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8:51:2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九州乾坤
  4. 第二章 洛河天书

第二章 洛河天书

更新于:2018-03-18 08:13:43 字数:4768

字体: 字号:
  第二章洛河天书

  费丰心神一动,手上已经多出一个一尺来长的青铜盒,上面雕刻着古朴的花纹。看着这个盒子,费丰心中又忍不住一阵狂热,伏羲乃是数万年前天下第一人,实力之强,空前绝后,几乎以一己之力奠定了人族在九州的地位,功成之后却销声匿迹,只为后人留下一段传奇。伏羲遗宝,这可是会令天下所有人眼馋的东西,竟然就落到了自己手里。青铜盒没有上锁,费丰下意识的翻了下盒盖,竟然轻轻松松就打开了,竟然连禁制都没有。天助我也!费丰狂喜,盒子里面是一宗泛黄的轴卷,不知是何材料所制,摊开一览,最上面写着“洛河天书”四字,光看这四个字就气势逼人,让费丰有种顶礼膜拜的冲动。“哈哈哈哈...”费丰狂笑,粗略一览便知真假,如果没理解错,这轴卷里面记载了伏羲当年自创的心法以及功法。只要假以时日钻研,自己定能成为当今天下第一人。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这个封印阵时间自然结束。“方天敬啊方天敬,枉你精心设下如此阵法,暂时封住我一身功力,但那又如何,在这种地方连个鬼影都没有,又有谁能威胁到我!哈...啊!”费丰的笑声突然哑然而止,后面却是一声惨叫。艰难转头一看,一个愤怒的少年正举着一张弓对着自己,而那只箭矢,已经插在自己后脑勺上。是他,那三个猎人的其中一个,他还没死,费丰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死在这个凡人手中,洛河天书啪的一声掉在地上,费丰向后倒去,死不瞑目......

  叶天羽全身无力跌坐在地上,这是他第一次杀人,眼泪不受控制的涌出来。刚才若不是父亲在最后时刻趴在自己身上,自己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刚醒转过来,父亲与六叔已经没了气息,而那两个神仙一般的人,一个也已经死了,另一个拿着一个轴卷,时而自言自语,时而仰天狂笑。叶天羽何曾见过这种事,又怕又恨,看着父亲六叔的尸体,不敢哭出声来,最终心里的那股愤怒战胜了恐惧,悄悄爬起来,开弓搭箭,一箭射死费丰。可怜费丰被封住了功力,对身后之事毫无察觉,否则以他的功力,就算站在那里任一万个凡人拿箭射,也伤不到他分毫。正所谓乐极生悲,死在一个凡人手里,费丰在这方面也能算是天下第一人了。

  费丰与方天敬两人的打斗几乎将这座大山削去一半,大大小小的巨石散落的到处都是。伤心过后,叶天羽本想将父亲与六叔的尸体搬下山去,但这周围都是巨石,自己单身一人想翻越都很困难,先下山去叫人帮忙又怕山里豺狼伤害父亲六叔的尸身,万般无奈之下,只好挖了两个坑,将父亲与六叔埋掉,削出两块木板做墓碑,咬破手指以血撰写碑文,然后再切些山羚肉摆在父亲与六叔坟前,怎么说这比那些外出打猎就一去不回的村民结果好多了。接下来几天,便是给父亲六叔戴孝,一连七日,到第八日,在父亲六叔坟前拜了三拜。转身准备下山,突然发现地上那个轴卷和一旁费丰的尸体,叶天羽知道那日那两个人就是争夺这东西,捡起轴卷塞进怀了,再将费丰的尸体扔到看不见的地方,这才想起还有另一个灰袍老人的尸体,一只脚被压在巨石下,犹豫了一会,叶天羽捡了些碎石,将灰袍老人掩埋掉。恩怨分明,杀害父亲与六叔的是那个红袍人,但红袍人却是灰袍老人引来的,这样也算对的起他了。

  跌跌撞撞走下山来,叶天羽却找不到自己生活了十多年的小村庄,入目所及,眼前全都是大大小小的石头以及被这些石头撞断的古树。这...自己不可能会迷路啊,虽说这周围一片狼藉,但大致地方还是不会错的,叶天羽不敢去想,倘若这半截北山的土石翻滚下来,怕是埋它十个八个叶庄也毫无问题的。想起父亲以及那些友好的乡邻,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叶天羽边呼唤村人的名字边不死心的将周围找了个遍,却依旧找不到生自己的村庄...黑夜降临,叶天羽靠坐在一株断去的大树边,双手抱膝偷偷哭泣,夜风凄凉,仿佛是那些村民在无声哭诉。家乡的月光依旧如此清晰明媚,在无数个类似的过往里,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并排而坐,月光下,父亲在追忆,儿子在向往。

