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13:17:5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超越众神
  4. 第一章:初遇仙人

第一章:初遇仙人

更新于:2018-03-15 21:08:07 字数:3132

字体: 字号:
  前线的夜异常的寒冷,虽然现在只是十月,但是北方大陆已经下起了雪。

  篝火在噼里啪啦声中跳跃,众将士已然在等着庆祝刚刚取得的胜利,明日就要凯旋归去,也在等参战以来的第一次狂欢。

  大帐掀起,只见一人领头,走出九人。见那领头之人,身穿黑色盔甲,盔甲正中虎头图腾,活灵活现,仿佛随时都要冲出来一样,一头乌黑长发散落至肩,双眼没有瞳孔漆黑一片,仿佛可以望穿一切,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参见众将军!”将士齐声喊到,喊声震天。

  “边境告急,我秦某有幸带领各位勇士保卫家园,赶走邻国入侵抢占我国土,时经五年,各位不畏生死,拼死为国,虽然我们失去了许多的好将士,但是,我们赶走了那入侵者,那吉里国已向我国求和,愿意做我国的附属国,永不侵犯!这一切,都是你们和死去的将士们的功劳,你们保卫了祖国,让百姓可以安心的生活,你们是英雄!”秦明大声喊到。

  “将军万岁!将军万岁!”

  “现在,留守两队,开始庆祝!”

  “嗷~”将士们沸腾了!压抑了好几年,终于可以放松放松了!虽然好多人身上还带着伤,但是这种喜悦仿佛把一切负面的东西都冲淡了。

  “子腾,你与张贺随我进账。”秦明回头说到。

  “是,将军!”子腾与张贺齐声说到。

  “都坐下吧,没外人,不要如此拘束了。”秦明看着眼前这两个跟随自己出生入死的好友说到。

  “嘿嘿!”此时子腾傻傻笑到,“早就憋不住了!”

  “胡闹,将军就是太纵容你了,你说你大大小小犯了多少军纪,要是换到别的军帐,你这脑袋,早就不是你的了,怎可如此…”

  张贺话没说完,子腾身子猛然站立,便叫到“别的军帐我还不去呢!我要永远跟着秦哥…”

  "好了,都别吵了,明天我们就可以回去了,你们也早都想家了吧,也不知道现在家乡什么样了。"秦明沉声说到。

  “怎不想家!我那刚娶的媳妇可是在家守了五年活寡,也不知道现在是胖了还是瘦了!爹娘身体应该都还好吧…”子腾说着双眼露出一丝思念。

  “我看你就是想你的媳妇!”张贺哈哈一笑。

  “明天我们午时启程,一个月就能赶回京城,到时候就不用思念了!”秦明也朗朗的说到。“去,子腾,拿酒去,把其他人也叫来,今晚我们就喝个痛快!”

  “好嘞!”子腾笑着便大步迈向帐外。不多时,酒肉上桌,众将军也陆续进帐,九人围坐,开始拼酒,已然没有往日的拘礼,气氛也越来越高,此时外面已经叫好声一片,仿佛都要将这漫天的大雪融化。

  深夜,声音已然渐渐小了,秦明望着此时已经趴下去的八个人,酒意上拥,也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咦?什么声音?”秦明猛然睁开双眼,虽然现在已经胜利了,但是这么多年,敌方行刺不断,让秦明时刻都保持一丝清醒的习惯。

  秦明走出军帐,看着东倒西歪的将士,听见嗖嗖之声从上空传来,便抬头看向天空。雪夜的天空本应是灰蒙蒙的一片,但此时却见天空中来着四面八方一道道黑丝向着天空中的一个漩涡中不断涌进,仿佛被吸入无穷的黑洞。

  秦明大惊失色,此前从未见过如此天象,更不知哪来如此多的黑丝,仿佛无穷无尽般不断涌入那漩涡中,那漩涡仔细望去,里面又仿佛五光十色,一会又仿佛是无穷黑洞。

  突然一道霞光自远处飞来,此霞光在灰蒙蒙的天空与黑丝之间特别显眼。霞光越飞越近,数息已然临近头顶的黑洞下。

  秦明此时定睛一看,哪里还有什么霞光,却见一位长眉老者飞在空中,此时手中拿着一青色瓷瓶,随手将瓷瓶扔向黑洞中,那瓷瓶见风渐长,停于黑洞口前,一股吸力在瓶内升起,向黑洞猛然一吸,数股液体从黑洞中涌入瓶内,瓷瓶猛然一震,迅速缩小,回到那长眉老者手中。此时那长眉老者看向秦明,只见老者双眼精芒一闪,呵道:“还不回去!”

