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2:50:57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高中之那些年
  4. 第一章 起始

第一章 起始

更新于:2018-03-17 13:03:12 字数:2750

字体: 字号:
  我是一个平凡的高中生男孩,唯一不平凡的也许就是我的姓名了—复姓东方,单名玄(东方不败的东方,不用怀疑=,=。。。)一直以来总以为自己的人生会一直的平凡下去,直到生命的终结。在幻想中,也有过自己拯救地球,护卫人类的伟大举动,最多却只是平时在网络上抨击、批判某些人的不道德行为罢了。

  这样的生活直到某一天被完全打破了,信或不信,自己的人生轨迹都发生了方天复地的变化。。。

  和平常一样的晚自习结束,东方玄却被几个死党叫住留了下讲鬼故事。

  听他们说每个人每讲完一个故事就灭掉一盏灯,那么,到最后统计的时候就会多出来一个报数的人。不用解释,多出来的自然就是鬼了。本来东方玄是一直很排斥这种游戏的,通常也都是不玩的,因为胆子比较小,从来不玩这种“也许”就真的发生的事情是自己一贯的认知!但是看死党们都玩了好几天一点事情都没有就不自觉得有点心痒,心里想着“反正他们都玩了几天都没事,加我一个应该也不会有事吧”的心理加入了他们——一切的不平凡也就在命运的巨轮下悄然的改变了,变的不再平凡!

  “女人在同学们的怂恿下进入了WC,关上们后,女人又听到了那恐怖的声音‘要穿外套吗?红外套好吗?’女人不由自主的回答道‘好的’,她这样的回答之后,‘啊!!!’在外面的人听到了一声充满惊恐的尖叫声,同学们一下子就慌了,连忙的冲进WC,就发现女人浑身鲜血的躺在地上,看样子就好像穿上了一件鲜红的外套!”

  “啊,”毫无感情的叫声“一点都不恐怖,你们五个人讲的都是写什么故事啊,不会都是在‘故事会’上看的吧?就玄讲的好点,最起码玄会制造气氛!”他是可可,一个一米七八的大男人,却有着一个非常秀气名字的“汉子”(听说这名字是他妈在怀胎的时候非常喜欢喝咖啡,所以。。。)

  “我就不相信你可以讲的比我们好!”“就是,就是!我们今天可以看了一上午的故事会,想了一下午的感情诶!”

  “我相信你可以讲的比我们好,真的!”一个个听了可可的结论都不愿意了,七嘴八舌的对可可展开了“攻击”。

  “好了,好了!都安静!气氛都被你们破坏光了,接下来我们就认真的听可可为大家带来的精彩的鬼故事吧!”这是我们小团体的“智者”(其实是平时鬼点子多点。。。)丰年。

  可可听了丰年的话一阵的郁闷,他知道这是丰年在打击自己。接下来自己要是讲的不好肯定逃不过被众人“围攻”的命运,虽说讲的好也不一定就可以逃过去。“o(︶︿︶)o唉,没事发表什么评论吗?!无妄之灾啊!啊!啊!啊!”可可无奈的想到,“好!既然丰年都这么说了,我就把压箱底的事情说出来,本来不想说的,怕把你们吓到转学,但你们这么逼我也就不要怪我了,哈哈哈哈!~~~”

  “屁话,要讲快讲,再迟巡逻的老师和学生会就过来了!”“就是!!”这两个人前面说话的是铁木,后面的是高手(是的这是他们的名字)

