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06:27:46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侵蚀魔甲
  4. 第一章:护送之路

第一章:护送之路

更新于:2018-03-17 19:19:29 字数:3159

字体: 字号:
  “呲”随着这声响,一名士兵的脖子被白色的剑芒割去了大半,由于出手太快士兵脖子处的血并没有大量喷出,甚至于士兵原本的表情也只是停留在拔出剑想勇往直前的那一刻。那名出剑者手握着一把普通的细长利剑,剑尖处的血水滴下。与此同时,两股势力,官兵与敌人,叫喊声与兵器碰撞的声音响遍这空荡的山间,与这山里的绿色美景格格不入。身披斗篷的持剑男人一直站在原地。他缓缓抬起头,长发遮住的脸慢慢露了出来,下巴略带胡渣,眼神略带松懈,一脸大叔相的男人再次抬起了手中的细长利剑,剑停在了半空指向一脸惊慌,脸微肥胖的中年将军。持剑大叔用略带挑衅低沉的声音说:“来,打一场,一个将领应该还算有得玩两下。”肥胖将军拔出腰上的长剑带着愤怒吼道:“可恶的山贼。”横剑扫开指着他的剑,挥起剑向前迈出一步直刺向持剑大叔。持剑大叔并没有后退,他剑横放在胸前迅速把迎面直刺来的剑格挡抬起,并迅速向前踏上一步挥动细长利剑。这强有力横扫的一剑,让肥胖将军吓得急速向后退去两步。他呼吸急促左手捂着扫在身上的剑痕,这才发现如果不是胸甲够厚就切到肉了,冷汗冒出的肥胖将军急忙颤抖地说:“副、、、、、、副官,快、、、、、、快上,杀了他,杀了他!”他用剑指着持剑大叔,慌乱的眼神看向站在后面的手放在剑把并没有拔剑的副官,副官眉头皱起凝视着持剑大叔。持剑大叔这才仔细的看着那名副官。他惊讶得右脚向后退了一步说:“是、、、、、、是你吗?埃德森吗?这、、、、、、这真是让我吃惊啊!哈哈、、、、、、没想到你居然落得这副下场!号称“鬼兵”的你,现在成了这个垃圾的手下?你到底在搞什么?”副官还是一样的表情,沉默地凝视着持剑大叔,不一会儿才缓缓道:“你才是在搞什么鬼?居然来抢劫官兵,你到底有什么目的?、、、、、、说。”最后的一个字副官压低了声音。持剑大叔冷冷地说;“哼!自从离开了国卫队我就暗自发誓一定要报仇,我为了得到力量加入的我的组织,我一定要毁掉现在所保卫的国家。埃德森我不懂你怎么想的,自从执行那次任务我就知道,忠诚只会迎来死亡,可以信得过的人只有自己。对于曾经是战友的你我现在对你的行为视为背叛!今天你就和以前的弟兄们以死谢罪吧!”“哐”持剑大叔一剑刺向了副官,副官迅速抬手格挡住了这一剑。两人使上了劲,耗上了。谁也不敢轻易打破力量间的平衡,一旦打破就要比对方出手更快。副官咬着牙艰难的说:“我、、、、、、我没有背叛,服从命令是军人的第一选择。就算是死我也会执行命令!”“啊!”两人同时喊出!同时两股力量也就此分开。持剑大叔迅速抬起剑竖着砍向副官。副官并没有躲闪,反向前踏出一步抗住了这一有力的落剑。副官知道这一剑其实是虚招,是利用闪躲的空隙迅速变招。两人又同时耗上了劲。持剑大叔愤怒的吼道:“你这个笨蛋,命令怎么会比自己的命重要,为了军人的尊严这种傻到家的事,我才不想做呢!”伴随着吼叫持剑大叔的力道加大了些许。副官头冒汗水艰难的说:“我是、、、、、、我是军人,随时准备死掉。当上了军人,我就没有了生命的概念,有的就是服从长官的命令。”持剑大叔反驳道:“军人也渴望生命,顺从命令而丢掉性命也要在战场上,而不是自己人杀自己人。”副官:“命令就是命令,服从就是回答。反对就是背叛!”持剑大叔:“你真是脑袋死板,所以总是一副死人脸,你这只听话的狗完成任务总是不惜一切,多危险的都回得来。“鬼兵”今天就死在这吧!啊!”力量爆发的大叔震开了副官!正八边行光芒阵汇聚在大叔的左手。空气被这股力量震开,左手的周围空气乱散。大叔:“这是我组织赐予我的力量!光导术式-箭之雨。啊!~啊!”大叔左手的正八型光芒散开飞出八只光箭,光箭间隔很快锁定了副官全身的范围,无数光箭从八只光箭中衍化出来,就如招式的名字箭之雨!