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2-09 20:45:5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心记
  4. 第十章 立志 族斗

第十章 立志 族斗

更新于:2010-06-24 15:02:04 字数:5554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
  付斯兰走上梯子,看见有两个站着一动不动的男人,看着他们犀利的眼神,付斯兰心神一震。

  付斯兰当然是不会明白,这是精神力相差太多的缘故。

  右边的那人伸出左手,将一个金黄色的牌子,交到付斯兰手里。

  付斯兰疑惑的看着这个金黄色的牌子,牌子上边有一个“一一八八”的数字,本想问一下这东西是做什么的,却见这人又变成一个木桩子,无奈之下只好咽回话。

  付斯兰轻手轻脚的向里边走去,梯子尽头是一黑暗的小间,小间两旁有两个通道,这两个同道传来一丝的亮光。

  向左边的通道,走了进去。伸长了脖子,往里边看去,却见一个长长的通道,通道的上边镶嵌着发光的石头,整个通道都是亮堂着的。

  付斯兰好奇的在里边走着,听见自己的脚步声,在这个空寂的通道里响着,走了好一会,来到一个门前。使劲的推开门,看见了很大的一个空间,这里摆着许多的桌子,这儿似乎是一个吃饭的地方。

  可是,现在还没有到吃饭的时候呀,怎么这儿这么多的人,这让付斯兰很是疑惑。

  很多人在这儿坐着,有些人严肃的看着对方,有些人却是满脸笑容,还有些人来回地摇头。

  有些人的桌子上什么东西也没有,而有的人的桌子上,却是满满的一桌子。

  “小兄弟,怎么样,你也有东西想交换?”一个国字脸的六尺汉子,对着付斯兰说着。

  付斯兰抬头看见一位,满脸笑容的中年人,在这中年人身上,感觉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

  付斯兰好奇的问道:“前辈,这儿是干什么的。”

  这中年人有些诧异的看了看付斯兰,中年人心想:“不对呀,这棕色头发小子,身上还有储物袋,我却是没从他身上感到一丝的念力,即使这样也不会什么都不懂吧。”

  国字脸中年人,一脸正经的说道:“这儿是物品交换场,你要是想要什么东西,又需要什么东西,你可以找一张桌子坐下,在桌子的木牌上,写着你想要的东西,要是有人愿意和你换,就会上来找你的。当然前提是,你的先去柜台领取交换牌。”

  仔细的想了一下,自己又不需要什么,干嘛要交换。

  付斯兰眨了下眼,拿出木牌,问道:“前辈,这木牌是干什么的?”

  这中年人闻言皱紧他那短短的眉毛,有些不情愿的说:“这是你休息室的门牌号码。”说完这中年人气呼呼的走了,中年人边走边嘀咕说:“自己真是个冤大头。”

  付斯兰还真想找一个地方,美美的睡一觉。

  沿着墙壁向前走,走了很久,付斯兰终于看到一个门,轻轻的一推,却是又见一个长长的通道,缓缓地走到尽头。

  打开尽头的门,这门后边有一大厅,大厅中间有好几个硕大的圆形桌子,桌子里边有一个大圆型柱子,柱子上边放着许多的东西。

  柱子周围,还站着一些年轻的女侍员。而在桌边围坐着的,大多都是些年轻人,还有一些比付斯兰都要小。

  付斯兰想到:“看样子,这个地方还是比较好。”

  很多的年轻人,都是有说有笑,付斯兰走到一个空位子上,看着柱子上边放着的各种饮食,付斯兰吞了吞口水。

  才吃了没多久等肚子,似乎又在呼唤了。

  一位美丽的女侍员,走到付斯兰的面前,咬了一下右嘴角皮,瞪大了眼睛,娇声的问道:“这位小修士,你想要什么?”

  这美丽的女侍员,用右手指了指柱子上的一盘白色果子。介绍道:“那是‘篥白果’,吃了可以加快念力的吸收哟,还有一丝的酒气在上边咯。”

  付斯兰可没听到那果子的作用,只是想到了上边还有酒的味道,付斯兰看着那白色果实,连忙的点头道:“那要多少晶石?”

