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1-20 20:20:4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心记
  4. 第十九章 授学 煅血

第十九章 授学 煅血

更新于:2010-07-06 14:17:42 字数:4931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
  夜已经深了,付斯文一醒来,看见屋中点着微亮的灯光。

  他迅速的将师傅送给自己的见面礼放在床上,自己可抱着它们足足睡了一觉。

  看着这些东西,付斯文心中难免有些激动,拿起这个灰色的储物袋,他就吞了吞,口中的口水,一直他都很是羡慕四师兄腰间的储物袋,现在自己也有了。

  付斯文悄悄的看了一下四师兄,却见四师兄盘坐在对面的床上。他抓着储物袋,转过头,将精神力注进储物袋里,他惊讶的发现,在这个袋子里,足足有十几见方的容量。

  他试着用精神力包裹着被子,之后,心神一动,将被子向储物袋扔去,这被子转眼间,就进入到储物袋中,竟然一次就成功了。

  付斯文的呼吸变得粗起来,他将被子拿出来,又放进去,就这样重复了多次。

  他才将储物袋挂在腰间,拿起那把长约三尺的剑,这剑似铁非铁,他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这剑又不锋利,现在他的心中很是纠结。付斯文将见放进储物袋里,等天亮了我问一下师兄吧。

  付斯文将那个亮甲拿起来,只见它在微光中闪烁着光芒。他没有研究,就将它穿在内衣里边。

  他完全不懂这绳子是干嘛的,索性将这绳子放进储物袋里,看样子一切都要等到明天了。

  付斯文收拾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却是按捺不住,只有睁着眼看着木头的天花板。

  一夜无话,付斯文终于等到天亮了,昨夜他迷迷糊糊的又睡了一会,他急忙的跳下床,却见屋的中间桌子上,摆着一些吃的,两盘子都是果子,一种红色的椭圆形果子。

  付斯文坐在凳子上叫道:“四师兄,吃些东西吧。”马云蒙睁开眼,轻轻地吸口气,对付斯文微笑了一下,就站起来,走到桌子前,看到两盘子的“红斛果”,心中一喜。

  赶紧的坐在凳子上,对付斯文介绍道:“这个叫‘红斛果’,可以促进念力的循环,同时也能增强经脉。”说着,马云蒙还将一个盘子里的红斛果,分了少部分给另一个盘子。

  将那个多的送到付斯文面前,说道:“你才突破,多吃一些。”说完,马云蒙就开始吃起来。

  付斯文满脸的笑容,用力的点了一下头,一手一个,开始吃起来。马云蒙看着付斯文的吃相,眼中有些东西,却是没有让人看懂。

  付斯文一边吃,一边嘟囔着:“四师兄,这果子就是长在那个红斛树的吗?”

  马云蒙细嚼慢咽,点点头说道:“是的,这树一般要三百年才会成熟,才会开花结果,树成熟后是八年结一次。”付斯文抬起眼,说道:“就是要四个季年咯。”马云蒙笑着点点头。

  付斯文又问到:“四师兄,就是,昨天师傅给我的那把剑是什么做的?”

  马云蒙放下手中的果子,说道:“拿来我看下吧。”付斯文从腰间的储物袋里,拿出那把剑,手法很是快速。

  马云蒙眼中有些惊异,说道:“你竟然会开储物袋,我还说今天教你呢。”

  付斯文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昨天晚上我一试就会了。”

  马云蒙拿着剑仔细的看着,慢慢的他的眉毛皱了起来,他将念力注入其中,才发现注不进去。马云蒙一惊,叫道:“中品念器。”

  付斯文停下嘴中吃的,看着马云蒙,不知道为什么四师兄有失态了。

  马云蒙眼中有些羡慕的看着付斯文,说道:“九师弟,看样子师傅对你可不是一般的好啊。想当年,就是大师兄突破念生段,师傅也才送他了一把下品念器,还是防御型的。哈哈,你小子可有福了。”

  付斯文心中有一些高兴,但他并没有这念器的概念。

  马云蒙将三尺长剑拿在手中,直指墙壁,说道:“这那把念器,现在你还发不出全部威力,但是也很惊人了。”

  付斯文将身子向马云蒙身边靠了些,问道:“那怎么样才能运用这念器呢?”

