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3:41:20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1111年西域崛起
  4. 第二章 复仇 (一)

第二章 复仇 (一)

更新于:2018-03-18 10:53:35 字数:2221

字体: 字号:
  月明星稀,低矮的坡顶上,秦骠躺在草地上,双手枕在脑后,静静地看着天空,看着明亮的圆月,思虑慢慢的飘向自己远方。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三十多天了,自己的那个世界现在应该是中秋节了吧,不知道父母怎么样了,想想自己还是真的不孝顺,当了五年的兵,连家都没回几次,每年的中秋、春节都是和战友一起过的,和父母吃饭的次数更是十个手指头都数得过来,幸亏自己还有一个弟弟,要不然-------摇了摇头苦笑。重生之前,自己已经二十五岁,由于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部队上,连一个女朋友都没有谈,家里也曾今给自己介绍过,但是自己根本没有这方面的心思,几次都被自己弄砸了。自己也不是不想女人,二十多岁的年纪,真是血气方刚的时候,有时候晚上精力过剩睡不觉,便在床上做俯卧撑,直到累的爬不起来,直接睡过去。自己不想谈女朋友,主要还是自己的事业心很重,说到底是对权利的欲望非常大。现在想起来,自己还是亏大发了,好不容易升到了少校,也算事业有成,却胡里糊涂的牺牲了,人生的乐趣都还没有享受,真是挺冤的。可能老天也觉得自己挺冤的吧,让自己再活一次。哎,不去想了,自己又回不去了,还是想想现在和以后吧。查探马匪老巢这事现在想也没用,不过,根据自己这二十一世纪特种兵所学的本领,相信找出老巢应该不难。那以后自己的目标呢?在秦家庄呆一辈子,以后接父亲的班,管理秦家庄?不,自己这一身的本领,岂能甘于默默无闻。而且这种经历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不干出点事业,不仅枉费了这次重生,更对不起自己。还有一点秦骠心里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对权利非常的渴望。想到这,秦骠用力握了握拳头,眼睛焕发出异样的光彩,全身充满了干劲,从草地上一下子腾地站了起来。看向月亮,心里暗道‘我来了,我就要在这世界留下属于我的痕迹。’

  第二天,秦骠一大早起来,骑着坐骑便跑出了村庄,前世的秦骠并不会骑马,不过由于身体的本能,秦骠的骑术还是非常高超的。大概跑了一个小时左右,感觉到有点累,便停了下来。跳下马,站在草地上,看着这西北的日出,充满了朝气。就像受到感染一样,秦骠充满了力气。“啊”秦骠对着太阳大声吼道,接着便哈哈大笑。歇息片刻之后,秦骠练习了一下拳法和刀法,秦骠前世用的都是冷兵器主要是匕首,像这个世界的马刀,他根本使不习惯。在练习的时候,秦骠试着将前世所学习的招式溶入到现在的刀法,到练习完之后,秦骠已经感觉到有点成绩,融合后的刀法要比原有的刀法简练了不少,却更加实用了一些。练习完刀法,估摸着过去了两个小时,想到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骑着马便往回赶。回到庄里,一进家门,发现一家人都坐在桌子边,正在聊着天,桌子上摆满了菜,菜还没有动,看的出来是在等他.看到秦骠进来,曹芬首先站起,向秦骠走了过来,边走边说道:“阿骠,今天这么早出去干什么了,还这么长时间,连饭都忘记了回来吃?”虽然在责怪着他,但脸上却是一副心疼的模样。看到这个陌生母亲疼爱儿子的样子,心里像流过一层暖流一样温暖,虽然心里对接受这个便宜母亲还有一点疙瘩,但与曹芬确实亲近了不少。曹芬走到秦骠身边,拉着他的手往饭桌走去,边走边说道;“你伤刚好,也不在家休息,来来来,快坐下吃饭。”秦骠被拉着手有点不习惯,自己都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被父母这样拉过了,这么一拉,让他感觉到一种熟悉的温暖的感觉。“娘,我没事,到外面遛会马,对身体有好处。”秦骠边走边笑着对着母亲安慰道,“以后我来晚了,就不用等我了,随便留点饭菜就可以。”秦骠来到桌边,对几位长辈打了声招咐,两位弟弟也纷纷站了起来对秦骠喊了声大哥。“阿骠,你现在是这个家的男子汉、顶梁柱,家里的大小事也可以做主,一家之主,在家吃饭应该在场。”秦骠的祖父秦老爷子说道。“是,祖父,我知道了。”秦骠朗声回答。“恩,好了那就开饭吧。”秦老爷子笑着说到。桌子上有蔬菜也有荤菜,还有有名的瓜州特产“密瓜”、“葡萄”等水果,主食则是面条,而且还有几小壶酒。看得出来秦骠这个家,还是小有薄资。虽然整个秦家庄较贫穷,但是还是有几家是薄有家财的,这些家族主要是祖上比较有地位的人,比如秦骠的祖上,就有一位将军和一位知府,由于持家有度,虽然过了这么多年,但还留有足够过上殷实般生活的家产。“阿骠啊,马匪的事你打算怎么办啊?”饭后,在大堂上,秦风向秦骠问到。“儿子现在还无打算,我想今天去李家庄看一下,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秦骠回答道,“恩,阿骠啊,这些马匪都是来无影,去无踪,而且他们的活动范围非常大,我们不能保证他们会不会流窜出瓜州。所以这件事的难度不小啊!”秦老爷子突然开口说道。听到老爷子的话,众人都沉默了起来,确实,范围这么大,这该怎么找,只有秦骠心里有着充足的信心,他相信凭借着自己在部队所学习的侦察本领,找出马匪问题不大。不过他有一点比较担心,那就是如果马匪出了瓜州,就算找出了马匪,想要报仇,也比较麻烦,因为带着人马出瓜州,如果被西夏官府发现的话,势必会受到官府的怀疑,而官府更可能借此刁难以及讹诈。秦骠将自己的顾虑说了出来,众人更加忧虑了起来。看着几人都没说话,默默地沉思了半天,便说道:“爷爷,爹。我看不用想了,先找到他们在再说,说不定他们就离着秦家庄不远。”两人听罢,才发现自己想的有点远了,人都还没找到呢。两人都点了点头,表示赞同。秦骠接着说道:“爷爷,爹,事不宜迟,那我现在就去李家庄。”说完便站了起来。“恩,那你去吧。”秦风点着头说道,顿了下又补充道:“哦,在庄里多找几个帮手。”秦骠应了声便告辞离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