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2-09 07:42:3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心记
  4. 第十四章 断臂 流浪

第十四章 断臂 流浪

更新于:2010-07-01 14:32:19 字数:4575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
  阳光照在江面,风尘船到达允有国的港口,所有人都得在允有国下船,没人知道这船又会去什么地方,但大多人都知道,这船四十年一轮转。

  现在,船上的人陆续的从下来,付斯兰摇摇晃晃的走下船,眼中的世界都在摇晃,他的头脑现在很不清醒。

  刚才船上的护卫去叫付斯兰,被当时付斯兰的样子,吓了一跳,护卫急忙跑出去叫人,一群人像是看稀奇似的,看着付斯兰。

  一个护卫走上前准备叫醒他,却见到这个怪人已经睁开了眼,于是付斯兰就摇摇撞撞的走了下来。

  付斯兰现在脑袋感觉,就像是一个锅炉,一个字,“烫”,而且要爆炸似的。深一脚浅一脚,毫无目的地走着,身影慢慢的消失在树林里。

  这时,船上下来两个人,两个穿着大红裙子女子,走了下来。其中一个女子带着轻纱,而旁边一个的右嘴角有一颗小小的痣。

  两人走下船,那美痣少女望了一下四周,皱着眉,咀着嘴,对在前一步的女子说道:“小姐,不知道是谁来接我们,我不想回去呀。”

  那戴着轻纱女子,有些怨气的说道:“你以为我想回去呀。”

  突然,那美痣少女,拉了拉戴着轻纱女子的衣角,跳着脚,右手指着前方,一脸的兴奋,说道:“快看啦,小姐,是马师兄,是马师兄来接我们呢。”

  这戴着轻纱的女子,伸长了脖子,看到前方人群里,有一张熟悉的脸庞。戴着轻纱的女子看到人后,马上就转过头,看向别方。

  不一会,一位穿着青衣的青年走来,走近一看,竟然是刚才的白衣,只是现在换了一身衣服。走到两个女子面前,对那戴着轻纱的女子说道:“师妹,我奉师父之命下山接你回家,跟我走吧。”戴着轻纱的女子微微的点点头。

  旁边的美痣少女向前走了一步,对现在的青衣说道:“马师兄好。”这马师兄微笑着点点头,之后他问道:“师妹,你的香囊呢?”这戴着轻纱的女子,似乎在思考什么。

  突然,这戴着轻纱的女子有些生气的说道:“甩了。”美痣少女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她的心中有些疑问:“小姐这是怎么了?”

  这青衣眼中精芒一闪而过,笑着脸说道:“甩的好,甩的好。”说完,这青衣转身就走。

  这美痣少女好像想到了什么,惊讶的看着戴着轻纱的女,说道:“怎么会是他来接我们呀。”

  戴着轻纱的女子,有些气愤的回答到:“一定是偷跑下来的。”

  “啊”,美痣少女长大了嘴,叫道。戴着轻纱的女子说道:“我们再等一会,应该还有人来。”美痣少女点点头就站在后边去。

  那青衣现在站在一个护卫面前问道:“那少年去什么地方了。”这个护卫略微低着头,右手指着森林,说道:“好像朝森林去了。”青衣听完话,就向那片森林飞去。

  付斯兰倒在地上,傻傻的看着天空,他浑身无力,实在是不想动了。

  突然看到一个穿着青衣的人,从空中落在自己身旁。

  那人讥诮的看着付斯兰,青衣问道:“你是住在一一八八的人?”付斯兰没有回答,不是他不想回答,而是回答不了,他脑中的经脉要爆炸似的,念经里的念力到处的乱窜,付斯兰很痛苦,但是脸上毫无表情,就如同一个死人一般。

  青衣眼中寒芒闪过,说道:“不论你是谁,拿了香囊就得付出代价。”青衣看了看付斯兰现在的样子,说道:“看在你现在样子的面子上,我饶你不死。”说完,青衣人右手伸了出来。

  付斯兰的身体,像是被什么无形的东西牵住,直接立了起来,青衣的右手抓着付斯兰的头部。只见青衣的右手,一阵光芒闪过。

  青衣眼中忽然有一丝的惊讶,但很快被厉色代替。不一会,青衣嘀咕道:“我不能断你念经,我就将它封住。”过了一会,青衣脸色有些疲惫,同时,青衣松开了右手,付斯兰就势倒去。

