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8:50:31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永恒天际
  4. 第一章 有种冲我来

第一章 有种冲我来

更新于:2018-03-17 21:19:50 字数:4324

字体: 字号:
  H市有许多繁荣的街道,特别是在十字路口处,每天的人流量都很大,所以,这些地方也必然成为乞丐的聚集地了。而新闻报道的殴打乞丐事件也屡见不鲜,正好,这里就发生了一件。

  “啪!”一只脚狠狠地踢在一个小乞丐的身上,小乞丐立马痛得抱住肚子在地上打滚。

  “**的敢往我身上吐口水?”一把粗狂的声音响起。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小乞丐连忙跟他道歉。

  话语刚毕,小乞丐再次被一脚踢翻,“没注意?什么是没注意?我这么大的一个人在这里你说没注意?”

  小乞丐顿时哭了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突然想起前几天在不远处乞讨的小王就是不小心惹到一伙人,差点被打断一只手臂,乞丐的命在外人看来根本是不值钱的,就算发生了什么事也没人会去管,他现在很害怕,害怕自己将成为下一个小王。

  “喂,兄弟们,你们前天赌钱输了不是很不爽的么?现在可以出出气了!放心吧!一个乞丐而已,出了什么事我负责!”男子跟身后的人说道。

  听到了这句话,小乞丐全身都吓得哆嗦起来,连忙缩起身子,抱住头,准备挨打。

  可就在他们正要动手的时候,一个少年从小巷里走了出来,正好看到了这一幕,紧接着他立马喊道,“于天啸,你们只会欺负乞丐?”

  于天啸等人连忙转过头来,想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胆敢插手他们的事。

  “哎呀!我还以为是谁呢?想到不是奇槐啊!怎么样?上次还没被打够?信不信我这次连你也一起打了!”于天啸嚣张地说道。

  奇槐扬了扬手,吼道,“来啊!有种你就冲我来!”

  于天啸挥了挥手,叫道,“是吗?那好!兄弟们,咱们上!两个一起打了!”

  瞬间,三个人朝奇槐冲了过来,奇槐连忙招架,可他这时也看到了正在对小乞丐拳打脚踢的另外两个人,紧接着,他想也没想的就冲到小乞丐旁,用身体护住他,露出后背任由他们打。

  众人对着奇槐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奇槐咬着牙关忍受着痛楚,他不能还手,一旦他还手了,那么小乞丐就没有了保护了!

  “妈的,骨头真硬朗!竟然不吭一声!”其中一个人突然停下了手,揉了揉自己的拳头,似乎也打累了。

  “管他呢?妈的!这个贱骨头!兄弟们狠狠给打!”那人说完后,又狠狠地踹了一脚,似乎还不过瘾,正想着有什么更好地办法来殴打他,可以让自己更好的发泄,让自己打得更痛快些。

  原本这只是丁点大的想法,但此时,被不知被什么引诱了一般,在男子的脑中不停放大,一股股狠劲冲击着他的头脑,心中也渐渐狂躁起来了他感觉自己似乎憋了很久,他想要发泄着自己的怒火。

  突然眼神一晃,看到不远处的那根水泥管,他走过去拿了起来,手中握着管子,望着那依旧被众人殴打的奇槐,随后,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狰狞之色。

  一步步地走向前,心中的欲望便更加强烈了,这个贱骨头被这么多人殴打还一声不吭,早就让他心中不爽了。他更想听到,更想看到的是,奇槐被打得惨叫,跪地求饶,然后他再一脚踩在奇槐身上哈哈大笑的样子。

  他走到了奇槐的跟前,瞳孔不停地在跳动,似乎心中在挣扎着什么,突然,脸上的狰狞之色更甚了,他勾起了嘴角,右手缓缓地举起。

  如果现在有人看到他的样子,那么那人肯定会明白什么是邪恶,什么是疯狂的欲望,或者说是一个人走入歧途的瞬间。

  他对准奇槐的颈椎骨,唯一一个没有保护而且脆弱的地方,手臂上的青筋骤然突出,右手正要砸落。

  突然一只手臂搭在了自己的肩上,他惊讶地转头望去,看到了于天啸正站在他旁边,“啸哥!”他叫了声。

  于天啸拍了拍他的肩膀,淡淡地说道,“你今天怎么了?别这样,会出人命的!他还算是我们学校的人,不必做得这么尽,收起你的水管吧!”