副官无处可躲,只能用剑下意识的挡在自己胸前,结结实实吃了这招的副官已经单膝跪在地上用剑插在面前支撑这自己。伤口布满了副官的全身,最为严重的就是腹部的伤口,腹部流出的血染红了那片衣服。虽然伤很痛,但是副官还是艰难的问:“你、、、、、这到底是什么?能导术吗?为什么没有法术阵?”大叔:“哼!这叫界之术!能导术是开发体内精神力量转换魔力形成元素伤害,我的界之术是控制外界的元素直接转换为伤害。去地狱为弟兄们忏悔吧!”光之雨再次发动,无数的箭雨直逼副官。副官心中焦急地喊:不行了吗,可恶!根本动不了。”无数的箭雨穿人副官的背部,血染红了他的身体,口吐鲜血趴在了地上。大叔无感情地:“哼。”了一声。在随着副官倒下不久前那边的豆腐渣官兵就已经投降了。那位肥胖将军已经抱头求饶。大叔:“莫升尔王国已经腐败得不成样子了!等着吧我会亲手终结这该死的国家。”一名蒙面手下手正用剑抵这一官兵的脖子问:“副终使!接下来?”大叔毫不犹豫地说:“杀。”随着命令的发布,官兵的脑袋无不被砍下,鲜血染红了这山路。剩余的随从仆人已经颤抖得连恐惧的呐喊都没有,五个仆人抱作一团不停颤抖。一名手下已经手持利剑向他们走来,抬起手的瞬间一把旋转飞刀割断了这名手下的手掌,一痛苦的呐喊后他随之倒地。大叔手下众人立刻警惕了起来,每一个人都下意识的捏紧剑柄。大叔大喊:“出来!你们这六只老鼠。”随着大叔的声音落下,六名身穿火焰条纹的白袍,带着面具的人从树上跳下。六人中站在最前面的是一名带着铁色面具的,其余的五名则是白色面具。铁面具人发出老成男低音说:“放了他们。”大叔严肃的说:“圣教使!哼!不是救他们这么简单吧?是不是还要拿点东西?”铁面具男人:“、、、、、、既然知道就交出来。”大叔略带笑意说:“哈?你们六人就想抢我们二十几人的东西?、、、、、、我倒要看看是不是真的像道上说的那样,铁之教徒,不倒的身躯?来玩玩吧!呵呵~。”大叔高举利剑纵身一跃砍向铁面具男人,铁面具男人毫不慌张不快不慢地抬起左手张开五指。大叔的剑并没有任何收手的意思,下一秒“当”的一声,铁面具男人仍然维持着刚才的姿势,大叔的剑却停在了铁面具男人的五指前。大叔感觉自己像是砍向了一面铁盾,他皱起眉头心想:这家伙真有两下子,脚下和手上的法术阵只出现了一下,法术就能续航。”在这不出两秒的思考后,铁面具男人迅速的抬起右手握成拳与左手的手掌相撞,手掌之间立即出现了白色的法术阵,然后再次分开双手握成拳头,“啊!”铁面具男人抬起散发着白色光芒的右拳一拳打向了大叔的剑身。“这下糟了。”这个想法涌上了大叔的心头,这强力的一拳让刚才的进攻所保持持剑姿势硬直的大叔的握剑力道发生了改变,“呯”的一声剑飞了出去。铁面具男人乘势追击身体微蹲猛地起身,带着散发着白色光芒的左拳冲向了大叔。大叔瞳孔放大迅速伸出双手,正八边行光芒阵出现在双手化为一面金黄色光芒的屏障顶住了这次攻击。这一幕让铁面具男人的同伙们再次吃惊,之前他们就在树上侦查到了这一奇怪的力量,可是没想到居然能抵挡这次攻击。白色光芒的左拳的力量非常巨大,虽然大叔挡住了,但是两人的都随着这股力量在半空中飞向了森林。大叔一连撞断了几颗树,最后随着这股强大力量的削弱停了下来,停下了后两人迅速跳开保持三米左右的距离。大叔脸上冒出了许多汗,他眉头紧皱,眼睛警惕着铁面具男人,咬着牙嘴角流着血,背部的伤势很严重,身为军人的他有着一副好身体,要不然早就口吐鲜血昏迷过去了。大叔心想:“可恶,好强啊。”铁面具男也颇感到意外,这个男人居然还能站起来。铁面具男人:“你不是我的对手。”他意图把这个男人抓回去拷问获取情报,右手凝集的能量随时准备将他打晕。大叔一看不妙,皱起眉头,不过又马上恢复了平静,他扬起嘴角得意的说:“哼,我打不过你,可你也别想捉住我。”正八边行光芒阵从大叔的脚下浮现,一秒都不到的施法,铁面具男人也感到惊讶,大叔整个身体自脚底下升起了白光,瞬间消失。放下了右手的铁面具男人脑海在不断思索这在眼前发生的事情。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