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20 19:48:5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心记
  4. 第二十二章 血洗 实验

第二十二章 血洗 实验

更新于:2010-07-09 14:14:12 字数:4714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
  在这个戒指中,有一个薄膜,这薄膜将戒指里的东西笼罩着,看不真实。付斯兰用精神力使劲一撞,这薄膜就破了。

  付斯兰看到了和储物袋一样的空间,只是,一般的储物袋大多只有一丈见方,大的有十几见方。

  但是这个戒指里的空间大的吓人,足足有一百丈见方左右,甚至可以装进一座小山。

  付斯兰现在知道,这也是一个储物的工具。那群人应该就是抢得这个戒指,因为戒指中没有其他的东西,只有一节奇怪的竹子。

  这节竹子有两尺左右,浑身绿色,没有一丝的特点,就是路边可见的竹子。付斯兰也没有管它,这么大的空间就放一根小的可怜竹子,付斯兰不解。

  他也没有多想,试着将身上的储物袋,全部甩进戒指里,和想的完全一样。

  将戒指含在嘴里,因为他没有手指可以戴,不过在嘴中还是很安全的,至少不担心掉。付斯兰为自己找到一个放东西的地方,而高兴。

  那些书他现在也没兴趣看,他要好好的练习一下,那个远地控制树木的方法,还有肩上的假肢,让这个更加的熟练。

  还有自己飞天的梦,一定要尝试一下,自从岩浆里出来,就没有试验了。

  还有他要将自己的速度提高一些,这样为了以后打不赢时,能够跑的更快。

  付斯兰是不知道,他在林子里的速度,已经在同一阶很是惊人了,当然这只是他的熟练造成,他并没有修炼任何的功法。

  付斯兰站在树枝上,脑中精神力一动,念经中的木属性念力,顺着脊柱一路向下,传到脚板,在从脚板传到树上,精神力控制着木属性念力,一直到旁边的树根处。

  他将木属性念力一直传到树干,狠狠的一拉精神力,那根有木属性念力树枝,就对着空中快速的一划。树上的叶子哗啦啦的响,就这样付斯兰控制着树木,不停地做各种动作。

  付斯兰将树枝控制的越来越熟练,他又跳下树,站在一颗小草的旁边,将木属性念力顺着脚,传到这颗小草上,不一会,这颗小草就开始疯狂的长,长到两丈多时,这颗小草就自然的枯萎了,付斯兰的念力消散在空中,他皱着眉毛,不知道怎么了。

  突然,付斯兰想到,可以用木属性念力促进植物生长,那不就可以促进一切药物生长。

  一想到这个,付斯兰就抬头望着白蛮,激动地叫道:“白蛮,白蛮。”还在修炼的白蛮哪会理他,依旧在粗大的树枝上趴着,一动不动。

  付斯兰跳上树,嘀咕道:“算了,反正有的是时间,明天再说吧。”嘀咕完,付斯兰就倒在白蛮的身边,开始呼呼大睡起来。

  夜里的森林很是热闹,大多动物都出来觅食。

  当然这些动物中还有人类,只是人类不是来觅食的,一群黑色长袍的人,将自己身体,全部都笼罩在袍子里。

  这群人也在森林里不停的寻找,遇见什么蛮兽,就合力屠杀,那蛮兽身上可都很是宝贝。寻找到什么药草,就连根拔起。

  这样他们不知道,他们已经触及到这片森林王的底线。

  在一个大的山谷中,一个大木屋中,这个木屋足足有三十见方,这个木屋的顶上,有着许多发亮的石头,将整个木屋照的通明。

  在这个屋的中间有一个大大的圆形桌子,做的很是粗糙,桌子周围坐着六只兽,在上首坐着一只扁头小嘴的“坷鳞兽”,它足足有一丈高,身上有着厚厚的鳞甲,它的名字叫做“文鳞”。

  它就是这片林子的王,有着智段中期的修为,处事更是奸诈狡猾,所以它明白可以避免的战争,一定要避免。但是这群人类,太不给它面子,竟然在林子进行大洗劫,是可忍孰不可忍。

