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8-23 20:01:33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修身齐家治村
  4. 第二章 诧异

第二章 诧异

更新于:2017-04-21 10:24:04 字数:2576

  李凡站了起来,扑了扑了屁股蛋子上面的雪,打算回家吃饭了。没走出两步,突然..“啊”一生惨叫从李凡嘴里喊了出来。李凡双手捂着头,跪在地上浑身颤抖个不停,脸上的汗水像下雨一样唰唰的向下淌。整个脸因为痛苦已经全部揪在了一起。头痛欲裂、仿佛脑袋里面正有一个人在拿锥子扎他一样。野兽一般的嘶吼从李凡嘴里传出,光听着声音就可以看出来李凡现在承受着多么大的痛苦。“砰砰砰”李凡用拳头使劲的咋着自己的脑袋,好像这样能让他好受一些似地。

  李凡的头痛说起来可是有年头了,从十五岁开始,李凡的头时不时的就会疼一阵,刚开始还行,三年后的一天,也就是李凡十八岁的一天,正在课堂读书的李凡突然间发出一声惨叫,捂着头倒在了教室里。几年来李凡一直承受着这非人的痛苦,在医院检查的时候医生也是纳闷,因为在检查李凡的时候数据现实一切正常,一点都看不出来问题。无奈的李凡爸妈只好把李凡带回家。幸好头痛来的快去的也快,疼了大概一分钟左右。痛感就会慢慢消退。李凡也能承受的住。

  “啊.啊..啊”李凡的嘴角已经咬出血了,脸色也变得惨白惨白的,手上的青筋像蚯蚓一样鼓了出来,看着怪吓人的。“草,啊..今天的..时间..怎么.会..这么长.啊..”往日的头痛持续的时间最多不会超过两分钟,可是现在,时间却是过去了五分钟不止了,李凡想,如果要是再不停的话,他还真怕他坚持不住。渐渐的,疼痛开始消退,李凡也终于要松口气了,可是突然从李丹的脑海深处传来一股人绝对承受不住的疼痛,在发出一生惨叫后,李凡晕了过去!

  李凡五岁的时候在一次上山玩耍的时候,不下心从山坡上滚了下来,翻滚途中小李凡好像觉得有什么东西从他嘴里进去了,收到惊吓的李凡也没注意,幸好山坡不高,而且下面全是杂草,小李凡除了衣服脏了之外倒是没受到伤。

  而当时小李凡确实是吞进去一个东西,或许不应该称呼它为东西,它是地球上最后一件灵器!从上古一直到现在,它从没有被人发现过。而进入小李凡身体之后,它因为沉睡时间过长,没有苏醒过来。李凡十五岁第一次头痛就是他要苏醒过来的征兆,十八岁的昏迷是它苏醒的时刻。而今天却是它要绽放的时刻。

  就在李凡昏迷的时候,李凡全身被一股柔和的白光包裹着,光很柔和,很温暖..昏迷中的李凡不知道,他现在正在承受着莫大的大机遇!

  李凡两年前受了很重的伤,全身多处骨折,最严重的就是李凡的腰椎当时被摔折了,这一度让李凡很悲伤,不过现在,如果能看见李凡的脊椎的话一定会发现,在白光把李凡包裹的一瞬间,李凡的腰椎上面的暗伤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回复成没受伤之前的样子,其余的凡是受过伤或者先天不足的地方全部都被白光治愈了,就连李凡那400多度的近视眼也好了。修复完李凡的身体之后,白光有那么一刹那的暗淡,就像医生做完手术要收工的感觉一样。

  不过,下一个刹那,白光突然绽放出强烈的刺眼的光芒。白光现在不光把李凡的暗疾全部治愈了,更是给了李凡一个重新成长的机遇!下一刻白光回收。在绽放出最后一缕霞光之后,白光全部都向着李凡的左手腕出涌去~~

  渐渐的,漫天的大雪已经停了。太阳也露出了他的雄伟的身躯,把阳光撒向万物。

  “嘶...”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冲李凡身上传来,李凡醒了过来。抬头看看已经升起老高的太阳,李凡不禁暗骂一声!“咦?这是什么?”在李凡起身的时候,一道反光把李丹的视线集中在了自己的左手腕上。“我记得,我没戴镯子啊?这玩意哪来的?”在李凡的左手腕上正戴着一个古朴的玉质手镯。样式很古老,看一眼就给人一种沧桑的历史感!

