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8-22 05:14:4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心记
  4. 第三章 双兽 催命

第三章 双兽 催命

更新于:2010-06-17 15:38:06 字数:5230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
  “醒了。来吃点东西。”一个声音在斯兰的耳边响起。

  斯兰努力睁开朦胧的双眼,只见一只烤熟的野鸡,在自己的面前来回翻动。

  而拿着这只烤熟野鸡的,就是那个抓住自己的高大汉子。高大汉子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目不转睛的看着斯兰。

  高大汉子用他那粗犷的声音,高声问道:“喂,你叫什么名字?”

  斯兰移动这有些麻木的身子,艰难坐起来,头脑中一片空白,有气无力的说:“付斯兰。”

  高大汉子很是兴奋地点点头,又用左手指指自己说道:“我叫陈强。”陈强又指了指盘坐在火堆对面的男子,说道:“那是我哥,叫陈雄。来,吃吧,我才烤好的。”

  付斯兰下意识地拿过野鸡,一阵的乱啃起来。

  陈强将身子向付斯兰这边移动了些,一脸笑容的看着付斯兰。突兀,陈强对着付斯兰说道:“哥,你慢点吃,我一会儿又去给你抢去,嘿嘿。”说着陈强抓了抓本来就不长的头发。

  火堆对面的陈雄听言,略抬起头,看着陈强,脸上浮起一些无奈的笑容。

  付斯兰打了个饱嗝,这才恢复一些思考,付斯兰看了看四周,才发现这儿的天却没有下雨,心中思量着:“雨年完了?我睡了整整一年?”

  付斯兰抬起头看了下天,天空乌云密布,大风刮的树林哗啦哗啦的响,这儿的树好像也不是野林那边的树,这地方的树更加的高大,这些树普遍都有十几丈高。

  付斯兰这下明白了,自己似乎在离付家镇,更远的地方。

  付斯兰盯着陈强,小声的对陈强说:“大叔,你们要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呀?”

  陈强一听,脸上的笑容一下就没了,板着脸,挤着眉。

  付斯兰看着陈强的表情,吓的往后一缩,吞了一口唾沫。

  陈强狠狠地,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对面的陈雄,大声道:“我叫陈强,那是我哥,叫陈雄,这儿没有大叔。”

  付斯兰吓得连忙点头,陈强看着付斯兰点头,似乎知道自己的意思,于是又笑着指着自己,对付斯兰说道:“叫陈强。”

  付斯兰有些害怕地小声的叫道:“陈强。”

  陈强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点点他那方方正正的头,对着付斯兰叫道:“付斯兰。”付斯兰侧着脸看着陈强,连连地点头。

  这时陈雄站起身来,对陈强说道:“强子,我们走。”

  陈强看着付斯兰应了一声:“哦。”

  陈强走到付斯兰面前,将付斯兰夹在自己的腰间,用右脚尖轻轻地点了一下地面,整个人就都飘到了空中。

  陈雄快速的向前飞走,而陈强夹着付斯兰跟在陈雄后边。

  付斯兰的心震惊的无以复加,心中想着:“这两个人竟然飞到了空中,天啦,人竟然会飞。”

  付斯兰似乎都已经忘记,自己的处境,所有的一切都被激动的心所占据。

  付斯兰在空中不停地望来望去。只见地上那些参天大树,都在自己的身下留下一道虚影,自己从一座座的山峰顶上飞过,天上的鸟儿和自己一同翱翔。

  付斯兰想着自己哪天也能这样,在空中飞翔,此刻他的心中已经激起波澜,不再平静。

  他有些紧张的问道:“陈强,我可以学飞吗?”