  此时秦明双眼一黑,猛然挣扎一下,却从桌前站起。

  “是梦?”秦明擦着额头上的冷汗低语道。

  “小友莫惊,不是梦”一个声音突然传来。

  秦明下意识抓起桌前佩剑,“出来,谁?”其实他已然听出这声音便是那长眉老者。

  “今日你能见我,你我便是有缘…”秦明猛然转身,却见那老者不知何时就站在自己身后。

  “仙人?”秦明问道。

  “不是仙人,到也是你们口中的仙人。”老者一脸笑意,看着秦明答道。

  秦明不由放下手中佩剑,他知道能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其他就在身边的将军们又都不被惊醒,再结合刚才的所见,手中的佩剑已经不可以保护自己了,不管那老者是不是仙人,至少暂时也应该没有恶意。

  “哦?轮回眼?难怪可以看到我的身影,能在此处碰到你,是你的造化,也是我的造化。”老者对秦明说到。

  “什么轮回眼?”秦明问到。

  “你的双眼便是可以望见轮回的轮回眼,此轮回眼应该是三十年开眼,我见你年龄也应该是三十左右,也应该是刚刚开眼。”老者说到。

  “此眼虽说罕见,但也不是独有,不过近千年未在出现过,这是你的造化,也是你的灾难,今天你能看到我,也是我们有缘,你可愿跟我修仙?”

  “修仙?”秦明沉吟道。自古都有仙人的传说,但那也是口口相传,也没有谁亲眼见过,自然不会有谁刻意去追求修仙,就算是刻意去追求,也不知从何追起。

  “不知仙人刚才说我双眼是造化,也是灾难,不知是何灾难?”秦明想起修仙固然向往,但是总要先知道不明的危险才好。

  “你双眼固然神奇,但是却也能吸引化形妖兽,化形妖兽已然化作人身,但却不能望穿生死,若能拥有你的双眼炼化本命法宝,自然可以更好领悟生死之道,早日修成兽仙,对每一个化形妖兽都有莫大的吸引力,当然,心术不正的修士欲走捷径,自然也会想要得到你的双眼”长眉老者徐徐说到,“你若有自保之力,自然可以体会生死意境,若没有,岂不是灾难?”

  “妖兽?修士?”今日所听秦明闻所未闻,自然特别惊讶,暗道老者所说从未见过,不过能见此人,又觉得所言非虚。

  “仙人所说在下可否考虑一二?而且我现在也不能突然和仙人离去,毕竟在下还有皇命在身,还有好多事没有处理。”

  长眉老者淡淡说到“你既然要考虑一二,我自然无妨,哪怕你不愿与我修仙,我也不会强求于你,不过你我相遇必是有缘,你若考虑清楚可以点燃此香,半烛香内我就会去寻你。”

  说着顺手递出一截短香,此香外观与普通长香无异,但入手却有金属的质感,秦明不自觉的用力一捏,此香纹丝不动,心中不觉称奇,口中说到“多谢仙人!”

  “不要仙人,仙人的,你就先称呼我为前辈吧,我姓周,你可以叫我周前辈。”

  “周前辈!”秦明立刻行礼说到。

  老者笑着微微点头,“此行我还有其他要事去办,你记着若是考虑清楚便可燃香。我再送你一道符录,他可以保你五次性命,若是你我缘分至此,也算你我善缘,你且收好。”

  秦明立刻双手接过,五次性命,若是常人都可作为传家之宝,顿然觉得此物贵重无比。

  “周前辈,我想问,我刚才所见,那黑丝与黑洞,是何物?”秦明躬身问到。

  “那便是轮回,”说着,老者身影模糊,声音越来越远“日后你便会知晓…”

  此时,子腾含糊中说到:“秦哥,我再敬你一杯…”

  秦明看了看身边的数人,不由失声一笑,今日一事离奇怪异,他自然不愿和身边的人去说,把香与符录贴身收好后,想了会刚才所见所闻,不自觉中又睡了过去。

  第二日午时,众将士已然收拾妥当,按计划班师回朝。

  秦明在路上不断的回首,看向这血雨腥风待了五年的故地,仿佛有太多的生死,仿佛有太多的回忆,又承载了太多人希望的地方。

  战争的痛苦只有战斗的人才真正知道。但有些时候又不得不去战斗,这就是战争的可悲。

  战争,是希望,也是欲望。希望的一方是正义,欲望的一方就是邪恶。秦明一直这么告诉自己,也是这个信念,一直支撑着他。

  漫漫肠道,一望无际的将士,好像前进了快一天的步伐也不曾减慢,所有人都归心似箭,全都看向家乡的方向。行军也似没有那么乏味,好像拥有许多快乐,回家,才是所有人,哪怕再热血的男儿也最愿意去做的事。

  回家了…

字体: 字号: