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0-16 22:30:1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心记
  4. 第十三章 服果 得利

第十三章 服果 得利

更新于:2010-06-30 12:13:45 字数:6102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
  付斯兰坐在床前,看着吴大勇用高价买给子的“苾罗果”,吴大勇告诉自己,这果子可以扩宽念经。

  付斯兰这一听完,就知道这果子的价值了,一旦自己的念经扩大,这意思就是说念力的“贮备仓”变大。

  一般只有在境界得以提高,念经的宽度和强度才会得以提高,而这果实,就变像的让人多一次提高。

  付斯兰有些激动的看着这果实,眼神中有些徘徊。自己不清楚是现在吃呢,还是等突破到念生段再吃。

  付斯兰现在还在思考,他眼中很快的就恢复了清明。

  盘坐在床上,从储物袋里拿出“苾罗果”,狼吞虎咽的将这果子吃了下去。

  吃下这果子,感觉就像是在喝白水,一点味道都没有,入口就化了,他有些怀疑这果实的作用。

  付斯兰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到脑部,过了很久都没有,脑中一点动静也没有。一个多钟头过去了,还是没有反应。付斯兰不耐烦的坐起来,紧皱着眉,呆呆的看着地板。

  付斯兰愣住了许久,之后他受不了了,抱着床单就开始闷头大睡起来。

  只是,他不知道,他的身体现在发生着剧烈变化。

  很少人知道,这“苾罗果”其实是一种剧毒的果实,只是它只在有毒的环境下,它本身的毒性才会爆发,也就是说,人体中不含有什么毒素的话,这人吃了是没有事的。

  可是,很不巧,付斯兰就这么的倒霉。

  付斯兰身上有些的皮肤,在慢慢的开始变成黑色,只是现在还很浅,付斯兰脑中的念力,如同煮沸了的开水,开始翻腾,开始发生暴动。

  “啊”,一声大叫,在付斯兰的房间里响起,但有很快的沉寂下来,付斯兰已经昏迷过去了。要是有人看到付斯兰现在的样子,也一定会大叫。

  付斯兰身上有血红色的液体流出,他的皮肤大多都已经变黑,而且他的皮肤似乎在脱落,相当诡异的一幕,正在这房间里上演。

  并且,在付斯兰的脑中,大量的火红色的亮点,在脑中乱窜,它们才不管那儿是不是念经,这些红色光点到处的跑。

  将付斯兰的脑中的血管,弄得畸形怪状,幸运的是,还好这些都没有爆开。付斯兰现在正做着噩梦,谁也不知道他梦见了什么。

  大船在弥漫的大雾里穿行,两岸的竹林,也是烟雾弥漫,空灵的山中传来兽叫声,时不时的有些鸟儿在江边飞过。

  天有些昏暗,清风划过竹叶,撩起竹叶的丝丝情感。

  一个胖胖的人站在船头,睁开一双小小的眼睛,嘴角浮出一丝阴险的笑容。

  这人转身走向船舱,他一路走到了付斯兰门外的一个拐角处,在这个拐角处有一个山羊胡子的人,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的看着付斯兰的门口。

  这胖子当然就是那个“为老魔”,那个山羊胡子就是那“准散人”。

  为老魔面无表情,对准散人说道:“我们可以开始了,只有半个钟头就要到岸了。”

  准散人有些激动的点点头,就向后边退去,很快这准散人就消失在巷道里。

  付斯兰睁开满是血丝的眼睛,一眼模糊的看着天花板,付斯兰现在就像是,死了半截没埋,埋了半截没死。痛苦的说不出来,付斯兰从来没这个感觉过,他在床上躺了很久,很久,都没法移动。

  突然,付斯兰的门被人强行的打开,付斯兰有些迷糊的听见,那门“嘭”的一声,不一会,他感觉自己被人从床上抱起。

  在走到上这抱起自己的人,似乎在与人打斗,付斯兰感觉很是摇晃,很快他就没了感觉。

  这准散人叫来那文正江两夫妇,就开始按着计划行事,文正江可正准备杀死付斯兰,再抢走储物袋时。才看到付斯兰却是在迷糊之中,文正江可不是一个喜欢做多余事的人。

  文正江拿着储物袋走到走道里,他没想到的是刚一出来,就碰见了护卫。文正江一脸的狠色,对藏在拐角处的准散人叫道:“动手。”