  陈强闻言,做出少有的严肃表情道:“有可能可以,有可能不可以,要想学飞可要看自己的资质。”付斯兰正准备再问陈强,突然自己的颈后传来一阵的酥麻,眼睛一黑,就不省人事。

  当付斯兰再次睁开眼睛时,天已经黑下去,天空中的星星一闪一闪地,空中无风,茂密的森林里,时不时的传出野兽的叫声。

  付斯兰撑着坐起来,才发现这周围的树木,将星光遮住,只有少许从叶子缝间透过来,林子中漆黑一片。

  突兀的,陈强的声音响起:“饿了吧,来拿着,这是中午烤的。”付斯兰拿着已经冷掉的野鸡,快速的啃着。

  付斯兰心中有些疑问:“怎么不点火呢?野兽最怕火,不点火的话,会有许多的野兽寻来。”

  但是付斯兰没有问这个问题,而是问道:“我可以跟你学习飞翔吗?”陈强又一次严肃地说:“可以是可以,但是这会消耗很多的时间。”

  陈强顿了顿,眼中尽是是自豪地说:“我十四岁开始修炼,二十一岁就达到步虚段顶峰期,只用了四年的时间,就达到念段,从而念生,这就能飞了。”

  付斯兰有些傻眼了,十几年的时间,对于一个只有十二三岁的付斯兰来说,太长太长。

  付斯兰可不明白,陈强一介散修,没有师傅,没有家门,没有宗门,也没有大量的财力和药力的提供,能在七年达到虚段顶峰期,用四年成为念段意师,足以见之,陈强的天赋可谓惊人。

  付斯兰还在震惊之中,陈强悄悄地小声说道:“我可天才了吧!”

  付斯兰有些怪异的看着陈强,陈强继续说道:“我哥可是用了二十年呢,哈哈。”陈强偷偷的看了一下陈雄,见陈雄盘坐在原地,一动不动,陈强又笑着盯着付斯兰。

  付斯兰鼓起勇气说道:“我还小,我不怕,你教我吧。”

  陈强坐正了身子,想了一下,用力地点了一下头,对付斯兰说:“你走过来。”

  付斯兰连忙站起身,走过去,站在陈强身前。

  陈强也站了起来,将那宽大的右手,放在付斯兰的头顶,闭起眼来。

  一直盘坐着的陈雄睁开眼,看着这一幕,没有丝毫的阻止之意。

  不一会,陈强睁眼,失落的看着,一直站着没动的付斯兰。

  付斯兰希冀的望着陈强,看见陈强摇了摇头,付斯兰的心一下子跌落到了谷底。

  “你的各路经脉都是完整的,但大多都是被堵,你没有成为一位意师条件。”陈强慢慢的说。

  陈雄的眼中似乎也出现,一丝失望之意。付斯兰失落的点了一下头,一声没吭的坐回原来的地方。

  一夜无话,清晨,太阳从山间爬起,鸟儿们都飞上枝头,一展歌喉。

  付斯兰疲惫的站着,等待陈强将自己夹在腰间。“哥,我们离哪儿还有多远?”陈强夹着付斯兰飞在空中,对陈雄问道。

  陈雄想了一下回答道:“我们白天小心的在空中飞行,还要绕过危险区,大概晚上就能到。”

  陈强闻言,一脸期待的点着头。

  付斯兰是彻底地明白,自己是处在什么情况。这陈氏两人把自己当作探路石,去探生死之路。

  付斯兰很是绝望的看着这毫无色彩的天。

  这次陈强却是没有将付斯兰弄晕,看着身下的景色快速的划过,付斯兰也知道,自己离死更加近了。

  太阳这时也当空照耀,空气的温度越来越高。

  突然,陈强停了下来,将头看向左方,一脸的戒备。

  陈雄似乎也发现不对劲,从前方飞到陈强身边。陈雄严肃的说道:“看看那边怎么了。”陈强点点头,就将精神力释放了出去。

  一条小河旁,有一个平地,平时这儿是野兽们的天堂,野兽们在这儿喝水,在这儿觅食,在这儿玩耍。

  可今天这儿变得满目疮痍,成为一片废墟。

  “将‘陈芹草根’交出来,我可以放你离开。”平地的上空,有一个干裂的黄色外皮的“呷垩兽”,飘在空中,张着满嘴獠牙口,对地上一只口含金黄色草根的奇怪的兽叫道。

  这只奇怪的兽,长着长长的四肢,高达一丈多,可却长着一个瘦瘦的没有尾巴的身体,硕大的头上,还有一对长约一尺的雪白耳朵。这只奇怪的兽,愤怒的看着,飘在空中的“广峆”,“广峆”是这片森林王的名字。