  这那女侍员,眼睛一亮,认为有戏,急忙转过身,摇了一下她那丰满的臀部,转过头对着付斯兰一笑,付斯兰用手抓了抓右塞包子,脸上浮起一些不自然的笑容。

  这女侍员小心地端下这盘子,放在付斯兰面前,美丽的女侍员,用右手的两根手指,捻起一颗葡萄大小的‘篥白果’,喂到付斯兰的嘴前。

  付斯兰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不自觉地张开嘴,吃下这白色的果实。

  刚放进嘴中,就感觉到一丝甜意,在舌尖涌起,很快付斯兰的喉咙翻出,一阵的辣烈。

  呛得付斯兰直咳嗽起来,原本的红脸变得更加红了,付斯兰长出了口气,眼中有些迷离。

  一阵暖流,慢慢的流入脑海,这种感觉,就像是在爷爷的怀抱里一样,一滴亮珠从眼角滑落。

  付斯兰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对一脸笑容的女侍员说道:“感觉真好。”说完,就将手伸向盘子。

  女侍员见状,眨巴着眼急忙说道:“小修士,这盘子一共二十中族晶石。谢谢。”

  付斯兰伸出的手停在盘子的上方,略张这嘴,两只眉毛都挤在一起,盯着这美丽的女侍员。

  回过神来后,迅速的收回手,低着头。

  这美丽的女侍员,看着付斯兰的表情,原本灿烂的笑容,变得有些牵强。

  对付斯兰说道:“你要是晶石不够,可以用东西当。”

  付斯兰抬起头,问道:“这一个果实多少钱?”这女侍员听言,脸上就像是要下雨了。女侍员正要说什么,却是被一个声音打断打断了。

  “你在这儿呀。我可找你好一会。”一个有些温柔,带有磁性的声音在付斯兰声旁响起。

  付斯兰转过头,却见在船外叫自己进来的络腮胡子的中年人,坐在自己的旁边,笑着脸。

  这络腮胡子拿出二十颗晶石给女侍员,对着女侍员说道:“拿着,放心大胆的吃。”女侍员惊讶的看了一下络腮胡子,点头道:“好的。”

  女侍员收了晶石,放在腰间的储物袋里,就去招呼别人了。

  付斯兰从座位上站起来,一脸恭敬的对络腮胡子说道:“谢谢前辈。”络腮胡子张大嘴笑着,右手在空中来回的摇着,笑道:“没事,叫我吴大哥就行。”

  付斯兰坐回凳子上,有些感激的对络腮胡子说道:“那,谢谢吴大哥,我叫付斯兰。”

  这络腮胡子甚是满意的点头道:“付小兄弟,我的名字可不好听,听了你不要见笑啊。”

  付斯兰连忙摇头说道:“怎么会呢?”

  络腮胡子好像下定了很大的决心,说道:“我叫吴大勇。”

  付斯兰闻言,如无其事的点了点头,这络腮胡子的吴大勇见,付斯兰好像没听到似的,又说道:“我叫吴大勇。”

  付斯兰皱了下眉,说道:“这名字也没什么啊。”

  吴大勇摸了摸胡子,说道:“他们一听我的名字,就笑。哼。”

  付斯兰这才看清楚,吴大勇的眼睛有一只,是红色的。

  付斯兰问道:“吴大哥,你的左眼怎么是红色的?”

  吴大勇说道:“练功练得,就像你的头发一样。”付斯兰就怪了,摸着自己的头发说道:”我的头发怎么了?”

  吴大勇怪异的看着付斯兰,指着付斯兰的头发问道:“你原来的头发不是棕色的对不对?”

  付斯兰甚是惊讶的站起身来,语气中有些着急的说道:“我原来是黑色。”

  接着,付斯兰大声的叫道:“啊,你是说,我的头发现在是棕色的?”

  吴大勇闻言,笑着接连点点头。

  突然,付斯兰感到地板在动,险些没站稳。这一惊吓,将他从矛盾的心里挣扎出来,看着思考中的吴大勇。问道:“吴大哥,这是怎么了?”

  吴大勇正在思考着:“他练得火属性?不像。练得金属性?更不像。”吴大勇还没想出个结果,就被付斯兰的声音叫醒。

  吴大勇茫然地问道:“怎么了?”