  马云蒙抿嘴一笑,将三尺长剑递给付斯文,说道:“你将念力注入剑身,你就会发现剑身有许多的通道,然后将念力顺着通道释放,就可以了。”

  付斯文接过长剑,将念力注入其中,就发现念力被分成许多股,进入其中,他却是不知道该如何释放。

  马云蒙在一旁说道:“你将其中一股的念力,停止注入,就行了。”付斯文一听,马上将一股输入最大的停止,只见那剑上却是蓝光一闪,马云蒙刚想阻止,却是来不及。

  “噗”,很小的一声,从墙上传来。付斯文却是被剑上传来的反作力,推倒在地上。

  付斯文见这样一下,连墙壁都没有破坏,心中有些沮丧。马云蒙心中却是一拧,这墙壁的防御阵法可不一般。

  马云蒙笑着,看着坐在地上的付斯文,说道:“这个墙壁就是我也把他弄不开的。”

  付斯文惊讶的,瞪大眼睛看着这难看的墙壁。付斯文站起来,坐在凳子上,气呼呼的将果子吃起果子来,他一边吃一边听四师兄说道:“这把剑应该是‘笯棏木’做的,才可以发出这么直的攻击。

  吃完果子后,付斯文拿起长剑放进储物袋里。

  他看着悠闲的坐着的四师兄,问道:“四师兄,那个中品念器是怎么回事?”

  马云蒙坐正身子,开始说道:“我们意师,有专门的武器,武器又分很多种,最差的就是意兵,意兵是意师和术师都可以用。相对于意兵好一点的就是念器,念器就只能意师专用,术师拿去就是一个废物。比念器更好的就是念宝,当然念宝可是相当少的,就是师傅,现在也还是用的中品念宝。”

  付斯文睁大眼问道:“这每一个阶段的,都还分品次吗?”“当然,就拿念器来说,它分下品,中品,上品,和极品。”

  付斯文又将那个不知道做什么用的绳子,拿出来交到马云蒙手中,问道:“这是什么?它有什么用啊?”

  马云蒙接过绳子,拿在手中试了一试,说道:“这是一个捆人的念器,应该是一个下品念器,可以困住一般同等阶的对手。”

  付斯文点点头,马云蒙接着说道:“师傅昨天送你的还有那个亮甲,我们每个师兄弟都有,叫做‘嗜棘甲’,是用嗜棘藤炼制的,属于中品念器。”说着,马云蒙的眼中,羡慕之色更加的浓郁。

  付斯文好像想起什么,眼睛一亮,问道:“那术师是干什么的?”

  马云蒙介绍道:“术师,和我们一样。只是他们将天地的能量集于身体经脉,而不是大脑里的念经。”

  马云蒙见付斯文听的很是认真,于是接着说道:“他们术师可以分成两种,一种是体师,另一中才是正真叫术师。”

  付斯文问道:“有什么区别呢?”

  马云蒙接着说道:“体师,是术师的一类,他们没有完整的念经,同样,他们没有可以释放内力的穴门,所以,他们只能将内力集于,来锻炼内脏和身体。他们一般近战相当的强悍,而且力大无穷。另一类,才是正真的术师,因为他们可以将内力外放,就如同我们的念力一样,可以释放攻击法门。”

  付斯文惊讶的问道:“那他们也分五行吗?”

  马云蒙点点头,赞许的说道:“是的,内力同样分五行,内力和念力的性质完全不同的,这就是为什么,念器对术师是没用的道理,同样他们的术器我们也不可以用。”

  马云蒙说道:“我还是多教你一些常识吧,免得到时闹出笑话。”

  付斯文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傻笑的看着可亲斯文四师兄。

  马云蒙说道:“在意师的道路中,你首先要用到丹药,丹药可以分阶,丹药有一到九的阶位。我以前给你的大多都是三阶的丹药,对现在的你效果都是很好的。当然九阶以上还有,你现在也不需要知道。而后要用到的晶石,晶石又分差族,中族,高族,和顶族,其中都是一百倍的差值。晶石可以用于修炼,同时晶石也是意师们交易的货币。”

  付斯文听到,那晶石就是钱,眼中竟然开始放着光芒。

  马云蒙见状,摇摇头继续说道:“我们还需要各种的天材地宝,当然,这些都要以后慢慢的积累。”就这样,马云蒙一边讲,付斯文一边听。

  现在付斯文的心情,可谓是澎湃不已,他期待着,这个渐渐清晰的世界。

  这天下午,扶风先恩带着三个徒弟和一个学生,他们坐在一个木板上,离开了这个阁楼。

  扶风先恩的飞动的速度,可谓惊人。周边的景色全部变成了长线,所有的颜色也汇成一种。付斯文坐在上边头有些晕,开始时,脑中的念力也在不稳定的波动,慢慢的他才适应过来,他还是只能不停地运转着脑中的念力,无法顾及其他。