  正在追赶文正江的三名护卫,都是步虚顶峰期的修士。

  突然在他们的周围出现了一圈树藤,这一圈树藤疯狂的长了起来,这三个护卫脸色一变,一人迅速的从储物袋里拿出一张火符。扔在树藤上,当火符接触到树藤时,这些树藤已经将他捆得结结实实,而其他两人却是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已经死去。

  文正江四人根本就没有多看这三人,四人迅速地向甲板跑去,今天他们的运气似乎很好,一路上就没碰到拦截的人。四人开始的许多计划,都没有用上。

  虽然,四人心中都有些疑问,但是都没有去思考太多,四人来到甲板,今天甲板上的护卫也是格外的少。

  詹云云那老脸上有些狰狞,手上一把发着亮光的剑,在空中一划,那剑尖上在空中发出呼啸之声。

  只见甲板上只有一部分的护卫飞上了天上,那些没有飞上去的人,现在都已经成为两截尸体。

  飞到空中的护卫们,暴怒的向这四人攻去,可是在他们的攻击都没打到目标,而都打在甲板上。

  一群护卫向文正江四人追去,一边追一边释放着念力,混乱的念力在江上卷起一阵阵的波浪。

  文正江看到后边的追兵是越来越多,于是转过身,飘在空中。只见文正江身体周围,大量的水属性力聚在一起,很快,文正江的脚下,就卷起一排的水浪。

  在护卫群里,许多的人也是水属性的,而且大多都是念生段初期和中期,后期的都很少。而文正江却是实实在在的念生段顶峰期修士,这之间的差距不可谓不大,但是好汉架不住拳多,这水墙,在这一群修士的强攻下,很快就分崩离析。

  还好的是,这文正江四人已经到了岸边。四人很快的消失在深林里,而这些护卫却是在岸边,看着这一片森林,用精神力在里边来回的搜索。

  文正江四人,在森林里,来回的闪躲,很快的,四人就离开江边已经有五六十公里。

  在一个矮地处,文正江四人呈对垒之势站着,文正江两夫妇在一边,而为老魔和准散人站在一边。

  为老魔笑着脸说道:“我们快速的将石头分了,之后我们就分头跑。你们说怎么样?”

  文正江点点头,一眼寒光的说道:“那好,你将那生烟水拿出来吧。”

  为老魔连连点头,一脸谄媚的说道:“对,对。”

  为老魔眼角瞟了瞟詹云云,右手伸进储物袋里,他慢慢地拿出右手,突兀的一阵寒光,向詹云云飞来,而准散人,也从腰间拿出一根木棍,准散人猛的将它插进地里。

  文正江两人也反应不慢,两夫妇也是知道,到了森林里,这二人十有八九都会翻脸,好的是石头还在自己的手上。

  詹云云大声对为老魔说道:“这是你们要做的。”说完,詹云云手中的剑尖,就对着那寒光,一划而过。

  “嘭”,一声大响,尘土飞扬。

  詹云云和文正江快速的飞向天上,准备夺路而逃。

  突然在他们的背后,一个大大的棘刺圈,向文正江两人罩来。

  文正江脸色一变,一张嘴,口中就是一个水球飞出,这个水球,在空中变成了一颗颗的水滴,朝为老魔二人飞去。

  而詹云云咬着牙,对着这个棘刺圈划去,可是令她吃惊的是,这棘刺圈被她一击,竟然毫无反应。

  在为老魔和准散人的身前,同时的长一排树,将那水滴挡住,这些水滴打在树板上,发出滋滋的声音,而这木板上也冒出烟雾,在木板上出现了一个个的坑。

  为老魔狰狞的大叫道:“文正江,束手就擒吧,你们是跑不掉的。好的话,我可以放你夫妇二人一条生路。”

  詹云云看着棘刺圈,马上就要罩住自己,对文正江大叫道:“正江,攻击顶部。”

  文正江一听,对着这棘刺圈的顶部就是一掌,强烈的水属性念力,在棘刺圈中扩散开。

  而詹云云也同时对着同一地方攻去,这棘刺圈开始龟裂。

  准散人见到两人,马上就被困到棘刺圈中,心中有些心喜和激动。而为老魔却是一脸的严肃,加大了对棘刺圈念力输送。这棘刺圈虽说很是坚固,而且一旦被困,里边就会自动的隔绝外界的属性力,里边还会有毒素放出,困在里边的人必死无疑。