  早起的鸟儿打搅了叶天羽的美梦,虽然同样家园被毁,但这些乐观派的小家伙们却依然哼着歌忙碌起来。这半月以来,叶天羽头一回做了个好梦,心情开朗了不少。眼下村庄没了,这里也住不下去,似乎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也不错。打定主意,叶天羽掏出胸前的那个轴卷,这是那两个外界人带进来的,而且似乎是个很重要的东西。打开轴卷,首当其冲是洛河天书四字,叶天羽境界不到,自然感受不到那日费丰的震慑,只是觉得这轴卷的作者字写的不错。阅览完毕,最后的落款让叶天羽震惊了,伏羲,这可是个大大有名的人物,在村里老人的故事里,不止一次出现过。“吾曾于洛河偶得一龟甲,借以印证参悟天地,自盘古开天以来,天地便分阴阳,阴阳相济,而生万物。有所领悟,便该福泽天下,得远古女娲相助,立创世之志,然恐力有不歹,故留书于后人,继我之志......两仪心法,四象神功,八门破甲......”叶天羽默念道。心里不由升起一个念头,按这轴卷所载练习,不知可能与那两个外界人一比?我此去外界,若是再遇到那种厉害人人物,可不能像栈板上的猪任人宰割,绝对不行!叶天羽练过导气术,但这两仪心法却比自家世代相传的导气术繁杂万倍,修炼的是阴阳二气,若不是这洛河天书上有介绍,叶天羽连阴阳二气是什么都不知道。按照心法所记,叶天羽深吸一口气,将其运转至各大经脉之中,缓缓流动......“呼”吐出一口浊气,叶天羽睁开眼睛,神清气爽,连日来的疲惫一扫而空,看来这两仪心法果然神妙,只是这运转一周天都花了两个时辰,以前练导气术一刻足矣。其实他不知道他已经足足在这里坐了一天一夜。

  南面的小镇是叶天羽所知道的唯一一处外界所在,六岁那年他曾缠着父亲跟去过一次。凭着儿时的记忆,叶天羽白天赶路,晚上修炼两仪心法,但他不知道他这一修炼就是一天,睁开眼睛是黑夜,晚上就该睡觉,但他每次修炼完都精神振奋,睡又睡不着,只有再练练八门破甲这种招式,练到累了倒地便睡,而四象神功在他看来却是徒有其表,练了好几次,没有一点效果。作为一个山中的猎人,叶天羽自然知道该如何防范野兽偷袭,每次修炼之前都会在周围布置好陷阱,确保修习睡觉的时候不会被打扰。而这也免去了叶天羽再花费时间去寻找食物的功夫,每次一觉醒来,陷阱里都会有些大小型猎物,不但为他提供了食物,更为他提供了皮毛,这些皮毛拿到镇上可以换银子,他知道,这外面,想要别人的东西,别人可只认银子的。

  “掌柜的,给,这是我近些日子打猎所得的皮毛”叶天羽走进一家收购皮毛的小店,直接将几块动物皮毛递了过去。

  “四块狐皮、一块山羚皮、一块野猪皮,哦!这还有一块老虎皮”中年老板不由眼睛一亮,竖起一根大拇指,道:“小兄弟可真是厉害啊,竟然能捕获老虎这种凶猛的动物。”

  “呵呵,这都是它自己跑到我陷阱里面去的”叶天羽挠挠头憨厚笑道。

  “小兄弟谦虚了,诺,这是四十三两银子,小兄弟收好,虎皮算你二十两、狐皮五两一张、山羚二两一张、野猪皮一两一张,总共四十三两”老板笑容可掬,递过一个袋子。

  “那多谢掌柜的了,告辞了”叶天羽接过一袋银子,随手系在腰带上道。

  “小兄弟慢走,下次有皮毛可记得再送到我这店里来”老板点头哈腰,目送叶天羽离开。

  出了皮毛店,叶天羽便毫无目的在镇上逛起来。话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话倒是很贴切。虽然这只是个边陲小镇,但酒楼客栈一应俱全,沿街小贩的叫卖声更是不绝于耳,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东西应接不暇。逛了半天时间,才感觉肚子饿了,从今天早上到现在水米未进,正好前面有一家名为十里香的酒楼。

  “站住!干什么的?”酒楼门口两个黑衣大汉突然拦住叶天羽。

  叶天羽疑惑的看着眼前二人,“来酒店当然是吃饭了”叶天羽不解回答道。

  其中一个黑衣大汉鄙视道:“哼!吃饭?呸!瞧你那样也配?我看是吃霸王餐吧!老二快去告诉掌柜的,又来一个要饭的想吃霸王餐。”另一个大汉立刻跑进客栈去,留一个大汉瞪着叶天羽。

  叶天羽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只听说这外界吃饭要银子,怎么还拦着不让进?“什么叫霸王餐?”叶天羽疑惑问道,他对外界还很不了解,不懂就要问。

  “哟!你还装,霸王餐就是吃饭不给钱!”黑衣大汉翻着百眼道,难道眼前这小伙子竟是个要饭的傻子。

  原来所谓霸王餐是这个意思,叶天羽无辜道:“我又没说吃饭不给钱...”

