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4-24 01:51:24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有舟驶过异界
  4. 序幕 初章 若即若离

序幕 初章 若即若离

更新于:2017-04-21 07:03:28 字数:3403

字体: 字号:
  “这是…什么鬼地方…”诺亚猛地张开眼,却感觉到一阵抽风似的抽搐.默,居然晕到眼抽筋。诺亚挂着满头黑线很囧的打量周围的环境。

  哇,大树.大树大树..还是大树..这是森林么?还是又一不小心把自己传送到某个原始部落了?话说在海上也能变到森林我实在是太牛叉了….

  诺亚无脑的叹口气,站起来,随手拍拍身上的尘土,自怜自哀道:“果然修炼是无止尽的是不能停的…这比全球通还虚伪的东西…”

  就在刚才,她想把自己送回家的时候,却出现了相当奇特的现象:就在她想着家里的坐标,刚打开了传送门的时候,却发现…这不是同一个地点…参见网络游戏的“××地000,000”

  没错,那个所谓的××地和地球不是同一个地方。

  好吧,不是同一个地方也没关系…她直接传回去也很简单…问题是,随自己那三位…有些麻烦了。

  的确是大麻烦啊,由于在另一个空间,她在那三位身上标的可移动坐标可以说是作废了。

  难道真的要上演《千里寻亲记》,还是《千与千寻》?诺亚恶意的想着。不要到那时候那三位真成了pig先生…到时回去是能吃烤猪肉了hoho~~

  心情霎时愉快起来的某人干脆再次一个随机瞬移,不过这次她也不敢随得太过…如果说上次他用的是地狱逃脱卷的话这次就是随机传送卷,只见一道白光闪过某人顿时消失不见~…

  ………………………………我是传送的分割线……………………………….

  “柳叶飞刀!”

  呃,话说异界的人都是这么粗鲁的吗,就在传送刚刚结束,诺亚还没缓过神来的时候,两片明晃晃的叶子就飞过来了。

  真被砍中我还不得破相?诺亚大吃一斤(莫打错字..)一晃进入了二次元空间。

  根据科学的角度来看这的确是件怪事,因为诺亚这个随时进入一元二元多少元我看得见你你看不见我也砍不着我的能力存在的可能为零。问题是他确确实实是有的,作为无比牛叉的诺亚,她出身就拥有穿越空间之能力,更恶劣的是某人完全没有高人的自觉,最爱做的事是“打一棍就走”这类猥琐的事,以至于两千年没一个人愿意和她打架….

  好吧,扯远了。现在再看看诺某人的现状吧。

  见一击无效,甚至连攻击对象都不见了的袭击者大惊。于是,诺亚在二度空间里诧异地看见两棵树凑在一起嘀咕。

  ….默,闹鬼了?心里刚冒出这个念头,但见绿光一闪后,两个“人”出现。一男一女,男的绿发红衣,女的黄发绿纱,都长的瑰丽无比。

  真的是闹鬼了。

  好奇心起,诺亚干脆从二度空间走出,大大方方地出现在两“人”眼前:“你们….什么东西?”

  观察到两“人”眼中的困惑,诺亚小小地自恋了一把,正欲再次开口却听到呼呼的风声看见到眼前巨大的拳头。

  端的是不识好歹。

  见两“人”毫无悔意甚至再度出击,诺亚顿时火大,干脆迎面而上,不留手地回击。拳对拳,肉对肉。此时,诺亚心中的想法是:我傻了干吗不用法术啊…还好两“人”各自只出了一拳,不然四拳齐下自己总不能用腿档吧…

  也多亏诺亚力大,后发制人反而将对方击飞,还有时间在他们落地之前下了一个束缚术。哗哗~~黄沙漫天~~..(话说森林里哪来的黄沙?)

  我干吗用人身和她打啊?这是满头星星的两人的想法。可喜可贺的是,在这场比赛中,双方都犯了秀逗的错误,没有导致任何不可挽回的后果…

  “你们…是什么东西?”赢得了比试的诺亚趾高气昂,抬头,以45度高傲的角度望天道。

  什么东西….被束缚术钉在地上的两“人”头上冒出了N个十字,那位黄发的美眉忍不住抗议道:“吾乃千年树妖,不是你说的什么东西。”

  “这么说,你们不·是·东·西啰?”诺亚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这“异界”的小朋友们实在是太纯了,自己可是有近百年没有骂人骂得这么爽快了…好吧,这种好地方当然要多呆几年,至少也要等自己调戏够了再走。嗯,就这么做。

  “….”黄毛女默。被气得半死的她完全不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单纯”的表现,让诺亚女魔头决心在这里玩上百十年,如果她能预料到的话,她绝对不会顾那什么狗屁面子,就算会被打死,也要骂个痛快,让诺某人知道,异界人不是好欺负的…

  “请问上人,您用的是什么功法,居然能在和我们对战后制住我等的行动?”绿毛男赶紧转移话题,不过他也相当好奇,这个普通的人类(??)是怎么将重达千斤的自己击飞还让自己无法行动的。

  我可以瞎编吗…如果告诉他们自己只是用了一个入门级的束缚术而且平时只是做菜时用来捆捆鸡绑绑鱼的会不会气得人家吐血?啊,算了。诺亚脑中闪过数个念头,干脆故作高深,胡扯道:“呃,我这招叫宇宙霹雳无敌美少女专属天下第一强悍无比开天辟地打死人不偿命~~之—如来神掌~~这可是传说级别的威力巨大的招式哦~~”

  可是你明明出的是拳…两个数要含泪点头,在脑中默默地想。

  诺亚满意的看着迫于自己淫威下的两人,随即话锋一转,道:“那么,你们又是为什么袭击我呢?”

