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16 10:17:0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心记
  4. 第二十七章 清净 授情

第二十七章 清净 授情

更新于:2010-07-14 14:58:53 字数:4249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
  在金隆城城边的小山村中,一个院子里,这院子中有一位三十来岁的妇女,这妇女挽着发髻,在院子里,不停地切着药草。

  这时,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站在门口,用手指着门里,对这妇女叫道:“母亲,那人醒了。”

  这妇女将手上的事情停下,站起来,弯着腰,将衣服上的灰尘抖了几抖,笑着说道:“我们去看看。”

  付斯兰逃跑时,忍着伤痛,一路狂跳,幸运的是,曾经他专门练过单脚跳,虽然他的内力已经所剩无几。但他的肌肉力量,也还行。就这样,付斯兰一路跳,在一个山头晕过去。

  付斯兰一醒来,就感到浑身上下都很痛,特别是右脚,感觉就像不是自己的。

  付斯兰的精神力恢复了许多,他闭着眼,释放出精神力。

  看到自己在一个房间里,房间很是简陋。房间外是一个饭厅,在饭厅外,有一个少年和一个妇女。

  那妇女和少年向里边走来,脸上都有些笑容,付斯兰急忙,咬着牙坐起来,这一坐,他身上的痛楚更是加大几分。

  那妇女走进来,看到付斯兰准备坐起,这妇女急忙走到床前,扶着付斯兰的身体,轻轻的按了一下付斯兰的身体,示意付斯兰躺下。

  付斯兰放松身体又躺回床上,这妇女看付斯兰没有睁开眼,以为他是一个瞎子。于是轻声的说道:“你的伤很重,这儿你不熟,还是躺着吧。”

  付斯兰突然想起黑球,想伸手去摸一下,可是只有肩动,却无手,精神力迅速一扫,才发现黑球没在怀中。

  急忙开口问道:“黑球呢?”

  那个小孩闻言,问道:“是那只老鼠吧,它在这儿呢。”付斯兰听言,精神力一探,那小孩指着地上的一个木笼子。看到黑球在这小木笼子中,躺在干草堆上,黑球的气息稳定许多,付斯兰长出口气。

  这个妇女笑着说道:“你呀,倒在山头,正好我丈夫采药回来,才将你救回。好好的休息吧,你的伤有些严重,右腿腿骨已经全部骨折,身上也有些伤。不医好,就会残疾的。”

  付斯兰微笑了一下,嘴中含着那个戒指,含糊的说道:“阿姨,谢谢。”

  妇女一听笑着说道:“没事。”说完,她对着那个孩子说道:“俊儿,去把粥端来。”那

  小男孩点点头就跑开了,不一会,他端进来一大碗的粥。这小男孩坐在床边说道:“大哥哥,来吃吧,有些冷了。”说完,这个小男孩就喂起付斯兰来。

  小男孩还在喂饭时,他突然说道:“我父亲回来了。”

  付斯兰将精神力释放出去,见到那个妇女站在院中,旁边有一个三十几岁的大胡子,长的很是魁梧。

  这男子问道:“那人醒了?”

  这妇女点点头说道:“俊儿,在喂饭呢。”

  这大胡子点点头,将背上的大背篼放在地上,说道:“走去看看。”说完,这大胡子就迈着大脚步,向屋里走来。

  俊儿见父亲进来,连忙叫到:“父亲。”大胡子点点头,看了一下付斯兰,又走到床前,用手在付斯兰的右腿上摸了几摸,说道:“没有走位,还好。”

  大胡子用一种严厉的语气,大声说道:“孩子,这腿,你要是想它好,一年内不能着地,两年内不能使劲,可知道?还有,就是你的老鼠伤的还要重,我不明白,它为什么没有死,哈哈。”大胡子一边说着,还边笑着摇着头。

  付斯兰一听,有些傻眼了,他没有想到这么严重。付斯兰很快的回过神来,吞下嘴中的饭,说道:“谢谢了大叔。”

  这大胡子闻言,豪爽的叫道:“叫我曾叔就行,这是我儿子,叫曾昌俊。”

  付斯兰一听,吞下口中的粥,急忙微笑道:“我叫付斯兰,谢谢曾叔救我回来。”曾叔笑着嘴说道:“没什么,谁看到都会救的。”