  奇怪的兽在不久前决定向智段发起冲击,于是他离开了老窝,去外边寻找能助其突破的天材地宝。

  就在今天上午,它在一个小火山洞里,找到这只火属性的“千年陈芹草根”。正在它准备寻找地方,来吸收“陈芹草根”时。

  却被这片森林的王“广峆”发现,“广峆”一路追来,和这只奇怪的兽打了起来。

  “广峆”也相当的郁闷,这只奇怪的蛮兽,竟然让自己使出全力,都还让它给跑这么远,要是其它蛮兽,见到自己都得低下头颅。

  其实这只长相奇怪的兽,叫“貇狚兽”,它们这一族都是变异而来,“貇狚兽”是少量的火木双属性变异兽。

  妖兽的双属性和人的双属性,是完全不一样的。人的经脉承受力没有妖兽的强大,人的经脉如同固定的铁水管的话,那念力就如同流过的液体。

  铁水管的流量是固定的,要是将两种不一样的液体,放在一个管子中流动,就会导致两股都变小。

  而妖兽不一样,它们的经脉就如同可以变化的水管,流动的液体变多,那水管也会变大。

  所以,双属性的妖兽,是极其强悍的。

  这只“貇狚兽”突然后肢一蹬,就向“广峆”攻去。

  “广峆”有些无奈,说实话,它是不想和这只不知底细的兽生死搏斗,但是智兽的威严是不容许侵犯,唯有战。

  “广峆”猛得用右掌拍向“貇狚兽”,“广峆”的右掌上传出雄厚的土属性念力,“貇狚兽”将两前肢,齐齐的对“广峆”推去。

  “嘭”一声震天响,“貇狚兽”砸在平地上,平地上尘土飞扬,细一看平地中出现了一个大坑,“广峆”却被推出了很远。

  “广峆”的胸里气血翻腾,瞪大眼睛气愤的对天一吼。急速的向“貇狚兽”冲来,两兽就这样疯狂地纠缠在一起。

  火红恐怖的能量,充斥在这狭小的地方,迫使爆炸声越来越大。

  “哥,有一只智段的“呷垩兽”和一只奇怪的蛮兽,在前方打起来了。”陈强有些诧异的说着。

  陈雄眼睛一亮,问道:“它们现在怎么样?”

  陈强探了一下,说:“两兽都没有占到便宜。”

  陈雄眼珠一转道:“哈哈,他们没占到,我们去占。走,悄悄的去浑水摸鱼。”说完陈雄就向那个方向飞去。

  陈强刚想喊住大哥,陈雄却已经去远,再加上自己也有些好奇,就夹着付斯兰跟了上去。

  两兄弟在平地附近的一个小山坡上,停了下来,两人收敛着气息,偷偷地观察着战场。

  平地已经不再是平地,到处都是乱石,大坑小坑,平地已经没有了树木,而附近的树木,大多在疯狂的燃烧。

  只见那只“貇狚兽”右后肢已经骨折,而且它那双美丽的耳朵,左边那只,只剩下半截,鲜血不停的流着。

  而“广峆”也不好受,“广峆”的整个右肩,全被“貇狚兽”抓走。

  “广峆”一狠心,将它那淌着唾液的大口张开,一颗土黄色的珠子飞了出来,“广峆”两前肢的念力将珠子托起,周围许多的黄色光点,积聚到珠子周围。

  “貇狚兽”变得通红的眼睛,猛地一缩。将后肢使劲的插进土里,又将前肢也插进土里。

  “哥,我们离开吧。”陈强小心地对陈雄说道。

  陈雄却是摇摇头,对陈强悄声说:“这可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好时候,走了多可惜。”