  这时跑进酒楼那个大汉出来了,身后还跟着一身锦衣的肥胖中年男子。“掌柜的,就是这个小要饭的。”黑衣大汉一指叶天羽,躬身道。

  叶天羽这时候算明白了,原来他们是以为自己没钱。叶天羽扯下腰间的钱袋道:“放心,我吃完会付给你银子的”

  看到眼前的小叫花拿出一袋银子,原本正准备呵斥叶天羽一番的掌柜马上换了副表情,迎上来抱拳道:“多有得罪,小兄弟,都是这两个瞎了狗眼的奴才,我正准备教训他们呢。这...小兄弟你一表人才,气质更是与众不同,怎是那些要饭的可比得!”掌柜这才认真打量眼前少年,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憋了半晌终于憋出一个赞美的词来,足见其老辣。“这都是前几日那个老叫花子闹的,在我们这白吃白喝好几次,哎!客官见谅,咱这可都是小本生意,我上有八十老母......”

  叶天羽算是明白了,这掌柜根本就是个势利眼,见自己穿的破烂就认为自己吃白食。这也办法,一路赶到这个祁河镇,衣服早就破烂不堪,可他一进镇就被这镇上从未见过的新奇玩意吸引,而忘了自身形象,不过眼下填饱肚子要紧,一切等之后再说。

  这个时候酒楼客人倒是不少,来往亦不乏衣着光鲜之辈,看来酒店档次不低。叶天羽寻得一张空桌坐下,立马就有小二上去来端茶倒水。

  “客官,您想吃些什么?”

  “你们这里有什么?”

  “看客官是外地来的吧!呵呵,您别看我们这店小,却什么吃的东西都有,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您看这是菜单。”

  “那就给我来一份这个清蒸黄鱼、秘制烤鸭,再给我一碗饭就行了。”

  “好咧,客官您稍等,菜马上就好”

  这酒楼办事效率倒是挺快,不一会功夫,叶天羽点的菜上桌。“嗯,真香...”叶天羽由衷赞道。比起大小在山庄吃的野菜,腊肉,这酒楼的菜当真可称为山珍海味。

  正在叶天羽吃得欢快的时候,外面却传来一阵吵闹声。循声望去,刚好抬头见门口那两个黑衣大汉其中一人跑进来。

  “掌柜的,前几日那个老要饭的又来了...”黑衣大汉道。

  肥胖掌柜目光不由得瞟了一眼叶天羽那张桌子,见他正朝这里看来,立刻转移视线,道:“走,去看看,今天非得打断他一条腿。虎子,你那天不是说已经打折他一条腿了吗?怎么今天又来了?”

  叫虎子的中年汉子慌忙辩解道:“掌柜的,您可要相信小的啊!小的那日的确是使了十分子力气,用那杉木打断了他的腿,老二可以给我作证。”虎子信誓旦旦,若是因此又被掌柜克扣工钱就不值了。

  “你这老叫花还真不知好歹,又想来吃白食,难道还嫌上次教训的你不够吗?”肥胖掌柜厉喝道。

  “掌柜的,这说话可得凭良心啊,我老叫花何曾在里这吃过白食?还不是你这店里不讲究,每次饭菜里不是有苍蝇蟑螂就是有老鼠蚂蚱,最离谱的一次,里面竟然还有一坨屎.....你说,你这不是坑我们顾客吗?就这种服务水平你还敢让我们顾客付钱结账......”老叫花言辞锉锉,声情并茂,就差捶胸顿足而哭了。

  “噗!”这老叫花子嗓门奇大,正在酒楼吃饭喝酒的客人听到老叫花说的话,酒菜喷了一地,缓过气来,已经没有胃口再吃,纷纷结账离去。

  肥胖掌柜差点被眼前这老叫花子颠倒黑白的本事给气晕了,幸好被虎子扶住,别人不知道,他开店几十年又岂能不知,这绝对是栽赃嫁祸。“别人我不管,老叫花子,今日你若想进我这店就先拿出银子来,如果没有那就证明你就是个骗吃骗喝的,我立马拉你去见官”掌柜的一脸猪肝色,激动着说出话全身肥肉乱颤。

  老叫花眼珠一转:“今天是有人请我来这里吃饭,否则就凭你这破酒楼来八抬大轿请我老叫花也不会来。”说完绕过大步迈进酒楼。

  听到老叫花子这么说,掌柜一跺脚,“我到要看看今天谁会请你吃饭!”

字体: 字号: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