  付斯兰重复的问道:“这地板怎么在动啊?”

  吴大勇平静地说:“船应该开动了吧。”付斯兰有些激动的问道:“我们可以上去看看吗?”

  吴大勇将身子往后一移,歪了一下脖子,说道:“当然可以。”

  付斯兰站起身,一脸兴奋地说:“吴大哥,那我们上去吧。”说着就准备走。

  “诶诶。”吴大勇叫住付斯兰,指着圆形桌子上的盘子,说道:“将它装上。”

  付斯兰看着盘子中的‘篥白果,点头道:“那谢吴大哥了。”说着,走回柱子前。

  吴大勇站起身来,拍了拍付斯兰的右肩,说道:“不说这些,走,我带你上去。”

  付斯兰抓着盘子,将盘子装进储物袋里,将头望向那美丽的女侍员。

  付斯兰心中想着:“我以后一定会有很多的晶石,你看着吧。”付斯兰收回目光,跟着吴大勇而去。

  付斯兰跟在吴大勇后边,一直的走。

  一路上经过了许多的地方,很多的护卫见到吴大勇,都叫他一声“吴大哥”,付斯兰知道,这吴大哥在船上,看样子还很有权。

  付斯兰两人,一路走了两盏茶的功夫,一路谁都没说话,付斯兰只是好奇的看着周围。

  突然,这船又是一动,像是被什么卡住了。

  吴大勇停住脚步,放出精神力,只见吴大勇的脸色一变,吴大勇转过头,语气中有些焦急的对付斯兰说道:“我们快点。”说完,吴大勇就开始跑起来,付斯兰紧跟在后边。

  “吴大哥,前边有‘鲛颀族’将我们拦下了。”一个高高瘦瘦,长着一张大嘴的年轻人,对急急跑上来的吴大勇说道,语气中有些恐惧,还有些焦急。

  付斯兰看到了巨大的甲板,此时上边站着警惕的人群,这些人都剑拔弩张的看着江面。

  吴大勇那宽大的身体向船舷移去,付斯兰跟在后边。

  这高高的年轻大嘴,见一个棕发少年跟在吴长老后边,却是没有说什么。

  最后,这年轻的大嘴又站在门口,他的工作就是拦住一切准备出舱的人。

  付斯兰跟着吴大勇走到船舷,看到船外边有一群飞在空中怪鱼,这些怪鱼身上长着四个大鱼翅,这四个鱼翅,不停扇动着。头上有一随风而飘的,长长鱼鳍,怪鱼长着黄色的鱼鳞,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光。

  付斯兰心中大惊道:“妖兽。”而这妖兽的下边,还有密密麻麻的各种鱼类。

  吴大勇一脸冷酷地问道:“各位道友,有什么事吗?”吴大勇的眼中还有一丝不屑的大声叫道。

  站在前边的怪鱼在空中,用它那对长长的前鳍,对吴大勇做了一抱拳,说道:“我族在前方和敌人在交战,希望道友的船能停下,等我族战斗完后,再行离开。”

  吴大勇抬了一下头,眯着左眼,问道:“不知贵族在和谁交战?”怪鱼向了一下说:“我族在与‘睛鲫族’交战,望道友多多包涵。”

  吴大勇点了下头说道:“那好。”怪鱼闻言,再次抱拳道:“多谢道友。”说完,这怪鱼就飞走了,可是船下边的鱼都没有动。

  吴大勇看着远方,对在甲板的护卫说道:“任何靠近船的兽类,全给我弄死,知道了吗?”

  甲板的护卫都大声道:“明白。”这声音就像是冲天而去。

  付斯兰被这声音弄得心神一震,脸色有些苍白。

  吴大勇又恢复笑脸对付斯兰道:“怎么样,想看这两族的战斗吗?”

  付斯兰有些惊喜的点头道:“当然想。”

  吴大勇拉着付斯兰的手道:“来,跟我走。”

  付斯兰站在高高的船桅杆上,心跳有些加快。

  吴大勇坐在圆形的围框上,看了一下付斯兰问道:“感觉怎么样?”