  陈强有些焦急的看着陈雄,陈雄还是摇摇头,继续看着平地上的情况,同时陈雄从腰间的储物袋中,拿出一根银白色的长鞭。

  这时,“广峆”嘴前边的珠子,已经变得更大了。在这颗珠子的周围,疯狂的聚集着土属性力,一边聚集,还一边压缩。

  突然在这“广峆”的脚下出现了八根树苗,这八根树苗疯狂的生长,一下子,八根树就将那光球包起,包的密不透风。

  “广峆”见到这种情况,大惊失色,脑海加大了念力的输送,想将这树团撑爆。

  “貇狚兽”将“陈芹草根”放在地上,张大了嘴,口中的火属性念力聚集成球,“貇狚兽”将这满是火属性念力的球,喷向那树球。

  突兀的,一条银色光线卷着“陈芹草根”,一下子消失不见。而这时,那火球与树球撞在一起。发出轰天响声,一个土黄色的球从这爆炸中飞向“貇狚兽”,而“广峆”却是一脸狰狞看着“貇狚兽”。

  “貇狚兽”发现“陈芹草根”不见了,心中一慌,却又见,“广峆”的内丹向自己飞来,连忙在自己的面前,形成一道高大树墙。

  “嘭”,“嘭”,连续两声的撞击声,在天空中回响。破烂不堪的平地,尘土漫天飞扬。

  付斯兰看着这惊天一幕,吓得完全性傻了,张着嘴,睁大了眼,一动不动,陈雄却是激动的看着下边。

  过了好一会,空中的尘土终于沉寂下来。只见那“广峆”躺在一个大坑中,已经死的不能在死了。

  而那“貇狚兽”却是倒在它的树圈中,毫无动静。

  陈雄这才放出自己的精神力,观察了一下四周,看着拿在手中的“陈芹草根”,满脸的得意。

  陈雄飞到了这块,如世界末日般的平地上,陈强夹着付斯兰也跟了上去。

  就在陈强落地的一刹那,地上一根小藤苗,闪电般的从陈强的胸前穿过。

  陈强一脸的惊恐的低下头,看着这穿胸而过的藤子,陈强感受到藤子,即将爆炸的能量,急速的用念力,在付斯兰的身上形成一个白色的防护罩子,右手猛地一下就将付斯兰甩到空中。

  付斯兰刚脱离陈强,这藤子一下的爆炸开来,将陈强炸的四肢乱飞,付斯兰被这爆炸的能量,轰到那小土坡的下边砸下,地上形成了一个小坑,付斯兰当场就晕了过去。

  陈雄看着这眨眼发生的一幕,许久没回过神来。

  “啊......”陈雄仰头对天大吼,刚吼完,就将那“陈芹草根”甩在在地上,一点也不在乎东西的宝贵。

  陈雄的眼中变得血红,看着颤巍巍站在树圈里的“貇狚兽”,陈雄从腰间拿出一把黑色的剑,将浑身的念力全部注入其中。

  陈雄巨吼一声,就将黒色剑掷向“貇狚兽”,“貇狚兽”有身上唯一的一点点念力,在陈雄脚下形成了一根“穿刺藤”。

  一人一兽就准备同归于尽,黑色长剑穿过了“貇狚兽”胸膛,而“穿刺藤”同样的穿过陈雄的胸膛。

  在这个地狱般的地方,终于恢复到了平静,在这个森林中每只野兽都知道,他们的王,在那平地对外来的混蛋,进行了狠狠的教训。

  没有一只野兽敢靠近这儿,短时间内,这儿成了野兽们的禁地。

  天上的星星又出来了,一闪一闪地。就是不知到付斯兰怎么样了。死了,还是残废了,这只有天知道。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

字体: 字号:
无心记目录
共32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