  今天晚上文鳞找来,自己森林里的五大族的族长,它要教训一下那些人类。

  这五大族的族长,分别是坐在左手边的,是大鼻子的栌猴族族长“卡共”,它现在是智段初期,前不久才突破的,也是文鳞的得力悍将。

  在卡共的下方坐着,一只大黑雕,绿色的眼睛,黑色的喙。它是黑狞族的族长,蛮段巅峰,但是它却能将一般的智段兽斩杀,是斩杀而不是伤及,可以想象的的攻击力。

  因为黑狞类,本是擅长速度,加上它们还有尖利的爪子,和锋利有力的喙,一般智兽是逃脱不了它的攻击。

  而在下首坐着一只鬓鼠,它是鬓鼠族的族长,两只大眼睛红的发亮,它很小,所以它是坐在桌子上的,只有七寸高,它的身上有着长长的毛发,也是红色的。

  两只短短的爪子,在身上不停的梳理着毛发。在这而没有兽会小看它,论战斗力,它是最弱,但是你一旦惹了它,你就要小心自家的东西。

  它在土地里的速度,那不止是一个快字,也没有什么可以躲过它的偷袭。这就是为什么,它只有蛮段后期,却能坐在这儿的原因。

  在右边坐着一条灰蛇和一只大黑狼,这两只兽都是蛮段顶峰,眼中透着凶光和兴奋,它两个是最希望这战争爆发的,因为它们的族中的成员最多,最是需要淘汰一下了。

  文鳞坐在凳子上,大声的用兽语说道:“本王没什么要求,也没什么多说的,只有一条,停止一切其他的行动,将这群混蛋给我杀光。”

  五个族长同时站起来,大声说道:“杀光侵入的人类。”

  文鳞点点它那扁扁的头,说道:“那你们去吧,不要丢了我们文鳞之森的面子,去尽情的杀戮吧。”这五大族长闻言,快速的向屋外走去。

  黑色长袍们,还不知道这一切都才开始。这一夜,文鳞之森,慢慢的弥漫着血腥。

  当然,这一切都和那个,将头放在白蛮背上,呼呼大睡的付斯兰无关。

  白蛮的身上的土属性力,大多都被吸收,只有少部分才被毛孔散发出来,它的毛皮慢慢的变得更加坚硬了。

  夜中开始吹起风来,天上已经没有的星光,只有黑压压的一片,看样子要进入秋年了,开始最后一场的夏雨。

  半夜,雨慢慢的下起来,雨的气息浓厚起来,正好掩盖了血的气息。黑色长袍在夜色里,一个个的倒下,从此再也站不起来。

  在一个小山包处,一个黑色长袍,被卡共拦住了,卡共很是兴奋的看着黑色长袍。

  这黑色长袍的粗大右手,拿着一根长六尺的黑色棍子,棍子上一阵阵的黄光闪着。这黑色长袍就是那个漂亮的组长,他现在很是警惕的看着这只大猴子,心中也很兴奋,看样子自己和猴子很是有缘啦。

  这黑色长袍组长沙哑的说道:“你叫什么名字?做我的兽宠怎么样,我保证不会亏待你。”卡共心中大怒,自己是来杀这个人类的,他还想自己做他的兽宠,简直是痴人说梦。

  卡共愤怒的向这黑色长袍组长挥拳而去,而这黑色长袍却是一改以往的风范,急速的向后退,只见他那黑色长棍,飘在空中,一下子变得如大树桩一般,向卡共的拳头砸去。

  卡共的拳头,碰在这变大的棍子上,只见这棍子一下子被砸的巨颤起来,而这黑色长袍组长,一声闷哼。

  他没想到这猴子的力量这么大,只见那猴子急速向自己飞来,这组长快速的从储物袋里,左手拿出三把长剑,对着卡共,就是一声:“疾。”

  那三把长剑,分别从不同方向向卡共飞去,而这组长的左手,接着速度不减,对着那棍子就是一掌,右手抓着的棍子又迅速的向卡共砸去。

  卡共气的哇哇大叫,两只手掌,在迅速的翻飞,抵挡着三把长剑,那棍子却又向它砸来,卡共一张嘴,一个金色的光球迅速变大,向那棍子飞去。

  “嘭”的一声巨响,在这个山包周围响起。

  这黑色长袍的组长,急忙的收回棍子,棍子刚到头顶,这组长就松开了棍子的操控,右手直直的对着卡共就是一掌,他那掌上传出一阵黄光,黄光刚飞出,他就接住那根变得破旧的棍子,放进储物袋里。他的左手还在不停的翻腾,指挥这那三只长剑。

  卡共刚将那个棍子轰走,这三只长剑的速度却是变得更快了,刚挡住一只长剑,就见到一阵强大能量向自己飞来,卡共一张嘴,还没有积聚出念力,就被一只长剑划在右手臂上,一阵剧痛传来。