  咳咳。两树妖齐齐若无其数地望向远方,哇,今天天气好好天上白云飘飘~~

  不说么?诺亚大步向前,阴阴一笑,用自己听了都怕怕的声音道:“话说今天天气虽好还是有点冷的,我貌似缺点柴火…”

  “不要啊~…”黄毛女满眼泪花夺眶而出:“我说了你能不打我不?”

  我干嘛要打你啊。诺亚心想。

  “其实捏,我们是修行千年的树妖(‘这我知道,’诺亚点头)因为是妖么,所以有些东西我们也是吃的(诺亚眉头一挑:‘呃?’)比如肉啊,什么什么啊~~但由于住的比较远,好几年才能吃上一顿,今天好不容易见到个人…”越到后面越小声,她如愿以偿地看见某人的黑脸了好可怕哇哇哇…

  “所以你们想吃了我是不是?”诺亚咬牙切齿。向来只有她吃别人,什么时候别人敢来打她的注意啦。虽然这话说的有些怪异,可是—想当初~~她们四个女人无恶不作,最爱的是就是上西方天界屠杀天使烤鸟翅膀,偷过凤凰蛋,抢过白龙卵,有次差点在熟睡的黄金龙身上割下一块肉….所到之处犹如蝗虫过境~~要不是怕引起公愤,早就冲上仙界大抢特抢了,(不过也因此,几个人对西方倒是熟悉,反而不了解自家的妖怪了。)好吧,两妖的做法相当于一个秀才对一个土匪说:“我要抢你…”简直就是不知死活啊…

  看眼前怒火中烧的某人华丽丽地卷起袖子,黄猫女绿毛男浑身一颤,被那么大力打在身上是棵树也会散架的哈。

  “你说过不打我的…”黄毛女委委屈屈道。

  回答她的是诺亚不留情面的一脚:“TMMD我改变主意了,老子要点一夜柴火,居然想要吃老子…不服你来打我啊~”

  打得过你我们还坐这啊..二妖齐刷刷的翻了个白眼,幽怨地道:“好,这次我们栽了,不求活命,只希望您给我们留个华丽的墓~~”

  诺亚又是一脚:“TMMD两棵树修什么坟墓,烧成渣渣做成肥料正好服务下一代…”

  …………………………我是血淋淋的分割线…………………………………..

  “主人~”两声甜腻的声音响起,诺亚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天那这两只难道是受虐狂,自己把他们打成释迦牟尼了居然都不怨恨反而用这么恶心的声音叫我主人?

  诺亚一阵恶寒,想想束缚术也快到时间了,还是闪了吧,话说上天有好生之德,自己连皮都没破也不好意思真劈了人家当柴火,再说如果再在两妖身边呆一秒他怕自己破了杀戒阿米豆腐。

  我瞬移啊瞬移~怎么瞬不了?回过头来一看两妖的束缚术已解了正抱着自己的脚以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自己呢。好吧,那女的有水汪汪的眼睛已经很变态了,那男的…呕。

  诺亚一脸无辜的看他们:“你们要干嘛?”

  “主人,你那伟大,威猛,勇敢,谦逊,无私,温和,善良,公正,高大挺拔,坚强,光明…的形象已经深深地感染了我们,让我们追随你吧~”二妖赶紧送上马屁。

  高大?威猛?…怒…我可是女的-==+

  跟着我?好啊,正好天天多两个人洗衣烧饭挑担子做挡箭牌当沙包,迷路时有人当导游,没钱没柴火还可以劈了他们.最重要的是这两位不吃饭只用晒太阳做光合作用…(你看中的是这一点吧?)

  说服了自己,也不管两人安的是什么心,诺亚微微一笑,T飞两人:“好,记住我叫诺...若言,老子收你们了,还不快带我到最近的城镇?”

  两妖屁颠屁颠的在前面领路,诺亚相当猥琐地默念到:“三位啊,尽然要玩找人游戏....那我就玩个痛快好了。”

  “前面的,”诺亚念头一转,笑道:"从今天起你们就叫若即和若离,记住,我们都是若氏家族(听起来怎么那么弱...弱势...orz)的一员,听到了没?"

  “明白.”

  从此,这个名字很怪异的家族正式在这块大陆上建立起来了。也因此,诺亚对自己的取名技术郁闷了很久...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