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4:53:0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第一修炼者
  4. 第三章 天使变魔女

第三章 天使变魔女

更新于:2018-03-17 10:14:29 字数:2331

  蜀山派内,楚晓月那如娇莺出谷般的话语,婉转地在卫紫衣的耳旁响起。

  “福伯,给我阉了他。”

  “嗡!”

  卫紫衣听到后只感觉脑中一阵轰响,整个人险些当场吓昏过去。看着楚晓月那妩媚迷人的笑容,卫紫衣直感觉全身上下一阵发寒。都说女儿温柔似水,可这哪里还是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小姑娘啊,这简直就是一个心如蛇蝎,人见人怕,鬼见鬼逃的恶魔啊!

  福伯接过楚晓月手中的长剑,慢条斯理的走到了卫紫衣的面前。由于被点住了穴道,卫紫衣想挣扎却是动弹不得。他的双眼紧紧地盯着福伯手中的长剑,一刻也不敢离开。这老头的神智时而清醒时而恍惚的,万一他稍不留神一个不小心,卫紫衣的这一辈子可就全完了。

  “那个啥,福伯,这件事咱们好商量。”

  卫紫衣有些无力的惨然一笑,此刻说不怕那全是他娘的骗人,卫紫衣心中当真是恐惧到了极点,丝丝冷汗如小蛇般浸透了他的衣衫。

  福伯没有说话,转身看了一眼楚晓月,见她没有发话随即回头对卫紫衣说道:“我估计够……够呛,你看人家都没……没有发话。”看卫紫衣痛苦的样子,福伯着实有些同情怜悯于他。只见他在卫紫衣面前来回的走动,却迟迟下不了手,甚至就连握剑的双手也不禁有些颤抖起来。

  “福伯,这可不是小孩子玩过家家,大不了重新再来一回。这可是玩命啊,你这一剑下去就什么都没了。”

  福伯嘿嘿一笑,“没……没事,不就枣大的一……一块疤吗?”

  卫紫衣脸一黑,彻底无语,这他娘的还真是一对奇葩的主仆啊!

  福伯手握长剑,脸上带着一副玩世不恭的笑容,饶有兴趣的看着卫紫衣饱受煎熬的样子。“你不用这……这么紧张,我尽量下……下手快些,你看我还没……没有动手你都被吓得快……快抽过去了。”

  他娘的,事情又没在你身上,要不反过来试试。卫紫衣心里现在是一阵忐忑一阵无语,复杂紧张的要命。

  这时,身后的楚晓月见福伯迟迟不肯动手,似乎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忍不住催促道:“福伯,你怎么还不动手啊?”

  福伯轻哦一声,回应道:“小……小姐,我正在寻……寻思从哪儿开……开始阉呢?”

  楚晓月走过来接过福伯手中的长剑,对他说道:“福伯,看好了,我告诉你从哪儿开始。”

  楚晓月说完脸上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她手握长剑在卫紫衣的面前不停地晃来晃去,直吓得卫紫衣一阵阵心惊肉跳,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种煎熬似的折磨令卫紫衣痛不欲生,只是须臾间的工夫,他整个人已经近乎虚脱。

  “怎么样,这种享受的滋味儿还不错吧。”楚晓月将手中的长剑在卫紫衣的脸上拍了拍,不怀好意的说道,然后她将长剑向着卫紫衣的下体斜斩而去。

  与此同时,两声惊呼自福伯和卫紫衣的口中同时传出。“把根留住!”

  “小……小姐,不……不要冲动,冲动是魔……魔鬼啊!”

  楚晓月收回长剑冷哼一声,再次恢复冷漠的神色,对着卫紫衣冷声说道:“想要本小姐放过你也可以,不过……。”

  楚晓月脸上带着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看向卫紫衣道:“不过,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本小姐的男仆,你必须鞍前马后的伺候我,期限为一个月。当然,如果你表现优秀的话,我可以提前解除我们之间的主仆之约。”

  “什么,让我做你的男仆?”一听这话,卫紫衣一张脸登时就绿了。

  “怎么,听这话你还觉得委屈?那好,福伯,把剑给我拿来。”

  “别,别,大小姐,我们有话好商量,犯不着动刀动剑的。”

  “那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楚晓月把玩着手中的长剑,锋利的剑刃泛射出一丝森冷的寒芒,卫紫衣直看得心惊胆颤。楚晓月妩媚一笑,剑锋顺着卫紫衣的脸颊一扫而过,削断了他的几缕头发。

  “大小姐,剑下留情,我答应你还不成吗!”

  天哪,这什么世道啊,世上怎么会有这种魔女啊!卫紫衣当真有些哭笑不得,可是现下的局势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没想到刚来到这个世界还没蹦跶两天,就受到了这种待遇。尼玛的,什么剧本啊,是不是玩死人不偿命啊!

  “另外还有件事,再过一个月就是正式弟子选拔之日了,届时整个蜀山剑派的所有弟子都会参加,而你将无条件作为我的跟班,随同我一起参加。否则的话……。”楚晓月不怀好意的一笑道:“我们之间的主仆之约,将由一个月的期限改为一年。”

  “啊!”

  “啊什么啊,我告诉你没有我的命令,这几天你哪儿都不许去,晓得没,听到没,记住没?”楚晓月一阵张牙舞爪地说道,看到卫紫衣连连点头,心中才有些消气。

  “好了,你走吧。”

  卫紫衣一愣,有些回不过神来。不过脚下却是不停,逃也似的疾驰而去。

  望着卫紫衣离去的方向,楚晓月那娇美的容颜上,升腾起了一丝如释重负的笑容。

  “小……小姐,你让他做你的搭档是……不是有些太轻心了,小心他反……咬你一口?”

  “福伯,放心吧,我相信他不敢乱来的。”楚晓月娇俏一笑,俨然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就在楚晓月他们刚离开没多久,两名年轻人从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后面相继走了出来。

  望着楚晓月离去的方向,其中之一冷冷道:“没想到晓月居然让这小子做搭档,不过我一见到他就来气,我实在想不出这小子有什么好的,要不是少主有言在先,我真恨不得立刻将他抽皮扒筋。”

  另一名年轻人说道:“郭涛,我知道你恨他是因为上次去执法堂打你小报告一事,可是你不要忘了,我们都是以少主马首是瞻的。我们不能因为这些鸡毛蒜皮的个人恩怨,耽误了少主交代给我们的事情。”

  “这个你大可放心。”郭涛哈哈一笑道:“你没看到晓月刚才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姓卫的那小子逃还来不及呢,又如何敢对她心存歹意,倒是我们有些杞人忧天了。但我郭涛向来是个睚眦必报之人,不惩罚一下他我实在是难解上次心头之恨。”

  “既然你都说到这份上了,不如就将此事交由我来安排,最迟明天我找几个人了却你心中的这桩心事。”

  “如此就有劳你了。”郭涛森然一笑道:“记住,明天一定要帮我好好地照顾照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