  曾叔见付斯兰吃的差不多,就对曾昌俊一点头,曾昌俊端着碗站起来,付斯兰跟着说道:“多谢昌俊兄弟。”曾昌俊摇摇头说道:“不用谢。”说完曾昌俊就出去了。

  曾叔坐在床上,看了一眼付斯兰,说道:“慢慢的休息,放心养伤,我们这儿,什么都不多,就是药材多。放心就是。”说完,曾叔看了看地上的黑球,就站起来,拍拍付斯兰的肩膀,就走出去。

  付斯兰查看了一下自己的右腿,右腿被两个木板固定着,右腿里的经脉,大多都已经开裂,右腿中有些许的内力,他试着将内力运转,却是传来撕心裂肺的痛,付斯兰忍着没有叫出声,他额上的汗水却是泉涌一般。

  付斯兰郁闷的发着楞,这时一个唧唧的声音响起,付斯兰一听,心中有些欢喜,只是这个声音很弱。

  付斯兰用兽语小声的叫道:“黑球,黑球。”轻微的唧唧声音传来。

  黑球艰难的叫道:“主人,我还没死呀?”付斯兰探到,黑球躺在干草堆上,无力的闭着眼说道。

  付斯兰笑着说道:“是的,我们都还没死。放心吧,我帮你把仇报了。”黑球有些感动的动动嘴角,却是没有发出声音。

  傍晚,曾叔送来汤药,喂给付斯兰。同时还给黑球喂了药,曾叔一边喂,一边说道:“这老鼠可真是不一般啦,浑身的骨头都破碎了,现在都还活着,哈哈哈。”付斯兰听到,心中有些感动。就这样,付斯兰在曾叔家里,养起伤来。

  这天是付斯兰在曾叔家的第四十天,付斯兰在地十几天时,就能单脚站立,帮助曾叔家做些小事,可每次都被曾昌俊拦下,理由很简单:病人。

  付斯兰坐在院子里,闭着眼,感受着空气的微妙移动。他的肩上躺着黑球,黑球是昨天才站起来,黑球身上的骨头在慢慢的愈合,现在只是可以站立,或者躺下,不能做其他的动作。按着黑球的预算,要是按着这种速度下去,没有三四年是好不了的。

  这一对苦命的主仆,现在竟然能享受安详,可谓是奇迹。

  付斯兰这些天没事就这样坐着,还时不时的向这妇女阿姨,学习一些简单的药理,这些药理不难,但又不是很好理解,好的是付斯兰有的是时间。

  付斯兰也就是,终于有了空闲的时间,将戒指里,抢来的书,拿出来看看。这些书中,有些是功法,有些是修炼释疑,还有些是修炼笔记。可是付斯兰的运气总是很差,这么一大堆书中,竟然没有适合自己的功法。

  就拿一本术师的功法来说,那书上介绍说:“内力的运转,是在整个的腿部经脉中,进行运转。这和付斯兰的修炼方式,完全不同,付斯兰只有放弃。就是书上说的很多攻击法门,对于他也是无用。

  里边还有些意师的书,大多都是无用,因为,这些书里,根本就没有火属性和木属性的。还有些介绍什么,念兵,念器的鉴定之类,他根本就不知道那些是什么,也就认为都没有什么用处,于是甩在一旁。

  这里边还有几本阵法书,付斯兰连看都没有看,他还是很有自知之明。所以付斯兰就这样,一边运转着脑中的念力,一边感受着空气的流动。

  这时,曾叔大笑着,背着一个空背篼,快速的走回来。坐在院子里,整理药草的妇女见状,叫道:“不是去采药吗?怎么又回来了?”

  那曾叔将背篼甩在地上,大声的叫道:“三个月后,金隆城的院门会下来招收学员,到时候把俊儿带去看看。要是变成院生,那以后就一定会当个大官。哈哈哈。”

  那妇女一听,眼中也是喜色,问道:“那我们准备一下,请村长来吃顿饭?”

