的身体就像是在平移。

  这是付斯兰这些日子里,不多的收获之一。他很是郁闷的是,他天天的不停的修炼着,他的念力,一直没有变化,丝毫没有长进,这也很是无奈。

  很快,三人来到村上的祠堂,曾昌俊很是惊讶的,看着排着长长的队伍。

  队伍中许多都是和他年纪相仿的孩子,队伍两旁站着许多的家长,时不时还有家长领着孩子出来,这些家长都是笑着脸进去,哭丧着脸出来,这些孩子大多也是一脸的伤心,曾昌俊的心也是提的的老高。

  付斯兰排在曾昌俊的后边,而曾叔却是站在旁边,不停的搓着手,还时不时的看着这个队伍,还有多长。

  不一会,又是一家人,被一个穿着黑色镶着红边制服的青年送出来,又是一家人被带进去。

  队伍前进的很慢,付斯兰平静的站着,而曾昌俊却是不停的问着,曾叔还有多久。

  随着时间的过去,队伍没有变短,而是更加的长。但是周围基本上没有什么声音,大家都是焦心的等待着。

  付斯兰三人在祠堂外边,随便吃了些东西,带出来的很多东西,都吃没有完。

  一直到下午,终于,他们的前边只有一家人排着。

  这时,曾叔对着曾昌俊,呼吸有些急促的说道:“记住,进去后,不要说话,要乖巧一点,知道吗?”曾昌俊点点头。

  不一会,前边的那一家人也被带进去,很快失望的出来。

  那个穿着黑色制服的青年走过来,对曾叔说道:“该你们了,跟我来。”曾叔牵着曾昌俊的手,向里边走,付斯兰跟在后边。

  突然,那青年转过头,对着闭着眼的付斯兰说道:“你还不可以进去,接着排。”曾叔笑着说道:“他是我们家的。”

  那青年已经转过头,继续走着,一边走,一边说道:“排队的只能进一个。”

  付斯兰走回队伍前边,对曾昌俊笑了笑说道:“进去吧。”曾叔看了一下付斯兰,拉着曾昌俊快速的向里边走去。

  曾昌俊看着平常很少来的祠堂,感觉有些不一样。曾叔和曾昌俊小心的跟在青年后边,来到祠堂的大厅。

  曾昌俊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衣服,大约有四十来岁的人,坐在厅中央,表情很是严肃,平静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在他的旁边有一个老头,坐在一个桌子前,拿着笔,好像等待着写什么。

  而村长很是恭敬的站在后边,手端着一个茶壶,看着桌子上的两个杯子,像是在等待这杯子里的水少下去,其实这两个杯子的水,就没有少过。

  曾叔一进大厅,就拉着曾昌俊对厅中的三人一鞠躬。

  这青年站在这白衣的中年人身旁,对着曾昌俊招手说道:“过来。”曾叔推了推曾昌俊的身子,曾昌俊低着头,很是小心的走过去。

  那个白衣中年人,什么话也没说,就将右手放在曾昌俊的头上。曾昌俊浑身一抖,有些害怕,有些激动。

  他只感觉脑袋中,似乎多了什么东西,这些东西在自己的脑袋里乱窜。

  曾叔目不转睛的看着曾昌俊,浑身都有些颤抖,因为自己的儿子,到现在还被测试着,他可是知道,这测试时间越久,就越有可能成功。

  过了有一盏茶的功夫,曾昌俊的身子倒下了,曾叔急忙跑过去,抱住曾昌俊,期盼的看着白衣中年人。

  这白衣中年人睁开眼睛,笑了一下,对后边的村长说道:“把这个孩子,带下去休息一下。”曾叔一听,眼睛一亮,对着这白衣中年人,快速的点着头,激动的说道:“谢谢,谢谢。”说着,曾叔的眼睛里,好像有些湿润了。

  村长急忙把茶壶放在桌子下边,笑着脸,带着曾叔走出大厅,那个一直等着写东西的老头,笔尖迅速的在纸上划动着。

  那个青年却是没有急着出去,而是对这白衣中年人说道:“师叔,外边有一个步虚段后期的修士,还在排队。”

  这白衣一愣,对这青年说道,去把他带进来看看。这青年还是没动,继续说道:“那人是个瞎子,而切还是个跛子,同时还是缺双臂。”

  这白衣的表情有些怪异,那个还在些东西的老头,停下笔,也是怪异的看着青年。白衣有些好奇的说道:“还是把他带进来看看。”

  青年这才动身,迅速的走出去。而这白衣和老头,却是双眼一对,好像在交换着什么意思,之后,两人同时的点点头,睁着眼,看着大厅的那个门外。

  很快,他们两人看到,一个穿着灰色布衣的男子,年纪在二十岁左右。右腿蜷在左腿腿弯处,左腿单跳着,没见左腿怎么动,他的身体竟然移动很远。

  这男子的眼睛一直闭着,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看似很平静。他的双臂齐肩而断,两只袖子,在空中随身体摆动着。这男子的身上的气息,告诉他俩个,这男子是一个步虚段后期的木属性意师。

  付斯兰现在很是忐忑的跟在这人后边,他有些不知所措。他连精神力也不敢放出,只是靠着听觉跟着,他听到这青年停下,他也就停下。

  这时,一个声音在大厅中响起,“修士叫什么名字?”付斯兰有些茫然,急忙说道:“我叫付斯兰。”那个声音嗯了一声,继续问道:“那请问这位修士,来这儿做什么呢?”

  付斯兰有些傻眼了,心中嘀咕着:“不是来测试的吗?怎么.....”那个声音没有给他思考的时间,继续说道:“要是修士是来准备加入我院,我个人是很欢迎的,但是你要是来测试,说进入我院修炼。”

  这声音一顿,继续说道:“那,对不起,我们院门不招散修。”

  付斯兰更加傻眼了,他可不知道这个,他刚想说什么,那个声音又说道:“关文,送客。”

  这时,那个迎人的青年,走到付斯兰面前说道:“对不起,请。”

  付斯兰迷茫的走出祠堂,站在祠堂外边,有些发呆。这时,那大厅中,白衣中年人对着那个老头问道:“师兄,你怎么看?”这个老头,开始继续写着东西,摇了一下头,没有说话。

  付斯兰记不起,他是怎么回到曾叔家里的,他只是知道,曾昌俊已经和那院门的人走了,走时,连家也没能再回一趟。付斯兰茫然的站在院子里,睁开眼,看着和他眼睛一个颜色的夜空,心情很是低落。

  第二天,付斯兰带着黑球离开了曾家,将身上值钱的东西留下一些,悄悄的走了,曾叔不知道,付斯兰去了什么地方,问了许多人,他们都说没有见到,最后,只好祈祷,付斯兰一路平安。

  却是不知道付斯兰去了哪儿?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