  两人沉默了几秒,渐渐地,他脸上的狰狞之色也没那么明显了,眼睛也没那么红了,随后,他放下了水泥管,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回忆着之前自己所做的一切,似乎有点不可思议,在那一刻,他感觉自己变得疯狂,仿佛心中有无限的怨恨一般,想拼命地发泄出来,即使是人命,那时在他眼中也不算什么了。

  但是谁也没看到,当他向水泥管走去的时候,小乞丐旁边不远处的那只兔子突然微光一闪,兔子就失去了生气了,犹如死物一般,一动也不动,当他放下管子后,白兔的身体却再次微光闪现,又开始跳来跳去了。

  随后,于天啸做了个停止的动作,示意着大家停下手,“好了!好了!够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们走!”

  “呸!”其中一个男子吐了口沫道,“今天就放过你!下次再见到你就打死你!”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奇槐听着他们渐渐离去的脚步声,在确认他们的确是走光了之后他才缓缓地抬头,直起了身子,松开手臂,让小乞丐出来。

  小乞丐看到他身上的尘土,那擦掉了皮的双手,还有被打得肿起的脸颊,突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奇槐蹲下身子摸了摸小乞丐的头道,“干嘛了?哪里痛吗?”

  “不!”小乞丐哭着开口道,“我们乞丐的命很贱,从来没有人会把我们当人看,只有你……哥哥,对不起,害你受伤了!”

  奇槐听了之后笑道,“你看你都说的什么话!要记住,谁都没有权力去伤害别人,更别说他们生命了!”

  突然,小乞丐转过身后,跑了两步,拿了一些东西又立马跑了回来,“哥哥,这只小白兔送你。”

  奇槐连忙摆了摆手,道,“我救你可不是为了要你的东西的!”

  “不,哥哥!”小乞丐将兔子举了起来,“它叫大白,是我捡来的,我连自己都照顾不了,我已经养活不了它了,如果是你的话,我想一定会好好待它的!”

  奇槐听到后,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答应了,“好吧!我会好好照顾它的!”

  说罢,奇槐便抱着兔子渐渐地远去了,其实奇槐之所以犹豫,更多的是因为自己的家庭背景,自己8岁就被就被接入了凌欣的家,一直靠她的父母赚钱养活自己,而且家庭还是很贫困的,在这种情况下,还养宠物,估计要被骂了……

  奇槐抱着兔子回到了那间不大不小的屋子里,刚一进门,就飞一般地跑向自己的房间,像生怕被别人发觉什么似的。

  “喂!跑这么快干嘛?招呼也不打一声!”凌欣在厨房里面喊道。

  奇槐这时已经回到了房间内了,他大声喊道,“没事!我困了,想先睡觉。吃饭也不用等我了!记住别打扰我。”

  少女接下来并没有回应,本来在厨房做饭的她已经停下了手中的活儿,低下了头似乎在深思着什么。

  而在房间里的奇槐,他全身的骨头都像快要散了一般,他只想就这样躺在不动,好好地休息下,而眼皮也渐渐地变重了,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模糊。

  那是一个雨夜,一个少年抱着一个小女孩,身上爆发出的灵力形成了一股股气旋,与眼前的黑衣人相持着。

  “告诉你个秘密吧!其实它是我们组织派来特意留在你身边的,为的是观察你的一切,可惜啊!它竟然背叛了我们,真可笑,明明是那么的弱,竟然还敢做出这样的行动!”黑衣人不屑地说道。

  “给我,滚!”少年左脚一蹬,巨大的力量深深地将水泥地面踏出一个脚印,身体瞬间急速向前,拳头猛地砸下。

  “砰!”突然,周围的一切场景如同落地的玻璃般碎裂,随后又再次重合起来,不过这一次的场面却是那个少年抱着死去的小女孩,仰天怒吼:“有力量又如何!为什么会这样?我不需要力量!我恨我的力量啊!对了!封印!我要封印它!”

  怒吼不断地在空中回荡,回荡……

  突然,奇槐睁开了眼睛?作噩梦了?力量?封印?这是?

