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7:27:13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神化之旅
  4. 一 序章

一 序章

更新于:2018-03-16 21:31:56 字数:5071

字体: 字号:
神化之旅目录
共1章
  盘龙一族在所有已知的星域都是一个永恒、强大、恐怖的存在,他们强横的力量,巨大的食量,伟大的身躯,都让人惊眩若绝,盘龙族因他们强横的力量开辟出了大大小小无数的食场,繁衍出了一个个无数灿烂的文明,却也消灭鲸吞了无数的低端巨型生命体,在各个不同的高端智慧生命体的文明历史中,或多或少,或详细或隐晦的都有这种记录,所以盘龙一族又成了创造和毁灭的代名词,多数在盘龙族鲸食之后的食场上繁衍出来的高端智慧生命体都对盘龙族有着铭心刻骨的记忆,于是对他们顶礼膜拜都有之,对他们避而远之都有之,对他们仇恨鄙视者同样有之。盘龙族听之任之,依然我行我素,无论是什么种族,只要你是高端智慧生命体,那么盘龙族便不再把你列入菜谱和食粮。所以随着时间的消逝,历史的演变,文明的进步,盘龙族渐渐的淡出了各高端智慧生命体的视线,最终成了一个传说,一个神话。

  客观而真实存在的盘龙族,却在自己的原则约束下,生存空间越来越小,生活越来越艰难,觅食越来越困难,不得已,只好盘绕在新开辟的食场上象冬眠一样,等待着食物的成熟,就在混混噩噩,半饥半饱,似睡非睡中渡过一年又一年。

  盘古率领着他的盘龙族,在一片不知名的星域中慢慢地绕飞着,无声无息,象是一群飘荡的幽灵,在充足的食物没有出现前,保存体力是极为明智的选择,风驰电掣、腾云驾雾,那是一种浪费,也是一种愚蠢的行为。

  慢慢的,不经意间,在盘古的眼前出现了一颗孤寂的巨星,直觉告诉他,这是一个冰藏的世界,“就是它了!”盘古用手指了指眼前的这颗孤寂的、在黑暗中若陷若现的巨星说道。即象是给他的族民下命令又象是给自己下决心。

  分散的盘龙族民似慢实快的向盘古聚拢,盘古的短短四个字,给所有人带来了憧景和希望,他们都期待着有一顿丰盛的大餐,虽然那也许是几百上千年之后的事。龙水,龙金,龙火。龙木,龙土,龙天王,龙海王,龙冥王,龙地九大长老齐聚在盘古身侧,凝视着前方那载沉载浮似动非动的巨星。

  剑眉朗目,隆鼻薄唇,黑发轻扬,清秀中透着坚毅,全身溢彩流光,给人一种迷离之感的龙地在盘古身旁看了一会那巨星后,对盘古说道:“首领,此星球大是大矣,恐怕仍难尽合我等之意,一则,我族人一拥而上,不免重量过于集中,影响此空间的平衡,其二嘛,也可能众口难调啊。”话音一落,盘古尚未开口,面貌和龙地有几分相似,只是赤发眉红、全身似乎有跳动的火焰的龙火已大声附和,连声说:“对,对,龙地长老说得有理,我可不愿和水老大一起吃那煮得死死的,发发的东西!”在蓝雾中若隐若现面目难辨的龙水正要回辨,盘古已轰然作声:“尔等勿忧,我自有分寸!”说罢,全身金光乍现,本已十分巨大的伟岸身躯陡涨一倍有余,悬挂在腰际的开天辟地斧手柄上的春夏秋冬四颗自然之石,似乎是受到了金光的感召,瞬间也发出了绿、红、黄、白四道强光象流水一般浸漫开天辟地全身,齐齐向斧刃涌进,刹那间,斧刃发出了白金般的亮焰,似真似幻的吞吐着巨大的能量,强大的气势,让一众长老同时飞退到千米之外。盘古抽出开天辟地斧,“开”!暴喝声中,将斧直直的辟向远方巨星,开天辟地斧击碎虚空,带着耀眼的白光,一溜残影,用肉眼无法分辨的速度,直击巨星。轰然巨响声中,巨星四分五裂,迸发出了令人无法逼视的亮光。原本平衡的空间被一斧之力击破,四分五裂的巨星向外急速的释放毁灭一切的能量,整个空间顿时陷入惊涛骇浪中,强悍如盘龙族,现在也成了汪洋中的一叶小舟,在空间能量的抽填,回补,涌放中摇摆飘荡,只有盘古,屹立如旧,在漫天的高热高亮的星光照耀下,绕身的金光宛若成了实体,任凭风吹砂打石击,我自岿然不动,良久,能量风暴渐渐平息,整个空间又渐趋动态平衡,而此时,原来那个黑暗的世界不见了,盘古不见了,显现在盘龙族面前的一片明朗的天地。九颗行星在绕着一颗耀目的星球在旋转。一切都显得那样的宁静和详和,盘龙族看得有些不明所以。“盘古呢?首领呢?怎么不见了?首领这是什么意思?”疑问在盘龙族众人心中升起,盘古的声音就在此时在众人耳旁响起,“长老们,我在这颗火球上,我需要休息一下,你们眼前现在有了九个星球,你们各取所需,带领本支族人,按自己的嗜好去经营你们的食场吧。丰收的季节别忘了叫醒我。”之后,就寂然无声了。当其它长老还在静侯下文时,龙地已冲向了一颗不大不小,离盘古不远也不近的兰色星球。他的本支族人见状也呼啸跟去,其它的长老这才醒悟,怪叫着冲向心中看好的食场。

