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1-19 05:59:0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心记
  4. 第四章 救兽 破颈

第四章 救兽 破颈

更新于:2010-06-18 15:15:57 字数:5394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
  “啊,我的妈呀。”付斯兰一醒来就大叫到,现在他感到浑身上下全都在疼,看着自己竟然将地砸了一个坑,自己竟然还活着,心中庆幸不已。

  付斯兰躺在坑中,感受这似乎已经不属于自己的身体,听着外边毫无声音的世界,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感觉。

  过了许久,付斯兰才艰难的爬出坑来,乘着明亮的星光,看了看一下四周,看着已经面目全非的平地,恍如一梦。

  艰难的走在这凹凸不平的地上,走了好一会,付斯兰才看到死在“穿刺藤”下的陈雄,陈雄死相有些难看。

  看到如此难看的场景,付斯兰那空空的胃,有些翻腾,他平静下心中的恐惧。

  走到陈雄尸体旁,用手推了推陈雄,见陈雄没有动静。这才壮着胆子将手指,放在陈雄的鼻下,气息全无,付斯兰无力的坐在地上长出口气。

  付斯兰伸长了头四周望了望,扫视四周后,目光落在陈雄的尸体上,现在付斯兰可是饥肠辘辘,他需要找到一些吃的东西,将五脏庙好好的供一下。

  把陈雄腰间的储物袋扯到手中,想学陈强那样用右手一拍,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却发现自己怎么拍,都没有东西出来。

  无奈之下,只好将这个储物袋放进怀里。

  付斯兰失望的将陈雄的尸体,里里外外的仔细搜来一遍,却只在陈雄的内衣中找到一张布,布上写画着一些东西,上边的文字和画他都不认识。

  又想到陈雄将其放在内衣里,一定是什么珍贵的东西,于是付斯兰也将它和储物袋一起收罗了。

  艰难的在这地方,走了大约一点钟,终于,他发现了一个小水沟,急忙地冲上前,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喝起来,喝的直打嗝才停下,现在他有些死里逃生的感觉。

  付斯兰倒在水沟边地上,看着满天繁星,一阵清风吹来,夹杂着一丝烤焦肉的味道,他兴奋的爬起来,顺着焦肉味寻去,在一个坑头上,他发现了这焦肉味的来源,付斯兰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大口啃起来,他一边吃着,一边还闻到一股冲鼻的血腥味。

  不一会,这一块相当大的肉块,就被饥饿的付斯兰啃的七疮八孔的。

  付斯兰将这剩下肉块,使劲的抛向远处,什么也没想的倒在地上,就呼呼大睡起来。

  温暖的阳光,照在这片生机盎然的森林里,同样也照进了死一般冷寂的战场上。

  战场中有一位少年,四处的在寻找什么。在一个水坑里,他找到了陈强的那只储物袋。

  付斯兰昨夜糊里糊涂的,就将被烤的半生半熟的“广峆”的残肢,给吃进了肚子,身上的体力恢复了一些。

  虽然付斯兰现在,浑身上下都还在痛,但至少在忍受范围之内。

  付斯兰醒来后本是想找到陈强的尸体,准备将陈强和陈雄葬在一起,可谁知道,找了许久,别说陈强的尸体,就是陈强的手指头都没找到,却只找到了陈强的储物袋。

  付斯兰知道,这里面可有许多东西,于是也将它收进怀中。

  他还找到,引发这场血案的元凶“千年陈芹草根”,只是他却没有将它当作宝贝的觉悟,只是顺手的将它插在腰带上。

  付斯兰在四周转了一会,他看到了前方有一把黑色长剑,那把黑色长剑,插了少许在地上,付斯兰连忙跑过去,将它拿起来,本以为它会很重,可谁又想到,这把黑色长剑,却是轻若无物。

  这时,付斯兰还看到了那认不出种类,长相奇怪的兽,正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付斯兰有些心惊,又想到:“一个尸体有什么好怕的。”

  付斯兰看着那只奇怪兽的大眼睛,向左边移动了几步,他惊讶的发现,那只兽竟然没死,付斯兰吓得大叫到:“你还没死?”