  但是这棘刺圈所需念力也很是惊人,一人就根本不能支持的住,为老魔现在却是有些焦急。

  突然这为老魔和准散人脸色都不好看,那棘刺圈竟然被破了,在文正江和詹云云合击的情况下破了。

  为老魔长吸口气,将双手放在地上,而准散人也反应过来,也将双手放在地上,只见正长出口气的文正江的脚下,一根黄色树藤卷着文正江的腿,而詹云云也同样被卷住。

  准散人左脚插入地中,站起身来,从储物袋里拿出一颗黑色铁球,对着詹云云甩去。

  詹云云正在逃脱棘刺圈,还没来得及喜悦,又是许多的藤子将自己缠住,而前方又是许多的树刺攻来。

  詹云云心中有些焦急,对着地上的藤子就是一击强攻,缠藤却是没有断裂。

  文正江见夫人的攻击没有效果,眼中一下就充满了血丝,文正江将右手食指咬破,手指上一滴鲜血对空中丢去,他的左手对着那滴血就是一掌,血滴变成了雾朝着为老魔两人飞去。

  为老魔见状,连忙的拔出右手,从储物袋里拿出一颗白色的圆球,只见圆球在为老魔和准散人面前落下,消失在土里。

  一眨眼,一个白色的花朵长在地上,白色花蕊对着飞来的血雾,花瓣一张一合,想将这些血雾吸收。

  为老魔将浑身的念力快速的输出,那些缠藤又变回原样。而詹云云现在却是不好受,一排的树刺,将自己的念力已经消耗的七七八八,在树刺的后边跟来一颗,不知道是什么的黑色铁球,詹云云急忙用左手从储物袋里,拿出一张红色的符,对着那铁球扔了过去。

  “嘭”的一声大响,为老魔没有想到,那铁球威力这么大,而詹云云也没有想到。

  现在这个矮地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坑,为老魔和准散人现在跪在地上,皱着鼻子,抬着头看着土尘飞扬的前方。

  而挨着最近的詹云云,现在却是倒在地上,眼中有许多的不干,文正江好一点,只是在爆炸时,念力虚脱,浑身无力,靠在一个树桩上,眼中全是恨意的看着为老魔二人。

  准散人心中很是高兴,终于解决了,自己和为老魔计划这么久,没有白费。

  为老魔眼中也是心喜,他慢慢的站起来,长出口气,眼中的光芒有些闪烁,对着准散人说道:“我们要快点,很快,他们就会找来。”

  准散人听着为老魔的口气,心中一凝,急忙地站直了身子,点点头,盯着倒在地上的詹云云。为老魔眼中闪过一丝的失望的神色,慢慢地向文正江走去。

  就在为老魔还在半途中时,一根红色的枪,插进了为老魔的身体里。

  为老魔不可思议的看着穿胸而过的枪头,脸上有些嘲讽的倒下了。准散人也是大惊,连忙转过头,看见一个壮汉子,一头的土黄色头发,一脸笑容的看着准散人。

  准散人有些气愤,自己再差也是念生段顶峰期,眼前却是一位念生段后期,要不是经过一场大战,还了受伤,根本不会要他在自己面前嚣张。

  这黄色头发大汉,却是没有看着准散人,而是,将头看向右边的林子,笑着说道:“怎么,还要躲着,你不出来,我可弄不赢这个人。”准散人却是一惊,自己都没有发现旁边还有许多人,准散人一脸惊色的看向林子里。

  只见在林子里慢慢的走出来,一位六尺高的络腮胡子,竟然是吴大勇。吴大勇面无表情的走出来,而那黄头发汉子,又说道:“另外的朋友现在也该现身了吧,现在人都到齐了。”

  话刚说完,在林子的中做出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人,这黑色长袍用一个厚重声音,平静地对着吴大勇说道:“那天的人是你?”

  这土黄色头发的人一脸的骄傲的笑着,对着吴大勇一抱拳,说道:“吴兄,对不起了,哈哈。将你的计划给破坏了,我可不是有意的。”

  吴大勇看着土黄色头发的大汉,眼中波澜不惊地说道:“高晨,你做的很好,这次你赢了。”这黄色头发大汉,抬着头大笑起来,像是很开心。

  突然,准散人的身边的土,全部飞起,准散人一惊,刚想反抗,却是来不及了。准散人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大的土球,土球中传出咔咔的声音,不一会,这土球就破裂开来。