  十点钟,晚饭的时候早过了,奇槐依然在房间里没有出来,似乎真的睡着了。

  砰砰!

  门外传来敲打的时候,不过却很小声,似乎只是用手指轻轻地碰了两下。

  “开门吧!我知道没有睡的。”少女轻轻地叫唤道。

  没有回应,门内的人似乎真的睡着了。

  而门外的人也没有继续敲打,而是静静地等待。

  时间一点点地流逝,门还是没被打开,只有那位少女依然坚持站在门前。

  咔嚓!

  门锁被打开了,门悄悄地掩开了一点。

  “怎么还没走啊!”奇槐淡淡地说道。

  凌欣信心满满地说道,“因为我知道你会开门的!”突然,她又看见了奇槐那肿起来的脸颊,便开口问道,“怎么了,有去打架了?”

  “没事!”奇槐淡淡地说道。

  少女叹了口气,继续问道,“上次是因为个老婆婆,上上次是因为个学校的学生,这次又是因为什么?”

  这时,一只兔子从床底爬出来。

  “这次是因为只兔子吗?”少女抓起兔子的耳朵,看了两眼,笑了笑,随后又将它放下,“我发觉你的动机已经连我都难以理解了!”

  “你认为可能呢?”奇槐的青筋跳动了下,回答道,“兔子是别人送的,因为于天啸他们要打一个小乞丐,我救了他,然后他就送我只兔子了。”

  “没了?”凌欣问道。

  “没了。”

  凌欣歪着头想了想后,说道,“饿……家里的环境你也知道的,要是我告诉爸妈,相信你这兔子就真没了!估计明天的晚餐就是它了。”

  奇槐正想说些什么,却被凌欣打断了,随后凌欣笑了起来道,“嘻嘻,我开玩笑的,放心吧!我会保密的哦!”

  可下一秒,凌欣又用手抓住他的肩膀道,“但是,你要答应我,以后别去打架了!”

  奇槐沉默了几秒,突然道,“你知道吗?我们虽然穷,却不失志气,虽然弱,却不失勇气!就算没有了力量,我也要去贯彻我心中的信念。”

  两人都没有说话,尴尬的气氛弥漫了好久,突然,凌欣问道,“你还记得以前的事么?以前的你,很强大,你有这个力量去保护很多东西,可现在你失去了力量,所以……”

  “力量吗?强大吗?以前的我?”奇槐喃喃道,随后他又望向了凌欣,“力量,真是个好东西吗?虽然我不记得了以前的事,但我却隐隐感觉到力量这东西很危险,我心内对它充满了排斥!”

  凌欣听到后,再也没说什么了,不管怎么说,自己也都只是不想再看到他受伤而已,随后凌欣又拿出了一瓶药油说道,“好了!饭菜在那边,等下你自己吃了,现在说说哪里被打伤了?我帮你搽点油。”

  “不用了,男女授受不亲!”奇槐挥了挥手。

  可凌欣却突然掀起了他的背心,随后便在找伤口的地方,嘴里还说着,“什么男女授受不亲,我可是你的青梅竹马!还记得小时候一起洗澡的事吗?要我说说看吗?”

  奇槐连忙打住,叫道,“好了!好了!你别动手,让我自己来!”

  可当奇槐脱掉衣服时,凌欣才发现,他那露出的后背是多么的难看,青一块,紫一块,有的肿起来,有的甚至裂开血痕。

  看到这样的身子,凌欣咬了咬牙,握着药油的手再次紧了紧,然后一点一点地帮奇槐敷上药油。

  想到这里,凌欣的眼圈渐渐红了起来,当然,背靠着她的奇槐肯定不知道,而凌欣也从没有祈求过奇槐做点什么,她只希望奇槐可以平平安安,这么久足够了。

  奇槐突然转过头来,看到了凌欣那湿润的眼角,他开口问道,“怎么了?”

  “没事,眼睛进沙子了。”凌欣紧张地揉了揉眼,像生怕被看出什么似的。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凌欣也离开了奇槐的房间了,深夜中,奇槐翻了个身,露出了那伤痕累累的后背,不过,只要站在他的旁边,你就会看到,那些伤痕正在一点点的愈合,还有那只微微发亮的白兔。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