  付斯兰心中甚是惊喜,声音里有些颤抖,说着:“感觉就像是在飞。”吴大勇说道:“要想飞,你可得加紧修炼,到了念段,自然就能飞翔了。”付斯兰盯着吴大勇,郑重地点了下头。

  付斯兰站在高有三十七八丈的桅杆上,看着远方,付斯兰模糊地看见,前方的波浪滔天,水中已经变了色,那边的天上传来强大的爆炸气息。

  付斯兰很想看清楚那边怎么样,于是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到那边。付斯兰不自觉地将脑中的念力,循环起来。

  一阵的酥麻,从头顶传来,付斯兰感到自己头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出来了。这东西在空中,随自己的意念飘动。

  付斯兰努力的将它向外放,越放越远。付斯兰发现自己将这东西放出去后,就能看到这东西经过的一路事物。这东西放的越远,似乎看的也更远了,脑海中的画面又好像不是看到的,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付斯兰在水中看见,有一只鱼自己好像认识,那是“畯蓈鱼”,那在书上看到的,现在一直记得。因为这鱼长有尾巴,尾巴上有着花,那花上有毒。

  和这“畯蓈鱼”战斗在一起的鱼,付斯兰不认识。

  两鱼斗的很是激烈,在它们旁边就没有任何的鱼类。

  付斯兰又将这感觉奇怪的东西,放向空中,突然,一阵剧痛,从脑袋里传来。付斯兰感觉到一阵胸闷,同时头好像晕沉沉的。

  吴大勇早就注意到付斯兰的变化,在付斯兰试图将精神力外放时,吴大勇就开始惊讶了。

  这小子,竟然在步虚段就能将精神力外放了,有趣。接着,吴大勇发现付斯兰竟然将精神力释放这么远,就不是惊讶了,而是张大了嘴,看着专注的付斯兰。

  吴大勇心中有些疑问,又有些不爽,想当初,自己还是在进入念段后,用了三年才将精神力释放出脑海的呢。

  付斯兰将精神力放到,那智兽的战场,这一下就被念力所伤。

  吴大勇扶住付斯兰,将右手放到付斯兰的头顶,用念力注入到付斯兰的脑中,用念力柔和的修复被震伤的经脉。

  吴大勇这才发现付斯兰竟然是少见的双助性念经,吴大勇很是震惊。而且,吴大勇发现付斯兰的脑的中央区域,有一团黑色,这黑色正在侵蚀着脑部。

  吴大勇将手放在付斯兰的身上,令他更震惊的是,付斯兰的血肉里,竟然充满了剧毒。

  吴大勇不可思议地看着,晕晕沉沉的付斯兰,他不明白,都已经这样还活着,吴大勇不敢想像,那脑中的黑团要是剧毒的话。

  吴大勇这时候注意到,有一群鱼向船这边开来。

  吴大勇抱起付斯兰,对下边的护卫大声道:“闯者,格杀勿论。”下边的护卫大声道:“是。”

  说完,护卫们都拿出自己的武器,向空中飞去,警惕的看着船前鱼群的战斗。

  船外边波澜壮阔,海浪滔天。在船中,依然是一片安宁。

  付斯兰醒来时,看到自己在一张床上,温暖的感觉很爽,付斯兰头还有些晕,不一会,又睡去。

  在这船的三层,一个房间里。一个套着黑色长袍的人,坐在太师椅上。他的面前有两个套着一样长袍的人,站在他的面前。

  坐在太师椅上的黑袍人,用一个厚重的声音说道:“你们肯定他有‘生烟石晶?”

  站在的两人中,靠右边的一人,低了一下头,说道:“我们亲眼所见,不敢欺瞒。”

  这坐在太师椅上的黑袍人,赞赏地说道:“很好,你们现在,要给我找到他,不惜一切代价。必要时,就是大闹‘风尘船’,我也准了。可明白?”

  两黑袍人连忙单膝跪地,道:“属下明白,属下定不负所托。”

  这坐在太师椅上的黑袍人闻言,对着两人甩了甩手,就一动也不动。两黑袍人见状,慢慢地退了出去。

  付斯兰现在还睡着大觉呢,他却是不知道,危险越来越近。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