  曾叔点点头,说道:“对,我这就去找他。”说完,曾叔就急急忙忙的跑出门去。

  付斯兰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们,很快他又恢复到原状,没有理会任何事物,继续的感受着风动。

  中午,曾叔家来了几个客人,都是村上的管事,这些管事吃了曾叔家的饭,喝了酒。村上的管事都说会在那些人面前美言几句的,这饭吃的是皆大欢喜。

  付斯兰是明白了,在金隆城有一个院门,叫施鲁洛学院。这学院是一个纯粹的意师院门,据说还是允有国第四大院门。

  在这个学院毕业,你就可以在允有国,任何一处找到一个满意的事做,如果你的很有潜力,甚至会被皇帝敕封,享有五等官员的权利。

  很多的人都希望进入其中,希望可以一跃龙门。只是这招生很是严格,千个人中或许会有一个成功。每四年的这段时间,这院门就会下来一次。

  付斯兰心中有些意动,不论去哪儿学习,都是学习,找人是快不起来的。所以付斯兰当晚决定,也去参加这个招生测试。

  吃完饭,付斯兰就对曾叔说道,曾叔有些惊异的答应下来。同时,曾叔对曾昌俊交代些事。

  入夜半,付斯兰坐在床边,想起这些年来发生的事,心中很是感慨,虽说现在他是一个跛子,还是一个断臂,在别人眼中还是一个瞎子。但是付斯兰心中,没有丝毫的失望,他的心情很是奇怪无人能够理解。

  黑球现在很少说话,经常是躺在付斯兰的肩上,就是一天不动,就是付斯兰睡觉,它也是慢慢的站起来,躺在付斯兰的肚子上。仔细的看的话,就会发现黑球的身体周围,时断时续的聚集这少许的土黄色光点。

  天还没亮,付斯兰就起来,在院子里练着单腿下蹲,左腿累的不行,就坐在院子的椅子上,运转起念力。

  自从达到步虚段顶峰期,就很少认认真真的坐下来,修炼念力。他念经里的念力,不停地运转着,空气中弥漫着许多的光点,涌进他的脑袋里。

  在屋子里,兴奋了一晚的曾昌俊,从床上起来。本是想到院子里好好的平静一下,才惊讶的发现,那位残疾的哥哥,坐在院子里,有许多的光点向他的身体中涌进。

  曾昌俊张大了嘴,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毫无知觉,悄悄的走进卧房,震惊的躺在床上,脑袋里全是刚才那一幕。

  天亮了,曾叔和这个妇女阿姨去了山上,采药去了。付斯兰吃完饭,依旧是坐在院子的椅子上,一动不动。

  这时曾昌俊走过来,看着付斯兰,小心的叫道:“斯兰哥哥。”付斯兰身体动了一下,曾昌俊有些局促的问道:“斯兰哥哥,今天早上,那些光点为什么会跑到你的身体里呢?”

  付斯兰嘴角轻翘,说道:“那哥哥问你,你想不想去那施鲁洛学院?”曾昌俊眼睛一转,说道:“当然想。”

  付斯兰点点头,又说道:“这个可是很危险的,弄不好会死人的。”曾昌俊笑着说道:“父亲可是说,去了那学院,以后,我们就可以搬到城里住了。”

  付斯兰笑了一下,楞了一下,点点头说道:“走近来。”

  曾昌俊茫然的走到付斯兰身边,付斯兰站起身来,将额头放在曾昌俊的头顶上。一阵念力流出,进入到曾昌俊的脑袋里。好一会,付斯兰坐回椅子上,而曾昌俊却是晕倒在地。付斯兰用院子里的草,捆着曾昌俊跳到屋里,将曾昌俊放在床上。

  等曾昌俊醒来时,都已经半下午,曾叔还没有回来。曾昌俊醒来后,不知所以的跑到院子里,期盼的望着付斯兰。

  付斯兰笑了一下,在他的腿上,放着一本书。付斯兰说道:“把这本书拿去,好好的修炼,有不懂的,你就记下这些不明白的地方,以后去了学院,问导师。”

  曾昌俊兴奋的捧着这本书,快速的点着头。付斯兰轻声说道:“还有,不要告诉曾叔和阿姨。”曾昌俊虽有些不解,还是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了。”说完,曾昌俊就跑向屋里。

  付斯兰依旧坐在椅子上,闭着眼,一动不动,继续的运转着念力。

  却是不知道,付斯兰的求学路,是否坦途。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