  叫完他就转头跑,边跑,还往回看,跑了一段距离,只见前方有一巨石,不好越过。付斯兰这才停下来,靠在巨石上,大口的喘气。付斯兰用左手拍拍胸膛,收拾了一下自己狂跳不已的心。

  过了许久,又悄悄地向那奇怪的兽走去,付斯兰东一步,西一步的,走到奇怪兽的旁边,走到奇怪兽的脚这一方。

  这才注意到,奇怪兽一直望着,那插着黑色长剑的方向,付斯兰用脚拌了拌这奇怪兽的长脚,却见奇怪兽毫无动静。

  付斯兰壮着胆子,走到奇怪兽的头部旁边,只见那奇怪兽的眼睛,变得更加有了神采。

  付斯兰心中有些害怕,一想到昨天这奇怪兽的厉害,就心惊,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起来。

  左手在奇怪兽的眼前晃了一晃,突然,这奇怪兽的眼皮眨了一下,吓得付斯兰直接坐在地上,双手紧握着黑色长剑,只见那黑色剑身在空中不停的颤抖。

  “呼哧呼哧”,付斯兰口鼻齐用的喘着气,同时用脚将屁股往后挪了挪,过了好一会,那奇怪兽除了死死的盯着付斯兰,什么也没做。

  付斯兰有些明白,这兽已经严重受伤,不能动弹。于是他提着一直在发抖的黑色长剑,又蹲了起来,看着奇怪兽说道:“你能听懂我的话吗?听的懂就眨一下眼睛。”

  付斯兰感到有一些荒谬,可这话说完没一会,这奇怪兽的眼皮就眨了一下,他惊讶的吞了吞口水,又问道:“你会死吗?”这次奇怪兽却没眨眼,而是一直盯着付斯兰。

  付斯兰站了起来,一脸痛苦的表情,看了看四周,他似乎从这奇怪兽的眼睛中,发现到了什么,似乎付斯兰自己也想到了。

  于是付斯兰站在原地,只见那奇怪兽,一直盯着自己的腰间,付斯兰又向左右移动了几下,还蹲了下来,那奇怪兽依然盯着自己的腰,这下确定了自己的想法,点了几下头。

  付斯兰从自己的腰间,将那草根拿到奇怪兽的眼前,只见那奇怪兽的眼中似乎放着强光。

  付斯兰问道:“这东西能救你吗?”话音刚落,那奇怪兽的眼皮就猛地眨了几下。

  付斯兰蹲着想了一会,又说道:“我可以救你,但你要保证,你伤好后不能伤害我,那怕一点也不行,你得答应,不是的话,我就不救你,答应的话就眨三下眼睛。”

  那奇怪兽好像思考了一会,才眨了三下眼。付斯兰有些兴奋地说道:“你等着。”