  龙地越飞近那颗兰色的星球,心中就越觉不爽,因为那颗星球四周还有不少的碎石在围绕它流转,阻挠着他的飞行,也让龙地看不真切。龙地一怒之下,袍袖一展,五彩流光发去,编织出一幅巨大的彩网,尽收那些碎石,捏巴捏巴之后,顺手一丢,放到了一旁,此时有个姣嫩的声音叫到:“爸爸,我要这个星球!”龙地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宝贝女儿龙月。龙地爱抚的拍着龙月的头,说道:“好,给你,早知你要,爸爸就搓圆点,捏平点咯!”龙月却并不嫌弃,蹦跳着飞向了她的星球——月球。龙地率领他的本支族人也同时进驻了他们的食场——地球。龙地之所以会选择地球,是因为他看到了春夏秋冬自然之石在那开天辟地的一斧中,溅射到了这颗兰色的星球上,他必须找到到它们,因为他们不能没有盘古,而盘古也不能没有开天辟地斧。

  二:生日礼物

  地球在传说中的“神弃”之后,冬季来临,满目疮夷被厚厚的亘古不化的冰层覆盖,漫长的岁月过去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烈日开始无休止的去灸烤大地,地球表面局部冰雪抵不住烈日的温情,慢慢的开始消融,地球终于有了第一种声音——流水声,然而,这些融化的雪水被很快的蒸发,地面温度越来越高,气候越来越干燥,燃烧的激情被点燃,大面积全球性的大火迸发啦,地球成了一颗熊熊燃烧的火球,亘古不化的冰雪也已无法阻挡烈焰的脚步,步步退却,逐渐消融,巨量冰水奔腾不息,冲出高山,漫过平地,在灭火的同时,也形成了溪、河、湖、江、海,水成了地球的主宰,肆虐的洪水统治了地球,而地球也在失控中开始失去原有的平衡,运行失态的地球被迫转了个向,这才终于稳定了自己的身形。而地球表面却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地壳移动,大陆板块的架构也发生了错位,高山也许成了海洋,海峡也许就成了世界的屋脊,在地壳大陆板块重新排列组合完成后,地球开始表现出了温柔的一面,肆虐的洪水开始消退,海水开始变碧。灰蒙蒙的天空开始变蓝,在太阳的照射下,重新生成了五个大陆——东方的神洲大陆,西方的西方大陆,以及夹在东西方之间,被海洋环绕的大洋之洲,和神洲大陆西边比邻的炙烤之地,再有就是仍然白雪皑皑的极地冰冻苔原,生命的迹象开始出现。

  人的生命是短暂的,因为人生在世最多不过区区百年,但人的生命又不是永恒的,因为子子孙孙无穷尽矣,就是这血脉相承,经过不知多少年的繁衍,进化,发展,五个大陆都孕育出了璀璨的形不同而神似的现代文明,其中尤以屹立在神洲大陆南端的神华帝国最引人注目,傲立东方,雄视世界。

  神华帝国之所以能成为强国中的强国,在血战前行的历史中,揭示了此中的奥秘,那就是雄厚的经济和强大的军队。说到神华帝国富国强兵,无论是国人还是有心的外国人,都会提到一个企业,一个人。企业是神华帝国的神龙集团,人是神龙集团董事局主席龙云。在龙云的领导下,神龙集团象一只八爪鱼,触角伸到了世界的最远处和最深层,收取信息,吸收养分,出口创汇,生产创税,为国家为集团创造了滚滚财富,其下属地面金属公司,乃是全世界知名度最高的兵装厂,它的出品在各领域都有划时代的意义,有这样的公司存在的神华帝国,其部队战斗力想不强都难。所以神华帝国有一支让绝大多数国家羡慕并暗生畏惧的号称不死的汉军,就是这支不死汉军构起了帝国的钢铁长城,提出了一个似乎十分久远的模糊不清的战斗口号——凡犯我神华帝国天威者,睚眦必报,虽远必殊

  龙云的专车从外形看和城市中南来北往的中高档车没有什么两样,但细究下却是大有区别,其一,没有品牌,也就是说龙云的座车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其二,它和普通中高档车相比似乎稍微宽了些,高了些,长了些。在经过行人身边时,从地面传来的震动似乎大了些,引擎沉闷的轰鸣似乎太刺耳了些。龙云坐在车上感觉就象在行云流水中行进,同时车内针掉可闻,全无半点声响,这便是龙云自称为“龙骑”的爱车。