  念力刚聚集,吐出,对着那黄光球。可是这黄光球已经在它的面前,就这样两个能量团在它的面前爆炸。

  黑色长袍组长见自己的内力已经到位,赶忙撤回自己的长剑,迅速的后退。组长见正中对手,心中大喜。

  那爆炸的能量在空中不停的扩散出去,能量波将那个组长的黑色帽子也吹翻过来,显出那张漂亮的脸庞。

  却见那卡共狼狈的飘在空中摇摇欲坠,卡共身上被弄得七疮八孔,鲜血直流。

  这黑色长袍的漂亮男子,嘴角一丝笑容,对卡共说道:“做我的。”他的声音戛然而止,身体直线下落,他后背衣服上一个大洞,后背却是毫无伤痕,但那一击的声音却是很大。

  他的身子在地上停住,吐出一大口血,内脏被打的七荤八素。他这才看到,一只蛮段顶峰期的黑狞向自己飞来。

  这漂亮男子一落地,不顾一起的拔腿就跑,这黑狞也是飞速的追去,这时,空中出现了一只扁头兽。

  文鳞走到卡共的面前,生气的问道:“伤的不重吧?”

  卡共忍着伤,感激的回答道:“王,那混蛋向前方跑了。”文鳞听言,就消失在卡共的面前,卡共的面部表情有些狰狞。

  这黑色长袍的组长,现在忍着伤,是没命的跑,他已经感到了一丝,更加强大的气息在黑狞后边,向自己飞来。黑狞的速度可不是吹得,很快就离这黑色长袍不远了。

  黑色长袍心中大急,急忙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个瓶子,打开瓶子,一颗黄色的丹药落到手中,他的眼中有些不舍。但是感到那强大的气息,离自己越来越近,只要被这黑狞拖得片刻,自己就会命死。

  他将这颗丹药喂进嘴中,就在那黑狞的爪子,即将抓到这黑色长袍的后背时,这黑色长袍的身上,涌出一阵血红色的光芒,光芒消失后,这黑色长袍也在爪下消失。

  黑狞心中大急,精神力到处的扫,却只看到后边的文鳞王。

  文鳞感到那阵血红色光芒,精神力就全部的放出,笼罩这方圆百来里,只见那人类却是从自己的精神力范围消失。

  文鳞愤怒的大叫,对黑狞说道:“给我杀光人类,一个不留。”

  而那个黑色长袍,吃下尊主送给自己的“血行丹”,“血行丹”是以消耗自己的精血,来到达一种瞬移,这种瞬移是不定向的,而且只能瞬移三百里左右。

  还好的是自己已经逃了出来,看着这个奇怪的地方,心中有些奇怪的感觉,周围全是烟雾缭绕,看不见远处,就是精神力也释放不出。

  这组长心中大骇,突然他倒在地上,眼中尽是惊恐,他的身体已经不能动了,他感觉呼吸有些困难,头有些晕,很快他就不醒人事。

  雨是越来雨大,付斯兰被雨弄醒了,他心中很是不爽,看着天空,想到马上就是秋年了,自己已经离家很久了,心中有些惆怅,他决定决定要尽快去允有国。

  付斯兰走到白蛮身边,对着白蛮的肚子就是一脚,用兽语叫道:“傻子,起来了,我们去找看看哪儿有药草之类的东西。”

  白蛮睁开眼,它的念力终于稳定下来,它的境界也就稳定在了蛮段顶峰期,它的心情不错,听到这混蛋要去找药草,眼中一亮,自己可得找一些,为突破智段做准备。

  想完,白蛮就站了起来,跳下树,一边跑一边对对付斯兰吼道:“走,去找找。”付斯兰一笑,就抬腿跟上。

  这一兽一人,快速的在森林中穿梭,没有遇见任何阻挡,因为付斯兰没有气息,而那白蛮身上,却是浓厚的蛮段巅峰期的威压,所以他们一路畅通无阻。

  他们一路寻去,走了几个钟头,他们来到一条河流,河水哗哗啦啦的响着,付斯兰突然加快脚步,他看到了一颗自己认识的树,那树可以入药,而且它很小,很是符合自己的要求。

  白蛮也是茫然的跟上,却见这混蛋找了半天,竟然是一颗小树,毫无价值,心中有些气愤,狠狠的瞪着付斯兰。

  付斯兰走到这颗高四寸的树前,这树叫做“华蒂树”,它的树根可以入药,可以用来炼制生肌丹。

  付斯兰将脚放在树旁,精神力一动,木属性念力输入这颗树中,只见这颗“华蒂树”以眼睛看的到的速度在长高。

  付斯兰的眼中全是兴奋,而旁边的白蛮却是很茫然,这混蛋在干嘛。

  付斯兰见这树越来越大,高兴大笑起来,见这树长到有三丈高时,付斯兰停止输送念力。

  突然,他微张着嘴,左眼略微闭着,皱着鼻子,表情很是痛苦。白蛮似乎有些明白混蛋在干嘛了,它的嘴角有些讥讽的笑容,只差没笑出声音。

  却是不知道,付斯兰和白蛮看到什么样的情景,让他们做出如此表情。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