  “哎我擦,这TM啥玩意啊,咋还摘不下来啊?”疑惑的李凡想着把镯子拿下来好好看看,可是那镯子好死不死的摘不下来了。镯子上连个接口都没有,仿佛李凡身上长出来的一样!气急败坏的李凡刚想着把它砸碎了摘下来的时候,看着镯子的样式却犹豫了。“NND,擦这啥玩意啊,还赖上我了,不过嘛,还挺好看的嘿嘿,你凡哥我就勉为其难的让你呆在我身上吧”前一刻还骂骂咧咧的李凡,下一刻却死不要脸的把镯子收为己有了。

  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李凡扑棱一下就站了起来“妈呀,都十点啦?完蛋了,回去又要挨骂了..”扑了扑了身上的雪,李凡向着来时的路跑去。

  跑着跑着李凡突然间停了下来。如果旁边有人的话,一定会发现现在李凡的脸上正在上演川剧绝活,变脸!只见李凡时而皱眉、时而大笑、时而疑惑、时而没心没肺.......刚起来的时候李凡就觉着哪块有点不对劲,不过先是被手腕上的手镯吸引住了思绪,后又被时间给吓了一跳。急急忙忙的往山下跑。现在李凡却是知道倒地哪里不对劲了。首先李凡上山是不带眼镜的,也就是说按照原来李凡近视400度的视力算的话,李凡现在看东西应该是模糊的。可是现在李凡在确定自己确实没有戴眼镜之后终于惊呆了,自己那400多度的近视好了???

  其次,李凡因为在家休息二年,身体很虚,跑步跑出去一百米就累的呼哧呼哧的喘粗气,现在呢,从山上一路狂奔到着,得有个几分钟了,李凡却一点都没有感觉到累!反而觉得很轻松!

  再者,出院之后,虽然伤势得到医治之后好了不少,不过难免不会留下一些后遗症之类的,比如说腰!之前李凡的腰不干活的情况下没事,只要弯腰干活,用不上三分钟,就得休息!而跑步的话腰也是差不多的。可是现在,除了后背的手术刀口还在之外,李凡一点都感觉不到手术的影子,而且现在用手使劲按压脊椎也没啥感觉了,不像之前,一用手按压,腰椎就会传来一阵刺痛!

  第四,也是最让李凡激动的!李凡感觉自己好像大概可能也许貌似....长个了???因为裤子有点短了!李凡上山穿的是一条牛仔裤,按照之前李凡一米七的身高,这条裤子李凡穿的是正好的,可是,在刚才李凡往山下跑得时候直感觉裤腿子往里灌风,吹的有点小凉!不过李凡也有点不确定,毕竟他今年都二十多岁了,按理说不应该长个的了,只有到家拿尺子量一量了!

  基于以上种种,李凡确信在自己的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如果说李凡不确定长没长个的话,那么不管是近视眼还是暗伤的的确确是恢复了正常,也许比正常还要好一些!

  终于,李凡把所有的问题都锁定在了自己左手腕上的镯子上!这一发现让李凡很是吃惊也很是兴奋。难道说,我的猪脚模式已经开启了?可是无论李凡怎么努力,手镯是一点反映也没有。李凡连放血、再集中精神、再念咒语,比如说芝麻开门啊,般若菠萝蜜啊之类的,全部都试过了,可是就是一点没有反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