  只见一道寒光在付斯兰身边划过,两只手臂飞了出去。青衣将付斯兰的双臂砍掉后,又给付斯兰止住了血,对着已经昏迷的付斯兰,嘀咕道:“没断你念经,就废你双臂吧。”嘀咕完,这青衣就消失在林子里。

  本来青衣要断付斯兰的念经,可青衣没想到,自己的念力在付斯兰脑中受到,强烈的反击。

  青衣只能退而舍其次,封了付斯兰的念经,但是又不解气,青衣又断付斯兰双臂,这下青衣心中有些好受的离开。

  青衣可不知道,就他这下解气的行为,看似残忍。实则救了付斯兰一命,付斯兰脑中的念力,在不断的破坏着他脑中的经脉,就是念经也也有损伤。如果念力稳定不下来,迟早付斯兰就会爆脑而亡。青衣将付斯兰的念经封住,变相的稍微稳定了脑中念力。

  但是,付斯兰脑中的念力,在局部里使劲地撑着念经,想要破经而出。就是脑中普通经脉,也在念力的碰撞下,变得宽广坚韧。

  而在他身体里乱窜的念力,在双臂断时也宣泄而出。付斯兰身上的黑色更加的深了,好的是他的皮肤没有再脱落,只是露出许多黑色的新肉。

  付斯兰睁开眼时,有些晕,好似很久没有吃饭似的,好在现在没有要爆炸的感觉。

  突然,他感到肩膀上传来的钻心痛,疼的一下子又晕了过去。

  天有亮了,清晨,森林里的空气很是清爽。鸟儿们都出来歌唱,各种动物也出来觅食。

  有一个地方,那儿散发出一阵阵的恶臭,许多动物都会绕道而行,这个恶臭的源地,有一个黑脸的断臂人,这人到在一块红色的地上。

  本以为是一个死人,一滴叶上的水珠落在这人的脸上。

  不一会,这人竟然睁开了眼睛,一双通体黑色的眼睛,黑的像是两颗黑色珍珠,让人看到心口一颤。

  付斯兰再次睁开眼,想要撑起身来,却是发现手没有动,他偏了一下头,却见到自己只剩下双肩,没有了手,他的脑袋又是一阵眩晕。

  好一会,付斯兰回过神来,不知道,那青衣人为什么要断自己的手。他想哭,却发现没有眼泪,他想了一下,自己好像没有做什么错事呀,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自己。

  付斯兰张大嘴,想叫出声来,张了很久,脸上全是痛苦的表情,却是没有声音发出。他的双腿在地上蹬了两蹬,就浑身无力的看着天,天还是那么的蓝,森林里还是那么的宁静。

  付斯兰的脑中没有了思考,一片空白。

  这时,天上一群大鸟,排着队飞着,飞着。

  此时在他的脑中,不停地响起一句话来:“我还没死,哈哈,我没死,我还活着。”付斯兰的嘴角,慢慢的弯了起来。

  忍着肩膀上的剧痛,用脚在地上蹬着,身体在地上划过一条长线。付斯兰靠着树干,站了起来。

  摇摇晃晃的看着四周,通体黑色的眼睛,望了望四周。又低头看了一下腰间,见自己的储物袋不见了,付斯兰自嘲的想到:“这抢劫的人还好没杀了我,断自己的双臂,还帮我止住血,人还是很好的。”

  付斯兰想动一下念经,却发现自己的念经,全部都被什么东西堵上了,他惊讶的发现自己还可以调动精神力,有些兴奋的将精神力调动起来,闭上眼感受了一下四周,不一会,他感到十分的疲惫,想是许久没吃东西的原因。

  付斯兰失落的走在森林里,一路走来,他发现一个怪想象,动物一见到他,就跑开,像是被吓到了。

  付斯兰有气无力的走在路上,走了许久,突然,听到了水声,他稍微加快了移动。

  不一会,看到前方有一个小溪,付斯兰黑色的脸上绽放出笑容,他跳了进去。却是感到一阵清爽,在齐膝深的水里,弯着腰,开始喝起水来,和完水,他感觉要好一点。

  付斯兰蹲了下去,想洗一下身子,没手却是不便,水沾到肩膀上,从肩膀上传来一阵的刺痛。

  他站了起来,却看到一见惊讶的事情,他看到周围的水慢慢的变成了黑色。周围的鱼和水中的动物都浮了起来死了。付斯兰急忙的拽着身子,跑上岸边,看着已经变得死气沉沉的溪面,心中有些恐惧。