  从地处神华帝国东南部的星城到神华帝国南部的狮城,行程不过一千来公里,星城是神龙集团近几年来地产开发的重点城市,而狮城却是集团总部所在,也有龙云爱的港湾。想着美艳的娇妻和虎头虎脑的五岁爱子,龙云坚毅严肃的俊脸上少有出现了几丝笑容,眼中更是亲情流露,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又是一年了,小鹰四岁时开始奋战星城楼市,明天已是小鹰五岁的生日,电话中妻子的无语凝噎,违心的支持,温馨的问候,都让龙云看到了一个柔弱委屈的身影,儿子无知却又真情的“我要爸爸,爸爸你什么时候回啊!”的稚语,每每让龙云恨不得放下手头的一切,回到家中,相妻教子,可下一刻,他很可能又到了京城,再下一刻很可能到了国外,就算是在总部,那也是咫尺天涯,会议一完,又马不停蹄的到了下一站,这也是龙云除了能力外,最让董事局信服之处——敬业,龙云看着窗外,渐沉的夕阳。此时正是倦鸟归巢,鸡鸭回笼的时候,龙云也是归心似箭,情不自禁的打开前坐对讲按钮:“荣伯,能不能再快点?”荣伯深厚的声音传了过来:“主席,已经很快啦,董事局交代,安全第一,现在又有……,哦,不说了,我再快点吧!”荣伯煞住了话头,专心开车,此时车速已达200公里每小时。龙云知道荣伯的话外音,商场如战场,甚至更酷于战场,因为有时你根本就不知对手是谁,这也是董事局交代荣伯不得让主席乘专机返家的原因。否则,龙云也许早就到家和妻儿共进晚餐了,但是近段迹象表明,似乎有不利于龙云的人在行动,不知是什么人所指派,也不明目的,但行动肯定是不友善的。但龙云的心中现在很笃定,因为他有龙骑,还有……

  “主席,路边有人拦车求助,好象是车坏了。”荣伯的声音通过对讲机传了过来,龙云问道:“把视频传过来!”“是”荣伯话音一落,龙云眼前便徐徐展开了一幅一米长0.6米宽的视频屏,此时屏显求助的路人在十公理外,龙云仔细盯视着屏幕上的一男一女,毫不放松对他们脸部表情的变化,在接近目标的最后五秒时,龙云对荣伯下达了不要理的命令。荣伯心领神会,向右微打车轮,龙骑掠过一男一女呼啸而过,高速流转的气流,让一男一女的衣物飘飞而起,但男女的脸色却没有丝容惊害。“果然有问题!”荣伯心中恨恨地说道。“荣伯,专心开车,听我命令行事!”龙云和声对荣伯说道。荣伯答应了一声“是”,龙骑高速向前飞驰。此时已是暮色四合,只间或有车灯的光柱划破黑夜长空。平时川流不息的高速公路似乎只有龙骑在驰骋,车外不知何时飘荡起了乳白的浓雾。

  “荣伯,减速,准备停车!”荣伯同样的通过可见即可得驾驶头盔看到二十公理外的路中央一辆大型货车横卧着。龙骑除了能飞,否则肯定是过不去了,荣伯让龙骑慢慢地在离货车约百米处停了下来,通过视屏,货车对面人影晃动,似乎有不少人在搬运车上的货物,但诡异的是,没有半点声响,“荣伯,全装甲状态!”荣伯打开坐椅右手边的一个长方形盒盖,按下了里面一个橙色按钮,在装甲覆盖车身的同时,荣伯前方的驾驶台也发生了变化,出现了许多原本没有的按键,时间在静默中嘀嘀流走,一分钟好象有一年那么漫长。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倒卧货车的底盘里突然吐出几十条桔红色火舌,目标当然是百米外的龙骑,刹时,坐在车内的荣伯好象听到了倾盆大雨泼打在芭蕉上的声音。“主席,我们是否要还击?”荣伯请示完毕后几秒钟,还不见龙云回答,情急之下,不禁有违常规的窥视了一下后座,一看之下,不禁大惊失色,主席不见了,龙云不在后座。

  龙云在发出全装甲指示后,就已经下了龙骑,躲在了龙骑后面的浓雾中,当射击开始时,也是荣伯向他请示是否还击的时候。他已腾而起,在子弹火舌的掩映下,宛如一条金龙闪烁着金色的亮光,在弹幕的空隙间,腾云驾雾地扑向货车,倾盆大雨般的扫射,来得快,去得也快,在龙云电光石火的扑向货车后,不到两呼吸间,枪声顿息,龙云满脸奥脑的走了出来。上了龙骑后,龙云对荣伯说道:“全是没有半点浅索之人,并且宁死不降,灭了他们,我们走!”荣伯微微有些动容,不是因为龙云的指示,而是龙云的话,是什么人要置龙云于死地?并且如此悍不畏死,想归想,手里可没闲着,一按键,一枚小型固态浓缩燃烧弹发了出去,货车开始暴燃,几分钟后,在夜风中吹散散尽,在在面上仅余一块焦黑的烙印,龙云看着自己的手,喃喃说:“善水和风真气真是不可思议,看来是时候启封小鹰的生日礼物了。”

字体: 字号:
神化之旅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