  这时,我们回到那个光秃秃的山中,这儿还是那么的安静,天空还是那么的蓝,鸟兽还是那么的欢乐。

  若站在山头,看向四周,风景还是很美丽。

  在这个毫无生机的山腰处,有一只大白虎,这大白虎懒散的睡在地上,眼睛时不时的看向前边的山洞。

  这只大白虎想到:“那混蛋,已经都有两个多月没出来了,是不是死在里边了。唉,还是等等吧。”这已经是大白虎,第三十几次这么想了。

  天要黑了,温度在慢慢的下降,然而在这时,大白虎却是猛的站起来,看着山洞的方向,那儿的光线是越来越亮。

  大白虎的眼睛眯起来死死的盯着那儿,眼中有的是一些愤怒,因为他感觉到那混蛋的气息。

  只是,现在那混蛋的气息有些怪,好像就是一团火,不停地在燃烧。

  在这个山洞口,现在立着一位,长的白白净净的六尺男子,这男子口上含着一张泛黄的布,双肩无臂,眼睛通体黑色,犹如两颗黑色的明珠。

  光光的头皮,似乎能放光一般。

  这人就是两个月前,掉进岩浆的付斯兰。

  在他落进岩浆时,他就被高温弄晕了过去。那高温的岩浆将他的肉吞噬,肉迅速的在岩浆中燃烧,之后就是骨头。就在他的肉体迅速消散的过程中,他那胃中的白色旋涡却是变得更大,而且旋转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在岩浆里,一个白色的旋涡中,付斯兰已经是一个皮肉已经消无的人。

  大量的红色光点,涌进这个旋涡之中,接着进入这他的体内。

  这些红色的光点,都是纯正的火属性力。这些火属性力,大部分进入旋涡之中,全部都被转化,然后涌进那腿部中的五个循环系统。

  在这五个循环系统中,白色的内力慢慢的都变成红色,而且这些红色内力是越来越多,将腿部中的经脉,不停的锻造着。

  还有许多没有找对地方的内力,在他腿部的筋脉里乱窜,将原本是堵着的,硬是挤通。

  还有一部分的火属性力,直接从脑袋上,进入到他的脑袋里。

  这些火属性力太过狂躁,经脉外没有入口,就破坏经脉而入。

  在经脉破的同时,从脊柱处,就传上去一阵阵的绿光,这些绿光不仅在修复着经脉,同时还在修复着,被岩浆破坏的身体。

  这些绿光全是从肠子里传来,那是掉进岩浆前吃下的果实的能量。

  就这样,付斯兰在岩浆里,来回的被这些能量折磨,当然他是毫无感觉。

  进入脑中的火属性力,因为没有没转化,都是那么的粗鲁,将付斯兰的经脉和念经都破坏着。

  过了很久,这些火属性力终于可以在他的脑袋里,自由的穿梭循环。要是被那个封住付斯兰念经的白衣看到,就会大吃一惊。

  付斯兰的念经在慢慢的畅通着,原本“崆离”血煅的念经本是很粗糙的,现在变得更加坚韧,更加的畅通。

  而付斯兰腿部的内力循环系统里,内力在稳定的增加,经脉也在被锻造着。

  而他上身就如同一个垃圾场,许多的渣滓没有被排除的,都集中到上身的经络中。

  而付斯兰身体中的黑色,原本只是沾在少数经脉上,现在那些黑色在和这少数的经脉融合,不论是脑中的那块黑色,还是身体中的黑色,都一身体在不停的融合着。

  那个白色旋涡,在一天天的减小,而肠中的绿色能量也在不停的消弱。

  直到这天,白色旋涡彻底的消失了,付斯兰才恢复思考。他释放出精神力,见到自己还活在岩浆里,岩浆的高温并没有把自己怎么样,心中大喜。

  他还看到,在自己的身边,还有那张泛黄的藏宝图。他急忙的咬住图纸,就向岩浆表面游去。

  游到岩浆面,付斯兰使劲一蹬,整个人就飘向洞口处,他落在实地上,坐了下来,长出口气。

  这才仔细才看到,原来这是一个火山,这岩浆上边还落了厚厚的一层土,他可不知道普通的火山的岩浆,是不停的沸腾的,怎么会落上厚厚的土层。

  他也没想这么多,只见岩浆中间的那颗树,一直的长着,并没有变化,只是上边没有了果子。

  付斯兰盘坐在地上,他惊喜的发现,自己的念力又可以调动了,而且,念力变得更加的雄厚,似乎自己已经突破到步虚段后期,他这么想着,事实也是如此。

  他还发现自己腿部中,各个循环中的内力,从原来的水滴变成了现在的水流。感受着腿部传来的力量,付斯兰有些劫后余生的感觉。

  他站起来,对这个地方鞠了一躬,就转身向洞口走去。出来时,他睁开了眼,还好天已经暗了,感到到久违的气息,他深深的吸了口气。

  眼前的第一个生命,竟然是那个逼着自己跑进山洞的大白虎,付斯兰心中就是大恨。眼中有些许的凶光,在不停的闪烁。

  却是不知道,这一人一兽,又会发生什么?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