  一股血流,流出,准散人的骨头和血肉,挤在一起。

  高晨笑着说道:“哈,多余的人没了,现在我们是该分配一下了。”说着,高晨就向文正江走去,文正江现在含情脉脉的看着,倒在地上的詹云云。

  文正江想向詹云云那边移动一些,却是没有成功,而是从树桩边倒在地上,眼中有些无奈。

  文正江看到那土黄色头发的高晨向自己走来,眼中没有一丝的神采,有气无力的说道:“你可以站住了,你再走一步,我就将储物袋空间破坏,现在我还是有那点力量的。”

  高晨一听,顿住了脚步,笑着脸问道:“说吧。”

  文正江有些自嘲,说道:“将我夫人送到我的面前了。”高晨二话没说,只见那那块土地载着詹云云,移动了过来,到文正江的身边停下。

  文正江艰难的将头放在詹云云的身上,低声说道:“我也来了。”说完,文正江的眼睛就慢慢的闭上了。

  高晨走上前,拿起文正江腰间的储物袋,笑着脸。而那黑色长袍和吴大勇,却是一动不动的看着高晨,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高晨转过身,只见那文正江和詹云云地上,突兀出现一裂缝,文正江二人落进裂缝中,而裂缝又慢慢的合了起来。高晨从储物袋里,拿出了付斯兰的储物袋,又在付斯兰的储物袋里,拿出那个香囊。

  高晨一脸笑意的看着两人说道:“怎么样,想好没有,我们怎么分呢?”

  这话刚说完,突然在高晨的面前,凭空的出现一白衣人,一头长长的青丝,披在肩头,青丝顺到腰间,白白的脸上,有一双犀利的眼睛,眼睛上有一双柳叶眉。

  他那薄薄的嘴唇问道:“这香囊你从何处得来?”

  吴大勇一脸的惊讶,那罩着黑色长袍的人,眼睛睁得很大,看着这个白衣。而高晨却是更加的惊讶,这人身上不过是念生段中期,怎么会不知不觉出现得。高晨没有说话,而是警惕的看着这白衣。

  白衣伸出右手,有些生气的说道:“给我。”

  高晨愤怒的对着白衣就是一掌,白衣一脸平静的对出一掌。

  两掌相接,却见高晨腾空飞出,口中吐出一大口血来,高晨右臂上的白骨已经肉眼可见,高晨甩的很远。

  那香囊已经到了这白衣的左手,他的右手上拿着一把发着亮光的小剑。白衣转过身,眼睛犹如一把利剑,看着黑色长袍,微抬着头问道:“这香囊是哪儿来的?”

  黑色长袍一眼的警惕,看了一下白衣手中的光剑,隔了一下,说道:“是在一个少年的身上抢来。”

  白衣眼中的瞳孔一收,有问道:“那少年呢?”

  吴大勇看着这一幕没有说话,那黑色长袍又说道:“似乎还在风尘船上。”白衣又问到:“那少年的名字?”黑色长袍摇摇头。

  白衣又看向吴大勇,吴大勇想都没有想的说道:“叫付斯兰,在一一八八号。”白衣点点头,说道:“你们是来抢这个香囊的吧,很好,很好。”

  说完,这白衣就对着黑色长袍和吴大勇还有高晨,各甩出一把发光小剑,这小剑的速度快的看不见影子。

  吴大勇和黑色长袍都是大惊失色,感到这强大的威胁,两人想跑,却是感到那小剑的气息锁定着,像是不论自己跑到何处,这小剑都会跟来。

  高晨倒在地上,见到那小剑朝自己飞来,急忙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张符纸,激发后贴在自己的身上。

  这小剑的速度,让两人放弃逃跑,两人快速的将自己防护起来。那小剑攻击在身上,两人都感到了死亡。那强大的念力,直线的轰击在体内。

  许久,这个地方恢复平静后,只见那块矮地,已经面目全非,有两个人倒在地上。一个土黄色头发的人慢慢的走在森林里,这人的样子相当的恐怖,胸前的白骨清晰可见,鲜血将衣服弄得通红。

  他是还没有死的高晨,高晨醒来没有发现吴大勇和黑色长袍,想必两人已经离去,高晨心中满是恨意,他却是不知道该恨谁。

  付斯兰现在还在睡着大觉,他感觉就像要死了,脑中的念经开始膨胀,脑中有些经脉已经在开始破裂,而他的皮肤流出血色的液体,打湿了床单。

  他身上的皮肤有些地方开始出现裂痕,从外看你就会发现付斯兰的身体,现在布满了血丝。

  没人知道,这样下去,付斯兰会怎么样。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