  付斯兰沿着小溪一路的走,这时他看到前方溪边,有一颗大树,树枝很长,都要掉在地上了,而这些树枝上都长着许多的黄色的果实。

  付斯兰跑到树边,张大了嘴,咬着一个果实,吃了起来。虽然这些果实都是苦的,但是,他还是吃了很多。

  奇怪的是,吃了许多果实后,原本很痛的肩膀却是不通了。吃饱肚子后,付斯兰就靠在树边睡了起来。

  这一觉,不知不觉的竟然睡了一天,到第二天的中午,太阳光照醒了付斯兰。

  付斯兰的精神恢复了许多,他站起来,还以为自己才睡了才一会。艰难的站起身,走到溪边,弯了一下身,他又看到了一件可怕的事。

  他从水里看到了一张黑色的脸,和一双通体黑色的眼睛。付斯兰紧紧地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他还是看到了那张黑脸。

  付斯兰翘了一下嘴角,转过身,看着这颗长着黄色果实的树。

  付斯兰走上前,用嘴咬下枝头上的果子,艰难的将果子放进衣领里,就这样。他将咬的到的果子,全部咬进自己的衣服里。

  在林子里,你会看见,一个高六尺,长着一张黑脸,挺着一个大肚子的断臂人,走在满是草的路上。这人用他那双通体黑色的眼睛,到处的望来望去,一脸的轻松。

  付斯兰已经在森林里,飘荡了一个半月了。他肩膀上已经结成厚厚的疤痕,也不是太疼,他渐渐的适应了这种没有手的日子。

  现在他最想要的就是有一双新鞋,还有一条新裤子。他的鞋子已经坏了,现在他光着脚丫,走在路上,脚上有许多的伤痕,都是在路上伤的。他的裤子,已经变成了一条,只能遮住要害部位的布条,还好森林里没有什么人。

  在这个旅途中,付斯兰遇见了,唯一一只敢和自己说话的动物。那是一只蛮兽,一只蜘蛛,这只蜘蛛告诉他,动物们远离自己的原因。原来,在自己的身上散发着强烈的恶臭,这气味好像有毒。付斯兰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现在,付斯兰在一个小山上走着,站在一块石头上,望着森林,看着天上的鸟儿,他的心中很是平静。

  付斯兰倒在这石头上,开始大睡起来。从衣服里抖出几个不同的果子,用嘴咬着,惬意的吃了起来。

  付斯兰一边吃,一边用精神力探入脑中,脑中的念经依然被堵着,脑中的一片黑色还是那样。

  付斯兰心情有些低落,他又用精神力在身上来回的探着,他看到身体里到处都还是黑色,他明白那是剧毒,他也没有管这么多,反正现在还没有死,怕什么。

  付斯兰吃完东西,就闭上眼睡了起来。

  这天,天吹着大风,树木在东摇西摆。付斯兰现在却在做一件怪事,他竟然在向树上跑,只是,他摔了下来。

  他已经试了许多道了,摔的浑身都是伤,好在,他没有感觉到有多疼。

  付斯兰又一次走远,目光死死的盯着这个有一点倾斜的大树,他眼睛一睁开,就拔腿向树跑去。

  付斯兰黑色的腿在地上,蹬出一个个脚印。

  “啊......”,当脚板踩着树时,付斯兰大叫起来。

  他的眼中尽是坚毅,他一脚一脚的快速向上蹬着。他整个身体,都已经与地面水平。

  就在他的脚板要离开树干时,他的双脚挂住了一个树枝上,整个人都掉住了。

  正在他要高兴时,他的身体已经荡离了树,脸朝地全身平平的落在地上。

  “啊......”,一声尖叫,响在林子里,惊起一群鸟儿。

  很快付斯兰翻过身,坐了起来,眼中满是狠意。他站起来,二话没说,又走了百来米,就向树跑去。

  付斯兰咬着牙,冲了上去,跑到树下时,他一提气,将力量全部灌入腿部。这时他腿上好像有些酥麻,之后就是一阵发热。

  付斯兰几个大步,就蹬了上去。这次他的身体一直保持着,一个倾斜度,他成功了,他成功的站在了树上。

  付斯兰有很快的跳了下去,他站在树下,回忆刚才蹬树时,腿上的感觉。

  付斯兰将精神力集中到腿上,却是没有发现任何的问题,他又退了一段距离,又向树跑去。

  就这样,付斯兰在林子里,以天为被,以地为床,睡醒了就吃,吃饱了,就爬树。虽然他没有手,但是,他还有脚,那一次出现腿热的现象,出现的越来越频繁。却是不知道,这可怜的付斯兰会怎么样。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