  “好!那我讲了啊?!你们有听过这所学校的历史吗?”可可一脸神秘的样子,但在手电的照耀下有点发光的眼神却清楚的传出“你们快问我啊!”的意思,不过大家都不鸟他就是了,可可看没人理自己也就只能无趣的继续讲下去了“现在我要讲的就是学校的历史了,我们回寝室的路上都会路过的那个在山边的‘危房’你们知道吧?”“危房?是那个一直要拆迁,却一直麻烦不断的旧教学楼吧?”丰年问道,丰年是我们团体里消息最灵通的,许多消息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对他来讲也许早就过时了。“是的”可可接下丰年的话“刚开学的时候我在学校的贴吧上看到过一则很早之前的帖子,看过帖子后我私下里也找过学校旁边资历比较老的老人调查过,结合帖子和老人的故事我知道了一些很少人知道的事情。。。”“是什么事情啊?我看快熄灯了,先回去吧!?”我的胆子小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我的预感很准却没多少人知道。我的胆子小就是因为我的预感准,也许有人会说“预感准多好啊,可以避免很多事,你好胆小个屁啊?!”但是我的预感却不是人们理解的那样,我的预感可以说是预言了而且只对倒霉的事情。不!那不是倒霉的事情!因为我的预感只有在有人死的时候才会对我发起提示,而我的五感会接收到那些提示,在脑海中浮现画面——各种各样的死人,和死法!

  这次,在可可说这个事情的时候,我的预感又模糊的出现了,所以我才会着急的打断可可的故事。果然,可可停下下,画面就不在增加,虽然还是模模糊糊的。

  “才8:40,9:30宿舍才熄灯,我们还有很多时间!”木道说道,木道是一个奇怪的人从开学就喜欢在我的身边,大家都是男的,害的我很是不习惯了一段时间。木道平时很沉默的也从来不反驳我的提议,但这次。。。

  “玄,你就别急了,没事的,我们和老伯说好了,就算迟点回去也会给我们开门的!”“是啊,继续听吧!”看来大家都被引起了听下去的欲望了,我想不听的先回去的,但路上要经过那个‘危房’一个人我根本就不敢过啊!~~还好,虽然隐隐的有不好的预感可是脑海里的画面已经没有了,我也可以憋口气继续听下去了,无奈的命运啊,早知道就和同学们一起回去了!后悔啊!~~

  “好,继续了啊?!不要在打断额,不然我就不讲了——这个事情就是,那个,‘危房’以前,死过很多人!”可可的声音在后面突然的提高,吓了大家一跳,不够没能大家开口‘教育’他,就自顾自的又开始讲了“听说‘危房’下面的那块地以前乱葬岗,后来来了一个和尚,在旁边建了一个小庙,再后来就有了现在的学校了,你们看,宿舍靠墙一边的那个就是以前的小庙了,先在都变大了,”“别说这些有的没的,快继续!”“好,好!~~~十几年前学校的发展一下子很好起来,就有很多的学生住校,但宿舍一下子没那么,多有老师建议把‘危房’拆了建新的宿舍,然后在施工的某一天施工到一半的‘危房’中间部分掉了下来,当时工人大部分都在中间,悲剧就发生了,工程也中止了。”“后来呢?”“后来?后来就是过了几年,人们慢慢的忘记了这件事情,在去年,也就是我们入学的前一年学校想把‘危房’拆除建一个体育场,又是在施工的时候,一辆满是金刚水泥的卡车突然失控闯进了学校的操场,当时有好几个班级在上体育课,悲剧再次的发生,听说撞死了十几个学生呢!”“嘶~~~”齐齐吸了一口冷气!“还有,从毕业的学长的口里我还听说了有学姐在晚自习结束后独自一个人路过‘危房’附近时。。。”讲到这里,可可停了下来,看了一眼紧张的我们“看到‘危房’里有“人”!”

  “嘶!~~~”这次大家吸气的声音更响了,声音在教室里久久回荡。

  可可在这时关掉了剩下的唯一的一个手电低声说“1~”,

  “2”丰年迅速的反映过来并接了上去,“3”木道也低声说出,“4”高手,“5”铁木,“咕隆~”我咽了咽口水,看大家都说完了在看着我,只好无奈的报出“6!”。

  我报完之后送了一口气,刚放下提着的心就听见悠悠的传来一声“7~~~”

  (未完,待续。。。)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