  付斯兰拿着这“陈芹草根”,就跑到一个小水坑旁,捡了一块烂木板,将“陈芹草根”放到木板上,将它切碎。

  不一会,就将“陈芹草根”切完了。付斯兰弄了一些水在上边,就将木块抬到奇怪兽身前。

  付斯兰使劲的将奇怪兽的头抱起来,将“陈芹草根”混着水给它喂了下去,好一会,才将“陈芹草根”喂完。

  付斯兰将奇怪兽的头又放回地上,他蹲着盯着这奇怪的兽。

  几个呼吸,空中出现了许许多多的火红色斑点和绿色的斑点,疯一般涌进这奇怪兽身体里,这奇怪兽身体周围温度是越来越高,吓得付斯兰连忙跑开。

  “陈芹草根”混着水,一路到了这“貇狚兽”胃中,貇狚兽的胃一阵蠕动。

  貇狚兽就只感觉到,本是没有知觉的身体,有一股热流灌入,这些热流一路狂奔,最后汇聚到脑部。

  原本虚弱的脑部筋脉,变得充实起来,热流在脑中,按着一定的路线,不停流动,这股热流越来越大。

  脑中的经脉,也变得越来越炙热,筋脉是越来越红。大量的红色亮点和绿色亮点,融入脑海的经脉中,筋脉慢慢的变得更加结实,不一会,又被热流烧地火红起来。

  就这样,经脉在不停地被能量锻造着,在貇狚兽的喉咙处,有一个红色斑点和一个绿色斑点正在快速形成。

  这两个斑点快速的转动着,许许多多的红色和绿色亮点分别涌进这两个越来越大的斑点里。

  慢慢的,斑点变成了小球。付斯兰看着这奇怪兽的身体,已经完全被火色亮点包裹,付斯兰已经不感到惊讶了,因为付斯兰现在,已经产生“惊讶疲劳”。

  天空中有许多的红色亮点,向这边飞来,越来越多,将这片土地照的更加明亮。

  这时在离这平地大约有七百里远的茂密“独炌森林”里,一只黄色的大鸟飞到空中,眼中充满犀利。

  这黄色大鸟拍了一下,它那比自己身体大上三四倍的翅膀,向平地这一方飞去。

  这鸟叫“独炌”,是这片森林的王。

  同时,“峻恶山林”的王“峻恶”,也向“广峆之森”飞去。说白了,这两兽王就是准备去干有没有便宜可捡。

  貇狚兽现在的感觉有些痛苦,脑子就像要爆炸似的,火红的能量充斥着整个头颅,貇狚兽对天一声大吼,将四肢全部插入地中。不一会,周围就有更多的绿色光点涌来。

  只见,貇狚兽原来的左耳,以眼睛看的到的速度恢复着,貇狚兽的身体变得比原来更加粗壮,腿也变得更加粗长。

  就在独炌和峻恶同时到达平地时,就看到貇狚兽形成的光球,已经飘到空中。付斯兰此时站在一个小山坡上,有些紧张地看着空中的不速之客。

  看到那两只妖兽,停留片刻,就要对这貇狚兽施以辣手。

  付斯兰头脑一热,急忙从怀中拿出储物袋,大声对两王道:“我这儿有一个巨大的宝库,我愿意献给你们,只要你们带走我。”

  独炌和峻恶听到这个稚嫩的声音,看向这个蝼蚁一般的人类,有些不屑。

  峻恶无意的将精神力在这蝼蚁一般的人类身上一扫,峻恶的眼睛突然睁得犹如圆形,那长得像熊一样的身体,闪电一般地冲向付斯兰。

  独炌反应也快,一条黄色光线出现在了峻恶的前方。

  见到两只妖兽向自己冲来,付斯兰吓得直接坐在了地上。

  “嘭”,这两王在瞬间已经交战了一回合。

  独炌和峻恶同时向后退了几百米,独炌说道:“峻恶大哥,我们先将那个小辈做掉了,再来处理这人类,怎么样?”

  峻恶一脸凶光的点了点头,道:“那好,做掉那小辈,我们再打一场。”说完峻恶就转过头,看向貇狚兽那边,一脸的惊愕。

  此时独炌也一脸的惊愕的,看着貇狚兽。

  “你们,两个,说要做,掉,我。”一断断续续的声音,从变得更加奇怪的貇狚兽口中说出。

  此时的貇狚兽那对雪白的耳朵飘到头顶,犹如怒发冲冠,貇狚兽的长长四肢,变得雪白,它的身体却是黑色,这黑色的身体还是和四肢不对称。

  峻恶冷笑道:“说的就是你,你是一个才突破智段的小辈,做掉你,你还想怎么样?哈哈哈。”

  付斯兰有些紧张的看着空中,他很是明白,一旦这奇怪兽死了,那他自己也就完了。

  貇狚兽突然说道:“我,会让你,记住,我的,名,字。我叫‘崆,离’。”

  貇狚兽‘崆离’说完,身体就直立在空中,一股强大的念力,从它的身体里传出。

  只见平地四周,突兀的出现一圈高约三十几丈的参天大树,在这些树还疯长时,这些树全部都突兀的燃烧了起来。

  独炌和峻恶开始看到这些树,也并不在意,可令它们吃惊的是,这些树全部在疯长时燃烧。

  独炌和峻恶相视一眼,二话没说,就一下子向天空上方飞走,因为他们知道,这并不是一只简单的刚突破智段的妖兽,而是一只可以和智段后期也有的一拼的,双助属性妖兽。

  就是他们两个一起上,胜负也是未知,所以他们选择避让。

  其实崆离现在也只能将它们吓走,崆离只是一只空架子,身体中的念力在和广峆的战斗中消耗一空。

  刚才吸收的念力,全部用于突破境界,现在剩下没有多少,而且它的境界并不稳定,崆离需要一段时间将境界稳定下来,幸运的是这两个胆小鬼真跑了。

  其实,那两只智兽还真不是胆小,能从一只野兽变成智兽,需要很长时间的积累,才会有一些智慧,越渐有智慧后,就越是明白生命的可贵。

  崆离在空中平静地看着,两次救自己的少年,第一次,喂那“陈芹草根”,将自己从生死边缘救出,二次是在自己结丹要结束的重要时刻,这少年用机智拖住了一点时间。

  崆离活到现在,只感激过一位前辈,但今天它有些感激这少年了。

  付斯兰心中忐忑地望着,天空中看着自己的崆离。

  突然崆离向自己飞来,付斯兰向后边退了一步。

  崆离飞到付斯兰的身边,用它那自己都不熟悉的声音说道:“我们,先离,开。”

  付斯兰点了下头,崆离抱起付斯兰就飞了起来,只见一个黑白相间的线,在天空划过。

  在遥远的“坤勾森林”中的一个高达六百丈的山上,这山上有一个大洞,在大洞中一个石板上,放着许多的各种果实,而付斯兰就在这石板上呼呼大睡。

  这已经是付斯兰来到这山洞的第七天了,崆离在进洞的深处前,就对付斯兰交代了,说它要闭关,很快就出来。

  叫付斯兰不要出洞,外边很危险。

  付斯兰开始还不相信,等走到洞口时,才发现洞口竟然在悬崖上,悬崖下边到处都是各种野兽。

  付斯兰就放弃了逃跑的想法,就在在洞中,东搜搜西搜搜,找到许多的果实,还有各种小东西,还有一些储物袋,付斯兰竟然还在洞中找到了几本书。

  一本是《土捆桦决》,一本是《意师初学》,其它几本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因为付斯兰认不到上边的字。

  付斯兰看完这本《意师初学》终于知道当初,陈强说自己脑中大多经脉被堵,就是不能当意师的原因。

  因为脑中经脉被堵,一旦学习,念力在脑海中不能循环,脑中的经脉就会承受不住,会爆脑而亡。

  付斯兰在得知,自己永远不能学他们那样在空中飞翔,心中难免失落。

  于是,付斯兰就天天吃了睡,睡了吃。

  “起来吧。”一个雄厚的声音叫醒了,正在睡觉的付斯兰。

  付斯兰用朦胧的眼睛,看着才出关的崆离,付斯兰感觉崆离似乎变了,却又说不上哪儿变了。

  崆离看着付斯兰说道:“从今天起,你的事情,就是,收拾这个洞。”

  付斯兰有些傻眼了,呆了一会,也没有说什么,就站起身收拾起石板上的果子,开始了他的新工作。

  崆离的眼中,浮现了一丝笑意。

  就这样付斯兰,在崆离的洞府中重复着一天天的工作,而崆离的任务,就是天天的叫来它的狐朋狗友,在洞中大设宴席,将洞府弄的乌烟瘴气。

  每次崆离的朋友都用兽语叫着付斯兰,天天对付斯兰说着兽语,付斯兰在不知不觉中,也学会了兽语。

  它们还给付斯兰起了一个野兽的名字,叫“兰蛇”。

  付斯兰在崆离的洞府中和这些“朋友”天天的混着日子。

  付斯兰不知道崆离,为什么不放了自己,也不把自己怎么样,就这样天天的将自己和这些兽们呆在一起玩,完后又要收拾洞府,收拾完后,第二天又来一批。

  付斯兰都要崩溃了,最后他会怎么样?是放还是?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